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韩东屏:与美国医生打交道的几次经历

2020-02-19 11:11:01  来源: 察网   作者:韩东屏
点击:    评论: (查看)

韩东屏:与美国医生打交道的几次经历

  在美国生活了三十多年,农家出身的我基本没有求医的必要。一共只跟医生打过很少几次交道。在这里写下来,让国人知道美国的医疗体系的情况。

  一九九二年,我们一家住在波士顿。一个周末在唐人街买了螃蟹。这是儿子第一次吃美国螃蟹,半夜的时候,我们被儿子哭声惊醒,发现他的脖子肿的跟头一样粗了。我们吓得不轻,就赶紧带他去医院急诊室。当时医院的急诊室里坐满了人。我们等了五个小时,早上五点多才有一个医生过来。他说儿子是过敏,没有办法治疗。让回家等,如果中午十二点还没消肿,再回来。我们就回家了。结果不到中午,儿子的脖子就恢复了正常。后来,我们收到医院寄来的八百美元的帐单。

  一九九八年,我博士毕业后到西伊利诺州立大学教书。那年的夏天我到纽约乡下的朋友家里去住了一个月。回程的飞机上广播里讲纽约州的鹿身上携带一种能传染莱姆病(Lyme disease)的跳蚤。一旦得了这种病,一辈子治不好的,并说早期的症状就是身体上有大片的红斑。听了广播,我看了自己的胳膊,发现胳膊上有一大片红斑。我开始担心。到家后,我就开车去看医生。医生看了一下我的胳膊,说不是莱姆病,是过敏。就给我开了一些药。我回家吃了他开的药,便开始发烧,拉肚子,浑身痛疼。第二天,我让妻子开车带我再去看医生。医生看了我一下,说可能他开的药剂量不够,让我双倍剂量服药。我遵医嘱服了药,但结果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加重了。第二天我妻子又带我去见医生。结果那个医生,看了我不到五分钟,竟然说,看来剂量还不够,把剂量再增大吧。我回家后,我觉得这个医生太荒唐。不能再照他的剂量服药了。我打电话咨询我的一位牙医朋友,跟他说了我的情况。他告诉我,马上停服那种药。他说医生给我开的抗过敏药,是市面上现有的最强的抗过敏药。像我这样健康的人不应该服用。即使平常剂量都会有严重的副作用。如果加倍的剂量,会要我的命。我停止用药后,大概一个星期才慢慢恢复了正常。这次经历让我对美国医生的水平画上一个大问号。

  我在西伊利诺大学有一个中国朋友,四川人,比我大十几岁。在学校里教数学。他的英语不是很好。他有很重的关节炎。一次他让我跟他一起去伊利诺州首府去看治关节炎的专家,帮他翻译一下医生的话。那个医生检查了他的关节后对他说,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坏消息是你的关节炎很厉害。好消息是我有药能治你的病。我的朋友问,他的药会不会有副作用。那个医生说,有一个好消息,也有一个坏消息。坏消息是那个药有副作用,会伤害他的胃。好消息是,他有一个药可以帮助他的胃。我的朋友又问,那个药会不会有副作用,那个医生又说,有一个坏消息,也有一个好消息。坏消息是那个药有副作用,会伤害他的肝,好消息是他有另外一种药可以帮助他的肝。我的朋友又问,这种药有无副作用。医生的回答还是,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坏消息是这个药会伤害他的肝,好消息是他有别的药可以对付那个副作用。到了这个时候,我的朋友说,他不治了。他宁愿忍受关节炎的痛苦,也不愿意伤害自己的肝和胃。我朋友后来到中国新疆进行了沙蒸疗法,把关节炎彻底治好了。新疆的医生把他埋在太阳底下的沙里,让阳光蒸烤。他治疗了一个月。关节炎就全好了。我的朋友现在八十多岁,身体仍很健康,而且关节炎也全好了。我非常佩服我的朋友当年坚决不服西药的决定。

  二零一二年的时候,我请纽约的一位教授来我校讲课。我到机场接他。可他的飞机晚点,本来是九点到,到晚上两点才到。我在机场等他五个小时,没有睡好觉。第二天他讲完课,要急着回纽约讲课,要赶早上六点的飞机。早上四点就起来往飞机场送他,又没睡好觉。他走后,我的眼睛开始发红,发痒,很难受。去看家庭医生,家庭医生推荐我去看专科医生,这是美国就医的正常程序。不可以不经过私人医生就去看专科医生。眼科医生给我做了全面检查,给我开了眼药水。回来点了两天不见效,又回去看了一次,又做了一次检查,又开了眼药水。但是用了两天,也没有什么效果。我有医疗保险,每年除了学校给交的百分之七十,自己还要交近一万美元的医保费,但这次看眼科医生仅自己掏腰包的部分,就好几百美元。周末我到常去吃饭的一家中国餐馆去吃饭,餐馆的服务生是一个广东人,三十多岁,我们比较熟。他一见我,就说韩教授你上火了,回家煮一点菊花水喝吧。他给我说了怎么煮。回家照他说的煮了菊花水,喝了一天。第二天眼睛就不再痒了。真是神奇极了。美国医生没有给我看好的病,一个中国餐馆的服务生帮我治好了眼病。

  我爱人曾经在幼儿园工作。我们家院里,有美国特有的一种毒藤,接触到就会引起皮肤溃烂,奇痒无比。中国人对这种毒藤知道不多。我爱人可能在院子里干活时碰到毒藤,手上起了很多水泡。她去看我们的私人医生。医生诊断后说是传染性很强的鸡瘟疱疹,给开了药,并让妻子不要去上班。我妻子用了她的药后,手上的泡变得更大了。我妻子觉得不对,就自己去看了皮肤专科的医生。结果那个皮肤专科的医生说我爱人是碰到了毒藤。没有传染性,给开了一些药水,涂上以后就好了。我妻子告诉了私人医生这个情况后,她很生气,说没经她同意就去看专科医生,违反常规,她不能再做我们医生了。把我们从她的病人名单开除了。多年后,我从报纸上读到,这位曾经的医生和丈夫被发现在德州的一个出租房里双双死亡。死前把自己电脑里的文档全部清除。警方发现他们的时候,已经死亡一个多月。警方认为她们是自杀身亡。一个本身生活中就有很多问题的人,怎么能是好医生。

  我在美国有很多医生朋友。其中一位是治疗淋巴病的专家。他跟我说,他自己的医生给他诊断错误,不但没有治好他的病,反而让他病了三个多月。他花了半年时间才把身体调理恢复到正常。还有一位在退伍军人医院上班的印度裔医生,告诉我有病不要去找美国医生看病,他们只想挣钱,并不关心病人的死活。说我有病可以找他,他可以免费给我看。

  美国的报纸上曾登过一条消息,一个美国医生为了挣钱,竟然让一个没有癌症的病人进行化疗。还有报道说一个英国的外科医生,给几千女性,包括二十多岁的年轻女性进行了上万次乳腺切术。许多病人对他感激不尽,认为他救了他们的病。但后来他医院的同事,对他的病例产生了怀疑,成立专门调查组进行调查,发现他做过的乳房切除手术,有多达八千多例是错误的,有的病人根本就没有患上乳腺癌,就被他粗暴的把乳房切除了。

  美国报纸上还报道过,当以色列的医生和法国医生罢工的时候,社会上的死亡率居然降低了百分之五十。我就这个统计数字问过多位医生朋友,他们都不感到吃惊。当医生,药商的目的,都是为了挣钱的时候,这样看似很奇怪的事情,其实并不奇怪。我自己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进行体检了,尽管我有医疗保险,可以享受一年一次的免费体检。体检一次我自己只需付二十元的费用,和二十美元的验血费用,但医生却可以从保险公司得到一千多美元的医疗费。我的医生在我不去体检的第二年,第三年,都让他的护士给我打电话,说尽管他们知道我很健康,但他们仍然需要对我进行体检。我则回答说,我感觉不到我有必要体检。

  我现在的原则是把健康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不是任何别人的手里,包括医生的手里。自己对自己的健康负责。无非是健康饮食,尽可能食用有机的蔬菜和肉食。我自己种各种各样蔬菜,如韭菜,辣椒,白菜,萝卜,菠菜等等,鸡蛋我只买我们学校农场产的鸡蛋,肉也尽可能买学校自己养的猪和羊。健康睡眠,每天九点睡觉,早上五点起床,每天坚持锻炼一个小时以上。只有健康的身体,才会有健康的精神,而健康的身心,是高质量生活的基础。没而有了健康则没有了一切。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