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邋遢道人:“让子弹再飞一会儿”——新冠疫情2月6、7日数据分析

2020-02-09 15:56:29  来源: 乌有之乡   作者:邋遢道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新冠疫情2月6、7日数据分析

(数据来自国家卫健委公告)

  昨天没写分析,是因为昨天出了大事——李文亮大夫去世使全国舆情汹汹,看那个样子像不是害怕传染新冠,就要上街游行了。尤其武汉,在李大夫7号凌晨3点去世前的七八个小时就有李大夫去世的消息发布。又是十教授发文要依法惩处警察,又是串联疫情过去要在长江边为李英雄立碑。而世卫组织在瑞士疫情通报会上哀悼李文亮大夫的时间是6日晚上9点多,这时比北京时间7号凌晨3点只晚一点。几乎在李大夫去世同时(巴黎时间6日晚9点,纽约时间6日下午2点),西方各大媒体头版头条就是李文亮大夫的在病床前的照片,有人感慨说“连胡耀邦都没这待遇”——而这些媒体此前几乎没在头版报导过中国的疫情。

  李文亮大夫之死贫道想起2010年12月17日当街自焚的突尼斯小贩穆罕默德-布瓦吉吉之死,武汉的汹汹舆情让贫道想起舆情汹汹的班加西。在微信里感慨道:如果李大夫拖到疫情过去武汉人都敢上街后去世,恐怕李大夫就成了布瓦吉吉,武汉就敢变成班加西!

  由于无论左右,无论国内国外,所有人沉浸在悲痛和愤怒中,贫道的提醒并没人响应,连一个百十人的“左派群”里也没人接腔。最让贫道悲哀的是,所谓“极左头目”的xxx也与其他人一样不等“子弹再飞一会儿”。几个朋友劝贫道别悲观,说中国人胆小不敢上街的。贫道说:那是怕传染!

  一个上午就在看微信里的消息:

  美国哈佛大学为李文亮大夫下半旗的照片……

  眼科大夫李文亮因“造谣”被院长安排到呼吸科值班染上新冠……

  ……

  最后看到一篇《不要再让李文亮大夫的离世成为一场人血馒头的陋剧》,才发现还是有知音。

  昨天本来想就此写篇文章,后来想还是“让子弹再飞一会儿”。以贫道之力搞不成什么,连个“吹哨人”都当不成(吹哨人都是有人希望听到哨声被“安排”的),也就这里先发发感慨以后大家自己观察吧。

  6号(前天)数据喜人,全国、湖北、外省的新增病例连续两天下降,这也算第一次连续两天三个指标下降。7号(昨天)有所反复,由于湖北新增患者数据有所反弹,全国新增患者数量和环比指数都有小幅回升。不过有一点值得高兴——湖北以外省区到昨天为止已经连续4天新增患者增幅下降,已经从2月3日的最高点890人下降到588人,降幅34%。

  湖北数据虽然比前天有所反弹,但依旧比4日的峰顶低12.6%,也低于第二高的大前天的新增患者数。贫道在5号分析文章说“只要湖北今后两天增速减低到个位数,让下图湖北和外省两条线性趋势保持指向0以下的区间,元宵节前后出现这次抗新冠的转折点是完全可能的。”但昨天湖北还是不仅回头而且超过两位数,导致全国数据反弹。这种反复是必然出现的,但是没有出现像前几天一样动辄增加30-40%反复,元宵节(今天)全国再次下降并让4号的3887人成为峰值是可能的。

  关于拐点,看到很多人提到,包括昨天专家们还说不要轻易说拐点。贫道这里再说一下什么是拐点。拐点的判断只能在“事后”,也就是在一个不断有小波动的正弦曲线已经确定走向下行空间后,把前面波动中的峰值作为拐点。这个点不是第一次波动就能认定的,尤其不能在曲线运行初期的波动时的下降点谈什么拐点,比如全国新增患者曲线在元月22日武汉封城前就出现下降,降幅12%,不算不明显,但没人谈什么拐点。拐点判断在曲线发展到到一定程度,觉得影响指标的主要因素都表现充分了,观察到环比增长逐渐放缓后出现下降点,才能说“可能是拐点”。这样,这时的第一次下降不见得就是“拐点”,但也不一定不是拐点——只要此后没有高于这个点数值。

  武汉外省区新增病例在元月31日和2月1日连续两天下降,贫道觉得出现了拐点。但接着两天大幅攀升,2月3日比前面的高点高出17%,这样前面的转折就不叫拐点。经过两天反复后,外省数据连续4天下降了到高点的三分之二位置,起码可以判断外省防疫已经有效控制了疫情发展,不出大的事故,不会再发生逆转了。

  昨天两个朋友发来同样一张图片:

  这组数据如同那个智力测验题一样,都是在暗指湖北尤其武汉的患者数据在造假,实际感染数要大于公布数。不过这组数的漏洞是致命的——并不是公布数据而是他自己编造的数据,只是他知道没人会查查公布数据而已。公布病死率数据贫道每天都介绍了,30日-6日中只有1、2、3三天病死率是2.1%,其余的要么大要么小,称不上“数学高手”。

  是不是贫道编造了病死率?稍微细心的去问度娘,用“国家卫健委:截止X月X日24时”查查官方数据。会发现这个表的基础数据,也就是每天的死亡数与确诊数都与卫健委数据无关。下面贫道做个对照:

  是不是这张表给的是湖北的数?不用麻烦度娘了,湖北的病死率远高于2.1%,编制这表的人没打算为政府洗地。

  其实,这张表编造的漏洞百出,贫道惊奇的是转载的人为什么看不出来。就算不会查数据,除法总会把。把原表中每行的死亡数除以患者总数,得数有2.1%的吗?没有几个,起码前三个分别是2.17%、2.17%和2.18%。去小数点后一位都是2.2%。除了你的算术老师教错了或者是编瞎话的人算术老师是学体育的。

  贫道早就发现其实人都是很马虎的,更主要是都很懒!平时看了这些自己都有些怀疑的东西不去查或者懒得算算,遇见所谓专家给出的结论更不会怀疑。贫道以前就遇见过类似问题。2012年贫道写《总要有人说出真相——关于饿死三千万》这本书时,随手算了算研究这个问题的几个所谓专家著作(很厚的出版物),研究一下他们是怎样算出来“饿死”三四千万数来的。结果让贫道大吃一惊。因为这些专家教授的错误没有出在编造数据、以偏概全等一般问题上,犯的全是高中以下数学错误——除了著名的杨继绳先生。

  读完那本杨继绳先生的千把页的《墓碑》后,吃惊的是那么多人(包括外国书评机构)是怎么得出杨继绳先生“依据官方统计数据计算出3600万非正常死亡”的结论的。用“官方数字计算”在本书第二十三章。杨先生用了两套“官方数据”进行计算后得出两个数据,一个是1620万,一个是2098万。且不说杨的“官方数据”引用规范存在的问题,关键是《墓碑》白纸黑字就在那里,根本不存在“依据官方统计数据计算出3600万非正常死亡”的部分。贫道当时就发现,所有引用3600万这个数的国内外专家学者和吃瓜群众们,没有一个读完这本1000页的书,起码没认真读这本书第二十三章!

  最后贫道发现,包括三个外国著名人口学家在内9名专家,除了杨继绳外,其他全都存在颠覆性的错误:算法问题。有把 “不等式”当等式的(王维志、金辉);有两个自己创造的算式算出的数字不是“非正常死亡人口”的(复旦教授曹树基和美国教授丁抒);有不了解中国情况结果把一个死人算两遍的(三个外国人口学者),还有一个身份说出来吓人一跳:八十年代初印度孟买国际人口研究院研究生毕业,西安交大人口研究所创建者兼院长,国家计生委副主任,蒋正华先生,而且是用八十年代流行的数学模型计算的。高等数学贫道不懂,但贫道朋友孙敬先老师是山东大学数学院的博导,孙经先教授发表题目为《蒋正华先生关于“非正常死亡1700万人”研究中的学术错误》文章,还在多个场合表示希望蒋公布自己的运算过程,并对他的质疑做出回答,但都未能得到蒋的回应。孙老师曾经给贫道讲解了这七八处错误——当然贫道也没听懂。但注意到一点,蒋先生犯得错误很多也是简单的代数运算错误。

  从此后,贫道知道大多数假的东西都会在非常简单的地方来迷糊你,你只要稍微认真点就看清楚了。

  又一次朋友转来一个段子:深圳某领导给中央某领导的花篮底部放了1200万元人民币行贿。贫道问了一下度娘回信说:1张100元人民币1.15克,1万元人民币0.115公斤,1200万人民币重138公斤。不知道深圳领导花篮怎么提过去的,中央领导怎么拎走的。

  说点笑话轻松些,不过也教大家一个辨别真假的方法。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