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评钱文忠教授对传统文化的历史逻辑

2019-02-21 14:13:3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钱文忠教授在中央电视台讲玄奘出了名,出名了公开讲座的机会就多了,他在北京卫视讲传统文化有段视频,现场观众听得颔首乱点也好似个个醍醐灌顶一般。钱文忠讲玄奘读几句梵文巴利文他肯定第一等权威,可他讲传统文化,并没有梵文那么高深,所以就露了短儿,有朋友跟我说,前些年捧钱文忠,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捧起来。腹测推之,可能他的中国文化传统的修为还没有梵文巴利文史更在行。依据,这段视频是其一,其二是他某年一场“大道易行”的讲演,错误是清水里滴墨般明显,他说中国古代妇女并不是当代教育给我们那样的没有地位,说你看孟母,你看贾母,还有等等,其实是很有地位的,《二十四史》里你发现不了一个子杀母的例子,但子杀父的很多。钱教授是分不清家庭地位和社会地位之别的么?孝为先的古代,妇女在子孙面前的地位怎与在政权,夫权,族权,神权四重封建宗法枷锁下的社会地位相淆呢?由此钱教授可能不知道鲁迅写过一篇叫做《祥林嫂》的小说。

  这段视频,露错集中到一点,他没看到中国近现代进程中的革命性突变以及发生这种突变的必然内因,而简单认定当代是平顺地、溜滑无痕地经近现代自古而来,所以由此他设问说,世界上没有任何别的国家象中国这样,为了现代化,把传统文化作为代价付出去了,你看日本现代化,英国现代化,法国现代化,现在人家传统的东西都能看到。

  钱文忠教授教授梵文巴利文在行,讲历史和文化应该还需要面壁修为。日本现代化,法国现代化,英国现代化,这些西方资本主义列强的现代化,中国的现代化是可以与它们并言的么?没有忘记历史的人们,都清楚知道,中国的现代化也即真正的工业化,只开始于新中国建设时期。

  中国近现代史无需回顾,五四运动掀开现代史也无需复述,新中国与旧中国性质的区别也无需明列,归结新中国对中国历史的突变和突变根本动因,是几千年私有制的封建社会转进到以公有制经济为基础的社会主义时期。抛弃私有建立公有,是必连同私有的一切私有文化也必抛弃,若没有这种抛弃,就无以建立起公有经济,没有公有经济发展,也无以产生社会主义文化,没有这种抛弃,若还将旧传统文化戴到社会主义头上,不仅戴不上去,即使勉强戴着,它必是顶着一顶丑陋帽子的怪物。

  以社会主义文化衡量,中国传统文化超一半多的文化是不合时代了,但其中也有不少精华,而这些精华也大多是以“民本”“平等”思想和“天下为公”为内核的,比如孟子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农民义军的“等贵贱,均贫富”,这都是需要继承并通过社会主义来实现古人这些梦想的,而不能再保留“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克己复礼”,“富贵在天”这些糟粕思想和与之有关的一切封建文化。钱文忠教授所言及的是哪种传统文化呢?

  至于孝,这是中国传统文化里的首个标准,为人子者,为孝父母是人之本分,这与文化新旧无关,但是用所谓孝来为传统文化摇旗,只意在复古传统文化罢了。

  古代社会,哪个朝代有过福利制度?人老只能靠子女赡养,“多子多福”思想就是这么来的,鳏寡孤独者在旧传统社会里是最悲惨的,死了是连哭的人都没有的,统治者从不负担人民一丝一毫的养老费用,全交给了子女和家庭,并用孝的伦理让你毫无理由反抗。它用孝来巩固统治,用累及父母和株连九族的威胁恐吓让你乖乖听命于他们的一切训命,只得俯身为奴。用孝治天下,一有得人之父母的赞誉,二有美化人之子的尽责尽孝,三最主要目的是达到了捆住每个人的手脚。冯梦龙在《古今笑史》里收集了一篇故事,说东汉末年,“张角作乱,向栩上便宜:不须出兵,但遣将于河上,北向读《孝经》,贼自消灭。”冯梦龙把它归入了“迂腐部”,但真迂腐吗?不见得的。用孝治天下,是古代统治者手中最巧妙也最省力的一大有力绝招。

  社会主义社会,为人子还是要尽孝的,但这孝已不同于古代的孝了,它应当首先是摆脱了物质保障上的孝。在一个建立起来的比较完善的社会主义社会里,每个劳动者都应当享有国家和集体提供的福利保障,工作有工资,退休有退休金,居住有福利房,看病有免费医疗,还有多少必须子女负担呢?子女也有子女该享有的福利保障,其又何必父母操心呢?

  遗憾我们短短三十年的公有制时期,之后推行私有,私有经济又让人有了后顾之忧,少了切切实实的社会保障,只能又讲孝了。站在旧传统文化一边,看到先前的变革那便是“传统文化的丢失”,是没有象日本现代化,英国现代化,法国现代化那样的保留下旧传统,而忘记或者不知道,日本英国法国的现代化仍然是私有制下的资本主义现代化,而中国却是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现代化。

  中国近代也想走资本主义现代化,但是晚清时期,北洋政府时期,国民政府时期,有哪一次的现代化不是被西方列强所阻止。

  新中国的建设是艰难的,旧中国留下来的唯有贫穷落后和愚昧。鸦片战争以后的一百年,历次的战争赔款,西方列强对中国完全是敲骨吸髓式的掠夺和榨取,积累到《马关条约》和《辛丑条约》,中国彻底赤贫了,破产了。现今某些人津津乐道的美国退还庚款,是只看到了退还却看不到内情。美国退还庚款之前,中国留学生出洋就近去的是日本,退还庚款之后,万里之外的美国取代日本,成了海外留学的第一目标国。其中原因,1906年美国伊里诺大学校长詹姆士在给罗斯福的备忘录中是这样说:“哪一个国家能够做到教育这一代中国青年人,哪一个国家就能由于这方面所支付的努力,而在精神和商业上的影响取回最大的收获。”偌大的中国,远在欧美的西方列强没有一国能靠武力控制得了,只能靠代理人。所谓退还庚款不是美国好心,而是他们想用美国文化和精神,来为他们将来最大的收获培养中国的亲美代治者。美国退还之后,英法荷意比等国也退回了庚款,苏俄奥地利匈牙利放弃了未付余款,即使如此,中国实际支付的赔款也已达五亿七千多万两。各国退回的庚款在付完中国欠各国债务后,余款几乎都只能让中国用于文化教育和慈善,所以中国对数亿庚款并无自由支配权,各国用成立的庚款专门管理机构来决定和监督中国对庚款的专款专用,这是在赔款之外对中国又平添的一种赤裸裸的思想控制和文化侵略,都是列强在中国培养亲自己的汉奸而已,那些建起来的教会学校,教学几乎都是外语而非汉语。另一为今人赞叹的民国大学教授是多么的有地位,薪水多么的高,却不知巨额庚款都是专用,中国不能用于国防,不能用于工业,不能用于交通,不能用于铁路,不能用于农业,不能用于水利,不能用于济困。胡适就是他们用庚款培养出来的一个最忠实的走狗。

  用侵略制造的不平等条约的赔款,本就是中国人民自己的财富,就这样被西方列强强行用作了他们给中国青年人洗脑的专项资金。这些庚款支撑起来的教育,还有什么中国传统文化权可有?西方殖民者们会教育你“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吗?会教育你“家国情怀”吗?会教育你“孝”吗?他们只会教育你要——好好孝敬西方。

  幸运的是,民国短命而丧,新中国成立了,列强们的目的被打折了。如果历史继续,那么无需复杂地想,中国还有几分的传统文化吗?胡适的传统文化在哪里?有的只能是遍地的西方文化和思想了。

  倒是新中国继承了传统文化里的精华部分,好不吝惜地抛弃了糟粕,继续像古代用自己的四书五经教育自己的士子们一样,自主地用中国化的马列主义加传统优秀文化来教育社会主义建设者,这本是一件历史大功劳,但被糊涂人给抹黑了。

  可叹的是,现代教育又走了老路,那些崇洋媚外的所谓精英们,不再如他们的前辈那样被动地接受,而是主动拥抱起西方的文化和思想了。随着公有的削弱和私有的加深,连自己的优秀传统文化也被抛弃了,反过来那些糟粕又有人怀恋了,孔孟又高昂地抬起了头来。

  2019年2月20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