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说说“三姓农奴”式的传统文化

2019-06-26 10:36:4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 (30).jpg

  “三姓家奴”,原是指三国时期的吕布,此人先是荆州刺史丁原丁建阳的干儿子;后杀了丁原投靠董卓并认董为干爹;再后,因为貉蝉,又杀董卓而投靠了司徒王允。后来,泛指毫无节操、见利忘义的无耻之徒。

  把某某骂为“三姓家奴”,还真不是马克思主义者的骂法。我们骂人,通常,都用帝国主义者、殖民主义者、封建主义者、修正主义者这类词,即我们通常从阶级角度骂人。就骂某个具体的相对普通一些的人,我们通常说他是叛徒、汉奸、走狗、洋奴、奴才,或者投机主义、机会主义、变节分子、动摇分子之类,也是从阶级的角度来定性。

  骂人是“三姓家奴”,这是传统文化的骂法。现在,我用“三姓农奴”这种特殊的骂法来评价传统文化和口口声声弘扬传统文化的所谓学者,我想,也是他们求仁得仁,不应该有什么抱怨。因为,传统文化强调礼义廉耻,强调气节之类的道德要求。(礼义廉耻,不是儒家的东西,而是《管子》的东西,应该算是法家的吧。后来的封建地主阶级政治家吸取了这个道德观念)

  要是用马克思主义的骂法,恐怕他们不服气。

  本文的讨论,以几位重要的传统文化专家为例子,但不点其名了。

  今天,鼓吹所谓传统文化的专家学者、政客们,年纪大约六十、七十岁左右,上世纪40年代末至60年代初生人。年纪太大的死掉了或者精力不济;年纪太小的,还没有混出头脸,不为人知。本文讲的就是这批人。

  这批人可谓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旧中国的一切灾难,这批人都躲过去了。帝国主义、强盗土匪、军阀混战、水旱黄汤、流氓会道门、各种病灾、饥荒等天灾人祸之类,全被共产党消灭了。他们受尽了共产党毛主席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建设的新中国的关照。病有的看,而且基本不花钱,什么天花、麻疹、小儿麻痹、霍乱、疟疾、鼠疫、结核、血丝虫、血吸虫、大脖子病等等,都不用担心,基本消灭;学有的上,学费极低,老师对学生也极关心、极负责;毕业后,工作也包分配,住房不用考虑,讨老婆也很容易,也敢生好几个孩子,也不用担心自己抓壮丁、被拐外、被注射假疫苗、买到假奶粉、吃了地沟油、转基因食品之类危险。就算西化精英攻击这个时代,也只是造谣饿死多少多少人,也没有敢造谣有抓壮丁、拐卖人口、大规模传染病、战乱、上不起学、寿命降低之类。总之,这一代人基本上是在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的人民政权无微不至的关怀下,无忧无虑地长大成人的。

  这批人,又在上世纪60年代先后走进学堂,接受世界上最好的教育:无产阶级教育,学的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读的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著作,唱的是“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吃的是绝对无污染的绿色食品,骂的是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批的是孔老二……他们中有些人还能上大学——尽管出身不好或者家境贫寒——,恐怕马列毛读得非常熟,政治口号喊得也非常响,以便显得立场坚定、爱憎分明、工作积极、追求进步,完全符合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条件。所以,才有可能推荐上大学,或者考上大学。当然,有的是十年文革期间上大学,有的是文革结束稍后上大学。

  按照所谓传统文化的知恩图报说,他们是应该感恩图报的。

  我说的没错吧?

  真的是造化弄人。本应该是坚定的马列主义者、共产主义接班人的这些人,在20岁上下时,大学毕业了,参加工作了。结果,恰在此时,文革结束了,不久,又被判定为“十年浩劫”,被彻底否定了。

  革命实践,只能靠新的革命实践来否定,用什么决议、论断,是无法否定的。但这批人不管这些。

  就是说,这些人踏入社会后,他们以前学的都不吃香了。

  这批人中的一部分聪明伶俐者——请注意并非全部,曾经的学毛选标兵,看准了风向,实现了华丽转身:按照当时的政治风向,他们开始研究所谓以孔孟之道为核心的传统文化,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尽管曾经读得非常熟,却一下子抛诸脑后。甚至,连曾经读过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也不拼命掩盖,不敢再提。

  注意,他们一吹孔孟之道,马上就和海峡对岸的国民党蒋介石的追随者,同流合污了,而且,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他们做了人家的小弟,不是有句曾经流行的说法吗,台湾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真正传承者,而革命呢,革了文化的命。

  这是这批传统文化学者的第一次变节。

  变节后,什么革命理想高于天、人民史观、阶级分析法、矛盾论、反帝反修等等,都不要了,还反戈一击,写几本伤痕文学以控诉之。

  这时的传统文化是什么呢?也由于这帮人当初只学了马列毛,对孔孟那一套的确不如人家台湾的二百五儒家学者知道得多,所以,所以,只能是东抄西抄,强不知以为知。所谓民国范、蒋粉、国粉,其实,这帮人才是第一代。

  再后来,中美关系成了世界上最重要的国际关系,要维护中美关系大局,中美关系只有好起来才行,与国际接轨,消气外交,中美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中美国,救美国就是救中国……这批混得小有名气的学者,突然认识到,原来,美国文化才是最先进的文化呀!自己学的孔孟之道,看来不行。看到自己有可能再一次被时代抛弃,他们就又一次想到了改换门庭。怎么换呢?变回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者,不可能,大环境不允许,此时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也不吃香,这些有着丰富的社会经验的专家学者、风头人物岂肯吃这个亏,岂肯“走回头路”?但,抛弃孔孟之道而拥抱西方的普世价值,显得气节太坏。

  他们怎么办呢?

  他们又一次充分发挥自己的智慧优势,与时俱进,当然是立即抛弃了孔孟之道,投靠了西方民主、自由、法治、人权的门下。但是,表面上,还支撑着孔孟之道的门面,让人觉得他们不曾背叛过他们的民族文化、不曾背叛过祖宗。实质上呢,为了得到帝国主义的青睐,他们按照帝国主义的要求,偷偷对孔孟之道、传统文化进行了“解剖”。

  这不是我说的,这是这些传统文化专家们在介绍自己时,说的。

  比如,北京某排行第一的大学的国学研究院的院长陈某就说,自己是“最早一批将儒家推向世界,与海外儒家学者对话的人,也是最早一批使用西方思想来对儒家思想进行解剖的人。”(可以网上搜这句话,证明我没有冤枉这帮人)可以认为,他们与海外儒家学者对话,失败了,所以,就把海外儒家拿到了中国来。

  再如国内某尊孔学者,以西方人的评论作为自己确定是非的标准,唯西方人马首是瞻。如果“西人至今笑断肠”,他就受不了。

  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这批人的第二次变节。这次变节,他们就成了地地道道的“三姓家奴”。

  “解剖”是什么意思?

  老实说,一开始听到他们这么说时,我以为是这帮不学无术的专家学者吹牛皮,没当回事,没往深处想。后来,按孔夫子“听其言,察其行”的要求,看了其他几位同类学者的文章、演讲,再对照一下这帮人的行为,差不多明白了。

  先解释一下“解剖”这个词。这个词用在文学上,应该说是从鲁迅先生那里借来的。鲁迅先生说过,我无情地解剖别人,也无情地解剖自己。所谓无情地解剖自己,就是批判自己,看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符合“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精神。所谓“解剖”,就是找问题,找差距,找不足,以便于改造自己。

  这批传统文化学者如何用“西方思想”解剖“儒家思想”或者说传统文化的呢?

  孔孟之道,是指孔夫子及其历代弟子创造的一个维护封建地主阶级统治、麻痹劳动人民的一种剥削阶级意识形态。儒家人物,在掩盖封建阶级压迫和剥削的同时,也给封建地主阶级提出了很多道德修养方面的规范。如礼义廉耻,克己复礼,忠恕,气节,正气,信礼耻慧敏,温良恭俭让等等。有的是儒家自创的,有的则是吸取了其他学术流派的成果。比如,礼义廉耻,就是春秋时期齐国政治家管子强调的,原本不是儒家的东西,应当属于传统文化,似不应归于儒家思想。

  孔孟之道的关键反动之处在于,这些道德规范,对于封建地主阶级来说,要通过修养来完成,而不能强加。如果封建统治阶级不遵守这些道德规范,作为被压迫的农民,或者地主阶级内部的改革者,也不得反抗,只能忍受。就是说,孔孟之徒的最大问题在于,否定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作用,不允许反抗,坚决反对革命,没有一丝民主气息。

  老实说,如果没有劳动人民的革命,如果没有封建统治阶级内部的改良变法(本质是地主阶级内部的民主改革),封建统治阶级能够做到他们声称的这些道德规范,那再好不过了,那简直是中国人民的最大福气。实际,他们永远做不到,也不愿意做,他们只是拿这些首先规范要求别人、妆点门面。

  那么,这些传统文化学者是如何“解剖”孔孟之道的呢?他们的“解剖”,就是把忠诚、气节、正气、廉耻等道德观念,全部抹煞,全部淡化,一字不提。如果非要提一下,那就尽量减少这些首先规范的政治意义、正面意义。

  大家看看,这些人提不提“忠”,不提,如果一提忠,那就意味着人要审视一下,自己是不是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社会主义、忠于中华民族、忠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了。这当然不利于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殖民统治,不利于“和平演变”。拿外国人的钱,来搞学术研究、媒体宣传,抹黑自己的国家、民族,哪有一丝忠的味道?

  提不提“气节”呢?不提。如果一提气节,那么,这些人及其服务的帝国主义和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不就现了原形了吗?淡化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淡化社会主义,勾结帝国主义侵蚀公有制经济,甚至引进外资、出口创汇、抛弃人民币的定价结算权,这不就是向帝国主义出卖国家、民族、人民的重大利益吗?哪还有一丝气节可言。

  正气呢,也不能提。我中华民族有五千年文明,新中国建立后曾经打败过美帝国主义的十六国联军、打败过苏修美帝的联合欺压、取得过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胜利,曾经是第三世界的领头者,如此伟大的民族,怎么可以甘心把帝国主义的那些烂东西当作世界先进文化?如果一讲正气,那肯定得强调并维护毛主席的开国、建设之功,那肯定得强调民族自尊心、自信心、自豪感之类,肯定得强调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愚公移山、顶天立地、改天换地之类。而一提到这些,对帝国主义及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相互勾结出卖中华民族的大事业,就不利了。所以,正气,不能提。

  孝,这个,他们提,因为提倡孝,可以推脱本应由国家负责的养老问题。提倡孝,还让他们的盗窃式私有化得以顺利推进。

  所有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好的道德观念,基本上都不能提。这就是经他们“解剖”后的传统文化。

  他们不是“解剖”传统文化,而是阉割传统文化,经过阉割的传统文化,其实,就是帝国主义和官僚买办资本势力忠实走狗的文化。

  “三姓家奴”类学者如此阉割传统文化,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因为他们是帝国主义和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双料走狗,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最凶恶的敌人,所以,他们“解剖”传统文化、孔孟之道的目的,就在于更好地维护帝国主义和官僚买办资本势力对中国的奴役、压榨、愚弄、欺骗、麻痹,分化、离间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使之尽量地、尽可能久地、心甘情愿地接受压迫、剥削、掠夺、愚弄,放弃任何反抗的想法。最主要的,他们就是贬低、淡化、诬蔑、歪曲、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个全世界人民觉悟和斗争的武器。

  所以,某国学研究院院长说,中国近代的衰落不能由儒家买单;某专家说,自五四运动一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百年无寸进”;某教授说,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只适合马上打天下,不适合马上治天下,云云。

  说他们是“三姓家奴”,冤枉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