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迎春:再论国内生产总值是错误指标

2019-05-09 15:07:4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迎春
点击:   评论: (查看)

  当前我国用来衡量经济发展的主要指标是国内生产总值,这是一个错误的指标,是以西方庸俗经济学为理论基础的,它必将给我国的经济发展带来重大危害。

  关于国内生产总值指标的错误,我们以前已经写过大量文章进行揭露,如《国内生产总值是错误的指标》、《再谈‘鸡的屁’》、《挑战‘20世纪的伟大创造’——国内生产总值》、《‘把实体经济抓上去’与‘调整经济结构’》、《经济理论大倒退的反映——国内生产总值》等。最近网上出现了一篇《请不要用房价和GDP,来衡量东北的价值》的文章,也涉及用国内生产总值指标衡量经济地位的问题,借此再一次论述这个指标的错误。

  一,国内生产总值指标错在哪里?

  国内生产总值指标把生产划分为三次产业:第一产业是指农、林、牧、渔业;第二次产业是指采矿业,制造业、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建筑业;第三产业即服务业,包括批发和零售业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住宿与餐饮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教育、卫生和社会工作,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公共管理、社会保障社会组织、国际组织等等。(参看《中国统计摘要》2018   第200页)

  这里的第一产业就是通常所说的农业,第二产业就是工业。这些属于物质生产,生产工农业产品。而所谓的第三产业,则不属于物质生产部门,不生产物质产品。

  批发零售、金融、交通运输等属于经济的流通领域;住宿餐饮,以及旅游业则属于消费领域;这些还属于经济活动的范畴;至于文化、科研甚至于公共管理等,则不仅不是物质生产,也不属于经济活动,而是政治、文化活动。文化、政治活动与物质生产根本就不沾边,甚至于都不属于经济活动,怎么能够列入国内生产总值指标呢?

  《请不要用房价和GDP,来衡量东北的价值》一文说:“广东再牛掰,也造不出航母,浙江再发达,也搞不出歼击机,再牛逼的深圳也造不出核潜艇!还是靠东北!这是东北的价值所在,聚集了一大批国之重器,共和国的倚天长剑,顶门杠。”这里重点是说东北在我国经济中的重要地位,同时也说明了物质产品如航母、歼击机、核潜艇的重要性,说明了物质生产与国内生产总值之间的区别。我们就借此进一步阐述物质生产与国内生产总值之间的关系。

  航母、歼击机、核潜艇等是国防军工重要产品,没有这些军工产品,国防就没有保障。广东、浙江的国内生产总值再高,帝国主义武装入侵时,还是要靠东北生产的航母、歼击机、核潜艇保家卫国;当前我国的石油、天然气、食用油、粮食大量依靠进口,如果海运出现问题,例如波斯湾爆发战争等,则石油、天然气等供应出现问题,不管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第一还是第二,汽车、飞机、坦克都得“趴窝”,交通就得瘫痪;粮食、食用油供应不足,整个社会生活就会出现混乱。可见,物质产品的生产是人类社会生存活动的基础,它不仅与经济领域中的流通、消费有区别,更是政治、文化等活动的物质基础。

  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指出:“-------历来为繁茂芜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着的一个简单事实: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因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为基础,人们的国家制度、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象过去那样做得相反。”(《马恩选集》第三卷   第574页)这就不仅把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和政治、科学、艺术等区别开来,并揭示了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基础与上层建筑、意识形态之间的关系。所以,马克思主义认为,政治人物、知识分子和社会科学都应该为生产劳动者服务,为他们的解放而奋斗。当然,人们的社会关系发展变化是社会科学,有一套完整的理论,不是这里谈论的问题。

  毛泽东时期,我国政府依据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制定了一整套反映物质生产的统计指标:生产指标如:粮食产量 、棉花产量、钢产量、汽车产量等,表现总量的指标有:工业总产值、农业总产值、社会总产值、国民收入等,这些指标反映了物质生产部门的生产和社会生产总量的发展变化,科学地反映了经济发展的真实面貌。

  国内生产总值指标则抹杀物质生产和政治、科学、艺术之间的界限,不仅如此,这个指标还抹杀物质生产与流通、消费之间的区别,把凡是有货币收支出活动统统认为是物质生产。

  所以,国内生产总值是错误的指标,不仅混淆了物质生产与流通、消费之间的区别,也抹杀了物质生产与政治、意识领域活动的根本界限,不仅虚夸了经济发展的量,而且导致发展方向的偏差。

  二,为什么错?

  按照西方庸俗经济学的理论:“所谓生产,不是创造物质,而是创造效用。生产数量不是以产品的长短、大小或轻重估计,而是以产品所提供的效用估计。”“萨伊这种生产不创造物质,只创造效用的观点,无限地扩大了生产劳动的范围——把赌徒、娼妓等的活动也看作‘生产劳动’是十分荒谬的。”(《西方经济学史概要》鲁明学等编著   第272-273页)“国民核算体系,是以西方经济学家萨伊的庸俗经济学为理论基础的,不分生产与非物质生产部门,认为凡是收入的所有者即收入的创造者,不管你是生产劳动者、资本家、总统或者妓女都一样。主要指标有国民生产总值、国内生产总值,工业、农业、服务业的增加值等。”(《新中国前三十年关于计划经济的争论》刘日新著   第44页)可见,国内生产总值是建立在庸俗西方经济学理论基础上指标,它必然要抹杀物质生产和非物质生产之间的界限,抹杀物质生产与流通、消费之间的界限。按照这种理论建立的国内生产总值指标,把总统、妓女的都算入生产者,列入服务业之类。按照国内生产总值的分类,总统的收入是不是应该列入服务业的公共管理?而妓女被称为“性服务”,她们的收入列入什么服务部门?!

  资产阶级经济活动的最终目就是赚钱,不可能认识事物的本质,甚至于不懂他们毕生追求的货币的本质。他们不懂金属货币与纸币的区别,居然还搞出了个“比特币”。比特币不仅不是货币,甚至都不是纸币,而资本家们居然大肆倒买倒卖,可见他们根本就不能认识经济现象的本质。关于货币以及其他经济现象的本质,不是这里要探讨的问题,就不多说了。总之,资本家只认识钞票,“认为凡是收入的所有者即收入的创造者”,而且资本主义社会“它使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所以,在他们眼里必然是有收入的就是生产者,物质生产与政治、文化之间的区别、生产与流通、消费之间的界限通通消失殆尽。这是资产阶级、特别是资本主义发展到金融资本阶段的必然表现。

  国内生产总值指标是金融资本占据统治地位以后,在政府管理经济方面的表现,被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萨谬尔森誉为20世纪的伟大创造,实际这是西方庸俗经济学严重错误的一种表现。

  三,错误指标带来的危害

  国内生产总值指标是建立在西方庸俗经济学的理论基础之上的,用它来指导经济发展,必然带来一系列严重危害。

  1,掩盖物质生产衰落和国力衰退的真相

  国内生产总值抹杀了物质生产与流通、消费乃至政治、文化的界限,因此,就会出现物质生产衰落,而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现象。当前的美国经济就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

  “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主要是它的工业发达,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它的工业曾经占到资本主义世界工业的53.9%,真可谓财大气粗。现在,美国仍然号称是第一大经济体,按照国内生产总值计算,2013年美国占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的是22.4%,而我国只占12.3%,比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低很多。但是,当年美国的工农业产值在国内生产总值中只占21.4%,而我国的工农业产值在国内生产总值中占53.9%,(引自《世界统计年鉴2014》第25、28、48页)因此,我国的物质财富生产大大高于美国。特朗普在他的就职演说中不得不承认:‘政客们塞满了腰包,工作机会却越来越少,无数工厂关门------在城内区,母亲与孩子正陷于贫困之中,生锈的工厂像墓碑一样布满我们国家的土地-------几十年来,我们以美国工业的衰落为代价为别国的工业输送营养---------我们自己的财富、力量和自信却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我们将遵循两条最简单的原则——买美国的商品,雇美国的工人’。”(迎春《经济理论大倒退的反映——国内生产总值》)尽管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现在仍然高居世界第一,而特朗普的演讲却反映了美国工业的衰落。这不是美国独特的现象,是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资本输出的必然结果。一些所谓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都或多或少地出现这种趋势。国内生产总值指标的出现,则因为混淆了物质生产与流通、消费,特别是抹杀物质生产与非物质生产的界限,掩盖了物质生产衰落,反而表现出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假象。这就不仅仅是虚夸物质生产的数量,而是掩盖了物质生产的衰落和国力衰退的真相。

  2,助长政府腐败,浪费

  国内生产总值指标除了生产法外,还有支出法。按照支出法分类,国内生产总值又分为最终消费支出、资本形成总额和货物和服务净出口三大类。其中,最终消费支出分为居民最终消费支出和政府消费支出。就样就把政府消费也被包括在国内生产总值之内。按照这种理论,政府消费支出越多,生产就越发展,这是鼓励政府浪费和腐败的指标。

  “改革开放以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国内生产总值,按支出法计算,1978年至2010年,国内生产总值由3605.6亿元增长到394307.6亿,其中,政府消费支出由480亿元增长到53614.4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构成由13.3%,上升至13.6%,按照这样计算,我国政府支出越大,包括群众痛恨的‘三公’支出越多,国内生产总值就越大,增长就越快。”(迎春《国内生产总值是错误指标》)近些年政府消费支出不仅没有减缓,增长速度反而更加增快。1978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为3634.1亿元,2017年为812038亿元,增长223.5倍,同期政府消费支出也由437.8亿元增涨到117943.5亿元,增长269.4倍;在国内生产总值的构成也由1978 年的13%,增加到14.5%,(《中国统计摘要》2018   第30、31页)可见,政府支出还高于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国内生产总值指标的错误,事实上助长了政府的浪费和腐败现象的发展。

  3,引导经济向错误的方向发展

  我国政府的报告指出:“第三产业的兴旺发达,是现代化经济的一个重要特征。”“第三产业水平是衡量现代社会经济发达程度的重要标志。”说我国“经济结构不合理主要表现在第三产业不适应第一、第二产业发展的需要。第三产业投入少,见效快,社会效益好。加快发展第三产业,既可以调整三次产业比例关系,优化国民经济结构,又是缓解经济生活中深层次矛盾和促进经济更快发展的一个有效途径。”(迎春《一个祸国殃民的经济理论——评所谓加快发展第三产业》)在这种政策的引导下,一些地方、单位大力发展旅游等消费性的产业,不能增加物质产品的生产,不能富国强军,仅仅增加一些人的收入,没有引导入经济发展的正轨。

  总之,国民生产总值指标是建立在西方庸俗经济学基础上的错误指标,它不可能引导我国的经济发展走上康庄大道,只有回归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理论,采用物质生产指标指引生产发展,才是经济发展的光明大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