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胡懋仁: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是挂羊头卖狗肉

2019-08-06 13:27:59  来源:北航老胡之闲话  作者:胡懋仁
点击:   评论: (查看)

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是挂羊头卖狗肉

  西方政治经济学(有学者认为,原来在西方,有的就只是政治经济学。但后来有些西方学者担心马克思主义理论在这个领域里影响太大,为了避开这一点,他们单独起了个另外的名字,只要经济,不要政治,称为经济学。但中国的这位学者认为,所有的经济学都是政治经济学)一直就强调自由主义的理论。早期有亚当·斯密的古典自由主义理论。在1929年全球经济危机(主要是在西方和一些发展中国家,不包括苏联)爆发后,这个古典自由主义理论遇到了极大的困难,于是凯恩斯的理论开始取代了古典自由主义的理论。而1973年的能源危机,使凯恩斯的理论开始受到指责,于是新自由主义理论就应运而生。但新自由主义理论虽然强调所谓大市场、小政府,也和古典自由主义理论一样,强调自由竞争。但在实际上,说到底这不过是在忽悠广大发展中国家,以及前社会主义且正在转型国家的一个幌子。因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并没有完全按照新自由主义的理论来管理自己国家的经济活动。除了里根时代的美国和撒切尔夫人时代的英国,做了一些把本国的国有企业私有化的事情之外,也没有搞什么小政府,大市场。而且把本国国有企业私有化也没给这些国家带来多大的好处,反而是英国铁路在私有化之后,发生了重大事故,造成了旅客的伤亡。所以,英美两国在实施新自由主义政策的过程中并不怎么成功。

  严格地说,即使在古典自由主义时期,那时候主要还是英国的政府出头为资本主义在英国的发展开辟道路。至于是否自由竞争,这不是当时资产阶级政府所关心的事。只是在西方资本主义入侵亚非拉国家时,才提出所谓自由贸易、自由竞争的概念。至于西方资产阶级是不是真的喜欢自由竞争,那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因为我们在这种所谓自由竞争的背后,总能看到西方资产阶级的军舰和大炮。没有军舰或者大炮的自由,才应该被称为真正的自由吧?而在军舰与大炮的威胁下,难道真的会有所谓纯粹的自由吗?没有纯粹的自由,哪来的纯粹的自由竞争?

  在20世纪最后十年的全球化进程中,由于广大转型国家,包括已经变色的前社会主义国家,也包括正在改革开放的中国,都在大力引进外资,在这个过程中,外资进入到这些国家时,这些国家也都有不少优惠政策。这或许是引资的一种需要,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优惠对于本国企业是有一些不公平的。也就是说,这样的状态并不完全是自由竞争的。而外国资本进去之后,开始变得更为嚣张。如果外资所进入的国家政府采取那怕只有一点维护市场公平的政策,有的外资就会指责这些政府在搞不公正竞争。这完全是占了便宜还卖乖,恨不得在这些国家的本国企业一网打尽。这种霸道的行径有其他人的自由吗?没有其他人的自由,这时的竞争还能称为自由竞争吗?

  在全球化进行到今天,中国,还有一些其他新经济体,自身经济发展的规模越来越大,发展速度也是相当快的。这时,以美国为代表的国际垄断资本就开始打压这些国家。他们通过本国政府的政治手段,无所不用其极,野蛮地打击和排挤这些国家的企业。这让人们看到,美国的所作所为,已经不是什么竞争了,更没有什么自由了,完全是丢掉自由竞争面纱后的凶残。所以,这样看起来,资本主义的所谓自由竞争,从头到尾都是虚假的、骗人的,都是完全不可信的。

  那么,在市场中的自由竞争,是好还是不好?用句通常的网络用语来说,理论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至少自资本主义产生以来,并不存在纯粹的自由竞争,大多是在这个幌子下面的羊头狗肉之类。那么如果真正实行起来是不是可以呢?这就需要进一步分析了。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是不是有可能做到这种纯粹的自由竞争,还是要思考一下。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初期阶段,一些人利用自身的背景,在价格双轨制的环境下,利用官方关系倒买倒卖,世称官倒。这种情况当然无公平可言。在市场经济进一步发展之后,也有不少假冒伪劣的大量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没有什么公平的市场竞争。而且这个时候,市场的法制环境也不够健全。一些人为了拿到项目,托关系,行贿赂,把本来可以做到公平竞争的招投标变成了黑箱操作,这当然也不算公平的自由竞争。换句话说,只有在严格的法治环境下,行政部门真正做到公平行政,司法部门做到公平执法,这时的市场经济才有可能真正做到公平无私的自由竞争。

  但是话又说回来,即使在那种严格的环境下,市场经济也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公平。企业所拥有资金数量的多少,企业自身规模的大小,所经营商品和服务的差异,都可能带来一定程度的不公平。所以真正公平的自由竞争还是相当困难的。同样的招投标项目,一般说来,小公司无法与大公司竞争。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虽然,我们不可能得到绝对的公平,但尽可能做到相对的公平还是我们应该为之努力的。

  在国际上,目前的环境要求真正做到公平的自由竞争还是相当困难的,面对美国的打压,面对国际财团各种动手脚,想要守规矩地做生意实在太困难的。所以,对此我们不需要抱不切实际的幻想。我们只能靠我们的实力,在国际竞争中夺得我们的一席之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