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马克思理论昭示资本主义末日已经来临——兼论中国共产党新时期历史使命

2019-10-27 11:05:08  来源: 察网   作者:彭水周
点击:    评论: (查看)

马克思理论昭示资本主义末日已经来临——兼论中国共产党新时期历史使命

  近日学习马克思《雇佣劳动与资本》一文,观照当前形势,惊叹这位伟大的人类思想家对资本主义世界的深邃洞察力和基于事实的对资本主义历史走向的精确判断力。依照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发展各阶段的缜密研究和辨析推论,当前一统世界市场、已臻发展顶峰的世界资本势力,已踏上了物极必反的分水岭,以打通的整个世界市场为终极掠夺对象的资本的盛宴乃是其最后的晚餐,——这也是马克思关于资本的理论的最后的注脚。本文顺着马克思关于雇佣劳动与资本关系论述的思想脉络,穿插自己的理解和感受,并于文末对我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建设略作论述。

  一

  18世纪的欧洲,以奴隶主庄园式农耕农业和小作坊式手工工业为主导的封建社会制度结构堡垒,其陈腐的社会形态、落后的生产方式、野蛮的社会制度营造的虚幻美丽的田园风光,被要求进步的新兴资产阶级革命力量摧毁,一个由资本主导的新生的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正式登上历史舞台,并由之缔结一种全新的政治、经济制度——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制度。

  资本主义革命萌芽于17世纪,发轫于英国,18世纪由大不列颠迅速席卷整个欧洲,最后由美国南北战争后大资产阶级统治地位的确立,起初的资本主义轴心大英帝国的日益衰落,而成为以美国为霸主主导人类社会的世界主要社会制度形态。正是在新旧社会制度激烈交锋的17世纪至18世纪,诞生了维护人类社会公平正义,科学指导人类社会未来发展方向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系列辩证唯物论著作,以大量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制度下产生的有悖人类社会和自然科学发展原理的铁的实事,揭示资本主义制度的非人性、非理性和对人类文明、自然法则的巨大破坏性,推论出其必将自我窒息的历史宿命。

  马克思在其深刻揭示资本主义社会内部经济运行规律的的光辉著作《雇佣劳动与资本》一书中,首先从雇佣工人的劳动开始,将政治经济学家大而化之的“劳动”的概念化定义,精确地聚焦于相对于资本的具象的“劳动力”这一名词上,他以资本主义制度下市场经济的语境来定义“劳动力”:

  【“劳动力是一种商品,是由其所有者即雇佣工人出卖给资本的一种商品。”】

  他进一步阐明:

  【“他(雇佣工人)为什么出卖它呢?为了生活。工人是以出卖劳动力为其收入的唯一来源,如果他不愿饿死,就不能离开整个购买者阶级即资本家阶级。工人不是属于某一个资本家,而是属于整个资本家阶级。”】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劳动力”是工人唯一的可供交换的活的商品,工人通过这唯一的商品同资本家(工厂厂主)交换,获得维护这一商品能够继续出卖并蕃衍这一商品即工人后代的必要的生活资料,这必要的生活资料,马克思将其定义为“简单劳动力的生产费用”,即工资;由必要生活资料决定的工资额叫作最低工资额。继而,马克思从宏观上深入论述:

  【“这种最低工资额,也和商品价格一般由生产费用决定一样,不是就单个人来说的,而是就整个种属来说的。单个工人、千百万工人的所得不足以维持生存和延续后代,但整个工人阶级的工资在其波动范围内则是和这个最低额相等的。”】

  这就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制度嗜利的本质上阐明了无论资本主义社会如何繁荣昌盛,雇佣工人阶级永远摆脱不了遭受资本奴役的卑贱的悲惨境地。

  二

  资本主义社会是以满足人们对生产生活品质追求的由市场需求为根本动力的物资财富在自由竞争机制中由其内部运行规律自由配置的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的资本表现为全体劳动人民劳动力(包括智力和体力)凝聚,资本的增加与雇佣劳动者劳动力之间的关系,被马克思一语破的:

  【“资本只有同劳动力交换,只有引起雇佣劳动的产生,才能增加。雇佣工人的劳动力只有在它增加资本,使奴役它的那种权力加强时,才能和资本交换。”】

  进而,他以辛辣的讥讽口吻冷峻评判和揭露资产阶级及其附庸经济学家冠冕堂皇的谬论:

  【“资产者及其经济学家们断言,资本家和工人的利益是一致的。千真万确呵!如果资本不雇用工人,工人就会灭亡。但如果资本不剥削劳动力,资本就会灭亡,而要剥削劳动力,资本就得购买劳动力。投入生产的资本即生产资本增加越快,从而产业越繁荣,资产阶级越发财,生意越兴隆,资本家需要的工人也就越多,工人出卖自己的价格也就越高。……但是,生产资本的增加是什么意思呢?就是积累起来的劳动(资本家掌握的生产资料,亦即资本,它包括从雇佣工人劳动力中榨取的剩余价值)对活劳动的权力的增加,就是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的统治力量的增加。雇佣劳动生产着对它起支配作用的他人财富,也就是说生产着同它敌对的权力——资本,而它从这种敌对权力那里取得就业手段,即取得生活资料,是以雇佣劳动又会变成资本的一部分,又会变成再一次把资本投入加速增长运动的杠杆为条件的。断言资本的利益和工人的利益是一致的,事实上不过是说资本和雇佣劳动是同一种关系的两个方面罢了。一个方面制约着另一个方面,就如同高利贷者和挥霍者相互制约一样。”】

  在这里,马克思将资本和与资本对立的工人利益比作贪婪攫取利润的放“高利贷者”和纯供生活消费的“挥霍者”,是如此形象,资本嗜利的高利贷的绞索就这样永远地牢牢地套在工人的脖子上,用供给工人阶级维持基本生存条件的利刃,剜取工人身上的每一磅血肉。

  【“我们姑且假定有这样一种最有利的情形:随着生产资本的增加,对劳动的需求也增加了。因而劳动价格即工资也提高了。”】

  马克思继续从人类社会人们生活关系及社会动态发展的宏观视角深入剖析,在这种假设经济形势向好,从外表看来对雇佣工人带来益处的情况下,他用了一个贴切的比喻,

  【“一座房子不管怎样小,在周围的房屋都是这样小的时候,它是能满足社会对住房的一切要求的。但是,一旦在这座小房子近旁耸立起一座宫殿,这座小房子就缩成茅舍模样了。这时,狭小的房子证明它的居住者不能讲究或者只能有很低的要求;并且,不管小房子的规模怎样随着文明的进步而扩大起来,只要近旁的宫殿以同样的或更大的程度扩大起来,那座较小房子的居住者就会在那四壁之内越发觉得不舒适,越发不满意,越发感到受压抑。”】

  这个浅显而寓意深刻的比方,一针见血地指出发展着的资本主义资本增殖与雇佣工人阶级所分享的发展成果相互间愈来愈撕裂的对立关系。它揭示出在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和发展中,资本家阶级和雇佣工人阶级之间于由劳动力创造的日益增大的社会财富分配上产生的本质性矛盾和问题:

  【“工人工资的任何显著的增加是以生产资本(生产资本为资本家所占有)的迅速增加为前提的。生产资本的迅速增加,会引起财富、奢侈、社会需要和社会享受等同样迅速的增长。所以,工人可以得到的享受纵然增长了,但是,与资本家的那些为工人所得不到的大为增加的享受相比,与一般社会发展水平相比,工人所得到的社会满足的程度反而降低了。我们的需要和享受是由社会产生的;因此,我们在衡量需要和享受时是以社会为尺度,而不是以满足它们的物品为尺度的。因为我们的需要和享受具有社会性质。”】

  三

  工人用于购买维持其唯一的商品——自身劳动力及蕃衍新的劳动力即后代的生活资料——工资,其本质只是一个与所购买的生活资料对应等价但价值飘忽不定的凭证符号,工资实际价值一般不仅是由能够用它交换到的商品数量来决定,而且包含着各种复杂关系。

  马克思在解析属于资产阶级雇佣工人的专用重要名词“工资”时,列举了一个发生在当时的事例加以说明:

  【“ 1847年冬,由于歉收,最必需的生活资料(面包、肉类、黄油、干酪等等)大大涨价了。假定工人靠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所得的货币量仍和以前一样。难道他们的工资没有降低吗?当然是降低了。因为他们拿同样多的货币所能换到的面包、肉类等等东西比从前少了。”】

  马克思以高度的经济敏锐性和深邃的资本洞察力将工资按其与社会价格变动着的商品交换关系,科学细分为比较工资和相对工资。首先,工人工资建立在它和资本家的赢利即利润的关系这一基础上,在这一前提条件下,

  【“工人的实际工资可能未变,甚至可能还增加了,可是尽管如此,相对工资却可能降低了。假定说,一切生活资料跌价三分之二,而日工资只降低了三分之一,比方由3马克降低到2马克。这时,虽然工人拿这2马克可以买到比从前拿3马克买到的更多的商品,但是他的工资和资本家的利润相比却降低了。”】

  【“资本的迅速增加就等于利润的迅速增加。而利润的迅速增加只有在劳动的价格,相对工资同样迅速下降的条件下才是可能的。”】

  马克思断言,

  【“即使实际工资同名义工资即劳动的货币价值同时增加,只要实际工资不是和利润以同一比例增加,相对工资还是可能下降。比如说,在经济兴旺的时期,工资提高5%,而利润却提高30%,那么比较工资即相对工资不是增加,而是减少了。” 】

  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制度下雇佣工人工资的增减和资本家从雇佣工人劳动力中榨取的剩余价值即利润的关系,实事上也是如此。资产阶级的辩护士——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家所谓生产资本的快速增加是对雇佣劳动最有利的条件这种论点,实际上不过是说,

  【“工人阶级越迅速地扩大和增加与它敌对的权力,即越迅速地扩大和增加支配它的他人财富,它就被允许在越加有利的条件下重新为增加资产阶级财富、重新为增大资本的权力而工作,满足于为自己铸造金锁链,让资产阶级用来牵着它走。”】

  这种情境与其说是人类社会的进步,不如说是人类社会文明进化的悲哀。

  四

  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竞争的制度属性,强力推动社会劳动效率疾速提升,而提升劳动效率的根本手段就是生产商品的生产资料(多表现为固定资本)的技术革新,这就必然促进以集成人类智慧的替代复杂的手工艺的应用于商品生产的机器为主要标志的现代工业的兴起。科技于商品生产、流通领域统御性广泛应用,是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这一进步的结果,在丰富人类物质财富、增进人类生活福祉的同时,伴随着资本主义制度不可救赎的对整个人类社会带来结构性破坏的原罪。马克思对此洞幽烛微:

  【“由机器主导的工业时代,增加劳动的生产力的首要办法是更细地分工,更全面地应用和经常地改进机器。内部实行分工的工人大军越庞大,应用机器的规模越广大,生产费用相对地就越迅速缩减,劳动就更有效率。因此,资本家之间就发生了全面的竞争:他们竭力设法扩大分工和增加机器,并尽可能大规模地使用机器。……这种狂热的激发状态扩展笼罩整个世界市场,资本的增长、积累和积聚导致不断地、日新月异地、以日益扩大的规模实行分工,采用新机器,改进旧机器。”】

  在现实中我们看到:生产方式和生产资料通过这种方式不断变革,由分工引起更进一步的分工,由机器的采用引起机器的更广泛的采用,由大规模的劳动引起更大规模的劳动,——这是资本主义制度下商品生产的一个规律,“这个规律一次又一次地把资产阶级的生产抛出原先的轨道,并且因为资本已经加强了劳动的生产力而迫使它继续加强劳动的生产力。这个规律不让资本有片刻的停息。”

  以机器为标志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日益科技化,使工人阶级的劳动分工愈来愈精细化。同时,与商品生产领域科技的飞速发展和广泛应用相对应的,是工人阶级出卖自己唯一商品——活的劳动力市场的日益萎缩。关于这一点,马克思精辟论述:

  【“工业化时代的更进一步分工,使1个工人能做(原先)5个、10个乃至20个人的工作,因而就使工人之间的竞争加剧5倍、10倍乃至20倍。资本所实行的和经常扩展的分工就迫使工人进行这种竞争。经济学家们告诉我们说,因采用机器而成为多余的工人可以在新的劳动部门里找到工作。他们不敢干脆地肯定说,在新的劳动部门中找到栖身之所的就是那些被解雇的工人。其实,他们不过是肯定说,在工人阶级的其他组成部分面前,譬如说,在一部分已准备进入那种衰亡的产业部门的青年工人面前,出现了新的就业门路。这对于不幸的工人当然是一个很大的安慰。资本家老爷们是不会缺少可供剥削的新鲜血肉的。这与其说是资产者对工人的安慰,不如说是资产者对自己的安慰。”】

  紧接着,马克思以资本的唯一源泉——工人出卖的劳动力,一针见血地戳穿资本家及其附庸——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家关于资本源泉的谎言:

  【“如果机器消灭了整个雇佣工人阶级,那么这对资本来说将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因为资本没有雇佣劳动就不成其为资本了!”】

  马克思从资本主义经济发展规律论述中,科学得出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结果:

  【“不管已被(资本家阶级)采用的生产资料的力量多么强大,竞争总是要把资本从这种力量中得到的黄金果实夺去:竞争使商品的价格降低到生产费用的水平;也就是说,越是有可能便宜地生产,即有可能用同一数量的劳动生产更多的产品,竞争就使更便宜的生产即为了同一价格总额而提高日益增多的产品数量成为确定不移的规律。可见,资本家努力的结果,除了必须在同一劳动时间内提供更多的商品以外,换句话说,除了使他的资本的价值增殖的条件恶化以外,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因此,竞争经常以其生产费用的规律迫使资本家坐卧不宁,把他为对付竞争者而锻造的一切武器倒转来针对他自己。”】

  五

  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的市场机制唯一好处是,它充分激发人的利己的原始动物性,推动科技和与之并行的经济高速发展。实质上,对于人的本质动物性,它确实起到迷惑人之所以为人的高尚属性的投其所好的奸佞作用。资本自行驱动扩张的原始动能,在倡导以全面开放的自由竞争作为调剂平衡人类社会政治经济关系的万灵杠杆的资本主义制度下,推动社会财富疯狂增长,推动科技触须向未知的神秘广袤空间疯狂蔓延,支撑这物质和科技盛宴的,是对自然资源的竭泽而渔和对自然密码与法则丧失敬畏之心的肆意解构和破坏。

  18世纪工业革命以来,尤其是自20世纪末以来,由于世界政治格局变化,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口号下,世界资本主义进入前所未有的鼎盛发展时期,推动经济发展的科技力量呈指数级增长,科技由机器主导的工业化时代快速进化到信息化互联网时代。与此同时,支持、推动资本家资本增殖的商品生产与贸易手段同步进化到更赤裸也更血腥的纯资本运作的高级形式。

  诚如马克思指出的,资本主义发展具有须不断采取新的手段的必然性:

  【“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的发展进程,迫使资本家以日益扩大的规模利用既有的巨大的生产资料,并为此而动用一切信贷机构。”】

  根据这一定律,当今信息化互联网科技,同样根植于资本的原动力。资本推动科技和产业空前发展,科技高速发展与资本间的市场竞争致使产业与商品市场无理性扩张、膨胀,导致频繁的产业“地震”和社会经济结构性紊乱,最后于历史的下一个路口,将以蝶翅振动的微小动因,敲响资本主义的丧钟。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必然归宿早已洞悉:

  【“在每次地震中,商业界只是由于埋葬一部分财富、产品以至生产力才维持下去,——也就是说,危机也就越来越频繁了。这种危机之所以越来越频繁和剧烈,就是因为随着产品总量的增加,亦即随着对扩大市场的需要的增长,世界市场变得日益狭窄了,剩下可供榨取的新市场日益减少了,因为先前发生的每一次危机都把一些迄今未被占领的市场或只是在很小的程度上被商业榨取过的市场卷入了世界贸易。但是,资本不仅在活着的时候要依靠劳动,这位尊贵而又野蛮的主人也要把他的奴隶们的尸体,即在危机中丧失的大批工人陪葬,同自己一起葬入坟墓。”】

  六

  20世纪末叶,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在以中、苏为主导的社会主义阵营和以美、英为主导的资本主义阵营的数十年对峙中,以世界最早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版图面积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解体而跌入低潮,通往人类理想社会——共产主义社会道路再现晦暗曲折的艰难情形。资本利用其激发人的动物性私欲的罪恶本质,以渐进式和平演变伎俩,从掌握国家运转机器的苏共高层攻破其政权堡垒。此后,在政治制度对抗中取得胜利的以美国为首的世界资本主义同盟乘势而上,采取各种公开或隐秘手段,在世界社会主义国家广植党羽,以武力讹诈或和平演变等方式瓦解、颠覆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将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触角伸向世界每一个角落。——本来已危机四伏日薄西山的资本主义列强,就这样随着苏联解体、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剧变,而得以从变色媾和或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打着自由民主的幌子用武力征服的社会主义国家获得重焕生机的新鲜血液。

  毋庸置疑,当今世界是资本主宰肆虐的时代,旨在建立消灭阶级剥削的自由平等的理想大同世界的马克思主义式微。从中国哲学的自然万物赖以维护不绝生机的阴阳抗衡相对论辨析,资本绝对的一统人类社会,标志着资本主义已为自己拉开了掘墓的大幕,——这不以资本家阶级主观意志为转移,也不以科技发展水平为转移。资本于人间伪善的自我救赎与其推进科技高速发展,挽救不了它最后陷没的必然宿命,这结局是由资本原罪决定的,是由其生产的与自然、与人类社会发展日益尖锐的不可调和的对立矛盾决定的;而且资本主义产业发展得越迅速,它的具体的现实社会表现将伴随着推动的科技发展愈变态(如当今破解自然密码、颠覆亿万年来自然万物演进天则的转基因技术,是人脑挑战自然法则的胜利,但人类却似乎忘记了,自己也是大自然中的一分子。人类食物转基因技术在世界范围内推广、应用,与其如附庸于资本的一些经济学家、科学家所鼓噪的,是科技进步带给人类的福音,不如说是以资本与市场为催化剂催生出来的新的资本盛宴,与先前资本增殖、扩张对象所不同的是,它的对象是人的本体。这是科技在资本的驱动下针对人类的危险的倒戈。),愈加偏离人类光明正确的前进方向,从而愈加加速其灭亡。这一点,已经被马克思运用唯物辩证法依据资本主义内在发展规律充分论证。对人类同胞饱含悲悯情怀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指向并非具体的某一单纯政治或经济层面,并非局限于某一过去或未来的历史阶段,也并非具体于某个国家或某个统治阶级,它揭示的是人类社会发展历史的内部矛盾和问题,它站在维护最广大人民利益的立场上,以唯物辩证法在纷纭庞杂的关于人类社会发展理论中,去伪求真,从宏观上为人类指明光明幸福的前进方向。

  七

  马克思主义在我国政治经济制度建设中的重要作用和意义,表现为以传承并在政治经济工作实践中将马克思主义发扬光大的毛泽东思想武装的中国共产党应用于治国实践的执政理念和经国方略。尤其在当今实施对外开放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语境下,加强党的建设,保持党的纯洁性,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坚持党对经济工作的绝对领导显得尤为重要。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发展史表明,资本膨胀的最后结果,必然干预、操控政治,使本应为国家和人民服务的国家政权在它的淫威之下变为它的傀儡、帮凶。我党在统筹经济社会发展的方针政策制定和实施中,应清醒地认识到资本的邪恶本质,凭藉不同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制度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凭藉自新中国建立以来积累的丰富的社会主义建设经验,在新的历史时期,牢牢把握历史机遇,理直气壮地壮大国有企业,发展集体经济,制定符合社会主义制度、科学调剂人民创造的社会财富分配机制,消除、破解改革开放以来推行、实施系列市场经济政策、措施的偏颇累积的社会矛盾和问题,在为实现民族复兴伟业扫除障碍的同时,为人类建立公平正义的可持续发展的全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这种制度是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应用于我国社会制度建设实践的产物。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