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周文:历史上的瘟疫大复盘与武汉疫情带来的启示

2020-03-05 14:48:33  来源: 察网   作者:周文
点击:    评论: (查看)

周文:历史上的瘟疫大复盘与武汉疫情带来的启示

  2020年,注定是一个让人难以忘怀的时间节点。一场来势汹汹的疫情,从武汉扩散、蔓延、最后波及全国,最终演变成具有国际影响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当前全国疫情防控形势积极向好的态势正在拓展,疫情防控正在取得积极进展。尽管如此,在全球应对金融危机、推动经济前行的艰难时刻,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之年,这一突发的传染病疫情无疑会对世界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冲击。

  一位瑞典病理学家说:

  【“人类的历史即是疾病的历史。” 】

  细究起来,早在人类出现之前,病毒就占领着这颗星球。在人类文明的发展史上,一次又一次的瘟疫流行,让人类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也在相当大程度上推动了人类文明的发展,成为人类社会摆脱黑暗、走向现代的契机。

  法国作家阿尔贝·加缪在《鼠疫》一书中说:

  【“即使世界荒芜如瘟疫笼罩下的小城奥兰,只要有一丝温情尚在,绝望就不致于吞噬人心。”】

  人类历史就是一部与瘟疫抗争和较量的历史

  中国在应对这场疫情大考中,赢得了全世界的点赞,展示出中国敏锐的判断力及强大的组织力,令全世界都“为之侧目”。正如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考察中国的疫情后说,在疫情面前,中国政府展现出坚定的政治决心,采取了及时有力的举措,令世人敬佩。中方采取的措施不仅是在保护中国人民,也是在保护世界人民。但是,这场瘟疫也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它告诉我们:人类与传染病的斗争是永无止境的,这场战争还将继续下去。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

  【“这次疫情是对我国治理体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我们一定要总结经验、吸取教训。”】

  其实,人类的发展历史,也是一部与疾病疫情抗争和较量的历史。在这个过程,有的疾病曾经给人类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现在却已被攻克。还有的疫情,虽然没有特效治疗方法,但却可防可控。在人类抗击那些疫情的过程中,留下了一些至今仍然受用的宝贵经验。

  古希腊最伟大的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在他的史学巨著《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用了近超乎半章的篇幅描写了公元前 430 年发生于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那场几乎毁灭雅典的大瘟疫。修昔底德作为这场瘟疫的受害者与亲历者对这场瘟疫的起源、症状以及影响进行了详细的描述,这场疾病的症状是:

  【“身体健康的人突然开始头部发烧;眼睛变红,发炎;口内从喉中和舌上出血,呼吸不自然,不舒服。其次的病症就是打喷嚏,嗓子变哑;不久之后,胸部发痛,接着就咳嗽。以后就肚子痛,呕吐出医生都有定命的各种胆汁。这一切都是很痛苦的。”、“在记载上从来没有哪个地方的瘟疫像雅典的瘟疫一样的厉害,或者说伤害这么多人。起初,医生们完全不能医治这种病症,因为他们不知道正确的医疗方法。事实上,医生们死亡最多,因为他们经常和病者接触。任何技术和科学都毫无办法。”(伯罗奔尼撒战争史,155-157页,商务印书馆)。】

  其后西方历史学家对雅典瘟疫研究的史料几乎全部来自于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纵观人类发展历程,就是人类同瘟疫斗争与较量的历史。且不提人尽皆知的欧洲中世纪“黑死病”,单就我国而言,根据几千年来古人留下的文献记载,诸如天花、鼠疫、白喉、猩红热、霍乱、斑疹伤寒、伤寒、肺病、麻疯、疟疾、吸血虫病等瘟疫都曾侵袭过这片土地。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自然和历史都告诉我们,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在世界历史长河中,各种瘟疫曾无数次地侵袭人类,并对人类文明产生深刻和全面的影响。人类与瘟疫的较量不可能“历史性终结”,还将继续,必须引以为戒。在此我们追踪世界历史上的几次重大瘟疫,对于我们正确认识瘟疫、进而最终战胜瘟疫,必定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鼠疫:曾三次大规模侵害人类

  鼠疫是一种烈性传染病,在人类历史上是最致命的瘟疫之一。在我国被定为甲类传染病,在39种法定传染病中,位居第一位。在人类的历史上,曾经爆发过三次大规模的鼠疫,夺去了很多人的性命。

  第一次大规模的鼠疫发生在公元6世纪的东罗马帝国。瘟疫横扫亚欧大陆,造成了上千万人的死亡。

  第二次鼠疫爆发在中世纪的欧洲,由于人得病死后,身体会呈现出黑色,因此也会被称为是“黑死病”。这次鼠疫导致欧洲失去了将近一半的人口。

  第三次大规模鼠疫,发生在100多年前。这次鼠疫,对我国也造成了极大影响,从南至北,很多城市都遭受了鼠疫的侵袭。单在印度和中国,就有超过1200万人的人死于这场鼠疫。只不过,这一次鼠疫在中国得以防控。

  实际上,鼠疫在今天仍然存在,只不过现代医学给了我们对付它的武器。

  天花:曾经对人类造成危害,如今早已消灭

  天花几乎跟人类的历史一样久远,作为一种恶性传染病,天花在人类历史上制造了无数悲剧,曾经不可一世的古罗马帝国相传就是因为天花肆虐,以致国威日蹙。天花在中国流行,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1世纪。战争中,天花由俘虏从印度经越南带到中国,所以天花在中国古代也称“掳疮”。在人类征服天花的历程中,中国发明的人痘接种法和英国琴纳发明的牛痘接种法,都为消灭天花发挥了作用。中国的人痘接种术为阻止天花在中国的传播起到一定预防作用,对此法国哲学家伏尔泰曾给予高度评价。他在《哲学通信》中写道:

  【“我听说一百年来,中国人一直就有这种习惯(指种人痘)。这是被认为全世界最聪明、最讲礼貌的一个民族的伟大先例和榜样。”】

  1979年10月25日,全世界再没有发现一个新的天花病人。于是,这一天被定为人类天花绝迹日。这是迄今为止人类消灭的惟一的一种传染病。

  麻疹:疫苗可以很好预防疾病

  麻疹是个古老的疾病,历史上最早的记载出现在10世纪的波斯。随着1980年天花被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消灭之后,全球又大规模开展了消除麻疹的宏伟计划。麻疹也是一种传染性很强的疾病。麻疹和天花、鼠疫被一同列入到人类历史上非常恐怖的疾病。在旧时的欧洲大陆,麻疹和天花对当地带来了很大的威胁。很多的儿童都遭受了麻疹的威胁。而在美洲,麻疹更是以流行病的方式爆发。但是在不少人的印象里,麻疹都算不上一个严重的疾病。因为这种病毒并不是什么不治之症,通过接种疫苗就可以预防。早在2000年,美国卫生官员就宣布,麻疹病毒在美国已经被消灭。然而在最近几年,美国的麻疹发病率突然出现上升。而且直到现在,麻疹还会不时爆发和肆虐。WHO的数据显示,仅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麻疹病例是去年同期的近4倍。麻疹看似威力大,好在已研制出成功对付的疫苗。

  流感:最凶残的 "冷面杀手",至今不时受到流感肆虐

  现在,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全球。然而,历史上,流感才是影响人类健康最厉害的传染病之一。提起流感,历史总绕不过“西班牙流感”。 在人类历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瘟疫,既不是鼠疫也不是天花,而是1918年爆发的西班牙大流感 。以西班牙命名的1918年流感,是人类历史上的一场浩劫,全世界患病人数在5亿以上,死亡人数竟然达到了5000万,严重程度创世界之最。

  1918至1 919年,全世界有2亿人口感染了流感。因有大批西班牙人死于该病,故将其命名为“ 西班牙流感"。这次大流感导致2500万~5000万人口丧命,仅美国一国死者就高达50万。直至今日,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西方国家,仍然时不时受到流感肆虐。当我们在为中国的病毒感到恐惧时,大洋彼岸的美国也进行着一场任务艰巨的抗病战役。从目前来看,比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还严重、死亡率还高,那就是美国流感。

  征服瘟疫未有穷期

  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进步,现在人类战胜瘟疫的速度越来越快,能力也越来越强。多种疫苗的研制成功是人类与传染病斗争的重大成果。然而,随着人类社会工业化进程的加剧和不良的生活方式,许多古老的传染病死灰复燃,新的传染病又接踵出现。艾滋病、埃博拉病毒、炭疽病、西罗尼病毒以不断在人类社会制造大范围的恐慌和社会问题。

  人类已经战胜了天花,甚至逐步控制了癌症,这会让人产生一种幻想: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富有和健康。我们有时想当然地认为,瘟疫的威胁已成为历史。但是,一旦一种瘟疫爆发,人类就会变得和以前一样脆弱。同样,每一次瘟疫都更增加了世界的不确定性,甚至有可能削弱人类的自信。

  现代医学研究表明,人类历史上流传的几种瘟疫几乎全来自动物,如麻疹来自牛瘟,肺结核来自牛,天花来自牛痘,流感来自猪和鸭 ,百日咳来自猪和狗,恶性疟疾来自禽鸟……。这些原本寄生在动物身上的病菌转移到人身上后,经过适应和变异就发展成为典型的人类疾病,人口的增长和定居社会的兴起促进了这种疾病的传播,由此而造成了我们称之为瘟疫的传染性疾病大流行。

  据资料介绍,自然界中的4000余种病毒,尚有95%不为人类所知;自然界大约100万种细菌中,人类只对其中的2000多种做过定性。因此,在全球化时代,任何一场局部的疫病都有可能演化成全球性公共卫生事件,没有哪个国家、民族和个人能确保自己置身事外。今天这个世界,没有谁可以是安全的孤岛。随着经济发展,人流,物流在加速流动,甚至无时无刻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同的瘟疫,相同的教训与启示

  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所引发的肺炎疫情,也让人想起了当年的甲肝和非典。30年前的1988年也是一个春天,一场来势凶猛的甲肝疫情将上海笼罩,3个月就感染了近30万人。万人空巷、噤若寒蝉,那一幕幕场景至今令人无法忘却。此次疫情共造成31万人感染、31人死亡。“隐性感染”者恐超120多万人。这也让原本响当当的“上海”两个字,演变成了“甲肝”的代名词。同一期间,在上海谈“甲肝”色变。在全国,谈“上海”色变。上海生产的食品被封存;上海运出的蔬菜被扣留;标有“上海生产”的食品,会被外省人当作垃圾扔掉。各地开始排斥上海人。上海人在外地住旅馆,迎接他们的往往是“客满”;上海人出差在外,上馆子吃饭,服务员连连谢绝。今天的武汉人也同样遭遇到如此待遇。但是,1988年春天的这场疫情最终在肆虐了两个多月后得以平息。

  历史总是有惊人的相似,人类注定与瘟疫是一场永无休止的战斗。当人们渐渐忘却甲肝之痛的15年后的2003年春天,SARS再次袭击了中华大地。据当时非典肺炎疫情通报,2002年末至2003年8月16日10时,我国内地累计报告非典肺炎临床诊断病例5327例,治愈出院4959例,死亡349例(另有19例死于其他疾病,未列入非典病例死亡人数)。直至2003年6月15日,中国内地实现确诊病例、疑似病例、既往疑似转确诊病例数均为零的“三零”纪录,本次非典过程基本结束,抗击非典取得了历史性胜利。回首过往,总结改革开放40年以来的这三场大的疫情,可以看到:时间间隔15年左右;时间节点都是与中国传统节日春节临近;同样是冠状病毒;同样是来源与传播路径不明。审视三次大的疫情,我们可以得出如下启示:

  启示一:立法全面禁止捕杀和食用野生动物

  上海甲肝的罪魁祸首是毛蚶。毛蚶,这种贝类呈卵圆形,里面的肉肥美可口,而上海人最喜欢的将新鲜的毛蚶,拌点调料生吃,刚好那时的毛蚶养殖环境,长期受到人畜粪便的污染,所以带有甲肝病毒,没有彻底煮熟便进入了人体内。2003年的非典事后也证实是来源动物病毒,与野生动物相关。这次冠状病毒尽管源头还需要进一步确认,但是大多认为与武汉市华南水产市场销售野生动物密切相关。捕杀和食用野生动物,不断引发的惨痛后果足够让人震惊,应该引起人们的正视和猛醒,国家应该尽快立法禁止全面禁止捕杀和食用野生动物。

  启示二:警钟长鸣

  三次疫情给我们上了宝贵的一课:人类除了天花,并没有消灭任何传染病。21世纪的危机是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往往超越人们的理性预期和防控能力。对此,我们不能盲目乐观与自信,而应保持高度的警惕。

  三次大的疫情都是发生在年初,又正值中国春节。而中国春运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传染病疫情与大规模的人口迁徙联系在一起,就会造成病毒迅速蔓延。自上次疫情以来,17年过去了,今天中国交通基础设施更好、网络化程度更高,人流物流规模更大,人们出行更为快速与便捷。同时,疫情一比一次规模大,传染性更强。灾难也是一个大课堂。这次武汉疫情由于来源不清、传播路径不明,早期一些人却片面轻言“可防可控”,缺乏足够重视,缺少防护设施,导致医护人员大量感染,医院本来是救死扶伤的前线却成为病毒肆虐之地。这暴露出我国公共卫生的短板,也击垮了人们最后的心理防线。现在来看,我们对疫情的应急机制仍存在着不足,甚至有所忽视。必须健全预防预警、先期处置、应急能力、市场监管,健全国家应急管理体系,提高处理急难险重任务能力。传染病在哪里都可能爆发,关键是汲取教训,改进处理的方式。全方位复盘此次疫情应对之得失进退,真正做到前事不忘后世之师。“后人哀之而不鉴之,而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启示三:信息公开应对疫情,避免引发恐慌

  让信息公开透明。当权威信息缺位,小道消息就会占据真空,满足人们知情的心理,但也导致巨大的社会恐慌。这次武汉疫情从前期的被动到后来的主动积极和有效应对各种舆论,从而稳定社会公众的情绪。一次又一次的事实证明,科学理性精神的缺失和公开透明信息披露的不及时、不大声,才是谣言扩散、社会恐慌和危机加剧的主要原因。因此,疫情与舆情并重,增加信息的透明度,尊重受众的知情权,用实际行动增加政府公信力的举动,是防止社会陷入大恐慌最直接、最有力、最有效的办法。

  启示四:消灭瘟疫要全民同心、众志成诚

  任何一次疫情,没有一个可以成为局外人。各自为政,在疫情面前一盘散沙,目光短浅,只顾眼前利益、自己利益,最终使疫情泛滥成为防不胜防,从而共同受害。因此,瘟疫流行之时,同心同德,众志成城,集中人力、物力、财力、科技之力、医学之力,共防瘟疫、共战瘟疫,才能减少损失、控制疫情,最终快速战争瘟疫。今天这个世界,没有谁可以是安全的孤岛。人流和物流在加速流动,甚至无时无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疫情面前,谁也不可能成为局外人;面对疫情,每一个人都是“战疫”的坚强战士,从自己做起、从点滴做起,群防群治,才是战胜疫情的钢铁长城。

  启示五:避免瘟疫泛滥要早决策、早下手

  从上海甲肝、非典到这次武汉疫情扩散,可以看到及早判断及早决策是阻断疫情扩散的最佳举措。疫情如战场,迅速果断决策是关键,任何时机的贻误都会带来不可挽回的大灾难。如果在疫情初发就下手预防、下手控制蔓延,就不会损失惨重。由此可见,对流行瘟疫要早下手、早预防、早控制、早消灭。唯其如此,历史虽然会不断重复,但永远不会那么简单重演,由此人类战胜疫情的成本才会越来越低,越来越轻松。

  启示六:封闭是有效的防疫手段

  在瘟疫发生之时,在没有有效药物控制之时,在有效药物、试剂没有研制出来之时,封闭是最快捷、最有效防止瘟疫蔓延的最好方式。如果说此前囿于种种主客观的限制,一些人对武汉肺炎的严重程度还存在这样那样认识不足的问题,釆取的应对措施还存在力度不够之处,而随着封城令下,一切犹疑彷徨都没有了存在的空间,从而有效地遏制住了疫情的扩散。

  相比以住,今年武汉疫情有什么不同

  1、社会主义制度体系更加完备,政府应急能力明显增强

  此次疫情,政府较早地采取了应对措施,有效防止了疫情的广泛扩散。应该说,经历几次大的疫情经验教训,我国公共卫生防疫和重大传染病防控工作,积累了宝贵经验,形成许多制度性安排。从这次疫情防控防治中可以看出,各级政府对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积极有序响应,更加上下同心同德,众志成城,全方位展示出出色的领导力、高效的应对能力、非凡的动员能力和强大的执行力,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明显提高。

  2.互联网大数据发挥了重要作用

  这次疫情防控防治中,互联网无处不在,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并时时刻刻分享着疫情实时动态,同时互联网已然成为我们对抗疫情、谣言的利器。互联网的普及,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疫情的走向,对防控疫情直到积极作用。破亿人次网友“云监工”雷神山、火神山建设以及互联网弥补了人口流动监测上的不足,百度、腾讯、中国移动等先后给出了实时的人口迁徙数据,在很大程度上为不同地区的疫情管理提供了参考。

  3、医疗应对越来越主动、技术水平越来越高

  目前我国的医疗水平已经在国际上达到了一流的水平,而且疫情出现以后,全国专家迅速汇聚集中研究病毒,目前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不仅成功分离了病毒,而且还研究出了消灭病毒的方法,近日也有很多有效的治疗方法正在用于临床实验。尤其是这次疫情中,设置方舱医院在人类抗击传染病史上是创举,对快速严格控制传染源,杜绝病毒在社区内扩散,对于快速控制疫情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为世界抗击疫情提供了中国经验新标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中国不但所有的疫情患者都能够得到医治,而且可以更好地用中国实践为世界防疫控疫作出中国贡献。

  4.更具经济实力应对疫情

  在1988年的时候美国的GDP高达5.2526万亿美元,而中国的GDP仅为3124亿美元,美国是中国GDP的近17倍,排名世界11位。2003年中国爆发SARS事件的时候,GDP总量是1.66万亿美元,世界排名第6,占世界经济总量的4%;2019年中国GDP是14.4万亿美元,稳居世界第二,占世界比重超过17%,总量相当于排在第三至第六位的日本、德国、英国、法国的总量之和。短短30年时间,中国的GDP按照美元计算由0.3124万亿美元到约14.4万亿美元,增长了近50倍,和美国的差距由近17倍到不足2倍。更重要的是,中国拥有全世界工业种类最齐全的工业体系,中国已完全可以实现防疫抗疫物资的自我供给。疫情防控战,最终比拼的其实还是国家实力。

  任何民族的伟大都是在风雨中不断锤炼出来,在挑战与回应中不断博击闪现。“祸兮福所倚”,风吹蜡烛,更可能是让火烧得越旺。中华民族历史上经历过很多磨难,但从来没有被压垮过,而是愈挫愈勇,不断在磨难中成长、从磨难中奋起。

  现在,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变局,伟大中华民族正走在复兴的中国梦关键时期,任何时候都需要同心同德、众志成城沉着应战,共克时艰。唯其如此,才能无坚不摧。

  阳光总在风雨后,灾难的一幕终会结束。

  【“实事求是地告诉大家,在灾难中能学到什么,人的内心里值得赞赏的东西总比应该唾弃的多。”(加缪语)】

  在未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路上,还会面临各种风险,务必时刻保持忧患意识,不断增强治理的综合能力和驾驭能力,真正把面临的问题解决在萌芽之时、成灾之前。

  【“也许有一天,鼠疫会再度唤醒它的鼠群,让它们葬身于某座幸福的城市,使人们再罹祸患,重新吸取教训。”(加缪《鼠疫》)】

  因此,“见菟而顾犬,未为晚也;亡羊而补牢,未为迟也。”

  引文注:

  1、加缪,《鼠疫》,上海译文出版社,2013.

  2、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商务印书馆,2018.

  【周文,复旦大学教授】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