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黄卫东:从苹果和华为公司在两国的待遇看中美对外开放

2019-05-29 15:06:2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黄卫东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 (80).jpg

  要点:为什么美国对中国贸易存在巨额逆差,是特朗普指责的中国开放市场不足吗?本文分析指出,美国从没有对中国开放市场,仅仅是同意美国公司到中国市场采购部分产品到美国市场销售。而中国不仅向美国开放市场,甚至默许苹果公司拿走了代政府向消费者征收的增值税,每年高达300亿元,约占苹果公司在中国利润30%,等于苹果公司在中国征税。美国政府还在全世界范围全力围剿华为公司,以便扼杀中国的高技术企业,打击中国在发展技术方面的努力,将中国限制在产业的低端,永远不能摆脱美国的控制。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的根本原因是美国不搞生产,从而不可能消除产品贸易逆差。任何人推动单方面开放,出卖国家主权和利益给美国和西方,都必将遗臭万年。

  中美贸易战,核心问题之一,是美方指责中国开放程度不够,要求中国扩大开放,包括开放贸易市场和资本市场。在特朗普看来,中美贸易逆差高达3000多亿美元,是美国出口到中国产品产值的3倍以上,显然是中国开放贸易市场不足。美方公开要求中国在一年之内就减少贸易逆差1000亿美元。然而,经过半年的贸易战,到年底核算2018年中美贸易,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17.2%,在美方看来,这充分显示中国没有充分开放市场。我国主流经济界也有很多人支持这种观点,例如,龙永图最近公开演讲的观点。这当然是美方一面之词。这里我们以苹果在中国的市场待遇和华为在美国的市场待遇为例,比较中美两国对对方企业的开放程度,分析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产生的根源。

  苹果公司是乔布斯等人1976年4月1日在美国加州成立的一家电脑公司,最初是利用其他公司生产的硬件组装电脑,开发操作系统等软件,对外捆绑销售,成为最早个人电脑,兴盛一时,1980年底公司在美国上市。由于苹果公司采用封闭模式运作,缺少应用软件,在八十年代初遭遇其他电脑公司竞争后,就节节败退,到九十年代初市场份额就降低到5%。2001苹果公司推出数码音乐播放器后,开始重新走向成功,2007年推出智能手机,十分热销,很快就成为世界第三大移动电话供应商。此后不断推出新型智能手机,引领智能手机潮流。其主要经营策略是选择市场上硬件产品,设计手机等电子产品,捆绑公司设计的操作系统和软件,请代工厂生产,对外销售。这与个人购买零件组装电脑并无本质不同,苹果的优势是将各类零件较好地整合到一个较小的系统上。与华为相比,在性能上并不占优势,由于苹果主要针对欧美市场,并没有对中国市场优化,在中国通信环境下,性能比华为手机差距甚远,甚至连一些汉字输入都存在问题。

  早在2001年,苹果公司在上海投资成立独资的苹果电脑(上海)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苹果中国公司),负责中国境内的产品销售。此外,生产苹果公司产品的代工厂主要在中国境内,通常由苹果公司设计和确定零配件,由富士康公司利用其在在中国开设的工厂生产,再卖给苹果国际销售公司,由苹果国际销售公司加价转卖给世界各地的苹果销售公司,由它们完成对消费者的销售;在中国则直接销售给苹果中国公司。近年来,中国作为苹果公司三大主要市场之一,利润率比欧美两大市场高得多,虽然苹果公司在欧美市场通过转移利润逃税避税,被欧美多国政府惩罚。例如,苹果公司在华销售额约占苹果四分之一,但利润却占苹果三分之一左右。

  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是我国一家生产销售通信设备的民营通信科技公司,于1987年正式注册成立,总部位于中国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坂田华为基地。华为是全球领先的信息与通信技术(ICT)设备供应商。2013年,华为首超全球第一大电信设备商爱立信,排名《财富》世界500强第315位。此后,在国际通信设备领域,华为一直排名第一。2018年7月19日美国《财富》杂志发布了最新一期的世界500强名单 ,华为排名第72位。截至2018年底,华为有18万多名员工,华为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已经应用于全球170多个国家,服务全球运营商50强中的45家及全球1/3的人口。最近,华为又成为新一代通信设备5G系统的领先发展商。

  2010年9月华为首次推出智能手机产品。凭借华为在通信技术领域的优势,华为手机迅速打开市场,销量在百日内就超过百万台;到2011年底销量就超过2000万部,成为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排名前列的主要供货商。根据国际数据公司(IDC)公布的销售量统计数据,到2012年7月,华为就成为全球第三大智能手机厂商,仅次于三星和苹果。到2015年,华为在中国市场占据首位,在全球市场,与苹果不相上下,稳居前三。

  然而,华为公司产品却难以进入美国市场。美国政府不仅不同意华为公司进入美国市场,直接面对美国消费者;而且不准华为产品进入美国市场,包括禁止美国公司购买使用华为通信设备,也不准美国公司向美国消费者销售华为公司手机等民用产品。更令人愤慨的是,美国政府甚至公然要求其盟国采取同样行动,禁止使用华为产品。在美国的压力下,美国、日本、韩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以及加拿大纷纷禁止使用华为5G产品。2018年底,美国又指使加拿大逮捕华为首席财务官,要引渡到美国审讯,以便找到打击华为公司的借口。

  

1.jpg

  如表1所示是华为和苹果公司在2014-2016年销售额、利润和缴税额对比,从对比数据可以看出,每年苹果公司的销售额和利润都是华为公司的2-3倍,但苹果公司缴税额仅相当于华为公司4.7%—18.3%。华为作为中国和世界市场名列前茅的高科技企业,成为美国不遗余力的打击对象。相反,中国却默许苹果公司进入中国市场,最近几年,苹果公司每年在中国市场就拿走1200亿元以上利润,而且很少按中国法律交税纳税,一半以上利润来自少缴的税款,甚至还包括占净利润30%左右的增值税,本是苹果公司代政府从消费者收取的,却被苹果公司拿走,等于让苹果公司在中国收税。

  让苹果公司如此轻易地获得丰厚地利润,从而获得资金优势,可以雇佣更好地的技术人员发展产品,必然在市场竞争中占据优势地位。苹果公司本来在通信和智能手机领域毫无积累,连组装手机都要依赖富士康,近年来,苹果凭借强大资金实力,并购手机零件生产商,开始控制了部分手机部件生产和技术。与苹果对比,华为面对如此恶劣的竞争环境,能成为世界通信业领先企业和智能手机领先供应商,不能不惊叹华为公司的努力和取得的成就。

  这里不谈美国政府对华为公司的打压和中国政府对苹果公司的大力纵容和扶持,回到中美两国的市场开放。美国不对华为公司开放市场,这并非特例。事实上,美国从未对中国企业开放市场,仅仅是让美国公司到中国市场采购产品,到美国市场销售,而不是向中国公司开放市场。也许美国向其盟国开放了市场,但美国从来就没有向中国开放市场。美国指责中国不开放市场,宣传美国开放了市场,问题是美国是向其西方盟国,英国、日本、德国、加拿大等国开放了市场,并没有对中国开放市场。就中美双方向对方开放市场来看,应该收到指责的应该是美国,而不是中国。

  就手机贸易来看,虽然中国向美国开放了市场,美国没有向中国开放市场,但中国却向美国出口了大量手机产品,而美国却没有向中国出口哪怕一部手机产品,因为世界上大部分手机都是中国生产的,包括美国苹果手机,而美国早已不生产手机了。其结果必然是美国面临来自中国的贸易逆差。虽然苹果手机也使用了少量美国厂商生产的零件,例如,最新的iphone10手机中,美国厂商提供的零件占销售额2.4%。而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则是整部手机,价值远大于美国厂商供应的零件。这就是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产生的真相,而不是特朗普和美国精英忽悠的中国对美国开放市场不足,要求中国扩大开放市场。美国基本不搞工业消费品生产了,主要生产与军事武器相关产品,工业界雇佣的劳动力仅为美国政府一半。如果美国不努力增加生产,不能向中国出口产品,如何能够消除产品贸易逆差?贸易逆差的根源是美国生产能力弱。事实上,美国去工业化是众所周知的,奥巴马和特朗普竞选总统的时候,都是号称要使美国重新工业化,事实上却都做得很少,特朗普上任两年多来,美国工业占美国经济比重基本没有增加。

  然而,苹果公司凭借设计和销售,获得的收入就占销售额60-80%。中国仅仅获得了工人工资,仅占销售额2.5--3.5%,苹果手机的销售收入,大部分被苹果公司拿走,苹果公司的利润率高达300%左右。虽然美国收获了贸易逆差,但苹果手机贸易的收益,大部分被苹果公司拿走,中国仅仅是工人们获得了仅够生存的血汗钱,几十万为苹果生产产品的中国工人收入微薄,甚至都不能让一家老小在工作的城市生存,只能在老家贫穷落后的乡村生存。每年苹果公司在中国销售手机拿走的1000多亿元收入,几十倍于苹果给中国工人的工资。如果我们不对苹果公司开放中国市场,节省的收入,可以雇佣更多的中国工人,让他们为中国的建设服务,从而让中国人民获得更多的收益。

  美国政府在全世界范围全力围剿华为公司,其目的是扼杀中国的高技术企业,打击中国在发展技术方面的努力,将中国限制在产业的低端,永远不能摆脱美国的技术控制。美国的学者早就指出,美国在技术方面的优势,是美国政府大力支持基础研究和技术研究的结果。例如,计算机技术是二战美国军方发展起来的,互联网技术来自美国六十年代军方发展的计算机联网技术。美国的核电技术是美国政府投资发展的,核电厂投资都来自政府;美国是世界上主要飞机提供商,其核心设备发动机是美国国有企业生产的。甚至苹果公司产品所采购的零件所应用的技术,就有源自美国政府资助的研发项目。美国政府在研发方面开支,一直占世界第一,远多于中国和其他国家。 甚至在不久前,仅哈佛大学每年在研发方面开支,就超过中国政府在研发方面开支。美国在技术方面的优势,离不开美国政府的支持。此次美国动用国家力量打击华为公司,不仅在技术上支持苹果,而且在市场上通过打压对手来支持苹果公司了。

  然而美国一直借助其为各国培养的经济学家,鼓吹新自由主义市场经济,要求政府不要作为市场参与者,仅仅作为市场裁判,阻挠各国政府支持企业研发活动。此次贸易战,美国精英更是公然要求中国政府承诺不支持企业发展产业技术。

  美国为中国培养了大批经济学家,他们早已占据中国经济界主流,一直成为美国精英的传声筒,孜孜不倦地反对中国政府在经济方面的努力,贩卖美国精英的论调,批评中国政府干预经济,包括限制开放市场等,鼓吹加大对外开放市场,使中国成为美国精英推销的私有化自由市场经济。他们总结推崇的北京模式,其目标与美国精英们推销的华盛顿共识,没有丝毫的差异,仅仅是实现的手段有所不同。

  我国主流精英实际上很清楚中美相互之间的开放是不对等的,例如,很多精英学者曾多次在学术杂志上发表文章,极力论证,邓小平先生主张的是对美国和西方单方面开放,而不是国际贸易协定要求的对等开放。他们宣传邓小平曾说过,“跟着美国的国家都富裕了”,为他们推行的对美国单方面开放制造舆论和理由。最近有人在网上公开宣传这种观点,由于包含的崇美思想太过浓厚,精英们不得不安排人公开反驳这种观点,列举邓小平的公开言论,论证邓小平主张的开放,不是单方面对美国和西方的开放,而是对所有国家和地区开放,却不敢澄清,其他国家,包括美国和西方是否同样对中国对等开放。

  美国对待华为和中国对待苹果的现实,就充分证明了,美国并没有对中国开放,而中国对美国的开放,实际是单方面开放,单方面让美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这并非特例,而是普遍如此,美国从没有让中国公司进入美国市场,仅仅是让美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购买中国商品,向美国用户销售。而我国经济界却让很多美国不做生产,只搞设计和销售的皮包公司进入中国,获取暴利,类似苹果这样的公司还有很多,在各行各业都存在,郎咸平教授总结为美国企业的6+1模式。苹果公司在中国利润率长期高达300%左右,牟取了超高暴利。最近6年,精英们甚至还默许苹果少交税三千多亿元,占其在中国所获利润一半,包括默许苹果公司拿走了代政府向消费者征收的增值税,平均每年高达300亿元,约占苹果公司利润30%,等于让苹果公司在中国向消费者征税。

  我们应公开揭露美国精英的无理要求,理直气壮地维护我们的经济主权,公开要求美国政府要对等开放,不能单方面要求我们开放。我们必须在对等原则上处理我们对西方的开放。任何人推销单方面对外开放,出卖国家主权,让美国和西方公司在中国牟利,就是对中国人民的极大犯罪,都必将遗臭万年。

  作者:黄卫东,博士,从事研究工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