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从加拿大处理魁北克独立事件看香港今日乱象(附带插播今晚快讯)

2019-07-22 14:58:57  来源:兰斌强  作者:兰斌强
点击:    评论: (查看)

  7月21日下午5点,由反对派政党“民阵”组织的“反逃犯法”游行正在举行中。这是继14日反对派操纵的游行发生严重袭警暴力事件后,反对派再次在周末发起的一场游行,这场游行是否又会引发暴力事件值得高度关注。

  【插播快讯:就在本文完成时看到香港媒体的报道:游行结束之后,晚上,竟然有暴徒围攻中央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中联办),暴徒公然向中联办入口处悬挂的国徽投掷多枚黑墨水弹,造成国徽污损。】

  

从加拿大处理魁北克独立事件看香港今日乱象(附带插播今晚快讯)

  香港《文汇报》报道的标题截图

  国家尊严,岂容侮辱!暴徒作恶,必须严惩!

  在今天的游行出发前,香港多个媒体都对参加游行的歌手、“港独”艺人何韵诗进行了报道。无论是五年前的“占中”,还是今年的“反逃犯条例”,何韵诗都是一个积极的鼓动者和参与者,并且还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影响力在国际社会竭力歪曲、诋毁香港政府和中国中央政府,为“港独”势力摇旗呐喊,俨然已成为香港分离势力的英雄人物和香港社会搞事者的风云人物。

  

从加拿大处理魁北克独立事件看香港今日乱象(附带插播今晚快讯)

  游行前何韵诗接受香港媒体报道截图

  然而,身为加拿大籍的何韵诗,她敢在加拿大如此放肆吗?加拿大魁北克省长久以来都在闹独立,何韵诗敢在加拿大公开支持、鼓动魁北克分离主义者“争主权、争人权、争民主”的独立运动吗?她当然不敢,也绝对不会,因为如果她这样做就会被加拿大政府视为不受欢迎的人,完全有可能取消她的加拿大国籍驱逐出境。

  加拿大魁北克省闹独立在国际上“久负盛名”,分离主义者采取了各种手段,在使用极端暴力手段失败后,也使用了西方社会引以为傲的民主方式,但最终都没有成功。为何?一方面分离主义发生在西方国家自己身上绝对是得不到支持的(就像西班牙加泰罗尼亚闹独立遭到西方国家一致反对一样);另一方面,加拿大政府处理魁北克分离主义闹独立采取了强硬的打击手段,最终彻底遏制了魁北克独立的势头。

  这些年来,香港反对派发起的无论是“反国民教育”、“反基本法第23条立法”,还是“占中”以及这次“反逃犯条例”,表面上都是打着“争民主、争人权”的旗子,可实质上就是图谋将香港变成独立王国,企图将香港从祖国分裂出去。因此,在反对派发起的各种游行示威中,标志“港独”的港英旗子、鼓吹“港独”的标语横幅屡见不鲜。在这个过程中,只要是警方执法,马上就会被反对派扭曲、抹黑,批港府和警方违反人权,并用西方的标准指责港府和中央政府。

  那么,属于西方国家的加拿大在解决魁北克省闹独立问题上究竟是如何“尊重人权”的呢?魁北克省闹独立与香港分离主义者闹“港独”有哪些相同之处?面对当前香港乱世,这两个问题值得一聊。

  

一、魁北克独立事件及结果简述

 

  在聊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强调一下加拿大的国家体制:加拿大是一个联邦制和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同时也是英联邦国家之一,英国女王是加拿大国家元首和国家象征。加拿大联邦制的政治体制决定了加拿大国家与组成部分之间是一种联盟关系,联邦政府行使国家主权,是对外交往的主体。联邦成员有自己的立法和行政机关,有自己的宪法、法律和国籍(承认多重国籍),管理其内部的财政、税收、文化、教育等公共行政事务等。这些与作为单一制(unitary government type)的中国是有很大不同的:中国国家主权先于各个行政区划存在,地方行政区划不是政治实体,不具有任何主权特征,各地方行使的权利来源于中央授权,只有一部宪法,公民只有一种国籍。

  因此,如果仅从国家体制和结构上来看,魁北克省闹独立似乎更有“理由”。再从魁北克的历史渊源看,魁北克省闹独立也是“事出有因”。

  加拿大原为印第安人与因纽特人的居住地。1534年,法国人雅克卡蒂埃通过圣劳伦斯河进入加拿大内陆,此后法国人通过圣劳伦斯河不断在加拿大东部建立殖民据点,魁北克成为法国的殖民地。16世纪,加拿大沦为法国和英国的殖民地,1756年至1763年,法、英在加拿大爆发“七年战争”,最终法国战败,1763年两国签订《巴黎和约》,使加拿大成为英国殖民地,1867年魁北克成为加拿大联邦的一个省。魁北克省内超过80%的人口为法国后裔,官方语言为法语。

  

从加拿大处理魁北克独立事件看香港今日乱象(附带插播今晚快讯)

  加拿大地图

  1960年魁北克省民族主义意识抬头,要求脱离加拿大独立的呼声日渐高涨,一些政客发表各种独立言论,被蛊惑的青年学生走上街头声援独立运动,期间发生了许多暴力事件,公共秩序遭到破坏,不少人员受伤。1967年,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举行的世界博览会期间,时任法国总统戴高乐在蒙特利尔市政厅发表演说时,喊出了“魁北克独立万岁!”的口号,更加推动了魁北克独立运动。1970年10月,加拿大终于爆发了极端暴力事件,引发了严重的“十月危机”,社会发生大动乱。

  1970年10月16日,时任加拿大总理埃尔·特鲁多宣布实施加拿大《战争措施法》,赋予了警察逮捕和拘禁的全面权力。立即,警方进行了3000多场大规模搜查围捕,逮捕拘留了497人。同时,根据《战争措施法》条款,政府动用军队部署在魁北克省重点建筑物和和关键位置,以协助警察能够在处理危机时采取更积极主动的执行任务行动。

  这次加拿大政府实施《战争措施法》不仅是加拿大在和平时期启用该法,也在执行过程中突破了西方长期宣称的“尊重人权”口号。例如,根据《战争措施法》,被逮捕的每个人都被拒绝正当程序“Habeas语料库”(一个人有权让法官证实他们被合法拘留)被暂停;官方可以先扣押嫌疑人七天,然后再指控,此外,司法部长可以在七天到期之前命令将嫌疑人关押长达21天;关押期间,嫌犯不得与法律顾问协商,许多人被单独监禁等等。非常诡异的是,对于这样西方以往指责的“侵犯人权”的行为,很少有人感到不满,并且在大多数接受采访的人几乎都没有抱怨,甚至有些人还认为警方的搜查和审讯“太礼貌了”。

  加拿大政府实施《战争措施法》平息了魁北克省动乱,相关暴徒得到了法律的制裁。同时,魁北克民族分离主义遭到沉重打击,魁北克独立势力失去了支持。之后,加拿大国会又通过了更严厉的防止魁北克独立的法案,从法律上几乎彻底阻止了魁北克独立。

  需要指出的是,对于加拿大政府实施《战争措施法》和采取的行动,西方并未进行谴责,美国也对此持认同的态度。美国国务院1997年人权报告加拿大部分中,全面引用了了加拿大政府的立场,没对加拿大政府进行丝毫批评和指责。

  

二、绝不能允许“港独”和闹事者继续为非作歹

 

  本文开头已阐明,香港反对派发起的一场场游行示威,其实质目的在于将香港从祖国分裂出去,图谋香港成为“独立王国”。究其原因,笔者在以前多篇文章中都有过论述。15日,笔者在《令人发指!昨晚十多名香港警察遭暴徒打伤送医》(点击蓝色字体阅读)一文中再次进行了阐述,对此,社会大众必须看清反对派和闹事者的真面目。

  14日举办游行的发起者是“港独”组织香港众志常委梁延丰,今天发起游行的是香港反对派政党“民阵”。“民阵”是一个什么样组织?其实它是集合香港反对派的一个联合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不仅集结了香港几乎所有的反对派政党,也搜罗了各种“港独”人士。因此,“民阵”发起的游行一定会看到“港独”分子的丑陋表演。

  “民阵”全称为民间人权阵线,成立于2002年,也就是在香港回归之后,它最是专门针对《基本法》第23条立法而成立的一个反对派政党。“民阵”强烈反对《基本法》第23条立法。香港回归前,在被殖民时,在被当做“三等公民”时,没有看到多少香港政治组织为香港市民争取人权,要民主,回归后做了主人,却忽然冒出各种“为香港争人权、争民主”的政治组织,不是非常讽刺么?

  那么,“民阵”为何对《基本法》第23条内容这么“痛恨”?还是让我们先看看《基本法》第23条的具体内容:

  【《基本法》第23条全文:

  “第二十三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这条有哪句文字违反了“民阵”所称的人权、民主?“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难道不该被禁止?中国的香港难道允许外国政治性团体肆无忌惮的进行政治活动?香港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关系目的又是为何?这里面每一款都是涉及国家安全问题,都是防止国外图谋不轨的政治势力与香港政治性组织勾结颠覆国家的法律条文。无论从哪方面看,这些都是天经地义的。

  然而,“民阵”反对的理由是什么?它认为《基本法》第23条“严重威胁香港的人权和法治”,他们要的是“推动香港西方人权和西方民主运动”。也就是说,在“民阵”眼中,只有香港社会符合西方人权、民主标准那才是正确的,中国香港的法律必须以西方的标准而定。因此,西方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可以横行霸道,香港反对派与西方政治性组织或团体联系、勾结不应受到限制。而这些不正是在为脱离香港政府管治、颠覆中央政府打基础么?看清了吧,这就是香港反对派的真面目!

  昨天(20日),香港警方在荃湾一座工厂大夏内,查获了一起藏有大批铁通、道具、木制丫义、天拿水、石灰粉、弹珠以及爆炸物品,其中包括至少1公斤TATP烈性炸药和10枚燃烧弹,还有写有“反逃犯法”、“港独”的标语,而这些物品正是“港独”组织“香港民族阵线”成员所有。香港警方已逮捕一人。“香港民族阵线”也是“民阵”的盟友。

  

从加拿大处理魁北克独立事件看香港今日乱象(附带插播今晚快讯)

  香港媒体报道图片

  自反对派和搞事者发起“反逃犯条例”以来,香港警察、政府官员及其家属不断遭到搞事者的恐吓威胁,甚至连特首林郑月娥、律政司长郑若骅、保安局长李家超、警务处长卢伟聪等人的个人隐私资料,包括家庭住址、家庭成员、手机电话、电邮地址等都被搞事者公布于众。这种公然违反香港相关法律的行为,难道在反对派眼里也是西方的民主、自由?也是西方尊重人权的一种表示?

  香港社会越来越偏离正常轨道,“港独”分子越来越嚣张。曾经在议员宣誓时公然鼓吹“港独”、侮辱中华民族而被取消议员资格的梁颂恒前两天(16日)公然叫嚣要撕毁《基本法》,煽动推翻建制;有人再次鼓吹成立“临时政府”,煽动“用颜色革命的手段夺取特区管治权”。

  

从加拿大处理魁北克独立事件看香港今日乱象(附带插播今晚快讯)

  “港独分子”梁颂恒再次公然“播毒”

  当年与梁颂恒一起在宣誓上进行“港独”丑陋表演的另一位后来也被取消议员的游惠祯,昨天也在网上示范对抗警方抓捕招术,煽动武力对抗警方。

  

从加拿大处理魁北克独立事件看香港今日乱象(附带插播今晚快讯)

  “港独分子”游惠祯示范煽动以武力对抗警察

  香港一些至今依然执迷不悟的大学生不仅沦为“港独”势力和搞事者的道具,而且已成为搞事者和“港独”势力的帮凶,他们竟然募集333万元支持暴徒,令人不齿!

  

从加拿大处理魁北克独立事件看香港今日乱象(附带插播今晚快讯)

  受蛊惑的香港大学生组织拨款支援暴徒图

  如果将上述这些现象与当年加拿大魁北克闹独立的事件相对照,其中有很多相似之处。只不过在香港政府、警方和正义市民的行动和支持下,“港独”分子和搞事者目前尚未达到当年魁北克闹独立时最极端的地步,但发展趋势已相当危险。

  吸取加拿大魁北克闹独立的教训,香港政府、相关单位以及市民有必要对香港当前的势态提高警惕。因为各种迹象表明,反对派和“港独”分子、搞事者是抱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心态,而这种心态正是使目前态势向极端发展的前兆。一旦香港发生极端动乱,中央政府绝不会坐视不管,必将出重拳予以打击!到时西方社会是绝不可能像对待加拿大政府处理魁北克独立事件的态度而对待中国,因为西方惯用的伎俩就是双重标准。

  因此,对于“港独”和搞事者,香港政府应该早出手,严格按照法律不放过任何一个违法者,拿出勇气,旗帜鲜明,理直气壮直面违法者,绝不能手软。

  

从加拿大处理魁北克独立事件看香港今日乱象(附带插播今晚快讯)

  香港市民33万人周六举行集会支持警方图

  其实,违法搞事者非常心虚,他们似乎看到了自己必将受到惩罚,因此,近日,多名暴徒已潜逃至台湾寻求庇护。蔡英文马上表示予以接收。这正验证了“港独”和“台独”沆瀣一气,验证了违法搞事者、暴徒在香港的所作所为绝非那么简单,与境外乱港势力勾结已昭然若揭。

  

从加拿大处理魁北克独立事件看香港今日乱象(附带插播今晚快讯)

  香港《大公网》报道的标题截图

  加拿大魁北克闹独立运动的发展与结果是一面镜子,对照今天香港社会的乱象,有很多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当然,中国不是加拿大,香港也不是魁北克。中国中央政府自始至终在维护国家利益、维护国家安全、统一上态度鲜明,在保障香港绝大多数市民利益、保证香港未来发展上立场坚定,更在打击“港独”上毫不含糊。因此,只要时机成熟,定会出重拳打击各种“港独”、分离势力,还香港一个明朗的天空,绝不会等到极端事态发生之时!

  2019年7月21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