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 | 写在三八节:女权运动的歧路亡羊

2020-03-11 15:03:5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01

  这些年来,有一个看似矛盾的现象日渐引人注目——即一方面,女权运动的呼声日益高涨,“妇女”这个听上去很“土气”、很“乡村”的名词被“女生”、“女神”、甚至“女王”这样“好听”甚至“霸气”的名词所代替,另一方面,女性的地位却没有同步提高,甚至还有下降的趋势。

  一个可供参考的指标是,2018年一度看起来声势很大的“米兔运动”,尽管有蒋方舟这样具有很高社会知名度的职业女性加盟,仍然开高走低,无疾而终。

  02

  中国的女权运动,或者说妇女解放运动,走过了曲折的道路。

  1979年,著名女作家张洁在《北京文学》发表短篇小说《爱,是不能忘记的》,用非常深情优美的笔触描述了婚外恋,影响了无数正在憧憬美好爱情的男女青年。

  婚外恋一向是被认为是不道德行为,为什么能够得到正面表现?

  这里的一个背景性因素在于,八十年代的起点,是一个男女在政治上、经济上非常平等的社会,已经比较接近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所做的预言,即在消灭了资本主义生产和它所造成的财产关系后,在将一切经济考虑消除后,可以把婚姻建立在真正的爱情基础上。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第三者”的动机,往往被解释为寻求真正爱情,就比较容易受到理解和包容。

  但从九十年代后期开始,情况就逐渐不同了。

  这一时期,贫富差距急剧扩大,恩格斯所担忧的“经济考虑”已重新成为婚姻的最主要内容,一些自视前卫的女性甚至公然举起了这样的旗帜,上面写着一行大字:“宁在宝马车上哭,不在自行车上笑”。

  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中,不再有人相信“第三者”是为了爱情而成为“第三者”,她们被视为窃贼,目的为了盗窃别人的财产,从此失去社会同情,并有了一个不雅的称呼——“小三”。

  03

  至于说到2018年中国“米兔运动”的失败,当然也和社会结构的变得非常不平等,并且男性掌控了大部分资源——既包括有形的财富资源,也包括无形的权力资源、影响力资源等,有决定性的联系。

  不久前,看了入围本届奥斯卡金像奖的《爆炸新闻》。该片讲述了在2016年福斯新闻台高管罗杰·艾尔斯被曝光性骚扰丑闻,女主播梅根·凯利、格雷琴·卡尔森和一位刚刚入职的女大学生,都遭到了罗杰·艾尔斯的骚扰。

  美国几乎可以说“米兔运动”的发源地,也是这一运动最为激烈,取得成就最大的国家。

  但美国的实践证明,在防止女性被骚扰方面,“米兔运动”的作用充其量是扬汤止沸。

  福斯新闻台的女主播具有全美乃至世界影响力,堪称云端中人物,她们都不能幸免于被骚扰,并且需要在付出极大代价后才能勉强为自己讨回公道,何况普通女性?

  04

  狂飙突进的女权运动,所以收效甚微,概由于脱离了社会经济结构的进步,成为一种抽象的“权利要求”,这就使得“女权”不仅很难获得,而且即便获得了,也很容易失去。

  权利属于上层建筑,一切权利都不能脱离经济基础。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对唯物史观作了经典表述,即物质生产活动及生产方式是人类社会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基础,是人类其他一切活动的首要前提。

  这也就是说,女权运动,必须是社会进步运动的一部分,是社会主义运动的一部分,否则就会成为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新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之所以取得惊人进步,女性地位之所以能够空前提高,根本原因在于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确立,由此保证了女性的工作权、以及同工同酬的权利,这是女性相对于男性所有平等权利的基础。

  只有在这个意义上,毛主席才言简意赅地指出:“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

  而九十年代以来,女性地位的总体性沦落,恰恰是和私有化、市场化的历史进程同步出现的,其基础性原因是:由于生产资料和财富日益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女性不得不物化自己才能生存,才能过上“体面”的生活。

  05

  但最近二三十年来,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中国女权运动不仅没有成为社会进步运动的一部分,反而在“非诚勿扰”一类电视节目的推波助澜下,逐渐变成了消费主义运动的一部分。

  而消费主义的逻辑是,除了金字塔顶端的一小部分人,对大部分人来说,永远没有足够的钱满足消费欲望,这就是迫使女性不得不更深地陷入自我物化的泥潭。

  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是这个社会最基本、最顽强的规则,所有看起来是免费的礼物,其实都是被仔细的标明了价格,并会被锱铢必较地索回。

  在《色戒》中,王佳芝获得了梦寐以求的“鸽子蛋”钻戒,但当天晚上就付出了生命。

  “女生节”、“女神节”这样名称取代了“劳动妇女节”,意味着女性追求的目标已不再是和男性平起平坐,而是让男性更加喜欢和赏识,女性不再具有自己独立的价值尺度,而是把男性作为自己的价值的尺度。

  06

  中国经典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中,洪常青为了教育吴清华,在黑板上写下了这样几个大字:“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

  这是马克思恩格斯的名言,是人类解放的真谛,也是妇女解放的真谛。

  今天,国际劳动妇女节,也许我们应该重申这样两条常识:

  第一,妇女解放运动或者女权运动必须是社会主义运动的一个组成部分;

  第二,只有在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基础上,才能够实现真正的男女平等。

  舍此之外的女权运动,都是歧路亡羊,只能沦为对不平等社会的粉饰。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