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志坤:中国该如何面对中美关系的失败

2019-05-10 10:32:0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笔者按:这是本人2016年5月所写的一篇网文,现如今在网络上搜索偶尔还能见到,但基本已被删除。显然,这样的文章不合时宜,正能量也不够,招人不待见在所难免。但窃以为这等消极的东西也不无警示之义,亦可为兼听之言,是以再次贴出,庶几做鹤唳风声之语也。

  中美关系的发展并不以中国的意志为转移,这已经为有史以来的中美关系实践所证明,鉴于目前中美关系暗流激荡,中国必须为不久之后的某一天中美关系全面失败做好充分的准备。

  提出中美关系失败这一命题,绝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天方夜谭,而是摆在中国眼前的现实危险。

  中美关系一直处在调整变化之中。两大阵营对峙时期,中国属于属于社会主义阵营的一部分,与美国的关系是敌对与斗争的关系,进入七十年代以后,中国在政治上高举反帝反修的大旗,在实际操作上则借力打力,形成了著名的中美苏战略“大三角”。八十年代以后,改革开放的中国全面向西方靠拢,中美关系一度接近于准盟国的程度。但是冷战结束苏联垮台,中美战略婚姻的基础瞬间崩溃殆尽,中美关系开始了新的调整定位。现在,中国已经“荣升”为美国全球战略的头号对手。有人曾问美国总统奥巴马,什么国家将会在未来数十年内成为美国最大的挑战?奥巴马毫不含糊地回答,中国。因此,在不同的国际战略背景下会有不同性质的中美关系,这是中美关系发展的一条基本定律。

  设计规划中美关系,对中美两国政府来说,都属对外关系头等重要的战略任务。1976年以前,对于中美关系,中国方面拥有较大的驾驭能力,不但可与美国平分秋色,且还能略占上风;八十年代末期,邓小平似乎有对中美关系做适度微调的摸样,在北京接见戈尔巴乔夫,推动中苏关系正常化,隐然有新三角的涵义于其中。但遗憾的是,苏联随即崩溃,全球既有的战略结构顷刻间分崩离析,世界进入了一个比较漫长的战略重组阶段。在这一历史阶段中,中国忠实地贯彻了“韬光养晦”的战略,虽然不能说在全球战略上无所作为,但基本上无大作为,是以进入九十年代以后,中国就基本失去了中美关系的主动权与主导权。在2000年前后的一个时期,中国曾提出一个中美“建设性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构想与设计,将中美关系定性为“一种新型的国家关系”,其基本特征是发展友好,不搞对抗;相互尊重,平等互利,求同存异;不针对第三国等等,并隆而重之地写进《中美联合声明》当中。但是,中美关系的实际发展却与此有相当大的距离。现如今回过头来看,这一设计基本没有实现,因而成了一个主观的画饼式的东西。正是因为这个东西不管用了,所以,在新形势、新局面下,如今又演绎延伸提出了“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命题,所反映的基本上还是中国方面的愿望与需求。这一命题提出至今已经有四五年的时间了,从实际运行的效果上看,对于这一命题,美国方面始终不置可否,但美国在处理对华关系上不但根本不受这一命题的约束,甚至根本就没有对这一命题的核心要旨有所考虑。现在,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定位已经明确,基本上已把中国定位于美国最主要的战略对手了,所以,这一命题的结果与命运同上一个设计将不会有太大的区别。

  中美关系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结果,并非由于中国对美关系努力不够,工作不到位,也并非源于美国部分人的冷战思维,而是一种战略宿命。从根本上说,历史已经把中国推到了与美国接近的位置上,而这一位置上的角色,其前途要么是取代美国,要么被美国所打下去,二者必居其一,除此以外别无它途;从当前局势看,在“重返亚太”战略的驱动下,中美关系当然要重塑重构,用美国方面的战略术语表达,就是“战略再平衡”,也必然要导致原来的中国设计被覆盖、被否定。

  必须说明的是,中美关系目前的现状,甚至无关乎南海局势。有人天真的以为,如果当初中国不在南海岛礁上人工造岛,不展示中国的战略进取心,而一门心思的继续“韬光养晦”,中美关系就不会在南海出现今天如此这般的僵局了。

  这是十足的幼稚。狼与羊的故事告诉人们,狼要吃掉小羊,不管怎样都会找到借口。南海问题不过是美国所抓到的一个借口或者突破口而已,即使没有南海问题,美国还还可以找到其它借口,类似于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理由比比皆是,美国完全可以信手拈来。所以,任何中国人都完全可以不必为中美关系走到目前这一步而有什么后悔的。

  但是,不能不承认的是,这的确是中国对美关系的一种失败。

  因为这意味着,今后的中美关系将按照美国所设计的路径与路线向前发展了,而美国所设计的中美关系将有怎样一种前景,只要看看目前美国所实施“重返亚太”战略对中国产生了怎样什么影响,也就能知道大概了。中国过去曾聊以自慰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将彻底变味;过去甚嚣尘上之所谓中美两国“只能合作,除了合作别无出路”将成为可笑的废话,中美关系只能在“合作”之外寻找第三条道路了。

  站在中国立场说,这是中国对美政策的失败。正像一些美国人士攻讦美国政府对华政策失败一样,中国所设计的中美战略关系框架的失败,也意味着中国对美政策的失败。

  这一失败将给中美关系带来强烈的冲击。中美两国的战略对抗将日趋公开化、表面化,对抗将向全领域方向发展,将出现全般化发展,将高潮迭起,波澜不断,一浪高过一浪,中美之间的战略稳定将不复存在,迎来一个严重的动荡期,中国是美国的挑战,而美国将成为中国更大和更严峻的挑战。

  这一失败还将对中国国内及世界局势产生复杂的影响。

  就中国国内而言,首先遭遇毁灭性打击的是普世势力。长期以来,他们一直都把理想寄托在中美“殊途同归”上,而一旦中美分道扬镳,他们就将如孤魂野鬼一般,沦落到比丧家犬还要悲惨的处境(有关这个问题,可参见笔者2012年《中国和美国:到底谁“撑不住”》一文);其次遭遇沉重一击的是中国目前国际关系领域主流“专家”、“学者”。长期以来,这些人尽情地讴歌中美关系,为中美关系唱了许多肉麻而不切实际的赞美诗,中美关系失败之日,就是他们理论学说的破产之时;最后,遭遇严重损失的还有那些不言自明的利益集团。这些利益集团已经把自身的利益与美国牢牢地捆绑在一起,届时中美两国到底“离婚”分手了,他们这些政治与经济中西“混血儿”,就将有生离死别一般的难过。

  当然,上述这些也只是国内局势所反映出的三种主要情形,至于其它方面的连带反映,那要广泛与深刻得多。仅仅基于上述三种主要反映,中国也完全有可能出现一次社会关系的大调整。

  就国际局势而言,伴随中美关系的失败,将出现一连串国家关系的失败,比如中日关系、中菲关系,以及中澳关系、中英关系等。日本与菲律宾都曾经是中国的战略伙伴,中国都曾与他们建立了流行时髦的战略伙伴关系。现在再提这个茬似乎有点揭短,但笔者其实并没有这个意思。事实上,中日关系已经失败了,只不过双方为着回旋空间起见,还都留有一些余地;中菲关系也已接近失败了,杜特尔特上台也改变不了这一现状。展望未来,凡属美国的盟国,与中国的关系都有失败的可能,其中,越是与美国关系密切的,这种可能性越大;即使一些国家不会因中美关系失败而将自己与中国的关系搞砸,但也要相应地做大幅度的调整。而且,作为西方世界的领导,美国也必定要推动其盟国这样做,在此,任何人都不要低估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战略动员与组织能力。总之,中国所面临的国际环境也将因之而发生一场巨变。

  对此,中国应该怎样面对,做什么准备和采取什么样的政策呢?

  中国需要做的准备可谓方方面面、千头万绪,包括思想舆论准备,经济政治准备,军事战略准备等等。现在看来,军事战略准备虽然还很不足,但毕竟有所准备,这差不多已是公开的秘密了,相对而言,经济政治准备可谓严重不够,至于思想舆论上,非但没有什么准备,相反还在使劲地搭建中美关系的空中楼阁。这是完全不应该的。以笔者的愚见,现在最需要准备的恰恰是思想舆论准备,要赶快给自己找台阶下,不然,沙丘上的楼阁越搭越高,结果只能是摔得越来越重。在这方面,中国应该好好向美国学习,看看美国方面,为了把中国打造成美国最主要的战略对手,近十几年来在思想舆论方面做了多少铺垫,不然,中国怎么会在美国在战略文件上,能荣幸地与伊朗、朝鲜、基地组织、ISIS同属一丘之貉呢?

  至于对策,笔者以为最重要的就是两点:

  其一,尽快推动中国社会转型,包括政治转型与经济转型。特别是经济转型,要从严重依赖西方贸易特别是中美贸易的桎梏中挣脱出来,实现对外贸易与对外经济关系的多元化、多样化,同时加大战略储备的力度;

  其二,加快改革国际秩序的步伐,缔造新的国际政治与军事体系,推动世界战略的新平衡;

  当然,做到上述这些并非易事,但目前看,中国依然拥有时间上的优势,时间还在中国这一边。关键的问题是中国必须对中美关系真正觉悟警醒起来,如果继续陶醉在“压舱石”的保障中,继续沉迷于所谓“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论中,中国就很可能要遭遇噬脐何及的危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