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就国有企业问题与秦晓先生商榷

2019-07-14 11:19:0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据著名律师陈有西微博,新浪财经讯 “《财经》年会2019:预测与战略”于2018年11月13日-14日在北京举行。香港金融发展局委员,招商局集团、招商银行原董事长秦晓出席并演讲。

  现就秦晓的若干观点和秦先生商榷。

  一、原文:在秦晓看来,国有企业存在的本质是政府直接进入市场。“政府不是作为中性的调控者或者监管者,或是基础设施的维护者,而是直接参与了市场竞争,你不管怎么去描绘这个事情,它的本质就是政府直接进场”。

  评论:秦先生的观点,可谓老生常谈,没有新意。

  我当然承认国有企业的本质就是政府直接进入市场。但是,我认为,政府最基本的职权就是直接领导、指导、管理市场。准确地说,国有企业的本质是确保中国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是政府直接领导经济、保证人民基本经济权利的关键、主力军,民营企业,不是。

  通常,政府直接参与市场,被称作是“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我相信秦晓先生对这样的比方,是完全赞同的,是坚决反对政府直接进入所谓市场的。

  但,既然大家那么喜欢用打比方的方式研究经济问题,那么,我也可以打个比方,同样来研究经济问题或者是市场问题。

  我把经济或者市场比作一场戏剧演出。政府,既是这场戏的编导,又是主演。这在影视界是常有的事。要想演好这出戏,那就得各方密切配合。所以,政府当编导,能够正确确立戏的主题思想,编好关键情况,同时,因为能够准确领会戏的中心思想,所以,亲自任主演或者亲自挑选合适的主演,亲自指导演员的演出,更能演好这出戏。相反,如果政府对演员的演出不加指导,那才是不负责任、是失职、渎职,应该受批评。这个比方有什么不可以呢?

  至于国际垄断资本就是我们常说的外资,我看相当于剧中的反面角色。

  即使是把经济或者市场比作体育比赛,也可以。我中国就是一个足球队!政府是队长,又是主力队员,不行吗?既负责制定本队的纪律,确定各人的位置比如前锋、中卫、后卫、守门员之类,又亲自参加比赛、现场指导比赛。有何不可呢?本当如此嘛。

  公平?前锋、中卫、后卫、守门员,只有职责之分,无不公之说,怎么公平?大家都当前锋或者都当守门员,这比赛怎么打?

  你看我打的这个比方,是不是比你的那个“裁判员兼运动员”的比方好?有什么区别?为什么你们的比方就好,我的比方你们就不赞同、不宣传?

  二、原文:秦晓认为,在政府直接进场的情况下,“这些重要的政策决定是很难完全到位的。你说一视同仁,但只要存在政府自己的国有企业,那和民营企业的政策就很难完全一视同仁,这只能是个良好的意愿,但做起来就有制度上的障碍”。

  评论:导演又是主演,当然戏份多,配角的戏份少,反派的戏份也少,而且,演出的时候,要配合主角、突出主角、衬托主角,这有错吗?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政策,政策就是突出主角,突出主要人物,突出正面人物,揭露并打击反而人物,通过剧情把主题思想呈现出来。主角、配角、反派,怎么能一视同仁?大家都是主角,或者都是配角,都是反派,这还是戏吗?总有主角、配角、反派、跑龙套、群众演员之分吧。

  国企,政府主导的大国企,就是中国经济这部大戏的主角,民族企业,就是配角,你撑不起这部大戏,只能当配角。历史上你就撑不起,现在,你有什么能力资格当主角!外资,国际上的帝国主义,国内的官僚买办资本,就是反派,更不能当主角。

  主角,配角,反派,龙套,群众演员,都有自己的位置,各司其职,努力演出,大家都有饭吃。导演也不可能一视同仁,不然,这戏没办法演,非演砸了不可。

  二十二条,新负面清单,外商投资法,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等等,就是对外资、外资金融、国有企业、民族企业一视同仁,就是不分正面人物、反面人物、主角配角,就是一勺烩,这样的剧本,怎么演,有好结果吗?秦先生你说呢?

  三、原文:此外,还会带来市场的公平和社会的公正问题。“因为市场经济的基本前提是公平竞争,如果市场中有人得到特殊的好处,而不是经过自己的竞争得到的,是通过分配来的,那这个市场就不太好玩了”。

  评论:我到觉得,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前提是相互配合,比如,中国人民银行,要配合大型国企或者民族企业,比如中国铁路、中国航天、中国船舶、中国重工……还有华为这样的民族企业。中小企业和大企业,也是配合。怎么竞争,让一个银行和铁路,怎么竞争?中国航天,和美国航天,怎么竞争,让美国发身我们的卫星,你看行吗?我们的卫星控制公司,操纵美国的卫星,人家让你操纵吗?

  四、原文:秦晓认为,民营企业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分为几类,一类是行政垄断,我国有些领域甚至对外开放了,但对民企没有开放。第二是财政补贴问题,对国企补贴显然大大超过对民企的补贴。第三是要素价格的管理。利率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大部分国有企业通过要素价格的管制得到了好处,它不是完全市场化的价格,是保护价格,这个民企也享受不了”。

  评论:对外开放,更是胡扯。对外开放,就是说,让竞争对手的队长,来指导我们队的比赛,那不是一指导一个输吗?或者让外国队的队员,参加到我们队中来,那不就是人家的内应力量吗?这比赛肯定得输。你那么喜欢用命“裁判员运动员”这个比方,这回怎么就不用了呢?

  对民营企业开放,可以,让民营企业再搞出一个航天系统、核武器,行吗?或者,让民营企业搞个大型飞机的发动机、搞机床,搞得出来吗?你民营企业可以搞呀,如果搞出来,我购买,包括你的知识产权、产品,都行。可是,你搞不出来呀。你要搞,不也是从国企里挖人才、挖资源吗?

  可以让民营企业生产枪炮、坦克、战斗机、核武器吗?那好,让朝鲜的民营企业生产吧,全世界都来购买。行不行?

  至于生产要素,当然要保护其价格,不然,生产要素价格奇高,比如土地,怎么发展生产?要建高铁,但是,光土地转让就达一万万亿元人民币,怎么出得起?

  五、原文:秦晓还认为,国有企业的政策议价能力也显著高于民营企业,“如果出了问题,政府会出来救助国有企业。那民营企业出了问题,没有人来救”。

  评论:民营企业不是有优势吗?远远强于国有企业的优势,可以发挥民营企业的优势嘛。“如果出了问题”,出了什么问题?国有企业出过什么问题?

  2003年3月,中国突发“非典”疫情,正需要各医疗系统齐心协力、努力救助、消灭疫情的时候。中国当时正推进医院私有化,正在出卖医院。结果,这场疫情出现后,万分危急之际,中国已经出卖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私有医院关门了,领导、医生、护士,都请假了,无论给多少钱,就是不愿意参加抗击非典的战役。还是那些没有被私有化、没有被出卖、即将被出卖尚未被出卖的国有医院的领导、医生、护卫,他们不怕死,服从政府的指令,挺身而出,抗击非典。

  秦晓先生,你看看,怎么让政府把国企和私有企业一视同仁!是的,我抗击非典了,一视同仁地动员公立、私有医院,结果,私有医院关门了,死活不愿意出战,而公立医院却响应号召,勇敢地走向抗击非典的第一线!

  不是政府不一视同仁地对待公有、民营(包括外资)企业,是私有企业(外资企业)从中国市场上赚钱可以,但是关键时刻,指望不上呀。就是说,是私有企业自己放弃了被政府“一视同仁”的资格!

  美国总统特朗普说,美国的五G必须领先,同时围剿中国华为,是不是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秦先生,我觉得你应该评说一番,或者说你应该重点评说这事。

  至于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问题,我想,你是不愿意听的,也是听不懂的。我就不弹琴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