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光满:事关国运,事关生死,事关武汉保卫战,中医药治疗为什么还没有做到全覆盖?

2020-02-16 11:23:30  来源: 李光满冰点时评   作者:李光满
点击:    评论: (查看)

  从武汉封城到2月15日,已经过去二十四天,无论从病毒潜伏期还是治疗周期,控制疫情都应该有一个重大的阶段性成果了,然而,2月12日,湖北一天新增14840例、病死两百多人的结果让人心情沉重,也让人深感忧虑。

  是中央不重视?还是广大医护人员不拼命?当前全国全军已向武汉派出近三万人的专业医疗队伍支援湖北特别是武汉,现在仍有大批援鄂医疗队源源不断地奔向湖北特别是武汉。令人特别不安的是,在前线参与救治的医护人员已有1700多人感染病毒,6名医护人员牺牲在了抗疫一线,可以这么说,中央已调集全军全国各地最优秀的医护人员到湖北特别是武汉参与救援,广大医护人员以不怕牺牲的精神在抗疫一线奋力救治,可为什么会出现越来越困难越来越惨烈的局面?

  不是中央不重视,也不是我们的医护人员不拼命,而是我们的救治思想、救治思路出了问题,从一开始中央就提出了中西医结合的诊疗原则,国家卫健委也多次调整诊疗方案,推出了一系列中医药全面介入整个救治过程的方案,这一思路在全国其它地区得到了很好的遵循,但在重灾区湖北特别是武汉却始终没有得到很好的采纳,据媒体报道,现在武汉中医药参与救治率仅只有30%,这么低的参与率怎么体现中医药全面介入救治?

  在2003年SARS救治过程中,以国医大师邓铁涛为代表的中医在西医毫无办法的时候,在他所救治的73名患者中,实现了全部治愈,病人零死亡、零转院,医护人员零感染,且患者没有后遗症,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在这次新冠肺炎救治过程中,包括武汉在内的全国各地都出现了很好的中医药救治经验和疗效,可为什么这种经验就很难在湖北特别是武汉得到大规模推行呢?

  大家应该非常清楚,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初,一款在美国连动物实验都没有做完的西药却在中国被吹得神乎其神,并开始在中国患者身上做试验,中间又多次曝出这款新药疗效显著的假新闻,在那段时间媒体和网络上关于西医研制新药的消息不断被大量报道,而中医治疗效果的新闻却廖廖无几,这使得大家产生一个印象:西医很快就会有临床特效药出现,而中药因为疗效慢而无法在抗疫救治中使用。可现在我们通过观察会发现,直到现在最需要的时候,西医并没有任何有效的新药出现,也没有任何有效的治疗方案可供推广。

  在疫情最严重的湖北特别是武汉,为什么会出现中医药介入严重过低的情况呢?2月2日,由武汉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医疗组发出的红头文件要求,所有定点收治机构2月4日24点前给疑似和确诊中轻度患者服用中药,药方是由国家、省、市专家组联合发布的。遗憾的是,这个文件执行得怎么样呢?2月7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面向全国发出文件,推荐使用中药“清肺排毒汤”。这个文件在湖北执行的情况又如何?2月12日,湖北疫情防控指挥部一份文件称:湖北新冠肺炎患者中医药使用比例只有30.2%,远低于全国87%的水平,毫无疑问,中医药的作用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影响了救治效果。既然已经发文要求2月4日前所有中轻度和疑似患者都必须服用中药,为什么到12日,中医药的使用比例只有30.2%呢?原因我们不得而知,结果我们却知道,武汉患者的治愈率远低于其它地区,而病死率却又远高于其它地区。

  是全国的中医药界不重视吗?显然不是。据报道,2月14日湖北省召开新闻发布会,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介绍,2月14日,中国中医科学院、北京中医药大学、广东省中医院和天津、江苏、河南、湖南、陕西等地中医医院的医务人员,组成三支国家中医医疗队,共334人支援湖北,当天已正式运行。他还特别介绍,当前全国中医药系统共向湖北派出2220人医疗队伍参加抗击新冠肺炎的救治,其中许多队员都参加过抗击非典。

  2月14日,武汉第一家中医特色的方舱医院江夏区大花山戾外运动中心开始接收新冠肺炎患者,这家方舱将以中医为主的进行中西医结合治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牵头成立的中医国家队,承担了这家医院的救治工作。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任名誉院长,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任技术院长,医疗队由来自天津、江苏、河南、湖南、陕西五省市的209专家组成,涵盖中医、呼吸重症医学、影像、护理等专业,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很多人还参与过抗击非典。这里首批接收患者将达400名。同时,旁边方舱B区正在建设中,不久后将投入使用,总床位达800张。国家中医医疗队江苏队队长史锁芳任江夏区方舱医院副院长,他介绍,“虽然是中西医结合的方式,但中医在这里是主力军。”此外,这家方舱医院除了中药治疗外,还会辅以太极拳、八段锦等中医特色的疗法。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我认为主要原因还在于:

  一、从上到下对中医药的认识仍然没有转变过来,对中医药抗击新冠病毒疫情方面的重要作用的认识仍然不够到位,仍然迷信西医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会出现奇迹,这是最为重大的战略性失误。

  二、国家层面没有对2003年SARS防疫工作进行认真总结,没有对中医药在治疗SARS及类似病毒中的重要作用进行总结,更没有提炼总结成国家中医药治疗紧急应对方案,结果导致在付出巨大惨痛教训之后再次犯了同样的错误。

  三、没有从一开始就让中医药成为治疗新冠肺炎的主导方案,中医大师没有在国家层面的专家组成为主导力量,直到中央提出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才开始安排中西医结合治疗,可以说最终中医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受到重视,还是农村包围城市的结果,是各地取得了治疗新冠肺炎明显疗效之后才一步一步地引起重视。

  四、国家层面没有提出所有患者都必须有中医治疗方案、都必须强制性的吃中药的规定,只是推荐各地在治疗新冠病毒中使用“清肺排毒汤”等处方,并没有形成强制措施,这导致各地区各医院有不同的选择,湖北和武汉的大部分医疗机构没有选择以中医治疗为主的方案。

  五、武汉各地定救治医院和各地医疗救援队由于都是临时组建,而且大部分是以西医为主,这些平时完全按西医从事医疗工作的医生自然形成了西医治疗思维和治疗模式,由于不熟悉或不接触中医,他们不可能主动思考如何采用中医方法进行治疗,而他们又在整个治疗队伍中占绝大多数,这也导致西医成为这次治疗新冠肺炎的主力军而不是中医药成为主力军。

  在经过近一个月的摸索之后,湖北特别是武汉市新冠肺炎的治愈率低而病死率高,特别是重症患者病死率高,大家开始明白,等西医寻找到治疗效果显著的方法,等西医研发出特效药已不可能,至少是已经来不及,特别是一些地方,一些医院,特别是一些中医师负责的病区和医院采用中医药治疗取得了明显的疗效之后,使人们感到中医药才是这次战胜新冠疫情的最大希望之所在,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越来越多的患者相信,只有相信中医、依靠中医、使用中医,走中西医相结合的道路,才能提高治愈率、减少轻症转重症、减少病死率,特别是对于患者来说,吃中药正在成为越来越多的患者最好的选择。

  央视新闻联播报道:在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的推动下,“国家科技应急攻关项目——中西医结合防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临床研究”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和武汉市中医医院展开,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2月6日有23位患者痊愈出院。出院的23名患者中,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18名,武汉市中医医院5名,其中年龄最大的67岁,最小的23岁,有三例是重症患者,预计一周之内还会有20多名患者经中西医结合治疗康复后出院。

  人民日报2月7日报道,截至2月5日,4个试点省份运用清肺排毒汤救治确诊病例214例,3天一个疗程,总有效率达90%以上,其中60%以上患者症状和影像学表现改善明显,30%患者症状平稳且无加重。专家介绍,清肺排毒汤由汉代张仲景所著《伤寒杂间病论》中多个外感热病的经典方剂优化组合而成。

  疫情爆发以来,山西省在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冠肺炎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截至2月11日24时,全省累计12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经过中医药三天以上一个疗程治疗的97例,症状改善58例,治愈出院29例,其余病情平稳,总体有效率达90%,截至目前,确诊病例实现“零死亡”。

  广东省积极组织中医药专家参与省级疫情防控医疗救治组专家会诊。全省各地级以上市全面成立中医药防治专家组,全面建立中西医联合会诊制度,确诊病例均接受中医辨证论治,根据临床实际合理确定中医药治疗方法。截至2月10日24时,全省确诊病例1177例,运用中医药治疗的956例,其中单纯使用中药汤剂的738例、单纯使用中成药的135例,汤剂与中成药配合使用的83例,疗效十分显著。

  湖南省在新冠肺炎防控工作中一直高度重视发挥中医药作用,中西医协同治疗经验较为丰富。截止2020年2月9日24时,中医药参与救治802例,占确诊患者总数91.24%;166名患者经中西医结合治疗出院,占出院患者的89.25%。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说:我们在这次防治过程中体会很深,老百姓对中医药有种迫切需求,吃了中医药后紧张心理得到一定程度缓解。他说,根据临床调查,重症患者有80%愿意接受中医药治疗,轻症患者有90%愿意接受中医药干预,隔离的患者也希望中医药早期介入。在新冠肺炎患者康复期,患者出院后可能会有肺部炎症以及食欲不振的症状,还会要求中医给恢复期的中药,对中医相应的回访满意度达70%,非常满意。

  黄璐琦说:针对金银潭医院对重症患者救治情况,截止到2月14日中午12点以前,中国中医科学院医疗队在金银潭医院,负责的床位是42张,共收治患者86例,其中重症是65例,危重是21例。目前出院33人,其中纯中医治疗8例,我们把出院病人和中西医结合的,也包括纯中医治疗跟西医的做比对,结果是中西医结合在核酸的转阴时间比西医组显著降低,发热、咳嗽、乏力、咽干、食欲减退等十个症状比西医组明显改善,对淋巴细胞,中性粒细胞明显改善,并且中西医结合平均住院时间显著的小于西医组。

  毛主席曾说过:“中医问题,关系到几亿劳动人民防治疾病的问题,是关系到我们中华民族的尊严、独立和提高民族自信心的一部分工作。我们中国的医学,历史是最久的,有丰富的内容。在医学上,我们是有条件创造自己的新医学的。中国人口能达到六亿,这里面中医就有一部分功劳嘛。西医到中国来,也不过百把年。当然,西医是近代的,有好的东西。但什么都是“舶来品”好,这是奴化思想的影响。看不起中国的东西,不尊重民族文化遗产,这是极端卑鄙恶劣的资产阶级的心理在作怪。如果西医没有宗派作风的话,对中医能治好病的效能,可以用科学方法把它整理起来。”

  这些年中医一直受到压制,甚至有些不怀好意的敌对势力专门组织力量攻击中医,欲置中医于死地,整个国家思想环境、政治环境、政策环境、舆论环境都不利于中医的健康发展,因而才导致了中医实质上开始走向衰落。对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来说,中医的衰落甚至灭亡将是一场重大灾难。2003年治疗SARS,中医焕发出了光芒,现在这场疫情,对中国来说是一场灾难,但对中医药来说,或许是重新焕发生机、重现历史辉煌的一个巨大机遇。

  当前正是抗击疫情武汉保卫战处于最关键最胶着状态的时候,湖北特别是武汉的新增确诊患者仍在大量增加,病死率仍然很高,如何尽快控制住疫情、降低治愈率、降低病死率是打赢这场阻击战的关键,而要大幅提高治愈率、尽快降低病死率,加大中医药介入力度是打赢这场战役的核心,可以说这是事关国运、事关生死、事关武汉保卫战的大事。

  国家有难,民族有难,人民有难,我们都有责任让我们国家、民族和人民脱离灾难,减轻痛苦,恢复生机。当前正是中医药为国家、为民族、为人民解除灾难发挥重大作用的时候,也是我们的中医大师、中医师承担起重大责任的时候。邓铁涛说得好:“21世纪是中华文化的世纪,是中医腾飞的世纪。这是我的最大梦想。”这不仅是邓老的最大梦想,也是整个中华民族的最大梦想。

  中国正在浴火重生,中医正在重现辉煌,要做到这些,当前中医最大的责任和担当就是积极投入到抗击疫情的斗争中去,救民于疫情,救国于水火,在更多地救治患者、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期待着,广大患者期待着,国家和民族也都在期待着!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