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随感录七

2019-03-21 09:59:1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两会上一个叫凌友诗的台籍“女孩”委员受媒体关注,在大会上的发言还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气恼,声言取消她的台籍。台籍取不取消其实不能影响她什么,因为她还是香港的永久居民,有香港护照,即使台籍之福利,已身为港民和政协委员的她在对岸之福利一定不会次到哪里去,有了政治地位就保障有一切,台湾的威胁有什么用呢?怕威胁的只有小民,但逻辑是小民一定不会是什么委员。这都是上边的事罢了。

  既是上边的事,便再转说有记者问及你是怎么选上来的,有说是公选上来的,有说是服从组织的,有说“你去问大会秘书处”之类的,当然了,还有顾左右而言他的,而总没见半个正面的回答。委员里,以我早先连续几年大会简报之工作经历见,就曾知一个叫陈运鹏的委员从没在大会上报过到露过面,而那个叫冯小刚的委员,今年倒是雄赳赳地按时不落地又出现在两会上。

  以我亲见的经历来感觉,话语权最高的莫过于代表和委员了,所以凌委员就很有国家归属感和责任感了,所以我曾另也常见,有些代表和委员所提案议,其所议者所争者,常是自己身边五米内的事,但这也无可责备,若唱歌的非要为工薪者言,身为领导和企业家的代表和委员又可提什么呢?隔山打牛或超出己业恐都不好,能好的,无非是同自己一类的也有人在,替说一类人的一类事去,舍此便没有它路可走。

  所以,得利者继续加厚着新利,得益者再滚沾上新益,而决无担心失去者。黎民倒除外,但那是一定的。

  2019年3月20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