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也说“低级红”和“高级黑”

2019-03-06 11:45:2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低级红”和“高级黑”,刚听到这两个词,懵懂不知就里,只得先上网搜查了解一番。原来两词热起来是因为2月27日下发了《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其中就提到了“低级红”“高级黑”。文件里是这样几句:要以正确的认识、正确的行动坚决做到“两个维护”,坚决防止和纠正一切偏离“两个维护”的错误言行,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决不允许对党中央阳奉阴违做两面人、搞两面派、搞“伪忠诚”。这段话思索半天我也没能真搞懂到底什么是“低级红”“高级黑”。中央文件么,向来是高屋建瓴,是必须深入学习才能深刻领会,但与时俱进,以前的文件认字和不认字的都能看懂听懂,现在如果不上网了解网络语言,读懂就需要费点脑筋,又感觉对“低级红”“高级黑”如果做个说明,最好举上几种典型例子放在文件里,就不会这样费脑仁了。

  只能先说说网上查到的“低级红”“高级黑”的几个段子,然后再说说中央文件提到的“低级红”“高级黑”,细思比较好像这两种有些相互不沾边,一词多义,往往是会引起混淆甚至混乱,所以有必要分而言之。

  网上有很多“低级红”“高级黑”的段子。例一。好似“低级红”发端于去年苏州的一场马拉松比赛,国内一女运动员冲刺时两受志愿者“递国旗”干扰,五秒之差与冠军无缘。然后,网络上便责骂“递国旗”是破坏赛场规则的一种“低级红”,是搞“爱国绑架”。但需要反问的是,如果爱国也成了“低级红”,那么爱国还要什么激情?古今中外爱国都是不讲理性的爱,爱国从来就是一种激情。“递国旗”不该干扰比赛,但责任不在“递国旗”,而全在组织方没把赛场秩序维护好,给了激情“递国旗”的人钻空子的机会罢了。朴素的爱国情怀永远不该受谴责,如同好心办坏事的好心不受责备一样,而借口“递国旗”却在某些人手里,成了打击人们爱国情怀的理由。

  “低级红”和“高级黑”是相通的,据说上边的“递国旗”事就被舆论说如果她不接,那就说她不爱国,让它成一个“政治”问题,这样一假设,“低级红”就变成了“高级黑”。普通人对“递国旗”不满倒不是想要“高级黑”,但却被某些舆论坏人给弄成“高级黑”了,目的就是打击人们的爱国情怀。所以什么“警惕极端爱国主义”“爱国贼”“爱国流氓”一直在顺缝下蛆。

  例二。一篇报道说一个叫“默然姐姐”的女干警,连续28天加班,没换过衣服,没洗过头。但被舆论说是描述的不符常理,不近人情。说对她的宣传是“低级红”,效果则是在“高级黑”她。人间平常看似不合常理不常见的事,就肯定不存在吗?说不存在的理由,因为自己是常人,所以就不相信异人的存在。现在干警任务重压力大,连续加班,没换过衣服,没洗过头也不算稀奇。多年来对刘胡兰,黄继光,董存瑞,邱少云和雷锋等革命烈士的污蔑和贬损,让现在的年轻人轻信他们的壮举都是虚假的宣传品,邱少云被烧死怎么会不动呢?不动绝对不符合人体本能反应!是宣传“低级红”的洗脑教育的需要。受这种舆论灌输“低级红”影响的人,正中了那些坏人的目的——“高级黑”,黑中国革命史,黑新中国建设史。

  例三。北方有城市搞煤改气,但冬天气荒了,暖气断供,市民挨冻,有关部门便紧急叫停了煤改气。有评论说,虽然暖气暂时供不上,但“国家的政策是温暖的”。舆论对这种只说好的一面看成是“高级黑”。报道被这一句评论推上了挨骂的前台。单从文字看“国家的政策是温暖的”,没有评论人的说话表情,就很难判断它的意思是在褒还是在贬。然则从这些年群众的诸多不满中,这句话就像一幅漫画,可能泪里带着笑一般。如果说这是“高级黑”,倒不如说是一种无奈的表达。

  还有很多各种“低级红”“高级黑”的段子,不能尽举。从前两种例子里,一些人和事被说成是“低级红”,再由“低级红”被转到“高级黑”上去,在舆论上操纵和掀浪的人多数是怀恨马列主义、怀恨社会主义、怀恨革命史的精英分子、汉奸和不明道理顽固的糊涂分子,他们利用新中国七十年前后的某些不同,为了诋毁和污蔑党和国家的“红色”基因,便利用“正红色”在人们思想意识上的变迁,以“红”污“红”,以污“红”而成“黑”污。“低级红”就是他们骗人蒙人蛊惑人的手段,“高级黑”才是他们的真实目的。

  第三个例子比较于笑话和漫画等形式,本质无大的区别,网上很多类似的段子,有些是宛转的、隐曲的反讽而已。譬如古代:“唐少府监裴舒,奏请卖马粪,计岁得钱二十万缗。刘仁轨曰:‘恐后代称唐家卖马粪,非佳名也’”(《卖粪天子》)。依现在看,裴舒象在“低级红”,但却被刘仁轨看成了“高级黑”,说害怕后代说唐皇图钱卖马粪,这可不是好名声啊!再如:“高宗朝,黄门建言:‘近来禁屠,止禁猪羊,圣德好生,宜并禁鹅鸭。’适报金虏南侵,贼中有‘龙虎大王’者,甚勇。胡侍郎云:‘不足虑,此有‘鹅鸭谏议’,足以当之。’”明冯梦龙续言说:“我朝亦有号‘蛤蟆给事‘者,大类似”(《鹅鸭谏议》)。黄门象在“低级红”,为了圣德的好生,应一并禁了屠宰鹅鸭,而被胡侍郎说成了他是“高级黑”,不仅谏议而且连抗金也成了“鹅鸭谏议”了。这种漫画式的,正话反说,反话正说之类的明讽暗讽,反讽讥讽等等,都是民间常有的语风语态,并不突出或只存在于当代,更不会因不能“低级红”“高级黑”而禁止,否则不也成了“鹅鸭谏议”“蛤蟆给事”了?

  《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提到的“高级黑”和“低级红”是怎样的呢?又为何出现这样的“高级黑”和“低级红”呢?原因在于我们社会的思想混乱和党的政治思想建设放松所造成的。

  比如警民关系上,曾有报道说,一名日本人在中国丢失了一辆自行车,警察很快找到并交到这名日本人手里,报道意在警察破案神速,让国际友人很满意。然不成想这则新闻却让国内民众极为不满,是因为本国群众丢自行车报案,很少很少能有破案追回的。这则报道第一关注点在日本人,警察在其次。而警察破案快完全因为是外国人丢了自行车。这反常的现象都是长期以来国内包括体制内国家和社会的管理人员崇洋媚外的思想作祟和忘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而出现的。反而那些报道克勤克俭、兢兢业业、一心扑在事业上,一心为群众的先进人物和事迹,就在一切里的人人都以自我为中心的个人利益至上的社会里,它再难获得人们的赞扬了,反而会被视为虚假、编造、洗脑的假新闻——哪里会有这种人?

  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我们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但是几十年来,我们淡化了马列主义,马列主义多停留在口头和文件,但在现实中坚持马列主义却要遭到嘲讽甚至谩骂,讲马列主义需要勇气,我们说公有制为主体,但现实却是私有大行其道,大搞私有,大推私有观念,使我们的经济基础的八九成转变到私有经济上,这些主流思想教育与实实在在的现实是严重脱节的,使得人们言行无从,言行不能一致,只得一切以自己的现实利益为上,有现实利益相冲突的时候,就把怨气和愤恨一股脑地撒到思想意识上去,撒到“红”上去,用“红”再引到“黑”上去,在其中助长和激化矛盾的,典型的是党员干部的言行,尤其严重的贪污腐败和盛气凌人的官僚作风,他们中有人对待中央文件和政策是惯用两面派手法,对上阳奉阴违,阿谀奉承,对下则蛮横不讲理,以势压人,以权欺人。

  《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对“低级红”“高级黑”的反对,通过通读,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是要反对“对党中央阳奉阴违做两面人、搞两面派、搞“伪忠诚”的党员干部所搞的“低级红”“高级黑”,“低级红”是形式,是表现,目的是在于“高级黑”。

  举例而言,对党中央阳奉阴违的两面人和搞两面派的人,往往打着看起来漂亮的“政治正确”的旗号,实则在给党和国家抹黑,譬如,有些地方借口“稳定压倒一切”,不择手段地压制和打击向党和政府提合理化意见和建议的群众,或打击拦截甚至不惜动用武装对待上访群众,或有的地方借“维稳”和“维护投资环境”做旗,不仅不支持欠薪民工合理合法向老板讨薪,反而创制“恶意讨薪”的罪名拘留和公审公判讨薪民工,或有公职人员质问记者,“你是在替党说话,还是在替人民说话?”还有心怀私利但借口“改革”实则是侵害群众利益的人,对提出不同意见和反对的人,动辄便以反对“改革”施以打击和压制。或有借口“民族团结”“宗教自由”,对某些民族搞“教族捆绑”,大建寺庙观堂,或借口党的其他宗教政策,大力培养宗教人员,向党内渗透宗教思想和势力,或借口“八项规定”,消减职工福利待遇。这些所谓的“低级红”“高级黑”,其手法往往是把一件好事做到极端,目的是把好事给变成招人恨的坏事。

  党内的两面派和两面人隐藏在党内和领导层危害着党,他们的言行违反和偏离“两个维护”,典型地在阳奉阴违,是化妆的“伪忠诚”,是用“低级红”伪装下的“高级黑”,他们败坏着党在群众中的威信和形象,是让党最后替他们“背黑锅”的“高级黑”分子。

  党中央要反对“低级红”“高级黑”,还需要党的政治理论工作者给出正确的解读,切不可在解释权上松手,丢失话语主动权,提防意图要搞“高级黑”的不良理论分子用错误的,或含混不清的所谓解读误导群众。总之,政治理论权一定要牢牢掌握在真正的马列主义者手中,紧紧握在党的手里。

  2019年3月5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