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顾秀林 | 武汉封城中国停摆:谈谈生物恐怖主义

2020-02-17 11:35:59  来源: 作者微博   作者:顾秀林
点击:    评论: (查看)

  武汉封城,是生物恐怖主义的现实图景。

  一个冠状病毒的本事,超过一场战争。

  武小华说,把冠状病毒上面的蛋白质突起替换掉几个的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不会做这事的人,研究生是毕不了业的。

  武汉新冠状病毒瘟疫,给广大读者普及了一个生物技术名词:ACE2,血管紧张素转化酶。它在中国人的基因里比其他人种高好几倍,把它做成对接武汉新冠状病毒的那个“受体”,就像瞄准镜锁定目标一样有效。所以像SARS一样,武肺专爱中国人。

  刚刚,有消息说,ACE2的基因序列早在1997年就完成并申请了专利(2000年更新过)。

  2003年的SARS病毒就用到了ACE2。

  2019-nCOV也用了ACE2。

  这事已经差不多家喻户晓了。

  科学家在实验室里做了很多生物工程病毒,也是昭然若揭了。

  2000年人类全基因测序就完成了。双螺旋之父沃森的基因测序被记录在一张高密度光碟上,是他得到的一次生日礼物。

  2003年,非典发生了。广州平息了北京再起。

  1997年前后,美国医疗机构在中国安徽安庆地区采集万人以上血样。这个事件熊蕾多次写过,最近也再次提起。

  有一个遥远的、支离破碎的传说,说SARS的发生是偶然的,是由于意外泄漏。泄漏的意思,当然就是说那时候非典病毒已经做好了。

  为什么总是泄漏?八卦一下。搞传染病病毒的公司同时一定要开发解药的是吧——治疗药物和疫苗。记得达菲吗?2009年春天猪流感降临时,特效药就在仓库里,是现成的,吉利德公司出品。

  疫苗是预防用的,给健康人注射(就是自我保护)。但是做疫苗太困难,做出来了还要做反复的动物实验:给动物先注射疫苗,再接种病毒,看它们生不生病。

  这种实验用猪比较多。听说两年前广东发生猪腹泻病,死了多少万头。

  在这种操作过程中,病毒泄漏的可能性几乎等于1。

  泄漏的结果,就是人造瘟疫。实验室病毒的传染性和致病性,都是未知数......失控。瘟疫发生了以后,传染性也知道了,致病性数据也有了。

  美国的病毒公司通常是到外国找一家公司去做疫苗实验。

  据说连德国都接过这种工作单。那次也泄漏了。

  病毒这两个字听起来阴森森的,其实世界上99%的病毒无害。只要能维护好生态平衡,大家就可相安无事。

  1999年何美芸非常忧虑地说过:基因工程技术会激活沉睡的病毒,制造出前所未有的瘟疫,而且无药可治。

  比尔盖茨在一个视频中说:世界上有150万种病毒,至今只有数千种、不到0.5%被科学家研究过,也就是还可以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在那里有一片无限广阔的天地。盖茨坚信将来人类社会面临的最大危险就是病毒造成的瘟疫流行。为了防止这样的人间悲剧发生,他要大力投资研究病毒,用前所未有的力量去开发制造特效药物和疫苗....... 我听得毛发倒竖。

  在自然界野生动物家养动物身上,甚至人类的身上,到处都有病毒,冠状病毒或者其他形状的病毒。与每个人都有关的感冒病毒,已经演化到不需要动物宿主,就住在人体内。它每年都会季节性活跃一下,顺便操炼一下人类的免疫系统。感冒病毒的变异速度很快,以适应它的宿主——我们人类的体内环境。因此开发感冒病毒疫苗,总是在放马后炮。如果认真讲讲道理的话,制药公司疫苗公司就不应该生产感冒疫苗哄老百姓注射。它们明明是用去年的病毒做疫苗今年给你打,明明病毒早已变异成了新一代,但是制药公司和疫苗公司永远在忽悠你。感冒疫苗如果无效倒是好事,还有佐剂问题。碰上小概率过敏事件,你只能自认倒霉。注射了感冒疫苗直接患重感冒的故事,我已经听的太多了。

  上世纪以来,蝙蝠成了贡献冠状病毒的金矿。艾滋病,埃博拉,SARS,新冠状肺炎病毒,都是冠状病毒,都赖到蝙蝠头上去了。

  2003年SARS冠状病毒和2019武肺新冠状病毒是一脉相承的。生物技术产业和从业者面前,展开了一个无限的发展空间。

  一个ACE2,一个冠状病毒,成就了两场世纪级瘟疫。

  还有150万种自然病毒没有被研究过。

  病毒快速变异导致疫苗失败。非典疫苗始终没有搞成。艾滋病疫苗30年也没有成功。据说埃博拉病毒被中国科学家搞成了,仍有待更多的证实。

  武汉肺炎传播到多国后,世界上更多的疫苗公司被激发出高度热情,所承诺的研发时间,从40天到4个月,又从18个月延长到22个月——刚刚(2020-2-16)美国白宫高级经济顾问纳瓦罗接受 Fox Business 采访时表示:美国最快将于本月底开始生产抗冠状病毒的药物;另外五家大型美国公司正在努力工作,...... 希望最早能在明年十一月份生产出1.5亿剂疫苗。

  我很奇怪:既然武汉新冠状病毒是实验室修改过的病毒,像SARS一样,如果不再流行,为什么还要搞1.5亿疫苗?给谁注射?是不是大家都知道它还会再次出现,再次流行?

  美国的21世纪全球生物技术战略,就是全球生物恐怖主义战略。

  要破解它,只有中医治愈病患还是不够的。

  2020年武汉封城中国停摆,这才刚刚开启了生物技术的世纪。

  两次世纪级瘟疫以中国为舞台,中国付出的代价够不够证明,转基因生物工程技术的主要用途,是制造生物恐怖主义?

  美国的生物国防搞了几十年,一手铸剑一手造盾,从2002年的生物国防计划,用反恐的标准保护它的国内农业;到2018年提升为美国生物国防战略。织成一张天网。

  中国已经承受了两场生物工程病毒制造的瘟疫,不应该还把生物恐怖主义认作突发传染病了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