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二先生的知识产权

2019-07-03 11:40:5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 (42).jpg

  二先生,这是家乡土话,就是相对于大先生来说的。大先生,也是土话。不过,大先生,一般不叫大先生,就叫先生,就是医生的意思。医生,通常给人看病,要讲出病的根源,给出生活建议,最后开药或者开药方。

  二先生不一样。

  二先生也能讲出你得病的原因,比如,你昨天上山,打死了一条蛇,那是蛇精,人家报复你,所以让你或者你的儿子、老婆头痛。再如,你前天爬上树,砍掉了在条大树枝,那棵树上住着黄鼠狼精,人家收拾你,所以,让你这几天睡不着觉,发热或者肚子痛。怎么治呢?二先生的治法也非常简单非常特别,比如,你买只鸡、或者买些别有什么东西交给他,他杀了给鬼神仙怪供上,就治了你的病。如果不用买东西,你也得给他些钱,为什么?因为,据他说,他告诉你病因,这叫泄露了天机!要短寿延的,原本能活八十岁,因为他做了好事,却要被鬼神仙怪们怪罪,减少其寿命若干年。

  我所听说的有位二先生,他更有本领,有“阴阳眼”,能看到鬼神。比如,你和他一起出去躲避日本鬼子的空袭,他好心提醒你,别站那边、要站这儿。为什么?因为那边的鬼都是缺胳膊少腿、鲜血淋漓的,你站那边,危险,轰炸的可能性大,而这边的鬼,都没有残疾。这个故事,我是2005年听著名国学大家南师怀瑾在《南禅七日》里讲的。听完这个故事以后,我认为著名的国学大师南先生怀瑾就是个不折不扣二先生,百分之百的学术骗子。此后,复旦大学出版南先生的文集,我就不再购买了。以前买的,也不看了。我也没有搞清楚,复旦大学为什么要出版南先生的书。

  关于二先生的故事,其实很多。赵树理先生有本《小二黑结婚》,里面讲的三仙姑,其实也就是这种二先生。二先生有男有女,男的叫神汉,女的叫巫婆,但统称是二先生。

  二先生和医生的最大相同之处是都给人看病、收钱;最大的不同是,二先生不用给人开药。

  二先生通阴阳、能知道鬼神的事,这是正常人掌握不了的学问和技能。二先生的这种学问,也从来不外传。所以,外人永远也掌握不了。都说知识产权是舶来品,其实错了,中国的二先生才是知识产权概念的真正创立者,他们早就知道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了。正因为平常人无法窥探这种特殊本领,所以,二先生就可以随便使用这些本领,得心应手,从无差错,无论怎么说、怎么做都是对的,一丝也不必担心后果。所以,二先生通常是神通广大,无与伦比,生活质量当然比较好。

  后来,新中国收拾封建迷信,二先生的骗局被拆穿,二先生在中国基本消失了。后来我就上学了,进了城市,去接受高等教育。二先生的事,如果不是南怀瑾先生在讲坛上讲、还录了像广泛传播,我几乎忘记了。

  我以为,除了从台湾岛来的国学大家南师怀瑾,二先生在中国大陆应该绝种了。特别是在北京、上海、深圳等这样教育发达的大城市,特别特别是在大学、研究院、科学院这样精英分子集中的地方,二先生更应该绝种。

  实际上,我错了。二先生不但没有绝种,反而数量更多、作用更强、事业更发达起来,更而且,还集中在大学、研究院、科学院这种地方。

  以首都北京为中心的中国教育界,大约三十年前,突然出来几门经世致用的大学问,比如经济学、金融学、传统文化学、法治学、考证学、国际关系学之类,等等,让人看了眼花缭乱、瞠目结舌,但就是看不懂。其学术带头人,多是美国哈佛、耶鲁、英国剑桥等世界排名前列的大学的留学生,至少也曾经在这些著名大学做过访问学者,再至少,也得到过什么民主基金会基金、麦克阿瑟基金会基金等等的资助,那当然是学富五车、目光如炬的大学者,谁敢不服?谁敢质疑?你质疑就证明你是个白痴,解释你也听不明白。

  他们的学问,也绝对不外传。因为,这涉及到知识产权。

  谁懂他们的经济学、金融学?或者,谁能看懂经济学家、金融学家的著作?听得懂他们使用的名词、概念、逻辑?比如,GDP,引进外资,出口创汇,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的贡献,世界市场一体化,混合所有制……还有金融方面的名词,我都不知道该举哪些例子。

  经济学家们熟练地操着这些名词,看着笔记本电脑,对着普罗大众,讲得似乎津津有味、头头是道、不容分说。概念,人家不屑于解释,逻辑,人家不屑于遵守。比如,他们说,金融开放是大势所趋!不可逆转!他们当然不必解释什么叫金融开放,凭什么是大势所趋,为什么就不可逆转?对中国有什么好处,对美国、坦桑尼亚、古巴有什么好处?有没有坏处?中国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要开放金融?开放金融是有利于解决这些问题,还是恶化这些问题?不开放金融又怎样?美国人开放金融吗?他们当然不讲。你听得懂便懂,听不懂更好。你要请教,凭什么金融开放是大势所趋,人家不屑一顾,那意思是说,你如此无知,严重缺乏教育,不值得人家解释。人家懒得给你啰嗦,爱咋咋地。

  还有GDP,究竟GDP世界第二,意味着什么?世界第二强国?世界第二强国意味着什么?据说清朝还GDP世界第一呢?又怎么样?既然不怎么样,那么,我们要GDP世界第二做什么?

  引进外资呢?美国为什么不引进中国的外资?贸易自由,当年美苏之间为什么不贸易自由?出口创汇呢,美国怎么不出口创汇,比如,出口到中国,创点人民币外汇;对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那不是意味着我们的国企,就变成了中外各一半的企业了吗?不就不是国企了吗?美国的工厂为什么不给我们一半?……

  传统文化学、法治学、考证学、国际关系学之类,大抵也是这个样子。诸如程序正义呀、大禹是虫子、屈原不存在、和平与发展是世界的主题(什么是主题呀?)、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国际关系(最重要是什么意思?)、中美关系是改革开放的前提等等。就是普通人是根本不可能懂的,也根本找不到学会这些学问的地方。总之,什么都得听这些在世界著名大学留过学、当过访问学者或者受到什么什么基金会基金支持的学者的,人家不管做什么、说什么,都是正确的,绝对不会出现不良后果。万一出现不良后果,那人家也有非常好的解释,是你没有按照你家说的做,云云。

  我想起来二先生对付质问者的反映:鬼神的事,你懂吗?你误了病人的事,你承担得起吗?连孔子都说,鬼神之事,存而不论,就是说,鬼神的事有没有,“存”,就是有,孔子只是不论,并没有说没有。这也是南怀瑾先生说的。说时咄咄逼人,讲得掷地有声。甚至连病人的家属也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是真的呢?

  所以,质疑的人马上闭嘴。因为他们的确不懂鬼神的事。

  如同我们这些质疑经济学家一样。

  至于法治、传统文化学、国际关系、考证学之类,大抵也是如此,都是这些领域专家学者的专业逻辑,都是人家的独门秘籍,总是常人不懂的,也是无法掌握的。所以,自然也没有质疑或者说请教的能力。他们说什么都是对的,只能相信接受,不容置疑。

  至于能不能解决问题呢?也和二先生一样。如果二先生收了病人一只鸡,却没有治好病,导致病人死了。二先生也有话说,就是我只能治你的病,不能治你的命;你命里该死,不是因为病,更不是因为我。

  什么,你敢说我是骗子!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人家突然又变成了判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