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胡懋仁:发达国家的内部矛盾何其多?

2019-08-09 16:40:40  来源:北航老胡之闲话  作者:胡懋仁
点击:   评论: (查看)

发达国家的内部矛盾何其多?

  有学者认为,随着全球化的进程,西方国家经济状态趋于恶化,那么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的矛盾会发生激化。这确实也是一个复杂的过程。

  在马克思生活的年代,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的阶级矛盾是比较尖锐的。马克思主义能在工人运动中引起共鸣,也是和这个复杂和尖锐的阶级矛盾有着直接的关系。然而,到了十九世纪最后二十年,由于这段时期资本主义有一个相对平稳的发展时期,资本主义手中积累的利润有了较大的增长,于是资产阶级就能从中抽出很少的一部分,用来收买工人运动中的工人贵族,或者工人运动的高层,以缓解尖锐的国内矛盾。

  在这段时间,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大多也是殖民主义国家,他们对殖民地的掠夺让他们几乎在短时间内暴富起来。这种巨额的超额利润,也允许资产阶级从中拿出一小部分改善本国工人阶级的工资和福利待遇。因此,这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这些发达国家内部的阶级矛盾。用恩格斯和列宁的话来说,这就出现了发达国家的工人阶级的资产阶级化的现象。

  虽然后来,在进入二十世纪之后,西方世界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但这两次大战主要的开端都是发达国家资本主义之间的矛盾所引发的。只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不久,德国入侵苏联,这才导致了在全世界范围内,战争的性质转变成反法西斯的性质。在两次大战期间,爆发了1929年的世界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这主要也不是发达国家内部矛盾所引发的。但这却是导致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矛盾的激化。

  二战结束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通过发展新的科学技术,以及采用更先进的生产技术与设备,使得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得到了又一次较为平稳的发展机会。在这段时间里,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进一步采取通过提高税收,而建立起较为完善的社会福利体系。前面提到的资本主义国家内工人阶级的资产阶级化的现象继续存在,而较高的社会福利也极大地缓解了发达国家内部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转移成了发达国家的资产阶级与发展中国家的工人阶级之间的矛盾。

  二十世纪的最后十年,资本主义全球化加快了步伐。国际垄断资本主义,为了追逐更高的利润,纷纷把企业从原来的发达国家内,迁移到资源丰富、劳动力价格低廉的发展中国家。这就导致原来发达国家的企业工人开始以较大的规模失业。虽然失业工人还有某种失业救济,但这比起在工作岗位上所能拿到的收入还是要少得多。所以在这段时间内,发达国家的工人纷纷展开反全球化运动的示威和游行。每逢G7或WTO等类似的会议,发达国家的群众都会跑到会议举行地点展开游行示威。游行群众的直接感受是,由于全球化进程,原来建在本国内的企业迁走了,本地工人失业了,他们的生活水准下降了。这是最直接的感受。只是这样的示威有用吗?这样的示威能阻止企业从发达国家迁出吗?似乎并不能。所以他们一次次游行,一次次示威。虽然从外在上看,并没有什么效果。但是,在这些群众以及他们的家人子女内心,这样的积怨已经开始深深地扎下了根。这也就是差不多二三十年过去了。发达国家中的民粹主义情绪越来越激烈的一个重要原因。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大多数发达国家经济恢复缓慢,群众的收入几乎一直没有增长。我的一个在美国当教授的大学同学说,她已经十七年没有涨工资了。这还是她前两年说过的话。虽然这一个人的境遇并不能说明更多的问题,但是这样的现象在发达国家绝对不是个别的。

  现在西方发达国家由于经济问题、难民问题、社会治安问题,使那里的老百姓感觉现在生活质量大不如前。他们内心的怨恨是在不断地积累之中。而资产阶级政府虽然看到了这些问题的存在,却拿不出任何一个解决的有效办法。因此,右翼思潮和民粹主义观念开始四外流行泛滥,造成发达国家内部的动荡不定。美国特朗普上台执政所造成美国的观念分裂,英国脱欧所带来的社会混乱,无一不是反映出这种内部矛盾的复杂和激化。鹰派的右翼越来越失去理性,他们对未来表现出强烈的焦虑。

  二战之后,发达国家一直在不停地剪发展中国家的羊毛,而发达国家基本就是在坐享其成。那时候,发达国家的内部矛盾并不突出,更不激烈。但是随着全球化进程的不断演变,这个出现的新趋势让发达国家自己也有点猝不及防,他们也是一脸地懵圈。所以,以美国为代表的国际垄断资产阶级感受到全球化对他们利益的反噬。他们开始破坏原来由他们自己制定的全球化的一系列规则。特朗普上台后的一系列退群行动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

  他们所做的这一切有用吗?至少现在看来,收效甚微。一套体系,破坏起来相比于建立起来,是容易得多。可是破坏了之后呢?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破坏者难道就一定可以确定,这样的破坏会有利于他们吗?那就走着瞧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