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郑良芳:“金融主权”岂能拱手让人

2020-01-22 10:55:13  来源:思想火炬  作者:郑良芳
点击:    评论: (查看)

  原编者按:在此次全球金融经济危机中,处于垄断地位的美国三家评级机构向市场提供了虚假评级信息,将“有毒”资产基础上打包成的结构性衍生产品贴上AAA的标签,使全球投资者受骗上当,损失惨重。这让世人意识到信用评级业与国家金融主权和经济安全密切相关,必须要加强对其的监管。而我国信用评级业起步较晚,更面临着被美国三大评级机构渗透和控制的风险。由此,对信用评级的作用,中国信用评级市场如果被美国评级机构控制后的严重危害,世界各国对信用评级业的严格控制,如何促进中国评级机构崛起,如何严格监管和遏制美国信用评级机构对我国信用评级业的控制等问题,都需要作深入研究,这已经成为关系到我国金融主权和经济安全的大事。

郑良芳:“金融主权”岂能拱手让人

       前不久,国际经济交流中心、财政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等几家权威部门组织的课题组发布了《美国渗控我国信用评级业严重威胁国家经济金融安全的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以翔实的资料揭露了美国穆迪、标准普尔、惠誉等利用我国在信用评级管理方面的薄弱环节,在几乎没有任何障碍情况下,长驱直入掌握了我国信用评级市场,已严重威胁我国金融主权和经济安全。由此,我国信用评级业的发展开始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

  信用评级机构掌握着金融市场的生杀大权

  所谓信用评级,是金融体系中一种特殊的中介服务,在现代金融体系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一旦出现问题,就将给整个经济金融系统造成严重冲击。其中,特别是信用评级的定价功能,更使得评级机构掌握着企业和金融市场的生杀大权。举例来说,1997年,美国穆迪宣布对山一证券降级,直接导致其股价狂跌和倒闭,美国美林公司乘机接管了山一证券,从而以极少的代价成功进入日本证券市场。

  由此可见,信用评级业与国家金融主权和经济安全密切相关,代表了一个国家在国际金融服务体系中的国家地位。近几十年来,美国穆迪、标准普尔、惠誉等信用评级机构在全球信用评级领域基本处于垄断地位,成为美国持续推行其价值观与政治经济强权的重要工具。具体来说,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美国掌握国际评级话语权直接关系到其占有国际信用资源的能力。美国作为世界最大债务国长期保持巨额贸易逆差,政府债台高筑,只能靠不断增发货币,贬值美元来还债,其信用地位已经一落千丈。但是美国通过掌握国际评级话语权用来宣称美国具有“世界最高信用等级”,以便能以最低成本融通资金,保持其最大国际信用资源占有国的地位。

  其次,美国通过垄断国际评级话语权,长期压低债权国的信用等级,掩盖美国债务泡沫破灭风险和货币贬值的违约行为,并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对各国信用能力的判断,使评级成为美国等发达国家无偿攫取他国利益的工具。

  第三,美国掌握国际评级话语权可以维护美元强势地位,维护美元为主体的国际货币体系,其他国家的政策制定在很大程度上受美国影响。例如,穆迪、标准普尔、惠誉三家评级机构强调的正向关键指标包括贸易和金融开放度、金融的外资化程度、央行的独立性、放松管制和私有化、产权保护等。这些指标实际上为美国等发达国家通过直接投资控制其他国家的经济命脉创造了有利条件。

郑良芳:“金融主权”岂能拱手让人

      最后,美国掌握国际评级话语权还用来奖励或惩罚别国。例如,德国反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于是2003年3月,德国企业接二连三地被标准普尔降低信用级别,由此导致德国最大的钢铁制造商——蒂森克虏伯公司在内的相关企业股价跌至有史以来的最低点。十分巧合,澳大利亚全力支持美对伊战争,标准普尔将其外汇债务评级升至AAA最高等级。

  我国信用评级市场被美国控制后的五大危害

  我国信用评级行业诞生于20世纪80年代末,最初的评级机构由央行组建。受各种因素影响,我国的信用评级行业发展比较缓慢,与总体经济的快速发展不相称。目前,国内从事信用评级业务的法人机构有100多家,但除了中诚信、大公国际、联合资信等规模较大外,其他评级机构规模普遍较小,市场地位较弱。而且美国穆迪、标准普尔、惠誉这三大评级机构正向我国信用评级市场渗透,企图收购和控制我国的主要评级机构。

  笔者认为,美国评级机构如果控制了我国信用评级市场,将会带来严重的危害。

  首先,美国评级机构采取双重标准,故意压低对我国主权信用评级和压低我国13家商业银行信用级别,目的是为美国金融机构在我国捞取垄断利润。1993~2003年,是我国经济蓬勃发展,外汇储备稳定增长的10年。2003年底,我国国家外汇储备由1993年的212亿美元逐年猛增到4032亿美元,年递增高达34.3%。与此同时,经过治理整顿和改革,我国银行业经营效益和风险管理得到了大幅提高和加强。由此,我国商业银行开始谋求海外上市。但是美国标准普尔仍宣布维持其10年来对我国主权信用评级的BBB级,即适宜投资的最低限,对中国13家商业银行的信用级别竟都评为不具备投资价值的“垃圾等级”,同时美国评级机构又高调肯定境外战略投资者参股中国银行(601988),使其在与我国商业银行谈判时压低价格,为国际垄断资本攫取我国的国有资产大开方便之门。据最新统计,仅2006年境外投资者在工、建、中、交等银行身上就狂赚了7500亿元,加上从其他我国股份制商业银行享受到的利润,保守的估计,境外投资者一年从我国的银行身上赚取暴利超过1万亿元。对此,世界银行在2007年5月30日公布的《中国经济季报》就指出,中国银行股被贱卖,问题不在IPO环节,而是出在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定价上。

  其次,美国评级机构控制我国评级市场,不仅能赚取高额服务费,还可公开窃取我国最有价值的经济技术情报和政务信息。目前,美国三大评级机构已占据中国主要直接融资产品市场70%以上份额,广泛渗透到包括国防、能源、电信等战略行业在内的各行各业,并建立起包括重点骨干企业、地方政府、中央政府部门等主体在内的较为全面的中国经济数据库。而如果美国信用评级机构进一步渗控我国评级业,实现垄断,就可以方便地获取我国的政务信息、国有骨干企业、国防工业和特种行业、乃至国家全面的经济和技术信息,从而掌握我国技术发展动态和重大商业机密,使我国在国际竞争中处于被动地位,这不仅从根本上削弱了国家竞争力,还严重威胁我国国家金融主权和经济安全!

  第三,美国评级机构控制我国评级市场,使美国这个债务大国掩盖债务风险,更能利用其高信用等级,保持持续、便利与廉价利用中国和国际资金能力,并可少支付筹资利息。数据显示,近10年来,因名义与实际信用等级之差使美国总共节约债务发行成本约2.12万亿美元,而这正是应给付给债权国的资金利息。此外,高信用等级还掩盖了美国利用货币贬值转移国家债务的真相。

  第四,美国评级机构控制我国评级市场,可对中国进行不公正评级,大大增加人民币债券的发行成本和无法保护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的国家利益。

郑良芳:“金融主权”岂能拱手让人

      第五,中国虽然是美国最大债权国,却因为没有国际评级话语权而缺乏保护作为债权国利益能力。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中国在2009年全球资本净输出国排名中位列第一,占全球资本净输出总规模的23.4%,而美国则是全球最大资本净输入国,占全球资本净输入总规模的41.7%。同时,美元的不断贬值给中国的债权利益造成了巨大的损失。2005年7月以来人民币已累计升值约21%,给中国外汇储备中的美元资产造成约3560亿美元的损失。中国没有国际评级话语权,中国目前的国际投资行为还要依靠美国的信用评级,这不仅与中国作为国际主要债权国的地位极不相称,更为严重的无法保护中国债权国的正当利益。

  争取国际话语权需扶持民族信用评级机构

  席卷全球金融经济危机教育了各国,必须要加强对评级业的监管。由此,信用评级正被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像前文所提到的《报告》中就提出了三条建议,即培育扶持民族信用评级机构,确保我国在国际金融市场的话语权;遏制美国信用评级机构的渗控图谋,捍卫我国金融主权和国家安全;外资机构持股中资信用评级机构的比例最高不得超过25%等。笔者对此持赞同态度,并补充以下建议:

  ——必须有独立自主的民族信用评级机构保驾护航。这是这次美国次贷危机给国人最重要启迪之一。国家有关部门应从财力、人力资源上采取有效措施,大力扶持民族评级机构的加快发展和崛起,以增强中国在国际评级市场中的话语权。美国在全球的金融霸权主要是靠美国三大评级机构,如其不管是美国发动了伊拉克战争,还是发生了次贷危机,都始终给美国以AAA最高信用级别待遇。而中国作为美国最大的债权国,美国三大评级机构却仅仅给出了A+的信用级别,这种信用等级倒挂是十分荒谬的。只能说明,美国三大评级机构表面上打着公平、公正的旗号,实际执行的对内对外双重标准,对美国及美国公司采取偏袒和保护的标准,对外国和外国公司则采取鸡蛋里挑骨头的标准。这种严峻的实践告诉我们,我国金融业的崛起必须要靠民族信用评级业的崛起给以保驾护航!

  ——相关教育机构应该开设有关信用评级的课程。如,党校、行政学院和大专院校等,有条件的,要开设信用评级课,以教育我国广大党政干部和学生,认清美国评级业作为美国统治世界、垄断世界的工具的本来面目,纠正瞧不起中国本土评级机构的崇洋心理,树立发展民族评级业的信心。

  ——建议国家立法部门抓紧起草《信用评级法》,以法规范保护民族信用评级业的发展。《信用评级法》应明确信用评级业在经济活动中的法律地位、设立信用评级机构应具备的条件、应坚持的评级原则、制定评级标准、如何防范评级机构的道德风险等,以及对外资评级机构进入我国评级市场从事业务的范围,应明确其不得从事涉及国家安全的经济领域,对外资评级机构进入应坚持对等设立原则等。

  ——建议国家有关部门立即整顿被美国评级机构控制的信用评级市场。同时,对于美证券交易委员会欲遏制中国获得国际资本市场话语权,不准中国独立评级机构大公国际进入美国市场问题。笔者建议中国政府代表在中美战略对话中,应明确向美方提出批评,要求美方必须履行坚持对等开放原则,我国政府有关部门也可相应采取对等措施,责令美国信用评级机构限期退出我国信用评级市场。

  ——自主研发信用评级方法和评级标准,促进中国信用评级业崛起。由于国内评级机构成立的时间不长,在评级方法上基本处于学习、借鉴、模仿国外评级机构的评级方法和评级技术阶段,缺乏自主研发的信用评级方法和评级标准。中国信用评级业的崛起,必须依靠中国信用评级机构奋发图强、自强不息,敢于冲破西方信用评级标准的束缚,独立自主研发既符合我国国情又适用于国际的信用评级方法和评级标准。只有这样,才能增强中国在国际评级市场中的话语权。

  (作者:郑良芳,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金融发展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来源: 《中国经济导报》2010年8月30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