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鹿野:历史周期律下的中美大博弈

2019-06-19 16:33:19  来源:察网  作者:鹿野
点击:    评论: (查看)

鹿野:历史周期律下的中美大博弈

  

 

  大约是十年之前吧,西方不少“政党学家”提出了一个概念——“70大限”。也就是一个政党最长的连续执政期也只能有70~75年,比如苏联共产党从1917年十月革命到1991年连续执政74年,墨西哥革命制度党从1929年到2000年连续执政71年,国民党从1927年四一二到2000年最后被民进党赶下台执政了73年,等等。随后,国内的某些公知学者也纷纷鼓噪这个概念。

  这一切显然是针对中国共产党量身定做的攻心战。毕竟,在这些为数不多的例子当中,有一些还是相当牵强的。像国民党执政实际上22年就倒台了,逃台以后的所谓执政并不应该和前面简单相加。而且,包括某些鼓噪“70大限”很厉害的公知,也认为这条“大限”不适用于朝鲜,表示朝鲜实际上是“家族政治”而不是“政党政治”,所以用政党的“大限”推测并不合适。

  但是,如果抛开这些西方反共文人与中国公知的政治偏见,超越所谓“政党寿命”而看待国家发展的话。我们就会发现所谓“70大限”虽然是胡扯,但是往往在70年左右国家发展面临大关口的的确是事实。除了上边所讲述的苏联和墨西哥,近代西方资本主义发展史上也同样呈现出类似的规律:

  比如说,英国是1688年的光荣革命和1689年《权利法案》确立起了资本主义制度。此后,过了六七十年的时候,在1756~1763年英国与法国之间爆发了“七年战争”这场争夺世界殖民霸权的生死决战。众所周知,英国取得了胜利,过了这个关口。但是假如英国在“七年战争”当中惨败,殖民地几乎全被法国夺走而失去了海外市场,那么后来还能有工业革命和大英帝国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失败就等于一蹶不振。

  再比如说,在1783年独立的美国,在发展到70多年的时候爆发了南北战争。我们都知道,是北方的大工业家胜利了,随后美国迅速崛起为世界第一大工业强国。可如果胜利的是南方的种植园主,把整个美国都变成了英法的棉花田,那么恐怕今天的美国也和拉美国家不会有什么大的区别。

  失败的例子当然也是有很多的。比如说,1868年明治维新开始走上资本主义道路的日本,在过了六七十年以后先后发动了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这一场国运的大赌局,结果一败涂地。虽然说战后的日本也有一个高速发展期,但是其体制与发展方式和明治维新模式是根本不同的。严格说起来,战后日本和明治日本已经是两个朝代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大多数中国人恐怕都对一个词耳熟能详——“历史周期律”。不过,却往往简单的把“历史周期律”解读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也”,把一种规律性的事件看成了不可琢磨的突发变局。

  然而,“历史周期律”并不是真的不可琢磨的。一些日本人认为,中国封建王朝的“历史周期律”集中体现为三个大的关口:

  第一道关口是头10多年的时间。这个时期或者由于反对派的势力还很强大,或者由于头脑发热,大兴土木,如果要是一个掌握不好,就会变成“短命王朝”。比如说像秦朝,以及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这“五代”都是比较典型的代表。

  第二道关口是立国40多年到70多年的时间。这时往往第1代执政者已经离世,一些潜藏的矛盾也已经表面化,因此国家就会又到一个生死存亡的时刻。比如说,西汉成立48年的时候,爆发了“七国之乱”,如果汉景帝没有能够顶住压力,那么西汉很有可能就分崩离析了。明朝建立61年时,爆发了“土木堡之变”,如果于谦等人没有能够顶住压力,那么明朝也很有可能“英年早逝”。

  第三道关口就是立国200年以后。这时候统治集团往往已经彻底腐化,失去了自我更新的能力,各种矛盾也已经难以抑制,于是便走向衰亡,这也就是俗称的“气数已尽”。

  当然,并不是说其他的时期就完全没有出问题的可能性。比如说元朝从忽必烈改元算起不足100年,即使从成吉思汗的蒙古国算起也不过是160年就灭亡了。但是相比较而言,这三个关口的确是“高危期”。

  那么,这种“历史周期律”是否只适用于封建王朝呢?恐怕并非如此,前面已经说过,在近代以后,第二个关口在国家发展当中同样体现的很明显。第一个关口更不必说了。远的不提,单是近些年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等国的“颜色革命”,不就是在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10多年之后爆发的吗?

  第三个关口,由于绝大多数资本主义国家本身就是工业革命之后才建立的新体制,所以还太不好寻找材料。但是就较早建立资本主义制度的英国来看,的确也是存在着和中国古代王朝类似的现象。“光荣革命”200多年以后,一战和二战与高涨的民族解放运动摧垮了“日不落帝国”的殖民体系。今天的英国和过去的大英帝国类似于俄罗斯与苏联,国家和民族虽然还存在,但是很多方面都不一样了,我们也很难把它们算成同一个“朝代”。

  

 

  让我们再把视线转向美国吧。30年前,随着苏东剧变,“历史终结论”甚嚣尘上。无数西方资本的御用学者宣称,美国式的资本主义体制和美国操控的霸权体系已经“终结”了人类的历史,没有也不可能再有任何改变。然而,如果要是我们不以一时的成败论英雄,把视线投向更长远的历史长河之中,就会发现美国不但没有“终结”历史,反而是受到“历史周期律”制约最明显的国家之一。

  前面已经说过,40多年到70多年的第二道关口在美国表现为南北战争,而头十多年的第一道关口美国同样没有能够逃过。了解一点历史的人都知道,美国在建国之初便爆发了谢司起义等一系列人民斗争,统治集团内部民主党和联邦党人的斗争同样异常尖锐。只是华盛顿强制压住了内外矛盾,才度过了这一段最艰难的时刻。后世的美国资本集团之所以极力推崇华盛顿和林肯,不也正是因为他们帮着美国过了这两大关吗?

  第三道关口开启于20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塌和石油危机。此后,美国再也没有了“黄金时代”。甚至连美国官方的“权威报告”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和布鲁金斯学会的两份最新报告显示,近几十年来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增长几乎停滞,美国民众收入差距继续拉大,两极分化趋势愈加明显。……近几十年来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增长几乎停滞。1973年至2016年,剔除通胀因素,美国工人实际收入年均增长0.2个百分点。报告还称,美国家庭的收入差距进一步拉大,收入最高群体中前20%的家庭财富增长了27.41%,收入最低群体中后20%家庭的实际收入非但没有上升,反而下降了。……从很多标准看,多数美国家庭仍未走出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剔除通胀因素,美国家庭资产和收入的中位数仍然没有达到2001年的水平。

  《最新报告显示:近几十年来美国工人实际工资增长几乎停滞》,《人民日报 》,2017年10月12日21版】

  不少人宣称,苏东剧变和日本在广场协议当中损失惨重证明了美国的强大。其实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两件事恰恰证明了美国的虚弱和受制于“历史周期律”的严重。

  试问,美国金融资本集团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一举斗垮了世界第二和第三大强国,从他们身上剪了无数羊毛,按理说怎么着也应该再繁荣几十年吧?可事实呢,居然在克林顿时代短短的繁荣了几年便又陷入了长期的萧条,今天很多美国人实际生活水平还不如1973年,各种社会矛盾也越来越尖锐……这难道还不能证明美国的体制和霸权体系已经出了难以挽救的大问题吗?世界上又有多少个苏联和日本可以供美国的资本集团剪羊毛呢?

  

 

  当然,明眼人不难发现。当下可以取代当年苏联和日本地位的只有一个中国,其他国家那点羊毛都满足不了美国资本集团的贪欲,在解决美国国内严重问题方面也只能是杯水车薪。因此,我们千万不要低估美国资本集团反华的决心和意志,误认为只是特朗普个人的一时冲动与疯狂。

  事实上,在美国的主要总统候选人当中,无论是希拉里还是偏左翼的桑德斯,虽然在国内政策上和特朗普有所区别,但是在对华政策上却大同小异。这一切充分表明,让中国像当年的苏联和日本一样成为美国资本集团的剪羊毛对象,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是这个集团的既定方针。

  至于中国本身,也是退无可退的。虽然说西方专家炒作的所谓“70大限”纯属胡扯,但近年来国家进入了一个调整的时期,面临跨越所谓“中等收入陷阱”等一系列困难和问题则的确是事实。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上所指出的:

  【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问题尚未解决,发展质量和效益还不高,创新能力不够强,实体经济水平有待提高,生态环境保护任重道远;民生领域还有不少短板,脱贫攻坚任务艰巨,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群众在就业、教育、医疗、居住、养老等方面面临不少难题;社会文明水平尚需提高;社会矛盾和问题交织叠加,全面依法治国任务依然繁重,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有待加强;意识形态领域斗争依然复杂,国家安全面临新情况;一些改革部署和重大政策措施需要进一步落实;党的建设方面还存在不少薄弱环节。这些问题,必须着力加以解决。】

  这一系列问题如果得不到及时的防范和化解,那么同样有可能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就美国不断的在港台边疆的一系列问题上施压来看,其目的绝非像当年的广场协议那样要让中国一蹶不振,而是要像当年对付苏联一样将中国彻底置于死地。对于这方面的严重程度,我们必须要认识清楚。

  为化解可能存在的风险,逐步解决这些困难和问题,中央提出在国内进行产业转型升级,推行“中国制造2025”,并致力于共同富裕建设,扩大国内市场,在国际上以“一带一路”为中心,努力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促进各国共同发展。这一切既是中国解决当前面临的困难和问题的必由之路,也对美国长期奉行的霸权政策构成了致命的威胁。正如《求是》杂志日前所发表的署名文章《认清本质 洞明大势 斗争到底》指出的:

  【自美国一些人挑起中美经贸摩擦以来,中美双方的分歧逐渐明晰,无非是:零和博弈还是互利共赢,对立还是合作,封闭还是开放,垄断还是竞争,单边主义还是多边主义,等等。归根结蒂,是走霸权主义的老路,还是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路。在这些重大原则性问题上,中国的立场和态度明确坚定、始终如一。】

  是的,我们没有退路,必须斗争到底。

  

 

  那么,中国能不能在这场斗争中取得胜利呢?个人认为,胜利是完全可能的。

  理由很简单,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历史的总趋势始终是趋向于进步的。美国之所以能够取代当年号称“日不落”的大英帝国,原因固然很多,但不可忽视的一条是,美国推行的霸权模式只是追求对于其他国家的实际控制权,而大英帝国推行的霸权模式却是要彻底剥夺其他国家的主权。两者比较起来,显然美国要更加进步一些。至于中国所推行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路”,自然要比美国“走霸权主义的老路”更加进步得多,更加符合历史发展的大趋势。

  当然,“完全可能胜利”并不等于“一定胜利”。笔者以前在文章中谈过,苏联后期“崇美恐美”等思想蔓延导致了亡党亡国的悲剧。中国如果不能吸取历史的教训,不能及时遏制某些人当中存在的“崇美恐美”等思想,同样不是一点失败的风险都没有。

  不过,就算美国的霸权主义得逞了,同样逃不出“历史周期律”的制约。正如当年战胜苏联和日本也只不过帮助美国繁荣了不到10年一样,一时霸权主义的得逞,依然解决不了美国积重难返的社会问题。这就好像美国电影当中“复仇者联盟”的虽然击败了灭霸,看似“拯救了人类”,但是灭霸所指出的问题一个也没有解决,“人类”仍然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近一段时期以来,“2050年人类即将灭亡”的预言在西方社会的蔓延,其实也是这种走投无路的悲观情绪的反应。

  相反,毛泽东主席当年在讨论“历史周期律”时曾经指出:“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这里的“民主”显然不可能指的是美国式的资产阶级民主,而是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人民当家作主。在此基础上,中国今天如果要是按照对内坚持共同富裕,对外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促使世界共同发展的新道路,最终完全有可能打破历史的周期律,带给人们一个光明的未来。

  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人类究竟会承担何种命运呢?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