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从“瞒和骗”到“狠和抠”

2019-04-24 11:49:2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安奔驰4S店发生的女车主维权,揭了车商的黑,又据传此女可能涉嫌诈骗。很有些新闻事件,起初的报道是一面,时不长久,就像一部反特电影剧情一样,原来看似的好人反是想不到的潜伏特务,或是看似的坏人反是好人。说世事无常,于今更为无常,也更常惊诧。

  鲁迅论过中国人的“瞒和骗”,他那个时代往前看,回答的是不能“正视”社会现实问题,说“中国人的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就证明着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这位思想导师寄望的是“没有冲破一切传统思想和手法的闯将,中国是不会有真的新文艺。”文艺当然源自社会现实,自然所寄望的新文艺,得必有新社会。鲁迅早已经作古,他只看到了他活着的时候往前溯的“瞒和骗”,是不能后眼看身后的七八十年里是个怎样。他所寄望的冲破一切传统思想,不负其望者,那是超额完成了,但超额完成的是“龙种”还是“跳蚤”,不用鲁迅还魂睁眼再看,我们活着的人,都有自己的明判的。

  古人善“瞒和骗”,终归还是想找个逃路,却也不算太坏,比如文艺上的结局大团圆,兰桂齐芳,终成美眷,坏只坏在不敢正视问题,所以就如鲁迅所批评的就去“巧滑”了,手段便是“瞒和骗”。

  古人们“瞒和骗”的法子的劣根性在当代里已经难觅其踪了,可又拐到“狠和抠”的路子上去,再借以“瞒”和“骗”的手段,也都以为是“正路”地走着。

  少了古人“瞒和骗”的劣根性,却也光大了另一劣根性,在“狠和抠”的“正路”上,中国人对中国人的“狠和抠”,我们也都深深地领受着。

  先说前几天,电视上播放贵州某地茶农的做茶,他们凡出口到欧洲的美国的茶叶,都要经当地茶站的农药检验,收茶检验后,上边还要派人进茶站抽检,检验标准执行的是欧洲和美国的标准。喝茶是中国人的习惯,欧美人不普遍喝茶,但中国人不敢对欧美人丝毫糊弄,就如下人伺候主子一般小心,我们则从未听闻国内销售茶叶的检验执行的是什么标准,所以每年315都曝光食品安全问题,臆测以后年年还会再有。有人又曝出合肥某厂生产的蛋卷上的肉松,过清水后肉松竟然是棉絮,破旧的老棉絮,这谁能想的到呢?饮食上的“狠和抠”,编成一句顺口语,叫做“要想死的快,多下馆子多点菜”,听着是很瘆人的。

  “狠和抠”的劣根性,鲁迅没有论说过,但自古对己人“狠和抠”也是悠然而久远的,秦赵长平之战,人屠白起一次就坑杀了四十五万赵军,据传说坑杀那四十五万赵军是几百上千地一围,而后射杀坑之。燕王靖难,朱棣的皇位是用中原人的尸体堆起来的,屠夫曾国藩一次就屠空了南京城,李鸿章有苏州的杀降,蒋委员长“剿匪”,他的手令的解密,证明了“石过刀,草过火,人换种”的说法不是编造。战争的之外,刑罚之酷也是超越其他民族的,五马分尸,车裂,彘刑,三绞而死,剥皮点天灯,剐刑,无一不是残酷至极。中华文化有其伟大,但最大的缺陷,是对人生命的极不尊重,对失败者的极不宽容,对对立面的极不仁善,说到底是对自己人的极狠。

  近代以来,这一点我们中国要感谢西方,是西方思想冲击了中华文化里的这一最大缺陷,渐渐有了些填补,法定的极端狠被消失了,但这一重要缺陷还有很多很多残留着没有消弭,类似印度的种姓制度一样,虽然法律废除,但继续在社会生活里普遍存在着,食品安全,产品伪劣,欺凌,讹诈,恶言恶语,冷脸冷面,冷漠加无情,如果还没有短暂遗忘,工人掉进工地深坑,老板开挖掘机将人活埋,这种狠就丧失到最最低级的人性里去了。

  还有一则新闻,说中国驻美一外交官钟丹,从国内招工到美国去做装修,工钱是照国内工资标准给,但护照没收,成了私人的奴隶,后被美国人报警,钟氏正将面临美国法律的五项罪名指控。海外华人最提防的不是洋人,而是华人——华人是专坑华人的。

  狠外还有一抠,自己人对自己人抠门吝啬,当代的富翁很多,越富有的越抠门吝啬,印证了古人之言不假——为富者不仁,而传统美德的穷帮穷,现在却成了冷漠无情,连良心和同情也高高吝啬了,又何言财物之助呢?

  对内的“狠和抠”,当年汶川地震,震出了几起“诈捐门”,对照方见对外的“博爱与大方”,这场巴黎圣母院着火,有中国人已急不可耐地要哭泣了,要捐款了,但四川凉山的山林大火和死去的消防战士,他们是不会心动一下的,别国难民,圣母院大火,哪个洋飞机的空难,一到911的日子,他们的爱必先震颤起来——祈福啦,今夜我们都是××人啦,××挺住啦,博爱得很啊!媚态尽展,是连尊严人格都可以不顾的。发自骨子里的民族自卑心,洋人窥见,所以德国奔驰车在德国和欧洲在美国,日本车在欧洲在美国,都有召回制度,却独独不对中国。中国人也以嫁外国人,不论黑白,不论贫富,不论龄差,只要攀上外国亲,在国内那就算高人一等,走路也都趾高气扬了。

  社会民间如此,府署也是如此,对己人抠得狠,对己人算计得狠,而于外却惊讶于其慷慨,都有目共睹的,若对己人好和大方点,那是不啻于到老虎鼻子下去拔虎须。

  去年底,法国“黄背心”运动,马克龙政府妥协于民意,暂停上调燃油税,法国一小城正与“黄背心”们对峙的警察,面有轻松地,浅浅微笑地摘下头盔来,那名女警察在摘下头盔甩了下头发的霎那,她是多么地美!世界最美的女警察!一下子就把人感动了!不论是古代欧洲,还是中世纪欧洲,还是资本主义欧洲,德相俾斯麦说,“我们以屠戮本族为耻,以消灭异族为荣。”与话的李中堂大人当年是不会有丝毫脸红的。如今依然,如果换成CHINESE警察,纵然对面的是堂兄表弟和姊妹们,头盔一定牢牢长在头上,还美其名曰“尽忠尽职”,下手不会丝毫留情。记得是某部电影还是某本书里的场景,大航海时代,那些海洋探险的掠夺者归来,一抵码头,便一把把的把金银财宝撒向人群……由此,不难懂得,为何高福利的国家都在欧洲,为何全民福利好的国家是美欧,根源还需深究么?

  鲁迅批评的“瞒和骗”已成旧迹,冲破了一切传统思想而且“狠和抠”还光大了,个个都做着“闯将”,鲁迅所寄望的又在轮回里成了翻新的寄望。

  2019年4月23日

  原标题:李旭之:随感录八——从“瞒和骗”到“狠和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