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如何看待“颜色革命”

2019-12-12 13:06:35  来源: 立寒秋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个节,大家心情应该不错。

  总指挥率党政军民学工青妇机关,代表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海内外一切中华儿女,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庆之际,祭拜了人民的伟大领袖、我党、我军、我国的缔造者毛主席,这是大义的回归。我还看到了某电视台还给了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像一个特写镜头。我记忆中,自1992年我参加工作以来,这好像是该台唯一一次给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像特写镜头。这说明,经过这么多年反历史虚无主义斗争,中国共产党重新占领了这家电视台。这家电视台,以后,恐怕很难再明目张胆地推动“颜色革命”了。当然,私下的小动作不会少,这次庆典的报道活动中,仍然有这方面的小动作。

  (注意,这幅图的下面中央位置,不是天安门,而是太和殿,这也是一种创造,不多见,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回避主席像)

  “颜色革命”这个东西,已经问世好久了。笔者读书少,眼界也不开阔,所以,尚没有看到论述“颜色革命”本质的文章。

  鉴于香港正在搞“颜色革命”,所以,本文试图运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立场、观点、方法,主要是阶级分析法,分析一下“颜色革命”的本质,请网友批评指正。

  《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是毛选第一篇,看得出主席对此文的重视。我认为,这篇文章是毛泽东思想开始形成的标志。毛主席在此文讲到,“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本文讨论的重点不是这句话,而是主席关于“中产阶级”的论述:“中产阶级主要是指民族资产阶级,他们对于中国革命具有矛盾的态度:他们在受外资打击、军阀压迫感觉痛苦时,需要革命,赞成反帝国主义反军阀的革命运动;但是当着革命在国内有本国无产阶级的勇猛参加,在国外有国际无产阶级的积极援助,对于其欲达到大资产阶级地位的阶级的发展感觉到威胁时,他们又怀疑革命。其政治主张为实现民族资产阶级一阶级统治的国家。有一个自称为戴季陶“真实信徒”的,在北京《晨报》上发表议论说:“举起你的左手打倒帝国主义,举起你的右手打倒GC党。””

  关于如何对待这个“民族资产阶级”,主席还说,“那动摇不定的中产阶级,其右翼可能是我们的敌人,其左翼可能是我们的朋友----但我们要时常提防他们,不要让他们扰乱了我们的阵线。”

  总之,这个民族资产阶级,有一定的革命性,但其革命性是不彻底的、软弱的、容易投降叛变的;更有一定的反动性,对广大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参加的激烈的革命,他们担心损害自己的阶级利益,所以,他们对无产阶级革命又是采取怀疑立场的,甚至是采取反对立场、镇压立场,至少是不会积极参加。民族资产阶级政权,同样如此,既有一定和独立性,同时,对帝国主义非常害怕、不敢坚持独立,有意无意地高估甚至是极力夸大帝国主义的力量,“自己吓自己”。看不出帝国主义的“纸老虎”本质,不懂得“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充满失败主义情绪,不敢反抗帝国主义,甚至对帝国主义抱有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一厢情愿地希望通过妥协、投降来换取帝国主义的慈悲。

  这个阶级,由于夹在帝国主义和广大人民群众之间,自身力量虚薄,这个阶级有很强的依附性,要么依附帝国主义,要么依附工人阶级等劳动人民。因为这个阶级对劳动人民有剥削性、压迫性,这个阶级对革命的性质、前途、依靠力量、方法,并不明了,所以,这个阶级还有很强的愚昧性。主席提醒我们要时刻关注这个阶级的左右分化,防止其扰乱革命阵线。

  正因为民族资产阶级对劳动人民的革命运动有这么个反对至少是怀疑立场,当着劳动人民的革命有可能损及其利益时,这个阶级很容易被帝国主义利用,从而堕落为帝国主义的走狗、帮凶。这一点很重要。

  还应该提醒的是,小资产阶级,也和较大一点的民族资产阶级有很强的相似性。

  首先,国际背景上,由于国际共运处于低潮,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长期被帝国主义及其在各国的走狗帮凶压在了“五行山”下,所以,小资产阶级甚至是劳动人民,对这一革命武器也不那么熟悉。出于阶级本能,民族资产阶级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不那么喜欢的,不会认真学习,更不会用其指导自己革命行动。这就为帝国主义的“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等政治观念以及新自由主义经济观念等欺骗性理论的流行,扫清了障碍,创造了世界范围内的客观环境。

  其次,由于帝国主义的金融控制,各民族政权和民族资产阶级都承受着帝国主义的压榨。因为本国没有金融主权,且本国经济体系不完整、不能自给自足,大工业受到国际垄断资本的控制,所以,这些民族主义国家对国际市场依赖非常严重,不得不参与“国际分工”,接受帝国主义安排的“国际分工”中的最低层地位。在对外贸易中,因为本国货币没有结算权和定价权,甚至政府也不掌握本国货币在本国的发行权,所以,民族资产阶级基本上没有独立自主的金融资本,不得不接受国际帝国主义的金融控制、压榨,只能发挥廉价出卖资源、初级产品和劳动力这个耻辱的“比较优势”过日子。总体上,因为金融上、经济上丧失独立自主性,民族主义国家的日子很不好过。

  民族资产阶级为了本阶级的利益,在承受国际帝国主义金融控制和压榨的同时,这个阶级必然对本国的劳动人民及小资产阶级进行更加残酷的剥削和压榨。这样,在不敢也无力反抗国际垄断资本的同时,这个阶级实际上就把国际金融资本的压迫,转嫁给了本国小资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从而带有一定的买办性。

  由于国际金融资本的极度贪婪,即使在民族资产阶级极力提高对本国小资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剥削压迫程度的情况下,其日子,也还是没法过。

  软弱无能的民族资产阶级在无力、且不敢改变国际金融资本压榨的情况下,便把改变命运的希望寄托在本国的政治改革上。这是所谓“颜色革命”的内因,也是主要原因、决定性原因。

  第三,帝国主义也看到了民族资产阶级以及小资产阶级的软弱性、动摇性、两面性和愚昧性,所以,在用所谓“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理念和新自由主义观念蒙蔽这个阶级的同时,也用这些鼓动这个阶级起来反对本国民族主义政权。这是“颜色革命”的外因。

  总之,所谓“颜色革命”,是在世界范围内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处于低潮,民族主义国家缺乏国际援助,政治上经济上陷于孤立之际,帝国主义利用这一形势,用“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和新自由主义理论,欺骗、俘虏民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使之成为彻底的买办资产阶级,并鼓动这个反动阶级起来反对尚有一定独立自主性的民族主义政权的反动的政治运动。其目的在于夺取民族政权,破坏民族独立,使之彻底买办化、依附化、殖民地化。所谓“颜色革命”没有一丝革命性,没有一丝进步意义。因为买办资产阶级仅仅是充当了帝国主义的走狗,并不考虑本国人民群众的利益,所以,由买办资产阶级在帝国主义指使下发动的“颜色革命”,不但不能改变本国人民的命运,相反,他们把本国人民推向了灾难更加深重的深渊,看不到任何希望。

  民族资产阶级及其主张的民族主义,由于本身的软弱性、两面性和愚昧性,拒绝并反对甚至镇压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甚至与群众为敌,所以,在抵抗“颜色革命”时,既无指导思想,也没有依靠力量,更没有具体的办法,毫无招架之力。民族主义,甚至幻想依赖帝国主义,幻想着向帝国主义投降,来解决“颜色革命”问题,这只能是与虎谋皮,只能是为“颜色革命”火上浇油。

  解决所谓颜色革命问题的出路在于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导,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反抗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动员团结人民群众,用人民群众来消灭“颜色革命”。须知,用群众来推翻帝国主义,这是共产主义的发明创造。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