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说国论籍

2019-06-06 09:33:3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说了说重要位置要重视国籍问题,不知招惹了哪方神圣,小文不满两周日便夭折而亡。而某某的微博评论区,几乎全是一边倒的“爱国不分国籍”的声援,只有那么一位好像不识时务者,“哪又问明星代表啥子的国籍干嘛?”显得很不合群。其实,国籍不国籍的,爱不爱国的,很多时候是靠那人的脸蛋、身份、名望,或者财富什么下判断的,所以对某某的爱国那就不能问国籍,但他们还会转过身去继续追问举手投票人的国籍是什么。总说某某搞双重标准,实则他们本人很可能就是个严重的双重,亦或三重四重标准的拥抱者,只要他喜欢的,他看上了的,跟上他节奏的,假若还不信,显然的例子不就在眼前么。

  国籍还是要讲的,不仅“国际”还存在,国际者,是国与国之间关系的雅称,没有国哪来的“国际”呢?还没到世界大同时代,假若世界大同了,也许国不存在,但也许还存在,可能会换种样子,但谁知道呢,总之现在国还存在,没有一个国会蠢傻到不设国籍。

  国籍是有用处的,国家靠国籍来设定国民,对自己的国民,国家有安全保护和社会保障的责任,譬如法国不会有责任去保护波兰国民,而意大利人也不会去向德国提什么国民要求。而国民对国家有必尽的义务,如纳税,服役,不尽者国家追责。人在国内,国籍不是问题,但超出到国外,只要国籍在,就能追究,相反,入了别国籍的人,在境外追责,那是把手伸到别人地盘里了,谁会允许这样干呢?谁家的孩子谁的父母不疼爱呢?这浅显的道理与事实,就是有人看不见,也不想让别人去说。

  普普通通的人在现代交往的国际间,总有少数人会改换国籍、移民、跨国婚姻,因为他们的普通,对某些势力和机构看来也就了无价值,没人会在意他们的国籍,只要国籍国和他们之间行着他们自己清楚的责任和义务,也就不过而已而已,呵呵呵呵吧,在国际上再钻钻不同国籍规定上的漏洞,捡弄些个人好处,比如弄出个几重国籍,或者无国籍出来,也是常有,但惯常某些管理者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装糊涂。

  某国几十年以来已有很多很多本国籍的人入了外国籍,但管理者也善于糊涂,那些人享受着外国国民权益却还赖在母国不走,反而还挣着大钱,有的还替母国人爱着管着那个国家。如若有人质疑,就甩给你“爱国需要分国籍吗?”“有国籍的不一定爱国,是外籍的不一定不爱国。”这底气,无法让人怀疑他那高尚无私的“爱国”情怀——“爱国”!舍我其谁?是有这样的事实,有国籍的,其中总有不爱国的败类,但入了外籍的,基本肯定是不爱国了,转爱的是入了籍的那个国,几乎每个国家入籍都要公民宣誓,见过世上忠心允二的么?我们是竟被这样的逻辑给绕糊涂了,也绕进去了。

  不爱国的本国人,那是自家人自家事,在自家地盘上按家规国法来办,但外人,即便再爱,那也不是真爱,有了事,先溜,你要追,人家回到自己家,那自然是管不到的喽。引渡,遣返?首要必得须是本国人才行。

  外国籍人充任要位要职,向来都是常识,现役军人不能外籍,连军人家属也不能,这是严厉的明文规定。而有人说涉外宣传,就应该多用外籍人,说有利于工作,然而那么外交外联对国籍也该是放开的么?

  言及我们中国,我们是单一国籍的国家,不承认双重国籍,入了外籍必须脱离中国籍,但多年在国籍问题上的积弊,造就了官中有一批“裸官”,艺工学商有一批入着外籍而赖在中国还赚着我们的大钱,竟还被奉为榜样,还把我们纯正高尚伟大的爱国主义搞得象笼了一层乌烟瘴气,爱国主义好像也变了味道。而最危险者,还是那句话,重要位置是要问个国籍问题,这一是常识,二还是常识,三更是常识。——这话永远是不会有毛病的吧!

  2019年6月5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