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迎春:世界经济形势一瞥:无可挽救的衰落

2019-05-21 11:18:2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迎春
点击:   评论: (查看)

  当前世界经济形势非常严峻,自2008年爆发经济危机十多年来,美国、欧元区和日本的经济增长率一直徘徊在1—2%左右,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而世界各国的债务却不断增加,尤其是中美贸易战的爆发,表明资本主义世界经济气数已尽,资产阶级政府黔驴技穷。

  一,不断增加的债务

  资本主义国家的债务不断增加,中美爆发的贸易战,是当前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形势严峻的主要标志。

  1,债务沉重、不断创历史新高

  最近看到一条消息,说美国国债创历史新高,达22万亿美元。另外“去年第四季度,美国家庭债务增加320亿美元,至13.5万亿美元,创历史新高,这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的峰值高出7%。”日本国家债务也很沉重:“日本财务省周四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财年末(2018年3月底),包括国债、借款和政府短期证券在内的国家债务余额达1087.813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3万亿元),较2016财年末增加16.2536万亿日元,创历史新高。”也是“创历史新高”。欧盟呢?“据欧盟统计局7月20日发布的数据,2018年第一季度欧元区政府债务占GDP的比率升至86.8%,欧盟各成员国中政府债务占GDP的比率最高的国家为希腊(180.4%),其次为意大利(133.4%)和葡萄牙(126.4%)。”等等。我国呢?2017年国债余额134770.2亿元,相当于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16.2%,(《中国统计摘要》2018   第68页)也是“创历史新高”,地方政府的债务更是不断增加。不仅美国、欧盟、日本、中国世界的四大经济体债务沉重,连非洲的债务也高速增长。“自2013年以来,非洲的债务迅速增加,2017年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中位数比率增加到53%。因此,撒哈拉以南非洲大约1/3的国家被归类为处于或面临高债务危机风险的国家---------债务与GDP的中位数比率从2013年的33%上升到2016年的52%,这大约相当于每年增长GDP的5个百分点。”看来债务累累、“创历史新高”是世界各国的普遍现象,而债务累累、“创历史新高”的本质,则是群众的贫困和消费能力不足,说明当前的世界经济连简单再生产也不能维持了。

  什么叫不能维持简单再生产?例如手机生产。2017年我国生产18.9亿台,全部都买出去了,或者说是消费掉了,第二年才能再生产18.9亿台。按照原来规模生产就是简单再生产;如果消费量增大,需要生产更多的手机,这就是扩大再生产;反之,消费不了那么多,生产规模缩小,就是简单再生产也不能维持。可见,生产、消费等是紧密联系的再生产环节。只有生产的产品被消费掉,再生产才能够继续进行。

  债务累累,不断“创历史新高”表明,消费能力不足,要依靠借债消费,就是把将来的消费能力提前预支,才能维持生产的继续。这种现象从生产的角度看,就是生产过剩。

  当前世界经济的形势不仅债务累累、创历史新高,而且危机重重:世界贸易组织下调了今年经济增长的预期;“据汇信报道,欧盟委员会7日依照惯例发布了春季经济预测报告。报告中,欧委会再次下调了2019年与2020年欧元区和欧盟的经济增长预期。欧盟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预计,欧元区的19个国家,2019年GDP的增速为1.2%,2020年预期为1.5%;而欧盟28个成员国2019年的增速为1.4%,2020年则为1.6%。”日本的经济形势经济也很不好。“13日发布新闻公报说,由于3月份景气一致指数下滑,内阁府对日本经济基本情况的判断从此前的‘表现出向下的迹象’下调至‘正在恶化’,这是日本政府自2013年年初以来首次用‘恶化’来描述经济情况。”而世界四大经济体的另外两个国家中国和美国,目前正在展开贸易大战,相互增加进口商品的关税,这也是美国为了减少购买商品的支出,降低政府债务的必然。总之,当前的世界经济仍然没有摆脱2008年爆发的生产过剩危机的阴影。

  资本主义世界从1825年爆发第一次经济危机以来,几乎每隔十年左右就爆发一次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尽管危机的形式可能变化,或转化为经济停滞和通货膨胀,或者是债务危机,本质上都是生产过剩的危机。美国著名的经济学家萨谬尔森承认:“美国经济在我们的整个现代史上一直受着经济周期的折磨。”“----经济周期的各个相继的阶段。当实际GNP连续下降两个季度时,经济便进入了衰退。衰退在‘谷底’结束------然后便是复苏、高峰、衰退、低谷、复苏------以及永无止境的涨落交替。”(《经济学》第12版    萨谬尔森、诺德豪斯著   高鸿业等译  第313、314页)按照恩格斯的描述,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大体是:“商业停顿,市场盈溢,产品滞销,银根奇紧,信用停止,工厂关门------停滞状态持续了几年--------生产和交换的运动逐渐恢复起来,运动逐渐加快,慢步转成快步,工业快步转成跑步,跑步又转成工业、商业、信用和投机事业的真正阻碍赛马中的狂奔,最后,经过几次拼命的跳跃重新陷入崩溃爱的深渊。”(《马恩选集》第三卷   433页)西方经济学描述经济周期的公式是衰退——复苏——扩张——衰退;马克思主义的公式是危机——萧条——复苏——高涨四个阶段。

  最近一次世界经济危机以来,已经脱离了原来周期的轨道,根本看不到扩张或者高涨阶段,一直处于复苏阶段,而且是复苏乏力。

  自2008年爆发经济危机至今已经十年多了,经济复苏乏力,不见扩张,更看不见“跑步”、“狂奔”。而一些国家债务创新高的事实说明,目前的“复苏乏力”还是依靠预支将来的消费能力得来的。众所周知,借债是要还本付息,再一次爆发债务危机的阴影一直环绕着世界经济。

  英国的“脱欧”,法国的“黄马甲”,特别是美国特朗普政府的“美国第一”、“让美国再次伟大”以及四处制裁和发动贸易战等,都是这种经济形势低迷在政治上的表现。

  美国发动贸易战,四处制裁别国,特别是当前发动的中美贸易战,实行战争边缘政策等,都是为了摆脱经济危机的垂死挣扎。美国自上世纪末以来,资本家把大量工业转移到国外,每年还有几千亿美元的贸易逆差,造成国内债务不断增加。不过它还有最完备的军事工业。为了保持和扩大军事工业的生产,必然不断地挑起战争,或者进行军事威胁,这样才能够消费军工产品,扩大军工产品的生产、销售。这就是当前特朗普四处制裁别国、发动中美贸易战,造成战云密布的形势而使世界不安宁的原因。

  2,根本原因在资本主义经济制度

  当前世界经济形势严峻,债务沉重的根本原因,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发展到现阶段,已经严重阻碍生产发展,危机已经到了无法挽救的程度了。

  经济危机的性质是生产过剩。马克思说:“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的消费,资本主义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好像只有社会的绝对的消费能力才是生产力发展的界限。”(《资本论》第三卷   第549页)资本主义经济活动的根本目的是追逐利润,无产阶级只能获得自己劳动价值的一部分即工资;另一部分价值则作为利润被资本家占有。

  从消费能力看,无产者占有的工资部分,仅仅能维持劳动力的再生产,花完了工资以后,仍然是无产者。所以,马克思说:“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的消费”。

  有人认为一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者福利很高,即使失业了,他们的生活水平也比我国在职工人的生活水平高。这是一种脱离社会实际的比较。人、劳动者总是现实社会的人、社会的劳动者,不能脱离当时的社会环境比较生活水平。美国的劳动者是美国社会的产物,判断他们的生活水平,必须从美国社会的发展进行比较:与他们过去的生活水平进行比较,与美国其他阶级的生活水平进行比较,不能脱离美国社会的实际和我国的工人进行比较。如果美国的劳动者生活水平不仅没有比过去高,还有所下降,而少数资产者的财富愈来愈增加,社会矛盾就会日益尖锐,更何况现在债务还不断增长。美国按人口平均的家庭债务就达4万美元,再加上政府债务,人均竟高达10万美元,相当于2017年美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两倍,是在债务不断增加的条件下维持着现有的生活水平。

  而劳动者创造的另一部分价值,作为利润归资产阶级所有。资产阶级根本消费不了这些财富,可见,生产过剩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必然产物,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爆发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

  在资本主义发展前期,资本主义国家不断用机器制造的廉价产品,摧毁了自给自足的封建经济,把世界经济逐步卷入了资本主义的商品经济。这个资本主义经济全球化的过程,就反复地爆发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                1929年爆发了大危机以后,为了“防范和化解”经济危机,采用了凯恩斯主义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即大量发行纸币刺激消费,结果是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转化为通货膨胀与经济停滞并存的危机。恶性的通货膨胀使资产阶级也无法正常生产,资产阶级政府转而采用大量借债的办法“防范和化解”危机,经济危机又以债务危机的形式表现。2008年的危机就是从美国的次贷危机引发的。大量印发纸币和不断增长的债务,使资本主义世界已经不可能再出现“慢步转成快步,工业快步转成跑步,跑步又转成工业、商业、信用和投机事业的真正阻碍赛马中的狂奔”了。

  从当前世界范围看,消费不足主要表现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它们依靠借债维持着群众的生活水平,而生产过剩则主要表现在我国。

  二,生产过剩主要表现在我国

  新中国的毛泽东时期,在短短的不到三十年的时间里,在帝国主义经济封锁的条件下,毛泽东的共产党把一个极端落后的农业国,建设成为具有原子弹、导弹、人造卫星的世界第六大工业国,具备了良好的基础设施,而且既无外债,又无内债,为进一步发展经济准备了良好条件。

  改革开放以后,政府根本改变了我国的经济发展路线,完全投入了资本主义的怀抱,“融入”了世界资本主义的经济体系,为帝国主义的资本输出提供了广阔天地。一时间大量外资涌入,使我国经济呈现出高速而畸形的发展,成为“世界工厂”,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提供廉价的生活用品,为资本家提供大量廉价劳动力商品,使资本家们赚得盆满钵满,世界经济一度显示出繁荣的景象。但是,好景不长,2008年资本主义世界经济旧病复发,一次旷日持久的萧条降临了,不仅经济复苏乏力,而且债务不断增长。而世界的生产过剩,主要就表现在我国这个“世界工厂”。

  毛泽东时期我国坚持科学社会主义道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对我国进行严密封锁,不仅不贷款给我国,连买卖都不做。

  改革开放以后,我国走上“外向型”经济发展的道路,沿着日本、“四小龙”的道路爬行,所谓的我国“经济奇迹”,就是依靠引进外资和发展外贸造成的,是帝国主义资本输出的结果和经济发展不平衡的表现。

  1983年我国实际利用外资22.6亿美元,1995年就增长到481.3亿美元,2007年更增长到783.4亿美元;同期我国的货物进出口总额则由1983年的436.2亿美元,分别增长到1487.8亿美元和12204.6亿美元。实际利用外资,1995年比1983年增长了20.3倍;2017年比1995年又增长了62.8%;外贸进出口总额则分别增长了3.4倍和81倍。可见,引进外资以后,对外贸易的高速发展。其中净出口的发展速度增长更快。1995年,我国出口额为1487.8亿美元,2017年则高达12204.6亿美元,增长了7.2倍,年均增长19.2%;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在国内生产总值的构成,也由1995年的1.6,上升到2017年的8.6(《中国统计摘要》2018    第103、93、32页)总之,改革开放以来,主要是靠引进外资,发展外贸,特别是发展出口生产带动经济发展,生产大量廉价商品供应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消费。2008年爆发世界经济危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依靠负债维持经济增长的局面不能再继续了,我国的进出口总额就急剧下降,由2008年的179921.5亿元,下降到2009年的150648.1亿元,下降了近16.3%;其中,服务与净出口由2008年的24226.8亿元,下降到2009年的15037.1亿元,降幅达到38%;到2017年,净出口总额也只有15958亿元。总之,我国这个“世界工厂”,因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负债泡沫的破裂,呈现出消费能力不足的真相,我国生产过剩的面目就暴露无遗。

  我国的生产过剩状况十分明显而突出。“早在2009年的《国务院批转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关于抑制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   引导产业健康发展若干意见的通知》中就明确指出,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等行业产能过剩矛盾十分突出-------如粗钢,2008年粗钢产能6.6亿吨,实际需求仅5亿吨左右------经过近十年的时间,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一些过剩的产品产量不降反升:我国的粗钢产量由2008年的5亿吨,2017年增加到8.3亿吨;原煤由29亿吨增加到35亿吨;水泥由14.2亿吨增加到23.4亿吨移动通讯手持机由5.6亿台到18.9亿台;彩电由9187万台到1.6亿台等等。”(迎春《我国必将爆发生产过剩危机》)

  从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以来,由于对外贸易严重受阻,我国“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政府由“保8”,一直滑到“保6.5”左右。在生产过剩的严峻形势下,为了保持经济“高中速”增长,中央政府的债务不断增加;地方政府不仅要靠大量买地收入维持,也在不断增加债务;家庭债务更是由无到有,快速发展等。这些都是沿着日本、亚洲“四小龙”的脚步,一步一步地陷入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泥坑。

  日本也曾经依靠外资、外贸的发展,有过一段所谓的“经济奇迹”,以后就是“失去的十年”、“失去的二十年”等等,首相安倍晋三上台以后,叫嚷有什么“安倍经济学”,要挽救日本经济,认为长官意志可以改变经济发展的趋势,时至今日仍然处于经济“恶化”的状态。事实证明资本主义经济已经日暮途穷,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也已经黔驴技穷,根本改变不了经济恶化的客观趋势。

  我国经济既然已经走进了死胡同,当然也不可能逃避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爆发经济危机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

  三,只有回归科学社会主义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毛泽东时期我国的经济高速发展,根本不存在消费不足的问题。当时,不仅钢铁等生产资料的生产发展很快,生活资料的生产增长也是高速度,但是依然赶不上消费需求的增长。

  农产品的增长,受自然条件的限制,一般都比较慢。但是,毛泽东时期集体农业经济的发展,不仅改变了旧中国养活不了5亿多人的贫穷状况,发展到使9亿多人丰衣足食的程度。

  工业品的增长更是高速度。从产品的总产量看,1952年工业总产品为100,1978年为1598.6,增加了将近15倍,年均增长11.2%------当时的高档消费品‘三转一响’:自行车由1952年的8万辆,增长到1978年的623万辆,增长了将近78倍;缝纫机由6.6万架,增长到424万架,增长了64倍;收音机由1.7万台,增长到1167万台,增长了686倍;手表由无到有,1978年生产了1351万只。尽管工农业产品高速增长,但是,群众的消费能力增长更快,因此,一些生活消费品在价格不变的情况下,不得不采用票证的办法控制销售。这种消费能力高速发展的景象,被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嘲讽为“短缺经济”。现在回过头来看,这种所谓的“短缺经济”,正是因为科学社会主义社会消灭了资产阶级,广大劳动群众成为社会主人,生产的全部产品都归劳动群众的结果,科学社会主义就不存在消费不足的问题。可见,要解决当前我国和世界经济生活中存在的生产过剩好消费能力不足的问题,唯一的出路就是走科学社会主义的道路,这不仅是我国经济发展唯一正确的道路,也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唯一正确道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