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尹国明 |此现象关系重大:揭开基金会事件媒体双标背后的政治

2020-02-19 14:50:45  来源: 明人明察   作者:尹国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玩双标的少有善类

  韩红基金会被举报的消息,就像一声惊雷,突袭至这个本来就不平静、而且讲究流量为王的舆论场,但却没有形成一场舆论的暴风雨,因为至今众多主流媒体还在保持着沉默,并在沉默中表现出惊人的默契,淡化处理这个本来极具新闻价值的消息。

  韩红基金会有没有问题?是不是真的做到了承诺的“一包方便面都能公示”?是不是做到了公开承诺的赈灾募捐全部用于赈灾?是否存在还没有公募资格的时候就进行了公开募捐?是不是按照规定进行了信息披露呢?有没有存在虚假申报呢?是不是存在举报人所怀疑的利益输送问题?

  对这些问题本文暂不作分析与评价,这些问题这也不是本文的主题。而且,关于韩红基金会的问题已经有人举报到主管部门了,那就等待主管部门的认定吧。辱骂与恐吓绝不是战斗,如果认为所举报的问题不属实,还不如有理有据的写几篇文章进行逐条反驳。

  本文主要针对市场化主流媒体的双标现象做一些分析。

  本人并不否认韩红为慈善事业做了很多,甚至本人一直主张要把韩红和韩红基金会分开来看,即便韩红基金会出现一些不规范的问题,那也不等于就是韩红本人的问题,更不要因此对韩红本人进行全面否定。在实事求是的基础上,用事实和证据说话就好。只要能做到实事求是,不搞双重标准,有不同认识,本人也都理解。

  本人也不是红会派来的,红会如果真有能力雇佣水军,何至于舆论会被动成那个熊样。本人一直坚持:红十字会暴露出问题,该批就批,不用客气和手软。知道湖北红十字会把大量武汉抗击疫情一线紧缺的口罩给了莆田系背景的非疫情定点治疗医院时,本人也是狂怒,久久不写文章的万人也带着满腔愤慨写文章一阵痛扁。

  一些人也不要以为批红十字会才需要勇气,才是本事。君不见红十字会一旦爆出负面信息,大小媒体立即一拥而上,长枪短炮一顿狂轰,一次次上演了“墙倒众人推”的舆论盛况。而私立基金会出现问题,大小媒体则市场表现得十分淡定,噤若寒蝉。有个别报道的,也不带一丝对私立基金会的质疑,倒是有站出来为私立基金会说话的。这种现象在2014年网民质疑壹基金的问题时就出现过。这足以说明,质疑红十字会不需要勇气,也没有风险;倒是质疑私立的基金会,那才需要点勇气,这一原理也适用于对待国企和私企的问题上。

  下面进入本文正题,下面才是本人关注的问题:

  一、市场化媒体双标背后的政治正确

  前面提到,媒体面对公办基金会问题的积极批评与揭露的态度,与面对私立的公募基金会问题的选择性无视态度之间强烈的双重标准现象,本是一种很不正常的现象,那么多主流媒体,而且双重起来还能达到这么一种高度的默契,这多少是一种令人恐怖的事情,但这个社会很多人已经竟然习以为常了,这就更令人担忧了。

  发现问题,完全可以该批就批,只要你是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又不故意造谣和扭曲事实。

  公募基金会,就是要接受社会监督的,而且要适用同一套标准。发现其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为什么不能立即指出来?这一点,无论是对公办的公募基金还是私立的公募基金,或者虽然是私募但却违规公开募捐的慈善基金会,都应该成立。

  为什么一些带头批评红十字会的市场化媒体,却在同样是公募基金会的私立基金会出现了问题时,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呢?

  难道只是新京报刊载的那篇文章说的,只是时机不对吗?所以此时揭露韩红基金会的问题,就是错误?但是这些媒体从来没有因为红十字会在救灾中出现问题就把问题放到事后说,一次也没有。这还是双标啊。

  而且,在2014年壹基金被人发现问题时,这些媒体也是基本选择无视沉默的态度,又怎么解释这种事实上的双重标准?

  媒体的这种双重标准是实实在在客观存在的现象,我们不必讳言。

  分析这种现象就需要回到我们前几天文章所提到的问题,市场化媒体,虽然互相之间也有竞争,但在整体上,是非常讲究政治正确的,而且根据这种政治正确来选择站队并保持默契的。

  已经高度市场化的媒体,平时就像为了流量随时出击的秃鹰,就像寻觅猎物一样寻觅着能够制造流量的新闻,有时候连谣言都不放过,而且这些媒体之间非常讲究默契和配合,一旦选中目标,那就围上去,共同撕咬。

  但市场化的媒体,挑选猎物是有讲究的,那就是要符合这些媒体共同遵守的政治正确。

  市场化媒体,虽然看重流量,因为流量就是媒体的市场占有率,就是媒体的经营业绩,就是股东的利润,就是管理层的奖金,就是普通编辑的收入;但市场化媒体,绝不是为了流量而不要政治正确。市场化媒体,比其他媒体更讲究政治正确,更具有遵守政治正确的自觉性。

  市场化媒体的这种自觉性,是由背后的资本本性决定的。资本比它的对立面更懂得自己需要什么维护什么,都不需要从外部灌输,这就是资本家的阶级意识和阶级自觉。

  从这种自觉出发,资本非常重视舆论的重要性,这一点从国际和国内的资本大鳄如何重视媒体王国的打造就能看得很清楚。

  市场化的媒体,政治正确就是要维护资本的利益,不但要维护个体媒体股东所代表的具体资本的利益,还要在重大问题上维护整个资本的利益。

  正因为市场化媒体是严格的遵守着资本的政治自觉,当市场化媒体取得了足够的话语权,事情的真相就变得不那么重要,因为资本需要的真相是可以通过媒体的话语权制造出来的,可以对事实真相进行解构之后重新组合形成资本需要的真相,这种真相也是可以通过媒体话语权植入到人们大脑当中去的,是非也是可以由媒体来塑造的。

  资本通过大量的控制媒体,获得话语权,又通过话语权,得到真相解释权和是非界定权,媒体就趁势把自己打造成为正义的化身、真理的代言人,还可以公开的毫不扭捏的使用双标,让“给我闭嘴,我们正在讨论言论自由”成为现实。

  资本通过市场化媒体来引导舆论,这一点经常做得非常到位而又不露明显痕迹。

  二、市场化媒体如何用政治正确来协调立场进行站队?

  资本通过媒体甚至可以轻松得把目标对象符号化,比如根据西方的民主-专.制二元对立论,把有利于资本的体制称之为民主体制,或者宪政体制,把不利于资本的成为专.制或极权体制,稍微客气的说法就是威权体制。

  市场化媒体就是主要用这套二元思维来判断是与非,来决定自己如何站队。

  伟人说,在阶级社会中,人们的思想无不打着阶级的烙印。这句话其实特别适合于资本和资本控制下的媒体,市场化媒体的阶级意识最为强烈。

  所以在重大舆论事件中,市场化媒体的站队非常清晰,非常坚决,而且也步调非常一致。

  市场化媒体特别关注于负面新闻,这固然有获得更大流量的考虑,但不是原因的全部。市场化媒体不光关注负面新闻,而且还关注这个负面消息是指向谁针对谁的,是对资本有利还是资本不利,再决定自己是否跟进以及如何操作。

  比如,如果是中国的国企出现了负面消息,那二话不说,一起上去围猎。而如果是私企出现了负面,那就要具体情况进行具体分析。多数情况下,如果是中国的私企没有跟外资外企存在利益冲突,那通常是毫不犹豫的站私企,私企的负面也一般选择不跟进炒作。但如果是中国的私企跟西方国家或西方企业,尤其是美国或美国的企业发生了利益上的冲突,那对不起,中国的私企一样会享受国企的待遇,负面新闻要尽最大化去炒作,有时候没有负面一样可以抹黑,比如对华为。

  而如果是美国企业出现了负面,那很多市场化媒体,就表现的很冷静,要么不跟进不报道不关注,要么就淡化。当然其中也有市场化媒体这个时候出来给美国企业洗地,为了维护美国利益和美企利益,心情急切之下,都已经顾不得或不屑于注意自己姿势和吃相了。比如2014年麦当劳、肯德基等洋快餐的供应商上海福喜食品公司被曝出使用过期劣质肉的丑闻,中国就有一家著名的“良心媒体”出来为其说话,这家媒体也是长期妖魔化国企和中国高铁的主力,他们有一个非常神通广大的女媒体人。

  美国康菲污染渤海湾事件、法国威立雅兰州自来水苯超标等事件中,这些市场化媒体的表现都可以用媒体的政治正确来进行解读,才能搞清楚他们为什么对外资外企那么友好。

  不只是国企,就是有利于中国便利于大众的高铁事业,也长期是这些市场化媒体的瞄准目标,一直到2014年一家长期唱空中国高铁的南方系属下媒体,又拿出2011年7.23动车事件炒作作为封面报道,还极有煽动性的写下这么一段文字:“模糊的死亡真相,不负责任的救援,击碎了中国人的虚幻梦想,我们试图拼接碎片,探察原因,发现原来我们都在这趟快车上的乘客”,结果在网络上遭遇了已经充分享受到高铁便利的网民集体反击,被当时的网友总结为“八千转发八千评,八千转评八千骂”。有了这次大型翻车现场,才使这些媒体针对中国高铁长达几年的有组织抹黑基本偃旗息鼓。

  当时南方系属下的媒体,素以高度市场化媒体自称。这说明在媒体市场化的大潮中,即便是官方媒体开办的市场化媒体,一样会出现资本控制的市场化媒体的倾向性,一样会坚持资本的政治正确。

  三、为什么反体制成为市场化媒体的政治自觉?

  上面媒体那段话里使用了意味很强的政治隐喻,在媒体人的笔下,那辆出事的动车,已经不仅仅是中国高铁的符号,而且已经被抽象化为“中国体制”的符号了。

  回顾一下当年借动车事件,长期抹黑中国高铁的那几家市场化媒体,都很擅长把一个普通的事件上升到否定中国体制的高度。

  这里所说的中国体制是指毛主席领导创建的新中国体制,也就是宪法规定的社会主义制度。

  凡是构成这个体制的基本要素,公有制企业、公立医院.....,甚至公立基金会,都会成为这些市场化媒体的围猎目标。

  而相反,跟这个体制对立的元素,都会成为这些市场化媒体的保护对象,私企、私立医院,还有私立基金会......

  根据体制来站队,还不是唯一的标准。还有一个站队的标准,就是根据国家立场站队,当出现中国利益和美国利益的冲突时,这些媒体的站队也大都是很明确的。

  至于原因嘛,我在前些日子写的一篇文章里面做了分析,总结为一句话,那就是全世界的市场化媒体,大部分都会自觉保卫他们心中最有利于资本的“理想国”,因为资本的利益是跨越国界的,大资本甚至会视自己成长和发展起来的国家为障碍。

  这就是市场化媒体的政治正确,这就是市场化媒体盛产“带路党”的原因所在。

  要真正的理解媒体现象,还真是必须要到经济层面去找。马克思的基本原理真是至理名言,至今都不过时,放之四海而皆准。

  只有了解这些媒体的政治正确,才能透过迷雾看清国内的媒体表现和舆论现象。就能理解国内和国际媒体的很多诡异和蹊跷。不理解这一点,就很容易被表面现象所困惑,明明自己痛恨某种社会问题,却不自觉的跟着制造问题的势力走,成为人家的工具。

  站队不站对的实质就是站资本利益,而频频使用的双重标准,就是站队不站对的顺手工具,双重标准背后就是唯一的政治正确:维护资本利益至上。

  但现在很多善良的人,竟然也适应了市场化媒体双标现象的存在,不知不觉的跟着这些媒体的节奏走。

  我们需要对此引起足够警惕。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