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论叛徒和汉奸

2019-01-20 14:10:3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

  近日读史,历史上很多英雄最后不是死于沙场敌人的刀枪下,而是死于自己队伍里叛徒的出卖,大泽乡起义的陈胜是被他的车夫庄贾出卖,黄巾起义计划被唐周告密,内应马元义遭车裂,太平道信徒千余人被杀,张角不得不提前起义,南宋山东义军首领耿京被部将张安国出卖,明末白莲教起义的徐鸿儒被部下出卖,清中期白莲教起义的最后一位白巾军首领苟文润被叛徒杀害,清期台湾的义军朱一贵被叛徒杨旭、杨雄出卖,押至北京惨遭凌迟处死,古代历史上这种被自己人出卖的事还有很多很多。

  为时不远的现代,被自己人出卖,我们知道的更多了。革命史上几个重要人物的被叛徒出卖,瞿秋白是被捕后遭叛徒指认,牺牲在了福建长汀,罗亦农被叛徒霍家新和贺治华出卖,就义于上海龙华,项英和周子昆被叛徒刘厚总杀害,刘胡兰被叛徒石则五告密而被捕牺牲,杨靖宇被他最信任的师长程斌和贴身警卫排长张秀峰等四人出卖,被日军包围而牺牲,蔡和森被叛徒顾顺章出卖,在广州就义。顾顺章的叛变,是“中共历史上最危险的叛徒”,是他指认了押在狱中的蔡和森和恽代英,供出了周恩来、瞿秋白的住处及中央秘书处和特科机关所在地,上海地下党机构几乎全被摧毁,多人被捕杀。向忠发被捕后第二天叛变,他的节操还不如他的妓女姘妇杨秀贞来得坚贞,所以周恩来总理后来说:“他(向忠)的节操还不如一个妓女!”

  二

  上列的那些叛徒基本都是身边人的叛变,还有很多是被出卖了良心和正义的民众所出卖的,清朝台湾天地会英雄林爽文是一七八八年二月十日被当地居民向福康安告密遭擒的,乾隆皇帝为嘉奖诸罗县居民告密,将诸罗改为今名“嘉义”。被民众出卖惨遭杀害的英雄太多了,不能尽数。抗日战争时期,很多抗日英雄是倒在民众的出卖之下。

  叛徒,它的危险性从近到远看,出自身边的叛徒是最危险的,因为他最靠近也最知情,一旦叛变,立刻下手,被出卖的人都难逃被害,三国的张飞就是这样死的。再远一点,虽不在身边但知情,一旦叛变,尽管不能马上下手,但可以在较短时间里或借助敌人下手,一般也难逃杀害,再远一些,可能不知情,但知道身份能指认也就够了。针对特定人特定组织内部人的叛变,一般称之为叛徒。再远的,叛变的人,可能没有了背叛的具体对象,而是危害到国家和民族整体利益,这种人的人数比较多,中国往往称之为汉奸,历史上有两个时期汉奸最集中,一是明末清军入关后,满清入主中原靠的是让汉人打汉人,前一个汉人是给满清当了汉奸的汉人,代表有吴三桂,二是抗日战争时期,当了日军皇协军的伪军,伪军人数超过了日军人数。两个都是“以华治华”的耻辱史。

  叛徒有瞬间起意叛变的,也有已被收买的叛徒。身边瞬时叛变的叛徒最难防,人性的复杂使得人心难测,在胜败生死的恐惧中,在利益前程的诱惑下,有人瞬间就叛变了,便杀死身边有利用价值的人,用于变节邀功投敌,被害人没有丝毫防范戒备,真是人心难测,无以为防。被收买的叛徒,在露出叛徒面目的时候,他是在执行背叛的任务,其实他在被收买的那一刻已叛变了,之后便是打入内部的一名内应,或称为内奸。这些叛徒,在露出真面目的时候,是相当恐怖狰狞的,就像一个吃人的魔鬼一样。普通的汉奸都是投机主义者,他们善于随风倒,哪边风大,哪边对自己有利,便倒向哪边。他们只为自己的私利,完全丧失了基本民族气节和国家意识,因为这样的人多,他们的危险和危害性一点也不比叛徒小,他们是民族和国家的叛徒。

  叛徒中还有另一种危险人物,间谍或者叫做特务,间谍有被收买过去的,也有主动投降的叛变分子,他们打掩护混入内部,窃取情报或执行特殊破坏任务,秦桧既是最有名的一个内奸,也是最有名的一名特务,内奸是对南宋而言,特务是对金国而言。

  叛徒这种背叛变节的人,任何一个民族和国家都有。在卓娅殉难四十五周年纪念日,原苏联历史档案披露了当年出卖卓娅的叛徒叫克卢布科夫,此人在德军在绞死卓娅之后,便被送到德国间谍学校受训,后混入苏联游击队搜集情报,变成了一名间谍。在斯巴达三百勇士温泉关战役的故事中,一个叫埃彼阿提斯的,为了活命向敌方薛西斯告密,并自告奋勇带路,三百勇士被他出卖。世界上最著名的叛徒是犹大,犹大出卖了耶稣。法国在二战中解放了巴黎后,在庆祝胜利的同时,追捕和惩罚与纳粹合作的“法奸”。

  三

  叛徒和内奸在乱世,因为环境的瞬息变化,它容易产生,也容易暴露。叛徒内奸暴露后,往往都没有好下场,己方不容,敌方榨完他们的价值后,就成了一条丧家了的狗。秦桧被钉在了中国历史上第一大汉奸的耻辱墙上,今天还跪在杭州西湖湖畔的岳飞墓前。近现代第一大叛徒汉奸卖国贼汪精卫,死后的墓被蒋介石派何应钦扒掉,火化后的骨灰被丢弃于路边的水坑里,象垃圾一样被扔掉。顾顺章叛变,我党发通告,缉拿和扑灭顾顺章这个最危险的叛徒是每一个革命战士和工农群众自觉的光荣责任。向忠发叛变后再没有有价值的口供,次日便被蒋介石枪毙。出卖刘胡兰的叛徒石则五,一九六三年二月十四日被枪决。天网恢恢,叛徒和内奸都逃不掉历史正义的惩处。

  任何时代,任何借口,都不成做叛徒和汉奸的理由。叛徒和汉奸都不会有好下场,因为这是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都普遍公认的价值法则,这才是普世价值。

  和平年代,还有没有叛徒汉奸呢?叛徒和内奸是人性的使然,它不会因战争与和平的不同而有区别存在,战争时代的叛徒,制造流血带来的牺牲和失败,和平时代的叛徒,虽然没有战争时代里的那种残酷血腥和狰狞,但也如在经济交往中,合同内容被出卖,交易底价被泄露,内部信息被透露,军事秘密被卖出。

  和平时代的安逸和稳定,会麻痹人们的危险意识,而最容易被忽视和淡化警惕的,就是叛徒内奸。电影《色戒》,就是一个叛徒和一个汉奸搞到床上去的一部电影,好在这部电影已被禁放了。

  虚无历史主义思潮的泛滥,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和平时代的人不能理解旧时代人的行为,其中还有人故意借这种时代差异制造人为的认识差异,用现在的一些所谓常识去迷惑和错误引导并制造出他们需要的虚无历史的所谓真相,比如,说党成立时没有经过社团注册,杨白劳欠钱就应该还,还不上的话,喜儿给黄世仁当“小三”不就过上幸福生活了吗!邱少云烧死不动,不符合人的本能,还有对历史上的肃反,处处被污蔑为扩大化云云。肃反,主要目的是净化队伍,排查出隐藏在革命队伍里的叛徒,内奸,虽然也有冤枉无辜的发生,但任何一个队伍,最危险的敌人从来都是隐藏在内部的敌人,没有革命的警惕性,便不会有革命的胜利。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中,对国家和民族危害最大的是英雄与叛徒汉奸的界限搞乱了,标准庸俗化混乱不清了,还举最典型的历史人物岳飞与秦桧,今天倡导“民族团结”和维护“国家统一”,是不能胡乱用到历史上去的,说历史必须要坚持历史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原则,但这个典型里的英雄与汉奸的界定标准已被教科书化了,它造成的影响在思想上是极其有害的。

  如果英雄与汉奸的标准混乱,将对今天和未来的人制造许多的不知所措。再有危难之时,人们将如何选择应对呢?岳飞不是民族英雄的话,假如再遭外敌入侵,是该抵抗,不,是反抗,还是该投降,不,是迎合?外敌入侵了,祖国遭蹂躏,亲人和同胞遭屠杀,该选择抵抗还是该选择迎合?只要他是一个有家有国的人,只要还是对得起“人”字,应该都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而不会有丝毫犹豫,更不会先去预判外敌入侵会得逞。难道谁先预判外敌入侵,将像第二个满清一样再出现第二个“大清”吗?谁要是这样做预测的话,他首先就是个叛徒了。但是混乱的英雄和汉奸观却制造出了这样的选择难题。如在做这道选择题的时候,假如选择了抵抗,将来出现了另一个“大清”,那就是“破坏民族团结,抗拒祖国统一”了,假如选择了迎合,外敌一来马上迎合热烈欢迎,即使再出现另一个“大清”,那就是“促进民族融合,促进祖国统一”的“功臣”了?历史真会按照自己意愿和这种逻辑前进吗?不会的,历史的正义的逻辑永远都在事件发生的那一刻定格了,在外敌入侵时,凡是为国为民抵抗的,永远都是英雄,是民族的英雄,凡是叛变投敌,背叛了国家和民族的败类,永远都是汉奸卖国贼。这逻辑上的定位,也决不会因为时代的不同而改变,也不会为国家和民族的不同而逊色。

  虽然人性一面有善,一面有恶,人性会随着环境总在善恶间转换飘动,但人之为人,总是要以善抑恶,人的社会性决定了善永远是第一位的,如果放任恶,人的社会必将是一个魔的世界,尽管人的价值观不是天生的,但人的社会性要求对人进行善的教育和引导,有哪一个文明不是这样的呢?在一个自由的社会,没有主导价值观的教育,所谓的思想自由并不能自动形成善恶的界限,混乱了英雄与汉奸的价值观,那一定是主导价值观教育的失责。

  2019年1月19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