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老田重磅文章:为什么批评公知的投机经营策略

2020-02-26 14:22:04  来源: 红友之乡   作者:红色卫士
点击:    评论: (查看)

  就武汉疫情而言,可以检验出今日中国公共平台上“意见领x”们的整体异化,其后果是无效地耗费民众的批评潜能。应该说,今日中国民众中间,不认同水平颇高,由此,带来了民众“喜欢听人说坏话”的强劲市场需求,这又催生了两种“强劲需求拉动下”的“劣质意见生产”,质而言之,两种劣质生产都会带来对民众批评意见的错误引导,因此而耗费民众的监督潜能。

  其中you翼公知就政治不认同而实施的投机经营策略,危害甚大,很大程度上扭曲和浪费了民众监督的潜能;而“新王明学派”的纯zuo们也一样在错误的路径上狂奔,不过其投机经营事业往往走不出狭小的左翼小圈子,故社会危害尚小。

  一、投机性的劣质意见生产

  公知们以公知体的方式运作得很成功,这种投机经营策略主要体现为整体批判,不管是任何状况或者问题,公知们都能够就此得出千篇一律的解释:彻底改变之后才能够改变。

  民众中间的不满意或者怨气,是一种批评或者监督的潜能,恰当地引导能够成为建设性的力量,促进国家趋优远劣。但是,各路意见领xiu的批判,仅仅满足于批判的姿态本身,很少关注民众批评意见的建设性以及监督能力的提升,导致这一部分“潜在势能”无法转化为合理的改进“动能”。公知的危害性大小,与他们裹挟的人口数量的多少相关,也与他们诱导民众在错误的批判方向上走多远相关,结果当然会体现为民众中间“潜在势能”的浪费。

  一些自居有文化的高知们,也往往热衷于“消费”这些投机经营话语产品。更有甚者,一些人看到批评公知方fang投机的言论,还认为是在辩护,心理很反感。这恰好说了一件事:公知们的投机经营策略,其成功的心理机制在于:相当多的人包括自居高知且富于批判性思维的知识分子们,也往往持有一种“非黑即白”的二元对立思维框架——既然方fang批判然后你又批评她,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性你有问题了的。

  在这样的狭隘思维框架中间,实际上没有“有效批评”与“无效批评”的区分和对照空间。应该说,公知或者很少数的纯zuo,其投机性经营策略的成功,往往借助了这样一种狭隘思维框架的帮助,这是投机经营策略成功的第一种心理机制。

  投机性经营的成本低,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的“格莱欣定律”起作用,使得各种真正的建设性意见引导无效,要不然也不会发展成为一种公知化的潮流了。批判投机经营的公知或者纯zuo“意见领xiu”,并不是要为他们批判的对象辩护,而是因为投机经营的低成本会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却不能够真正提高民众的批判性和建设性,最终导致民众的批判意见和压力无效。

  这种对“仅有的潜能”的最后“浪费”是最可耻的一种浪费。

  二、公知的宣传

  公知意见领xiu的投机经营策略,除了下三滥的造谣之外,其实还可以建立在完全事实的基础上,对事实进行扭曲解读——目的是诱导并扩张各种不信任情绪,最终目的还是去啮合人心目中间的不认同——我果然又发现那些人不是好人,原先就知道这些人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样一种“同志”或者“发现知音”的体验,是高水平不认同条件下的“自我激励因素”,很多的公知意见“忠诚消费者”由此就获得了自我心理报酬,这是公知意见领xiu投机经营策略成功的第二个重大心理机制。

  在公知的对立面上,有我们的制度自信和优势的宣传,这些宣传也可以建立在完全事实的基础上,比如真的调度了医护人员和物资,逐步地扩大了服务能力。

  在公知宣传的背后,存在着一个实际存在的共同问题和趋势:有非常多的病人无法得到及时的救治,医疗服务的可及性迅速下降到平时的几分之一,在这个过程中间,医疗服务可及性下降会有各种表现与体验,每日每时都在大量发生;正是因为如此,才出现了需要大量调度外地医护人员支援湖北或武汉。公知们强调前者并刻意地进行扭曲解释。

  真正建设性的批评,需要回到这个实际过程中间,去寻求答案:对医疗服务可及性的下降的合理干预措施和时点是怎么样的?

  没有对实际情况的分析,实际上无法回答责任所在。相应地,如果都不引导民众去关注合理的信息披露,以及决策和实施过程是否及时,更不用说务实地去引导和提升民众的分析与批判能力了。没有务实的针对性批判,当然就不可能打中要害,也就不可能形成有效的舆论压力,促使作出相应的改进了。

  三、“装姿势”为什么不对——背叛初中语文老师是可耻的

  民间务实的批评意见,也是不可以甩开事实和逻辑去“自由发挥”的。在这里没有任何别的奥秘:有且只有那些热衷于“装姿势”的意见领xiu们,才不恰当地要求“无限批评权”——可以甩开事实和逻辑说话;如果不是把“装姿势”作为一种既得利益看待,就没有必要出格地要求此种权利,同时讨厌对于投机经营策略的批评。在这个方面,所有人倒真是平等的: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甩开事实和逻辑完成推理过程。

  如果真有一个不需要事实和逻辑就能够得出正确判断的人,那就跟瞎猫次次碰到死老鼠差不多了,在这一点上,初中语文课的逻辑内容证明是不可超越的——哪怕你能干得接近于上天了,也不可能超越事实和逻辑得到正确结论。当然,依据西蒙的有限理性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在“完备信息”和“完备知识”基础上做出“最优决策”,但是,一开始就明确排斥信息搜集和相关知识学习的人,与搜集不到完备信息的人是两回事,此种“装姿势”的批评家不管左右都是可耻的——是对初中语文课老师的可耻遗忘。

  实际上,除了装姿势成癖的公知或者纯zuo之外,普通人还是很厚道的,至少对于普通人来说进行投机经营没有多大必要,只是“狭隘地”关心实际问题如何解决,但是,公知误导民众:不去获知真正的知识和信息,诱导民众甩开对真问题及其解决方案进行刨根究底,这样,务实的批判性能力,就永远无法成长起来了。

  公知和各路意见领xiu,反而把民众批评意见引导到完全脱离合理信息与知识的纯批评歧路上了,这就使得批评的力量更加贬值了。没有合理的批评压力,一些人肯定继续倾向于垄断信息且掩盖决策过程及其失误,在得不到起码的舆论压力条件下,他们主动纠偏的动力也就小,下次还可能是老一套。

  正是在这一点上,公知更可耻,公知们则从扭曲的批判出发,彻底误导或者浪费掉了民众的潜在能力提升空间,使得一些人实际上仅仅面对着“危害性最小”的情绪化批判——这比应对务实的批评要容易得多,最低限度,如果某次的批评声浪过大,还可以透过“抛替罪羊”简单应付过去,但内在的改进完全可以不进行——至少在没有务实和建设性批评意见的条件下,一些人还是拥有“独立于群众监督眼光”的全盘处置权力。

  四、有效批评的两个检验指标

  毛爷爷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不做正确的调查也没有发言权”,在批评权问题上也是一样的,没有务实的建设性的批评意见,批评是没有力量的。

  毛爷爷还说过:要从团结的愿望出发进行批评,才能够在批评的基础上达成新的团结。在这个方面,没有务实的和善意的批评,其力量会打很大的折扣,公知们和各路意见领xiu的可耻之处就在于此:他们诱导民众的批评意见集中于监督力度最小化的错误道路上狂奔。

  在公知的扭曲批评的反面,会导致一种逆向反弹。我有一个大学同班,报名参加了志愿者服务,整天跟基层工作人员在一起,看到他们一天到晚忙碌辛苦,然后再看到那些装姿势的批评意见,就极其反感:认为这些人就是鸭子死了嘴还硬,什么事情都没有干,完全不知道实际情况,就胡言乱语一大箩筐。这样,也很容易形成二元对立的简单对照,不管怎么说,我们还在那里干实事,公知或者各路意见领xiu除了胡咧咧,就没有看到他们说过人话。我们再怎么不行,还在干的事实,虽然存在着各种不足,至少还解决了一些实际问题,公知们的胡咧咧却看不到任何正面价值。因此,批评意见要有说服人的力量,就得弯下高贵的腰“向下看”。

  此种逆反心理和现实状况的存在,还真不是个别情况,这说明毛爷爷说的:需要从团结的愿望出发进行批评,要肯定别人的成绩,然后具体地指出不足,才可能具有较高的接受度,达成批评的效果。而公知们的扭曲批评,则完全不具备这个与人为善的特点,也不具有符合实际的针对性特点。

  五、为什么需要格外爱惜普通民众的批评潜能

  如果仅仅公知们如此,那还无所谓,毕竟“人上一百、五颜六色”,有些人偏爱贬低一切其他人和事,天生性格如此不见得能够改悔。但关键是,公知们还能够引导普通公众中间较具有批判意识的那一批人,其中很多人被诱导走上这条诡异道路,这就坏了,这相当于是以耗费民间批判潜能为代价,去最小化民众监督力量的实际作用。

  任何时候都需要合理地结合群众的眼光和监督力量,去逐步推进社会的合理性,所以,先来说说如何激发群众批评意见的建设性或者改良潜力,讨论一下怎么样的批评和诱导是无效的“浪费”,是很有必要的。

  归根结底一句话:作为民间批评意见,没有任何投机的空间,仅有的建设性路径只能够选择这样一条路:老老实实去引导民众提高识别能力和批判意见的建设性。或者反过来说,采取投机经营策略去诱导民众的批评意见和批判方向,只会导致民众实际监督力量的最小化。

  本文发表时略有删改

  二〇二〇年二月二十四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