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特朗普登上“加贺”舰的深意

2019-06-04 10:38:1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1559030200974.jpg

  01

  —

  5月28日上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陪同下,前往日本海上自卫队横须贺基地,共同登上了日本海上自卫队“加贺”号直升机驱逐舰。

  日本防卫省表示,美国现任总统此前从未登上过自卫队舰船,此次特朗普登上“加贺”号成为历史首次。

  “加贺”号称驱逐舰,但其满载排水量为2.6万吨,舰长248米,采用直通甲板设计,战斗力和规模已经超过了一些国家的轻型航母。

  日本将“加贺”称为“驱逐舰”,就好像指着一头大象硬说这是一只猴子一样,是荒谬可笑的。

t01bce7e67096952740.jpg

  02

  —

  更值得关注的是,“加贺”之名,来自一艘历史“名舰”,这艘“名舰”给中国和美国都造成过重大伤害。

  “加贺”原本是二战前旧日本帝国海军设计建造的战列舰,作为“八八舰队计划”的一部分,1920年7月开工,由神户川崎船厂建造,后被改造为航空母舰。

  “加贺”号服役之后,即加入到日本侵略扩张的行动中,极为活跃。

  1932年1月,日本为了配合九一八事变后侵占中国东北的行动,在上海挑起“一二八”事变。2月22日和26日,“加贺”号的舰载机分别轰炸了苏州和杭州,造成惨重伤亡。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之后,“加贺”号一直游弋在中国海域,是侵华日军海军的主力舰。

  淞沪会战爆发后,“加贺”号再度到上海外海支援日军作战,疯狂轰炸中国大陆,上海、南京、南昌、成都等地均有“加贺”号舰载机出没。

  1937年8月15日,“加贺”号约30架舰载机企图空袭杭州笕桥机场,被中国空军的21架飞机拦截,遭到严重损失,这是“加贺”号在侵华战争中最惨的一次失败。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加贺”号是6艘参战航空母舰之一,并且表现得最为凶猛。从“加贺”号起飞的舰载机对珍珠港进行了猛烈轰炸,共有15架战机未返航,占日军整体损失的一半。

  1942年6月,中途岛海战爆发。“加贺”在对中途岛空袭之后,在舰载机换装鱼雷的当口,被美国海军无畏式俯冲轰炸机突袭,总共被命中5枚炸弹,其中一枚直接命中舰桥,舰长冈田次作海军大佐以下的舰上主要军官大部分当场死亡。下午4时26分,火势延烧到汽油槽引发大爆炸,“加贺”断成两截沉入大海。

  03

  —

  做为一代“名舰”,“加贺”的“倩影”多次出现在影视作品中,如《虎虎虎》、《中途岛海战》、《山本五十六》、《珍珠港》等,前几年在日本引发观影热潮的电影《永远的0》的男主角宫部久藏,一开始就是“加贺”上的舰载机飞行员。

  日本把自己的新式军舰命名为“加贺”,其不甘、怅然、复仇、挑衅的心理恐怕兼而有之,而特朗普施施然登上这样一条军舰,可以说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简直是在吃在珍珠港、中途岛阵亡的美军士兵的人血馒头。

  04

  —

  无独有偶的是,2017年8月,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也在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的陪同下参观了“出云号”驱逐舰,小野寺在介绍时特别强调,明治时期英国为日本建造的同名战舰“出云”号在日俄战争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梅姨”则回应称“英国和日本拥有长期的合作关系”。

  日本媒体认为,“梅姨”的这一回答等于认可了日英之间的准同盟关系。

  而此次美日领导人共同登上日本的“名舰之花”加贺号,对外炫耀美日同盟关系的意味也十分明显。

  05

  —

  英日同盟,美日事实上的同盟,是明治维新之后直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的两根重要支柱。

  从英国的角度来说,和日本结盟的动机,是希望日本能够从远东牵制沙皇俄国(十月革命后变成了苏俄),有利于维护其在欧洲和中东的霸权。但日本却利用这一同盟关系,首先发动了甲午战争,严重损害了中国。

  从美国的角度来说,做为一个后起的帝国主义国家,殖民时代的“宴会迟到者”,纵容日本侵略中国,具有扰乱老牌殖民帝国筵席,便于自己乱中取利的妙用。

  06

  —

  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随着战争的“胜利”,日军逐渐南下,开始威胁英美在华和在东南亚的利益,乃至威胁美国感到性命攸关的海上运输线,英美同日本的关系逐渐恶化。

  以偷袭珍珠港为触发点的太平洋战争就是日本对英美的反噬,也算是英美几十年苦心扶植的一种“回报”。

  二次大战后,日本被彻底打败,英国势力基本被赶出亚太地区,美国取代英日成为这一地区的主要霸主。

  07

  —

  但美国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中国革命的胜利,使美国借“帮助中国抗日”为由,通过《中美商约》从中国攫取的权益丧失殆尽。因此,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又采取了扶植日本,围堵中国的政策。

  尽管如此,美国对日本的反噬仍然心有余悸,对日本利用和防范的心理兼具,更多的是把日本当成一头奶牛,对日本军力的发展多方限制,防止日本再次坐大后尾大不掉。

  进入新世纪之后,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逐渐增强,美国对日本的政策也开始逐渐向19世纪后期回归,有意逐渐放松对日本军力的管控,使其变得更加“强壮”,以更好地为美国牵制中国。

  2000 年,美国国防大学国家战略研究所发表大卫•阿米蒂奇和约瑟夫•奈的共同报告《美国与日本——走向成熟的伙伴关系》,认为:“禁止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制约两国的同盟合作。”

  2010年,美国《四年防务评估报告》表示:“如果美国要维护稳定与和平,就必须越来越多地依靠重要的盟国和伙伴国。”

  2015年4月,奥巴马访日,美日发表联合声明,提出了日美安全同盟升级的要求,奥巴马明确表示支持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

  这一次,特朗普登上有偷袭珍珠港幽灵附体的“加贺”号,向外界释放出的信号是清晰的,即美国将默许日本重新武装。

  08

  —

  面对日渐清晰的美日同盟、英日同盟,中国将何以自处?在东北亚,谁是我们的盟友谁是我们的对手?能不能在最后的摊牌之前实现祖国统一?如何通过正确而坚定的政策使日本继续走和平发展之路,不为美国火中取栗?

  这些问题,以后会继续为大家分析。有一点可以确定,战略机遇期可能已经提前结束了,丢掉幻想,准备斗争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