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志坤:中国远未到放弃对美国各种幻想的时候

2019-05-21 11:18:1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评“是时候放弃对美国的各种幻想了”

  中美贸易纠纷愈演愈烈,美国特朗普当局又接连对中国下重手,引发中国上下内外一片汹汹,更引起人们对中美关系的全面反思与深刻讨论,总的来说,这应该是一件好事,笔者早就说过,在中国觉醒与战略转型的历史过程中,外力的促进作用不可或缺,而霸权就是最称职的义务的反面教员。但目前的讨论中,虚夸浮躁的东西多得很,特别是其中一些墙头草随风倒之类的忽悠,更是令人厌恶。比如,有关对美国和中美关系幻想的问题,现如今有人忽悠说,《是时候放弃对美国的各种幻想了》(《环球时报》5月18日社评,原文附后),俨然乎中国对美国的各种幻想,现在才到了需要放弃的时候一般;也好像现如今中美两国之间的这点摩擦就足以令中国放弃对美国各种幻想一般;俨然乎其人已幡然觉悟,“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一般。为此,我们不仅要问,放弃对美国的各种幻想,现如今中国能做到这一点吗?

  窃以为,现如今中国是不是已经到了放弃对美国各种幻想的时候,要从以下三个方面来回答。

  第一个问题,“势不两立”与“合则两利”辩谁胜

  作为两个顶级的战略大国,中美两国究竟具有怎样的战略关系,对此应该做出怎样的判断,这是一个十分要害的大问题。

  在这个至关重要的核心问题上,中美两国都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

  一些人认为,中美两国在战略上势不两立。在美国,持这种观点的人认定,中美不但政治上对峙,战略上对抗,而且还正发展成为文明的冲突,成为一场规模浩大的人类社会不同文明之间的对撞,具体而生动地演绎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为此,他们正在着手准备,正在强有力地加以推动;在中国,相当多数的中国人认定,作为帝国主义发展顶峰的霸权国家,美国正不择手段地控制世界、支配世界、剥削世界,而中国就是它最大的战略异己,必欲除之而后快。概括成一句常用的语言就是“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对中国而言,中美关系始终是生死相搏和你死我活的关系。

  但另外一些人的观点则与此相反。在美国,有人认为,中美对抗没有战略必然性,两国具有怎样的关系,事在人为。他们认为,美国可以通过综合施策,比如“竞争”与“合作”的统筹运作,能够支配中国朝着符合美国战略利益的方向发展,从而能够在确保美国全球领导权的前提下,找到同中国的相处之道,使中国规矩地行进在美国所设定的战略轨道之内,活跃在美国所圈定的战略框架里,中美未必非有一战。这种主张,大致上被称之为“竞争+合作”战略(简称“竞合战略”);在中国,居主导地位“专家”、“学者”的观点认为,中美两国“利益深度融合”,“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彼此分歧”,根本不存在“势不两立”的战略对抗,而是“合则两利,斗则俱伤”,换成浅白一点说法是,两国携手合作就都有好处,就都有大把的钱可赚,如果互相“斗”,就都受伤害,谁都捞不到好处,每每见诸于大雅之堂的什么“伤人一千,自损八百”之说,就是对“合则两利”说的最好诠释。其中某一个阶段,甚至还有人将中美关系拔高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夫妻关系高度。

  以目前中美两国各自的情形看,在美国,主张中美势不两立的阵营在发展壮大,日益起主导作用,主张中美“竞争+合作”的意见仍有相当的市场,声音也不算小,二者综合,决定美国对于中美关系基本努力方向就是打压、遏制与围剿中国;在中国,主张中美势不两立者基本属于孤魂野鬼,难以登堂入室,而中美“合则两利”的观点则居于强有力的指导地位。更有甚者,在中国还有强大的亲美爱美势力,三者相互较量与相互作用的结果,则决定中国对于中美关系基本的努力方向就是求和、谋和与媾和,就是继续努力推动中美稳定发展,就是继续推动美国当局同中国“相向而行”,为中国创造和平发展的大环境。目前看,这样一个基本取向,并不会因为美国对中国日趋严峻的打压、遏制与围剿而改变。

  这就是说,在当前及今后相当长的历史历史时期内,中国同美国既不可能“势不两立”,也不会“分道扬镳”,而将继续恩怨纠葛、打打骂骂地缠绵悱恻下去。在这样一种大环境、大背景下,各种对美国、对中美关系的幻想将如春天里荒原上的野草一般疯长,还说什么放弃,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第二个问题:中国能否给美国划出底线红线

  人们经常看到和听到这样的说法,即“中国捍卫核心利益的决心不容低估”。这种说法意味着中国可以或者已经给美国划出了底线与红线,不许越雷池一步,否则就严惩不贷,中国对美国就要绝不姑息了。

  许多中国人都盼望中国能明确地划出这样不可触碰的“红线”,也认定中国可以划出这样“红线”。他们往往天真地以为,只要划出这样的“红线”,美国就不会触及、也不敢触及,从而也就不敢从根本上动摇中美关系了,这样一来,中美关系就能够保持基本的稳定,就不会出现大的风浪。

  应该说,在有关美国以及中美关系的各种幻想中,美国不敢触碰中国“底线”,中国将在所谓“核心利益”上对美国“一击必杀”、“格杀勿论”,是诸多幻想中最严重的一类。

  但是,笔者以为,上述期盼与愿望虽好,但事实上却难以实现。

  现在,中美关系已经是一个十分粗大的纽带,这条粗大的纽带如同生死脐带一般,拴系着许多人的身家性命,其重要性甚至超越或覆盖了所谓的“核心利益”。对相当一些中国人来说,如果说中美关系有什么底线的话,那么这条类似于脐带的纽带就是最大的底线,必须确保无虞才行。譬如,仅就这条脐带的经贸内涵而言,就有人坚定地认为,中国应该不惜代价通过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而保住中美经贸关系,这对中国的经济有利、对中国的改革开放有利,对保持中美全面关系的稳定也有利,说得言之凿凿、义正辞严、煞有介事。其实,只要剖开这些冠冕堂皇的表面文辞,人们就会发现,真正有利的,其实是利益于具体而庞大的特定群体。

  所以,具体诠释中国的“核心利益”,不同的中国人对此有完全不同的解读,

  一些中国最不想丢掉的可能是台湾岛、南海诸岛,他们认为这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但另外一些中国人最不想丢掉的可能是生意关系,手中绿卡,是安置在美国的家园以及留学、工作机会,他们认为这才算做是核心利益。比如那个著名的茅于轼,他就公开认为国土归属不是核心利益,他曾经到处宣传说,一个地方,只要老百姓生活过得好,归属谁又有什么关系呢。他这种观点在中国并非只属于他个人,只不过他说了出来,而没有公开说明但高度赞同茅于轼观点的,在中国大有人在,而且还都具有相当影响。还有人认为,改革开放才是中国最重要的核心利益,而其它都在其次。总之,所谓“核心利益”,这是一个言人人殊的问题。

  因为很难在核心利益上达成一致、明确取舍,所以关于底线的话题就只能泛泛而谈而不可具体操作了。更重要的是,不管“核心利益”也好,底线红线也罢,在中国居主流和主导地位的观点是,中国既不能同美国分道扬镳,也不能道不同不相为谋,无论如何都要同美国亦步亦趋、并驾齐驱,无论如何都要同美国相与为谋下去,他们坚定地认为,中国一直要跟着美国走,只有跟着美国走才有出路,才是发财致富的不二法门。在这种情况下,说什么放弃对美国的各种幻想,不亦难乎哉。

  第三个问题: 有多少人中国人对美国充满希望

  前些天,沸沸扬扬的美国名校招生黑幕事件中,牵连带动中国山东出了一个赵雨思,据说这个赵氏女孩的父母为让孩子进美国的斯坦福大学读书,前后共花费了650万美元,合人民币达4370万元。赵氏一家由此而一举成名天下知,人们对此纷纷加以评说,有说此事反映中美关系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密切程度者,也有就此评议美国高校招生黑幕者,还有人忍不住大声质问,花费这么多的钱就为了读一个大学,哪怕就算是美国的名校,真的物有所值吗?付出这样的代价真值得吗?

  完全值得——这一定是赵氏当事人最强烈、最坚决的看法,不然人家也不会心甘情愿地掏这么大的腰包。

  窃以为,当今中国大大小小的这类“赵氏人家”多得不可胜数。对相当一些中国人而言,只要自身的经济条件允许,这样做完全值得,在这些中国人看来,取得美国任何形式的认可与认同,都是宝贵的,尤其是获得美国名校的入读资格,更属于无价之宝,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值得,这是相当一些中国人内在的真实心态。曾几何时,中国政府不也积极组织政府官员轮流到哈佛、耶鲁去镀金吗?每个因此镀了金的官员都骤然间而身价百倍。可以说,现如今中国资产阶级现代精英中的许多人,他们的希望与未来很大程度上寄托在美国身上。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个中缘由相当复杂深刻(感兴趣的读者不妨参阅笔者文章《当代中国的资产阶级为什么缺少民族性》)

  花巨额资金送孩子去美国上学的事情强有力地证明,当代中国有许多人对美国给予希望。

  有人把改造中国的希望寄托在美国身上。在这些人看来,现如今的中国不是他们想要的中国,而是“赵家人”的中国,因而也是必须予以颠覆的中国。但客观地讲,目前大一统中央集权的中国获得了空前的政治与历史合法性。曾几何时,他们以为中国的政治体制已经不可持续到了即将崩塌的程度,但现在他们却发现,中国的政治体制是否可持续,不应该从政治上寻找答案,而应该从文明传承和民族国家的视角来寻找答案,对目前体制的认可,不仅仅源于对共产党执政的认可,更源自自古以来对此一贯体制的认可,再加上中国所获得的巨大发展,就使得这种的体制的政治与历史合法性得到高水平的保障。简单地说,在中国没有谁可能掀起一场政治造反和社会革命运动。这样一来,在政治上重塑中国的任务就只能寄托于外来力量,就只能寄托于美国了。

  正因为这样,所以,一些政治情怀强烈的公知们始终不遗余力地讴歌美国、赞颂美国,不管美国在世界上怎样横行霸道,也不管美国如何打压凌霸中国,他们都在精神与情感上同美国最坚定地站在一起。他们歌颂美国的制度,歌颂美国的民主,歌颂美国的山山水水,而且还歌颂美国的杀人武器,也歌颂美国的侵略行径,好像美国侵占全世界也是他们的愿望,好像美国占领或控制中国他们就得到了解放一般。直到今天,中国网络场上仍有那么几家网站,长期歌颂美国赞美美国而能屹立不倒,可见其背后支持力量的可靠与强大。

  有些人把美好生活的未来寄托在美国身上。在近四十年欧风美雨的浸变润化之下,很多中国人精神与情感的家园已经皈依到美国和西方那里,只要看看北京的一些地名,什么塞纳左岸、梦巴黎,什么加州水郡,加拿大小镇等等,就完全明白一些人心之故乡之所在。在这等希望的驱使下,学生们往美国跑,是为“留学”;有钱人往美国跑,号称“移民”;有身份、有地位的社会精英把家眷安置在彼,而自身一人留在中国,成为“裸官”、“裸商”、“裸星”,等等。在建国六十大庆的时候,有关部门曾经拍过一部弘扬大戏,名之曰《建国大业》,但令人张口结舌的是,其中饰演开国元老的演员们,居然大部分都是移民海外的明星,着实地滑了一把天下之大稽(参阅笔者《一帮发大财、入外籍的人演开国大戏,难道就不滑稽?》)。这些把美好生活希望寄托于美国与西方的人不久前还曾经掀起过一股“用脚投票”的浪潮,造成的社会影响相当可观。

  还有一些人充满对美国的战略希望。这一点,人们可经常性在新闻报道中听见、看见,譬如希望美国放弃冷战思维,希望美国同中国合作共赢,希望美国尊重中国人民意志,希望美国恪守中美三个公报精神,希望美国对中国能闭门教妻,希望中美彼此能管控分歧等等,在战略上也充满希望、期待殷切。

  总之,现在中国仍然对美国希望满满,这是不争的事实。更严重一点说,现如今中国恐美、崇美、媚美之疾已经病入骨髓,迄今为止根本就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在这种情况下,说什么已经到了放弃对美国各种幻想的时候,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最近几天,可能源于美国在经贸磋商过程中对中国欺辱太甚,所以国内舆论掀起了再一次“抗美”的声浪,有的人还大喊说要“丢掉幻想,准备斗争”,要同美国打“持久战”、“总体战”,“打一个史诗级的贸易战”等等。笔者以为,这种说法,充其量就是不登大雅之堂一些人的瞎吵吵而已,当不得真。至于电视台连续多天密集播放抗美援朝电影,不过是熬一点心灵鸡汤,安抚一下老百姓激动受伤的小心灵,也当不得真。其实,自改开开放伊始,对于美国,对于中美关系,中国国内就发生有严重的立场观点分裂,一些人本来就没有任何幻想,而另外有些人则根本就无法丢掉幻想,这样的状况由来已久。在对美斗争问题上,世界严重分裂分化,中国也是如此,也存在箱单严重的分裂与分化,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要想达成基本统一状态,就像当年 “中华好儿女,齐心团结紧”那样,目前并还没到时候,战略的火候还差得很远,还需要中美关系进一步深入发酵,还需要中国社会进一步的深刻发酵,中华民族的历史足迹历来都是这般地曲折与磨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