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 | 与“田青”先生商榷:为什么不能乱用音乐?

2019-09-28 17:28:17  来源:昆明湖畔电影公社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01

  —

  这段时间,因为电影《时刻》中有著名革命领导人任弼时用小提琴为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演奏基督教灵歌《奇异恩典》的情节,而引起了观众批评,认为这亵渎了革命领袖的形象。

  观众的批评引起了专家学者的惊诧和愤怒。一段署名“田青”的反击文字在各个微信群流传。概括起来,主要是两个观点:

  第一,电影好得很!跳出了“以往同类影片对‘领袖人物’刻画的淡薄(此处似有笔误,疑为‘单薄’)、呆板、公式化的窠臼,塑造了一个生动、立体、丰满的中国共产党人的形象。”

  第二,采用《奇异恩典》好得很!因为“我们不是一直认为共产党人应该是人类一切优秀文化的继承者吗?”此外,更重要的是,音乐具有“抽象性和多意(似应为“义”)性”,“比如《马赛曲》,大家都知道它是法国大革命的产物,象征着‘自由、平等、博爱’,但在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里,它却成了拿破仑‘邪恶’的象征。”

  “田青”何许人也?顺便查了一下他的资料,发现头衔很多,包括“著名音乐学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所长、宗教艺术中心主任”等等。

  当然,网上的文字并非正式出版物,署名并不严谨,此“田青”可能非彼“田青”,所以我在文中使用“田青”时特意加上引号,仅指在那段文字后署名的“田青”,非指他人。

02

  —

  “田青”先生的第一个论点,不值一驳。因为所谓“对‘领袖人物’刻画的淡薄、呆板、公式化的窠臼”的问题,如果放在三十年前还差不多,今天则根本不是主要矛盾,“走下神坛”都好几十年了,“庸俗化”、“痞子化”才是刻画领袖形象时存在的主要问题。

  谓予不信,且看《时刻》中的领袖群像:一会儿“老子”、“孙子”地爆粗口,一会儿潜入梅兰芳的化妆间,一会儿替警卫队长写情书,一会儿下令对南京政府的和谈代表羞辱性地搜身检查……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在10年前的《建国大业》中还有领袖们喝醉发飙的桥段,试问,哪里有一点点“淡薄、呆板、公式化”的影子呢?

  在革命历史题材的影视作品中,把领袖塑造的像一个领袖,而不是编导心目中泛滥成灾的“霸道总裁”,这才是当前最需要跳出的“窠臼”。

  显然,在这个问题上,“田青”先生犯了刻舟求剑的错误,他对“同类影片”的印象还停留三、四十年前,很可能他“不看电影已经很多年了”。

03

  —

  “田青”先生的第二个观点,有欺骗性,值得略微辨析几句。

  直截了当地说,“田青”先生使用了诡辩术,采用了偷换概念的手法。因为宏观上、整体上做“人类一切优秀文化的继承者”和在某一个具体场合,根据不同的情景采用哪一首曲子,完全是两个概念,绝不可以相互替代。

  打个比方,瓦格纳的《婚礼进行曲》和肖邦的《葬礼进行曲》,应该都属于“人类优秀文化”吧?但它们使用的场合却必须严格区分。如果“田青”先生不信这个邪,偏偏跑到人家的婚礼上演奏《葬礼进行曲》,我敢打赌,他一定会被打的鼻青脸肿,并且绝不会有人同情。

  简言之,观众质疑的是“让任弼时为毛刘周朱演奏《奇异恩典》合适吗?”“田青”先生的反问却是“你难道不承认基督教灵歌是人类优秀文化的组成部分吗?”

  请问这不是诡辩又是什么呢?

04

  —

  至于“田青”先生所举的《马赛曲》的例子,也不足以证明他的观点。

  《1812序曲》的主题是俄罗斯反抗法国的侵略,所以《马赛曲》的旋律在其中成了“拿破仑大军”的音乐形象,但这并不能改变《马赛曲》的基本属性。

  事实上,无论一首曲子怎样具有“抽象性和多意性”,但总是存在基本属性,以存在抽象性和多意性就否定其基本属性,这是一种“白马非马”式的诡辩。

  我想反问“田青”先生一句的是:如果由于音乐具有“抽象性和多意性”就可以随意使用的话,那么梵蒂冈教皇会在他的聚会上演奏《国际歌》吗?美国总统会在他的就职典礼上演奏《社会主义好》吗?

  本来,对“田青”先生的问题,只要一句话就可以回答了:音乐作为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的一部分,是有阶级性的。但这个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田青”先生可能不懂,所以我也就不展开了。

05

  —

  毫无疑问,《时刻》中安排任弼时演奏《奇异恩典》,非常古怪,不能不让观众产生各种联想。

  迄今为止,没有任何史料或当事人的回忆证明任弼时喜爱、甚至知道这首歌,相反,却有许多证据证明任弼时最喜爱《国际歌》,他演奏过这首歌,也和前来探视他的朱老总一起合唱过这首歌。

  那么,编导舍《国际歌》而取《奇异恩典》究竟出于什么考虑?又有什么根据呢?

  按照电影叙事的常规,编导应该对此有所交代:任弼时由于什么契机喜欢上了这首曲子,并且认为此时此刻用这首曲子最能表达自己的心情。

  但编导对此毫无交代,表明他们对观众是非常藐视,非常粗暴的。

  同样,“田青”先生在为这一桥段辩护时,其逻辑之混乱,结论之武断野蛮,也令人叹为观止。

06

  —

  笔者在《评〈时刻〉中两个意味深长的桥段》一文打了个比方:“有人端上来一份东西,它看起来像蛋糕,闻起来也像蛋糕,但你吃了一口,却发现是粪团!”

  有一些网友好奇,为什么粪团会“闻起来像蛋糕”?现在他们应该明白了,这是因为有“田青”先生这样专门为粪团制造蛋糕香味的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