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萧竹:市场经济与通货膨胀有无必然联系?

2019-11-25 09:40:3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萧竹
点击:    评论: (查看)

  市场经济与通货膨胀有无必然联系?这个问题恐怕是“和尚头上的苍蝇——明摆着”。

  (一)市场经济当然是一种社会基本制度。

  市场与市场经济根本不是一回事。前者是中性经济手段,后者当然是一种社会基本制度。大家千万不要再迷信——“市场经济不属于社会基本制度范畴,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可以运用的、配置资源的中性经济手段”的新自由主义教义了。

  市场经济是雇佣劳动社会化的经济形式。它实行的是资本与劳动力商品等价交换的原则——资本付给工人工资(劳动力成本),购买了劳动力的使用权,然后独占活劳动所创造的全部剩余价值。因而,它只能建立在资本主义私有制和劳动力商品化的基础上。所以,市场经济的社会基本制度只能是资本主义,而资本主义的经济形式则只能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不过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统一体的两个不同侧面而已。

  在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社会,劳动者不是商品化的劳动力,而是社会主人,其工资不但包括劳动力成本,而且还包括剩余价值(企业上交给国家的部分利润,最终还是服务于人民群众)。因而,私有制的市场经济与以公有制为主体、以劳动者为主人的社会主义,是水火不容的死对头!所以,即使市场经济披上社会主义的外衣,它也还是马克思早就批判过的资本主义经济。

  (二)周期性经济危机,从根源上制造和拉动着通货膨胀。

  市场经济中的剩余价值被占人口1%的资产阶级独占了,而占人口99%的劳动阶级却只得到劳动力成本,这是消费需求与生产供给严重失衡的“市场经济死亡基因”——从理论上说,每生产出一定量的产品,其价值量中,只有相当于成本(包括劳动力成本)的部分和剩余价值中资产阶级生活消费的部分,才能实现买卖平衡,而剩余价值中余下的很大一部分,则成了没有购买力对应的生产过剩产品和产能(用剩余价值增加投资,实质上是在进一步扩大过剩的产品和产能)。

  即使现代资本主义国家大力进行国民收入的二次分配,增加一些社会福利,试图缓解两极分化,但由于不能触及私有制无偿占有剩余价值之要害,因而,绝不可能根治产品和产能过剩的经济危机。

  并且,经济危机是周期性缓慢恶性循环的,这就逼得现代资本主义国家必须加强对危机的宏观调控。周期性危机来了,国家必须加强基建投资刺激;进行大规模的救市,一些私有企业大到不能倒,国家只好大量输血;国家还要强化对两极分化社会的维稳,这都是些“烧钱”的买卖。而火上浇油的是,危机期间,国家调控社会的资金需求大量增加,可税收却急剧减少。怎么办?超发纸币就是最应急的选择——当然其代价就是让民众承受通货膨胀。

  (三)国家机器膨胀、军备竞赛和软硬战争的不可避免,也强力拉动着通货膨胀。

  市场经济是资本为老大、弱肉强食的丛林竞争经济,在国内和国际都充斥着持续两极分化、“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暴戾之气。在国内,资产阶级国家为了加强对劳动阶级的镇压,必须强化国家机器。在国际上,市场经济国家为了争夺市场、资源和霸权,都必须强化自己的软硬战争行为和军备竞赛——所以说,市场经济就是软硬战争的策源地。这都需要消耗巨量资金,当然会强力拉动超发纸币的通货膨胀。

  (四)美联储的美元纸币作为世界货币,制造和推动着世界性通货膨胀。

  市场经济制度下的主权国家,向本国发行主权信用货币,尚且难免制度性的超发纸币引发的通货膨胀,而美国作为“非世界国家”(根本没有世界主权资质),却向全世界发行美元纸币,焉能避免超发美元引发世界性通货膨胀的制度性、霸权性战略故意?况且,美国又是以私人寡头的美联储的美元纸币代替国家主权信用货币向全世界发行,这种荒唐现象虽然是历史酿成的既成事实,难道就不是社会发展中的浩大灾劫磨难?!

  再则,自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以来,其内生的“新特里芬悖论”效应(可以说是“市场经济金融死亡基因”的体现),使得美国的国家债务更加恶化,美元超发之恶性肿瘤更加扩散,拖累着整个世界深陷通货膨胀的黑洞之中。而这种“市场经济金融死亡基因”,绝不是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技术所能根治的!

  (五)美国作为世界市场经济宗主国的通货膨胀和实际工资简况。

  作为世界市场经济宗主国的美国,通过美元、美军、美媒的三军协同作战手段,占据着新殖民主义财富分配金字塔的顶尖,能够在最大程度上无偿占有世界人民创造的财富。所以,美国的长期通货膨胀态势,要比世界市场经济辅从国强得多。但即使这样,由市场经济所拉动的美国长期通货膨胀还是很显眼的。例如——

  1914年,世界的黄金价格是20.67美元/盎司;2014年的平均价格是1266.4美元/盎司。

  1266.4美元÷20.67美元=100年来世界黄金价格增长到61.3倍(相当于100年来美元通胀到61.3倍);

  61.3开方100 -1=100年间美元年均通货膨胀率4.2%(美国官方公布的通货膨胀数据,不甚靠谱)。

  当然,美国工人阶级的生活状况并未与通货膨胀同步恶化,因为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增长率较世界平均水平为高。数据如下:

  美国1938年的最低小时工资是0.25美元;2009年的则是7.25美元。

  7.25美元÷0.25美元=71年来最低小时工资增长到29倍;

  29开方71 -1=71年间年均最低工资增长率4.86%。

  还有,1914年美国福特公司工人的小时工资是0.625美元;2014年的则是57美元。

  57美元÷0.625美元=100年来福特公司工人的名义工资增长到91.2倍;

  91.2开方100 -1=100年间福特公司工人的年均名义工资增长率4.62%。

  上述两个工资增长率——4.86%和4.62%——取个稳妥值4.6%,应该说基本上可以反映美国70—100年间的年均名义工资增长状况。

  100年来年均名义工资增长到91.2倍÷100年来美元通胀到61.3倍=100年来美国的年均实际工资增长到1.5倍(即增长了0.5倍)左右;

  1.5开方100 -1=100年间美国的年均实际工资增长率0.4%。或者——

  100年间美国工人的年均名义工资增长率4.6%-100年间美元年均通货膨胀率4.2%=100年间美国的年均实际工资增长率0.4%。

  这就是说,百年以来的美国实际工资是缓慢正增长的。如果说,1914年美国一个普通工人的平均工资(月工资40美元左右)可以正常供养四口人左右,那么,到了2014年,一个普通工人的平均工资(月工资3600美元左右,其币值相当于百年前的60美元左右),平均就能够正常供养——4口人×1.5倍=6口人左右。

  【关于市场经济制度下的劳动力简单再生产成本:一般来说,一对挣工资的普通工人夫妇,平均必须能够正常供养一家六口人左右。家庭中的男工人(整劳动力)的工资,平均应该能够正常供养四口人左右。随着科技和生产力的提高,劳动者的科技含量标志的生活水平和文化教育水平都在相应提高。但是,以供养人口为基本指标的劳动力简单再生产成本,则应该大致不变——这才是真正的基准生活水平。小康生活的起点,必须是劳动者的工资收入高于劳动力成本。在现代,“科技含量高的生活水平”,并不等于一定能够超过“劳动力成本基准生活水平”。不承认这一点的人,可能会飘飘然感觉自己比没有手机和汽车的秦皇汉武还要潇洒风光!】

  总之,百年以来,美国虽然纸币超发惊人,但得益于美元能够向全世界转移危机的霸权地位,使得其国内的年均实际通货膨胀率得以维持在4.2%左右;年均名义工资增长率达到4.6%左右;年均实际工资增长率在0.4%左右;百年以来实际工资增长到1.5倍左右,工资增长小幅跑赢了通货膨胀。

  (六)第三世界重要市场经济国家的通货膨胀和实际工资简况。

  在市场经济制度下,劳动者的社会平均实际工资,只是劳动力简单再生产成本(劳动力价值)的一般表现形式。它遵循资本与劳动力成本等价交换的原则,绝不会随着经济发展而同步增长——社会平均实际工资增长到一定程度后,就会进入相对停滞状态(例如美国近二三十年以来的状况)。并且,实际工资反映劳动力简单再生产成本,在世界范围内和较长时期里,只是一种大致平均的状态——行使新殖民主义统治的市场经济宗主国,由于可以掠夺全世界,故其劳动者的实际工资,会小幅高于劳动力成本;而第三世界的市场经济辅从国,由于处于新殖民经济循环圈之中,使得其劳动者的实际工资,会小幅、有的甚至大幅低于劳动力成本。这是由全球化丛林市场经济制度(世界金融垄断资本主义制度)所决定的残酷现实。

  对于中国这个第三世界的市场经济重量级大国,若根据换算成人民币的世界黄金价格计算国内的通货膨胀,则——

  1976年的世界黄金价格换算成人民币为234.5元(=1.8803汇率×124.71美元)/盎司;2018年的则为8394元(=6.6174汇率×1268.49美元)/盎司。

  8394元÷234.5元=42年来人民币黄金价格增长到35.8倍(相当于42年来人民币通胀到35.8倍);

  这就是说,1976—2018年的42年以来,人民币通胀不到36倍。这一计算结果,肯定严重失真!因为:1976年的8元月工资,平均可以正常供养1口人左右,而2018年的8元×35.8倍=286元月工资,却连平均正常供养1口人所需资金的1/10都不到!

  所以,用人民币世界黄金价格计算我国的通货膨胀,很不靠谱!

  其失真离谱的原因在于:人民币不是世界黄金交易的结算货币,不像美元那样是世界霸权货币,可以向全世界大量发行,转移国内的通胀危机,而是只能在国内超发,稀释本国的购买力。并且,现在我国的GDP只有美国的2/3,如果扣除大量出口换取“外汇白条”的和富含水分、泡沫的GDP成分,我国“有实物基础的GDP增长率”,恐怕要在现有统计增长率的基础上砍掉一半以上,而货币超发的数量,恐怕与美国相比难分伯仲(42年间,我国的广义货币供应量年均增长率高达20%左右,远远高于经济增长率)。况且,我国已经深陷“中美国”新殖民经济循环圈之中,财富大量向西方转移流失,致使我国形成了人民币和美元双重超发的通货膨胀叠加效应,这使得与住房、医疗、教育等等被炒得畸热的必须消费品相比,黄金价格尚属洼地,故用黄金计算我国的通货膨胀,必然失真。

  那么,我国的通货膨胀,在用黄金价格计算很不靠谱;用失真的GDP数据和货币供应量数据计算也不靠谱的情况下,还有没有计算我国长期通胀的靠谱数据和方法?有的,这就是“工资的人口供养能力计算法”。

  全国职工平均工资的人口供养率,是反映实际工资水平、群众真实生活水平、人口的再生产能力和整体通货膨胀状况的基础性指标。虽然,精确地确定工资的人口供养率,是件难度很大的工作,但是,广大群众的切身生活感受,却使工资的人口供养能力数量关系深深地烙印在群众的心田里,这是无法修改扭曲的客观数据。因此,即使粗略地运用人口供养能力计算法,也可以保证分析结论基本不离大谱。

  例如,我国1976年的月工资48元,平均可以正常供养6口人左右——即8元可以供养1口人左右(毛泽东时代的社会福利全面,基本没有通货膨胀和贫富两极分化);而2018年的月工资4000元左右,在全国平均正常供养1口人左右(解决衣食行、住房、教育、医疗、结婚、育儿、养老等等全面问题),都会显得拮据(如要买房结婚生子,即使绝大多数白领,也只能无奈地啃老)。据此计算,则——

  2018年供养1口人的4000元÷1976年供养1口人的8元=500倍左右(即42年来人民币通胀到500倍左右);

  500开方42 -1=42年间年均通货膨胀率15.9%(16%左右)。

  【注:关于我国的实际通货膨胀率,北京大学教授王建国,早在2013年召开的诺贝尔奖经济学家北京峰会上就强调:中国的通货膨胀率应该在13%到14%之间。而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在2013年出版的《郎咸平说:改革如何再出发》一书中则认为:中国的通货膨胀率可能超过20%。】

  当然,货币通胀(货币贬值)与劳动者生活水平的降低并不同步,因为还有名义工资增长因素的影响。

  我国的名义工资增长状况。1976年全国职工年平均工资为575元——月平均工资为48元(曾培炎主编:《新中国经济50年(1949-1999)》);2018年全国职工年平均工资则为53615元——月平均工资为4468元(国家统计局:一套表联网直报平台被调查单位就业人员2018年平均工资为53615元)。则——

  53615元÷575元=42年来名义工资增长到93倍左右;

  93开方42 -1=42年间年均名义工资增长率11.4%左右。

  扣除名义工资增长因素后,基准工资所承受的纯粹年均通货膨胀率则为:

  42年间年均通货膨胀率15.9%-42年间年均名义工资增长率11.4%=42年间基准工资所承受的纯粹年均通货膨胀率4.5%左右;

  (1+4.5%)乘方42=42年来劳动者的基准工资贬值到6倍左右(即劳动者的实际工资降到基期的1/6左右——例如,48元÷6=8元)。

  这个数值,虽然不够精确,但却可以作为基本不离大谱的分析判断依据。这就是——1976年的48元工资可以平均正常供养6口人左右,而2018年的4000元(相当于1976年的8元)工资却只能平均正常供养1口人左右的根本原因。也是——我国近几年全面放开二孩生育政策之后,人口生育率却仍然掉头向下、已经落入世界最低生育率国家之列的根本原因。

  【现今我国的一对就业夫妇,若要挣到全国平均“劳动力成本工资”,则实得工资就应该达到:供养1口人的4000元×6口人=24000元左右(÷500倍的人民币通胀系数=1976年一个普通职工的月平均工资48元左右)。而一二线城市的劳动力成本工资,则应比全国的平均值高得多。】

  总之,如果说市场经济是社会发展的必经阶段,那么,随着社会化生产力,尤其是当代网络化智能化生产力的快速发展,社会的两极分化和劳动阶级的相对贫困化就会愈加严重(尤其是第三世界市场经济国家),使得恶性循环的通货膨胀和经济危机,会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推向必然灭亡的穷途末路!其实,世间的一切事物,在经过发生、发展的阶段之后,其灭亡阶段的降临,都是不可抗拒的。

  【2019.11.25.】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