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鹿野:为克林顿和特朗普拉皮条的爱泼斯坦“自杀”,在美国很正常

2019-09-05 11:27:09  来源:察网  作者:鹿野
点击:    评论: (查看)

鹿野:为克林顿和特朗普拉皮条的爱泼斯坦“自杀”,在美国很正常

  一

  近来,美国富豪爱泼斯坦的离奇死亡引发了广泛关注。其因涉及数十名未成年少女的性交易指控于今年7月6日被捕。因为他此前与与政商学界和时尚界人物交往甚密,其中包括特朗普、比尔·克林顿、英国安德鲁王子、维密老板威克斯纳等等,所以很多人认为他是在为克林顿和特朗普等人拉皮条,也期待着案件的进一步发展。

  但是在当地时间8月10日早晨,爱泼斯坦被人发现在大都会管教中心的牢房中死亡,警方初步推断系自杀。可美媒爆料称,事发当晚,狱方停止对他进行防自杀监视,与他同室的囚犯被转移,两名警卫也处在连续加班的状态。这一切都为其死亡蒙上了诸多的疑点。

  8月16日,爱泼斯坦的尸检报告正式公布,纽约市体检医师办公室认定爱泼斯坦死于上吊自杀。但爱泼斯坦的律师对体检医师给出的结论不满意,在16日晚些时候发布一份声明中,他们表示,辩护团队将对爱泼斯坦去世的原因进行独立调查,包括采取任何必要的法律行动以查看他在死亡当晚起监狱牢房周围的录像。

  然而,调查牢房周围监控录像的情况也不顺利。据美国媒体报道,其中部分视频因为受损而无法使用: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26日报道,三名消息人士透露,关押爱泼斯坦的牢房走廊外至少有一个摄像头拍摄的监控片段因受损无法使用。

  报道称,目前尚不清楚为何这些视频片段会受损无法使用,也不清楚其他可用监控视频的具体内容。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监察长办公室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以确定发生了什么,以及其中是否存在违法或犯罪行为。

  美媒指出,这些视频片段被认为是爱泼斯坦死亡案件调查的关键,大都会管教中心此前曾被曝出关押爱泼斯坦的人手不足,而监控片段无法使用是狱方的“又一次失败”。

  爱泼斯坦之死又添新疑点:牢房外部分监控片段遭损坏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43061731598327868&wfr=spider&for=pc】

  而到了当地时间8月29日,美国一名联邦法官正式驳回了爱泼斯坦涉嫌的性交易刑事案件。虽然美国检方称,将对此案继续进行调查,案件被驳回并不会阻止检方未来指控涉嫌参与此案的其他同谋,但是个人认为,在爱泼斯坦已死,指控又被驳回的情况下,那些重要的涉案人员已经不大可能受到什么惩罚了,这一案件基本可以确定将以不了了之告终。

  二

  一些朋友可能会怀疑笔者的判断,认为“这么一个明显的疑点重重的案件,怎么可能不了了之呢?”然而,在美国历史上,这种情况恰恰是一种非常普遍的“常态”。

  远的不说,10多年前的“华盛顿头号老鸨”离奇死亡案,便和爱泼斯坦事件如出一辙。

  在2007年3月时,“华盛顿头号老鸨”黛博拉·帕尔弗里因案发成为被告后,威胁将出售近万名嫖客的电话记录,其中不乏白宫官员和华盛顿政治圈的头面人物:

  【时报综合报道 据美国媒体(2007年)3月3日报道称,50岁的黛博拉·帕尔弗里堪称“华盛顿头号老鸨”,过去13年来,她创建的卖淫团伙先后招募了132名妓女,总计狂赚200多万美元。然而,不久前因案发成为被告的黛博拉日前威胁称,为了筹集打官司的律师费,她将出售13年来近万名嫖客的电话记录!他们中不乏白宫官员和华盛顿政治圈的头面人物,甚至连前总统克林顿的一名顾问也“榜上有名”。一旦他们的身份曝光,必将引发美国政坛“史上最大性丑闻”。

  华盛顿头号老鸨欲曝光万名嫖客记录(图)_新闻中心_新浪网

  https://news.sina.com.cn/w/2007-03-05/062511338420s.shtml】

  然而在2008年4月,其又因为这些行为被确认为敲诈勒索,随后在5月1日死亡,之后被认定为自杀。而被她曝光的那些嫖客,前途则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2008年)11月1日,美国佛罗里达州警方对外宣布“华盛顿头号老鸨”黛博拉·帕尔弗里死亡案的调查结案,认定帕尔弗里系自杀身亡。当局希望这个结论能够平息美国社会对她“死于谋杀”的猜测。然而,对于一个掌握了华盛顿政治圈诸多丑闻的人来说,帕尔弗里之死自然会让人们联想到“阴谋”二字。

  今年(2008年)5月1日,是52岁的帕尔弗里生命中最后的一天。……帕尔弗里的死讯传出,华盛顿立刻议论纷纷,因为这个女人掌握了华盛顿权贵们太多的肮脏秘密。当时很多人揣测,她极有可能是被谋杀的。

  今年4月15日,华盛顿一个联邦陪审团裁定,帕尔弗里“洗钱”和“用邮件进行非法活动及敲诈勒索”的罪名成立,可能将面临5年或6年的监禁。

  而那些身份曝光的嫖客却依然很逍遥。大卫·维特依然稳坐参议员的宝座;哈兰·乌尔曼仍是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兰德尔·托拜厄斯在辞去美国国际开发署署长职务后,回到了印第安纳州,不久就被任命为印第安纳波利斯航空局董事会主席,当地市长说“他应该得到第二次机会”。

  但帕尔弗里却再也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她孤独、无奈地死了。

  “华盛顿头号老鸨”死不瞑目,江玮 《 环球人物 》2008年第22期】

  【如果说“华盛顿头号老鸨”黛博拉·帕尔弗里之死是自杀还是他杀因为资料较少,仍然难以判断,只能说是其离奇死亡让某些人松了一口气。那么60年代和肯尼迪兄弟交往甚密的的明星玛丽莲·梦露之死,则有较多的证据而被大多数人认为是他杀:

  玛丽莲死亡当天的白天和晚上,窗户是完好无损的,因为玛丽莲的管家尤尼斯没有找人修过窗户,如果窗户损坏过,她是不会让这个全球瞩目的巨星在窗户破损、毫无保护的房间里休息的。而且,尤尼斯是心理医生指派照顾玛丽莲起居的人,她勤劳细心,十分负责(的确,虽然当时是凌晨,但她得知窗户被损坏后立即联系她的女婿过来修理)。由此可以推断,窗户被损坏的时间与玛丽莲的死亡时间间隔不长。

  玛丽莲用来保存重要个人文件的柜子放在客厅,当晚这个柜子也被撬开。

  死者身上有多处淤伤,其中背部左下方的淤伤面积很大。法医表示,大面积淤伤是明显的“暴力迹象”,应对此展开调查。她四肢后部也有淤伤,而且据法医报告显示,“死者结肠处有明显充血和淡紫色斑点”,地方法官办公室医学法律事务负责人认为,这些淤伤是证明玛丽莲死亡为他杀的确凿证据。

  (美)理查德·贝尔泽,(美)大卫·韦恩著;张媛译,死亡真相 名人死亡事件背后的蛛丝马迹=STRAIGHT FACTS ON THE COUNTRY’S MORE CONTROVERSIAL COVER-UPS,东方出版社,2015.07,第45页】

  三

  如果不止限于这种桃色丑闻的话,美国历史上种种让人匪夷所思的谜案也就更多了。

  比如说,还是肯尼迪政府时期,一位农业部的高官马歇尔去调查腐败案件,结果身中5枪死在沟里,却被警方认定为“自杀”。后来几年以后,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同意开关验尸进行尸体解剖,结果发现马歇尔中枪以前就已经吸入了足以令人窒息的二氧化碳,并且在头部受到过足以令人昏迷或死亡的重击。显然,一个死人是不可能再向自己连开5枪来“自杀”的。在这种情况下,警方才不得不将这一案件认定为谋杀。当多年之后,疑凶表示是当时的副总统约翰逊下令杀死马歇尔的时候,约翰逊已经死了好几年:

  【政府农业官员亨利・马歇尔不惧危险来德州调查那些不轨行为,结果死于枪击。他的尸体是在沟里找到的,他中了五枪,却被说成是自杀因为没有对尸体作解剖,整个事情也就很容易被遮掩过去了。

  但是人们并没有完全忘记那件事,几年后事情又在华盛顿浮出水面。有命令要开棺解剖尸体,结果发现马歇尔头部受到过打击,在挨枪击前吸入了过量二氧化碳。于是判定他真正的死因是谋杀并开始了调查。……林登・约翰逊死后几年,大陪审团又开始调查亨利・马歇尔的死因。因为他们需要比利・索尔・埃斯蒂斯提供材料,于是就同意他免遭起诉。他提供的材料的确是爆炸性的。他说,林登・约翰逊下令杀死马歇尔来掩盖他与比利・索尔・埃斯蒂斯的关系。

  (美)马休·史密斯著 王嘉褆译,肯尼迪家族:阴谋背后的真相,上海远东出版社,2006年07月第1版,第124页】

  甚至肯尼迪本人的死亡也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悬案之一:不仅警方认定的凶手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枪杀,还有多达188名证人离奇死亡,有的被枪杀,有的则是遭遇了车祸或者手枪走火等“意外”……这一切导致相信美国当局对案件结论的人寥寥无几:

  【奥斯瓦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杀。杀凶手的凶手名叫杰克-鲁比,52岁,是达拉斯“旋转木马”夜总会的老板。杰克·鲁比当场被警方逮捕。他坚决否认与奥斯瓦德有联系,只是说他枪杀凶手,完全是出于对总统的爱戴和对凶手的仇恨。

  新一轮的调查又开始了。

  可是,让人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从1963年到1983年,凡是与暗杀肯尼迪总统案有关的重要证人,一个个都丢了性命,被杀者达188名之多。

  显然,第一个死于非命的便是达拉斯当地的警察蒂皮特。他在总统被刺杀45分钟之后,被所谓的“奥斯瓦德”枪杀。凶手是一名长着黑色鬈发的青年男子。

  另一名重要的证人是铁路工人列·鲍尔斯,他向警察局提供了一个惊人的情况:肯尼迪总统的车队前方,是一条铁路路基,那一天,路基后面的停车场上停放了鲍尔斯不熟悉的几辆汽车。在刺杀总统的枪声响起时,停车场附近有一些忙乱的人,其中有几名军人和一名持报话机通话的人,他们迅速离开了停车场。鲍尔斯的情况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即另有人在向总统开枪。列·鲍尔斯将他看到的铁路路基这一侧发生的事情,报告给调查总统死因的沃伦委员会后,很快,当他步行在街头时,被一辆疾驰而来的汽车撞出很远,永远地闭上了那张不甘寂寞的嘴。

  1963年11月24日晚,《达拉斯时代先驱报》的记者吉姆·利泽与杰克·亨特,在杰克·鲁比枪杀奥斯瓦德几个小时之后,有机会进入鲁比的住宅进行过调查。不久,两人双双死于非命。吉姆·利泽在自己的家中被枪杀。杰克·亨特因警察手枪“走火”,击中了他,死于非命。

  大量证人的死亡,逐渐使美国公众认识到,奥斯瓦德或许只是一只替罪羊。到肯尼迪总统被害20周年时,美国《新闻周刊》的调查结果表明,只11%的人相信奥斯瓦德是唯一的罪犯,74%的人相信他不是单独作案。

  [德]罗伯特·冯·林姆沙著,肯尼迪家族,花城出版社,2008.3,第187页】

  四

  不过,上述这些迷案虽然即使是美国人当中相信当局结论的也没有几个,但是由于证人都死了等原因,谁也拿不出确凿的证据来证明案件的真相,于是也就只能不了了之了。因此笔者相信,近日的爱泼斯坦案件也不会例外,无非是在美国的疑案史上再加上一页而已。

  这,就是真实的美国。表面上看一切都是依法办事,但实际上却有着一条谁也看不见摸不着的红线。无论是什么人,只要威胁了统治美国的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的整体利益,总是会神秘的从人世间蒸发。然后会被认定为“自杀”,或被认定为“意外”。要是有人找出了一些对于相关结论的不利证据,那么一样会步其后尘。最后,有的在多年以后公布真相时,相关人员早已寿终正寝,更多的则是成为了永远的悬案。这种情况周而复始,于是绝大多数有钱有势的人便可以在“法治”的表象之下,肆无忌惮地无法无天。

  这些事实表明,马克思是对的,所谓“法治”的确是有阶级性的。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法治”,只不过是资产阶级对于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统治工具。某些公知和媒体所鼓吹的“中国的依法治国应该学习西方法治模式”等谬论可以休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