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紫虬 | “一个聪明人”建议:“妓院国营”与“所有制中性”

2019-08-09 11:06:05  来源:昆仑策  作者:紫虬
点击:   评论: (查看)

  【摘要】本文是学习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笔记,恩格斯认为,资本主义国企,既是经济进步,也与社会主义国有经济性质截然不同本质区别在于劳动阶级是否掌握了剩余价值。恩格斯去世后,资本主义被迫做出了缓和阶级矛盾的让步,这种让步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现了拐点,由此造成西方贫富分化程度复归到100年前,生产力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矛盾的不可调和性没有变化。这一点是党内外一批占据重要话语权的经济理论界人士竭力所回避的。恩格斯的思想对我国国企改革中的形而上学,有深刻的历史穿透力:1,在吸收、借鉴西方生产力的社会性时,一些片面认识抹杀生产关系差别。2,对私有制的崇拜,使得一些理念无视市场条件下的企业运行规律。3,用经济上的商业性平等竞争,混同于政治上的平起平坐。4、把捍卫公有制丑化为捍卫僵化的国企体制或特权。5,坚定维宪,调整劳资关系以增加企业竞争力,民营工商业者就能始终是自己人。

  一、恩格斯对资本主义国有企业的辩证态度

  140年前,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提到了国有企业。

  “只有在生产资料或交通手段真正发展到不适于由股份公司来管理,因而国有化在经济上已成为不可避免的情况下,国有化——即使是由目前的国家实行的——才意味着经济上的进步,才意味着达到了一个新的为社会本身占有一切生产力作准备的阶段”。①

  恩格斯告诉今天的人,即使140年以前,在资本主义国家,在一定条件下,国有化经济相对于私有经济构成的股份公司,也“意味着经济上的进步”。这是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提到国有经济的第一层意思。

  140年来,在生产力发展加速的风云变幻和不同思想的争论中,恩格斯的观点始终具有客观性。比较典型的反证例子,是私有化的福岛核电厂带给日本社会的灾难与动荡等西方国家的公共服务私有化。在中国,住房、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改革为多元化市场运作,私有经济演变为市场主导以来,带来巨大社会矛盾:家庭可支配收入比例减少,消费能力无法适应飞速发展的社会生产力。从宏观上看,过剩与需求不足一般是资本主义的典型经济特点,在中国的改革开放中一定程度上出现了,这在世界一百年来的社会主义运动史上是第一次。

  恩格斯的第二层意思是,资本主义的国有经济就是社会主义吗?

  恩格斯痛斥了资本主义国家的“冒牌社会主义”,是“堕落为某些奴才气”。恩格斯尖锐的讽刺道,“如果烟草国营是社会主义的,那么拿破仑和梅特涅也应该算入社会主义创始人之列了。”恩格斯揭露了俾斯麦政府国有化的意图,比利时和普鲁士把铁路干线收归国有是为了把铁路官员训练成“政府的投票家畜”,主要是为了取得一种不依赖于议会决定的新的收入,“无论如何不是社会主义的步骤,既不是直接的,也不是间接的,既不是自觉的,也不是不自觉的。”否则19世纪30年代“一个聪明人一本正经地建议过的妓院国营,也都是社会主义的设施了”。②

  在这里,恩格斯明确的告诉了人们,资本主义的国有企业,和社会主义的国有企业,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性质,两种概念。

  总而言之,恩格斯的辩证态度是,一方面面对市场经济的无政府主义,以国有化运行事关国计民生的行业,即使在资本主义国家也是一种经济进步,这种进步,是为社会主义形态做准备。另一方面,资本主义国家的国有经济,与社会主义的国有经济毫不沾边,有本质的区别。对后一点,恩格斯进行了辛辣的讽刺。

  

1.webp (44).jpg

  二、历史唯物主义视角下的资本主义国企与国家资本主义

  恩格斯是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社会性角度来看待这一切的。这是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础。恩格斯在该文中用问答的形式,简单阐明了现代社会主义。

  “现代社会主义是怎么回事呢?”

  恩格斯分析了早在近200年前的马克思主义时代,资本主义生产力的空前发展,造成了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可供支配的工人的极大的过剩。资产阶级已经不能驾驭生产力,工人阶级因此被逼上了劳动和生活的绝境。社会主义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的社会性和生产方式的社会性产生不可调和矛盾的产物。

  恩格斯由此作出判断:“新的生产力已经超过了这种生产力的资产阶级利用形式;……现代社会主义不过是这种实际冲突在思想上的反映,是它在头脑中、首先是在那个直接吃到它的苦头的阶级即工人阶级的头脑中的观念的反映。”③

  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由于“任何一个民族都不会容忍由托拉斯领导的生产,不会容忍由一小撮专靠剪息票为生的人对全社会进行如此露骨的剥削。”资产阶级国家“不得不”以国有经济的形式接管生产。但“无论转化为股份公司和托拉斯,还是转化为国家财产,都没有消除生产力的资本属性”。“它越是把更多的生产力据为己有,就越是成为真正的总资本家,越是剥削更多的公民” ④。这是恩格斯对国家资本主义清晰的描述。

  四十年后,列宁在十月革命前后的实践中认为,“社会主义无非是变得有利于全体人民的国家资本主义垄断” ⑤。

  从恩格斯和列宁的观点可以看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及其国企的本质区别,在于以劳动阶级为主的全体人民是否掌握了剩余价值。

  三、恩格斯去世后资本主义的调整与不变的本质性

  200年来,由于商品(市场)经济自身必然的盲目性,过剩与经济萧条,成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的周期性常态。在资本主义社会自身不可调和的矛盾中,在全世界工人阶级,以及在五分之一人类的中国,工人阶级联合农民阶级,通过社会主义运动进行的强大反抗下,在资本主义经济周期的教训下,在飞速发展的现代社会生产力的冲击等一切合力下,资本主义被迫进行了改良。例如通过股票市场大众持股,通过约束垄断资本,缓和社会矛盾;通过企业员工持股,缓和阶级矛盾,增加激励因素,增进企业竞争力;通过增加社会福利,以较低成本维持劳动者在萧条周期之间的再生产。资本主义的这种让步和信息科技创新提振了其生产力发展。

  资本主义的这种社会让步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现了拐点,这个时间段和苏联修正主义对内特权化,对外长期投降主义,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竞争力严重衰退的时间段大致重合,和里根、撒切尔夫人在美英推行新自由主义,推动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的时间段大致重合。2016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祖克曼(Gabriel Zucman)的研究成果表明,0.1%的美国人正坐拥该国20%的财富,财富不均的情况回了100年前。

  

1.png

  (上图转引自公众号【北美留学生报】《美国1%的富人坐拥40%财富,贫富差距退回百年之前》)

  各种定性和定量的分析表明,生产力的社会性和生产方式的社会性所产生的不可调和的矛盾,作为一种宿命性的阴影,始终笼罩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这是占据着话语权的东西方许多理论家,直至我们党内一些党员身份的理论“创新”者,以“与时俱进”的名义努力回避或粉饰掩盖的一个客观大势。

  四、学习恩格斯的思想所引发的对国企改革的反思

  恩格斯对资本主义国有经济既有“进步”性的评论,又有毫不留情痛斥的辩证态度,尽管过了140年,相对于我国国企改革进程中的一系列形而上学,依然具有深刻的历史穿透力。这些形而上学背离国企改革中广大干部群众的实践,违背历史唯物主义观,有一个共同偏见:一谈到国企,就无视社会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的根本区别,进行简单的类比。具体表现在以下:

  1  在吸收、借鉴西方生产力的社会性时,一些片面性认识抹杀生产关系的本质差别。这种观念美化、迷信市场均衡,回避或否认社会资本归根结底由私人资本支配,回避或否认各类资本的扩张所导致的投资盲目性和重复生产,无视因此产生的生产过剩与需求不足加剧了贫富分化和社会矛盾,直至对生产力产生约束。这种观念从根本上否定这一因果关系链。

  据2016年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数据汇总,从1998年到2015年,我国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资产占比上升到42%,国有控股企业从69%下降到39%;私营企业的所有者权益上升了190.7倍,而国有控股企业仅上升了4.65倍。考虑到同期货币(M2)供应量增加了12.32倍,国有控股企业的所有者权益很难形成实质性增加。

  公、私有经济规模占比和存量方面此消彼长的急剧变化,形成了中国自90年代以来的私有化的历史事实,这种私有化在一定限度内,是从原本一大二公所有制出发,在市场条件下建立多元化市场主体,组织社会生产力所必要的,其必要性体现在十六大提出的“两个毫不动摇”。在实践中,从私有经济的 “五六七八九”的领域主导力量以及存量优势的动态演变过程中,传统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弊病和社会矛盾也开始显现出来。除了贫富分化不断加剧已形成社会共识以外,产能过剩也愈来愈成为社会现象。对此,习近平同志在十九大政治报告中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提出了供给侧改革等一系列部署。

  2016年7月中国人大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共19万“僵尸企业”中,民营企业为主要构成的中小企业就占18万家“僵尸企业”;不同所有制企业中,国有和集体企业从2004年到2013年,僵尸企业数量下降了约60%,而同期民企增长150%。

  

2.png

  (上图转引自公众号【企业管理】《人民大学报告称:中国僵尸企业比例约为7.51%》,2016年7月28日)

  这些数据的变化,与我国GDP增速下降的新常态呈明显的相关性。例如,私营经济在市场分化中,其所有者权益和“僵尸企业”的大幅增加,与国家GDP增速的下降有一定的负相关关系。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有些观点在论及习近平同志提出的反周期的三去一降一补时,无视私营企业存量占比优势的重要作用,木匠斧子一边砍,只强调国企中的“僵尸企业”,一些如“由于国有企业过于膨胀,造成大批的行业的产能过剩”⑥的判断脱离了事实,以点带面,诿过于国企。

  2,对私有制的崇拜和迷失,使得一些顽固理念无视市场条件下的企业运行规律。在一定的所有制下,企业内部劳动者人际关系、劳动者与生产资料和成果分配的变革是企业活力的直接因素。这为不同所有制企业的变革留下了巨大空间。社会主义国有企业在容纳、扩张生产力过程中,适应生产力的变革是动态性的,是没有止境的。把这种动态性凝固化,静止化,悲观失望,充满了失败主义,是长期以来从国资系统到经济学界存在着的一种形而上学。这种观念把国企管理的内部变革和依靠员工群众不足产生的问题,片面归咎为所有制形式。试图以所有制变更解决企业内部的一揽子问题,如企业内部由劳动者与生产资料、收益的紧密度构成的机制优化,和劳动关系变革。

  这种形而上学脱离实际,在思想方法上具有明显的唯心先验论特征。它在历史上表现为大马拉小车的一大二公,在当下表现为一“私”就灵,一“股”就灵,一“混”就灵。它之所以源远流长,很有市场,首先是因为它脱离群众路线,既是精英思维,也是长期以来把国企改革的社会实践曲解、误解为只有少数领导专家才有发言权的结果。深圳一位研究创新的同志,以管理了八年国企的经验,断然结论,“凡是讲国有企业竞争能力都可以做大做强的那些人,都没有搞过国有企业”⑥,就是这种观念的典型反映。这位同志应当问一问,自己在建设国企的凝聚力方面,通过企业凝聚力围绕客户中心转换经营机制方面,有哪些收获和体会。

  一个常见现象是,凡是认为国企搞不好,指望混改私有化来提高效率的国企领导人,往往就是在干群关系和企业凝聚力建设上的失败者;凡是把私有化看作解救国企的灵丹妙药的各级政府领导人和国企领导人,往往看不到国企传统上的为人民服务价值观,和市场经济下通过创新为客户创造超额价值的客户中心理念高度重合,是企业获取长久竞争力的活力所在;他们的观念远离习近平人民主体观,或者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离心离德,让他们按照习近平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精神,继承、扬弃国企的光荣传统和管理经验,克服官僚主义,践行“企业是市场的主体,员工是企业的主体,客户是企业的中心”,改革国企暂时的、局部的僵化机制是有困难的。

  3,用经济上的商业性平等竞争,混同于政治上的平起平坐。由商品经济等价交换原则产生的竞争中性,由资本和劳动的对立产生了资本主义私有制和社会主义公有制主体的差异,两者是性质截然不同的两回事情。有一种流行观点坚持把竞争中性和所有制中性混为一谈:

  “历次中央全会文件表述的核心实际上与竞争中性和所有制中性的内涵并无二致。即无论各种市场主体的所有制成分,在政策环境、法律保障、要素供给等方面,俱应平等竞争、一视同仁。”(高尚全《坚持基本经济制度,把握两个中性原则》,公众号【浙江大学管理学院】)

  这种观点任意解释中央精神。竞争中性是经济概念,所有制中性是政治要求,用经济上的商业性平等竞争,混同于政治上的平起平坐,这是一种逻辑混乱。这种方法几十年来屡试不爽,已经发挥了挖基础,砍顶梁柱的政治效果。用这种错误思想指导国企改革就会走入歧途。

  首先在认识上,除了用竞争中性歧视国有企业所担负的社会公益和社会职能,干扰国企企业价值,为在混改中消融公有经济从舆论上开辟道路以外,更重要的是,远离国企内部改革中活劳动和物化劳动以及劳动成果的紧密结合,远离企业内生动力机制的重构,远离企业活力的客观规律。它的实质,是谈基本经济制度时抽去了公有制主体的灵魂,混淆私有经济补充地位的阶段政策性与马克思主义剩余价值论原则立场的差别,隐含着思想上理论上对马克思主义剩余价值论的否定。

  当所有制为中性,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毫无区别时,如同恩格斯辛辣讥讽的,“妓院国营”也成了社会主义。

  4、把捍卫公有制丑化为捍卫僵化的国企体制或捍卫特权。我国国企在改革中,已经取得了非凡的成绩。从国内的发展到一带一路,到非洲,到世界各地,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和肯定。需要从基层实践中实事求是的总结。要把国企开拓创新的经验总结出来,具体分析国企的确存在的与市场经济不适应的部分,例如按竞争中性的原则,准确评价剔除非商业性的社会职能部分以后的竞争能力。如果不去总结市场条件下具有中国特色的国企管理开拓创新经验,鸡蛋就孵不出小鸡来。相反,把国企改革的视线始终聚焦于各国皆有的“行政垄断”,始终聚焦于各种所有制企业都有的内部人控制和内部腐败、官商勾结,公有制原罪、公有制歧视就成为潜在规则,国企就成了通过混改肢解、泡沫化的对象。鸡蛋就变成食品被吃掉。而捍卫公有制主体的维宪护宪正义行为,就被“顺理成章”的描述为封闭僵化,捍卫行政垄断。

  5,认真践行国家宪法,以服务社会的视野调整劳资关系以增加企业价值和竞争力,民营工商业者才能是自己人。习近平提出,“民营经济是我国经济制度的内在要素,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 ⑦。私营企业遵守宪法,其贡献的税收是我国强军军费,扶贫、基础科研等履行社会主义国家职能的经费来源之一,私营工商业者是我们自己人。

  我国宪定经济制度的基本前提是公有制占主体,维护公有制主体是全体公民的基本义务,私营工商业者着眼于加强公有制主体而发挥辅佐功能,才能成为社会主义制度名副其实的自己人。例如,把法不禁止皆可为局限在生产力创新上,在贯彻竞争中性原则中,不参与恶意收购肢解公有经济;积极开展尊重劳动者的劳资协商等。

  我国私有资本控股企业的明天,是从提高企业活力入手,主动克服股东至上对企业长远效率的约束,主动克服股东至上对企业实现社会价值、提高最终竞争力的约束,变革优化劳资机制。华为劳动优先于资本的路径,已经为我国的民营企业走出了光辉灿烂的明天,为我国国有企业做出了企业内部劳动关系变革,从而创造巨大生产力的示范。华为的蝶变,是民营企业中的劳动者从谋生、生存的自在到自为的过程。一个民营企业起家,世界规模的华为,成为帝国主义举国体制打压的对象,成为我们民族工业的先锋,怎么能不是自己人?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时代,伟大的时代需要一大批华为。

  文章结束时,对于我们队伍内那些习惯于百般手法以肢解,摒弃公有经济为使命的理念,引用一段革命导师话语,看看是否惟妙惟肖?

  “现在有一种倾向,就是说话、写文章都尽量合乎帝国主义和敌人的口味。其结果是敌人舒服,自己的阶级被蒙蔽。这是欺骗群众和欺骗各国共产党的行为。”⑧

  2019.5.10

  注释:

  ①②③④、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电子版437、438、432,437-438页

  ⑤、列宁 《列宁选集》,第3卷,电子版265页

  ⑥、张思平 《国有企业后退一步中国经济海阔天空…》公众号【经济学原理】2019.5.1

  ⑦、习近平  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讲话

  ⑧、毛泽东 《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