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孙锡良 :回顾“中美热战”关系提出十周年

2019-05-15 18:01:1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 (26).jpg

  回顾“中美热战”关系提出十周年

  观察国际关系,最让人兴奋和激动的其实并不是跳进现实的热潮,而是用回首历史来对照现实获得的欣慰感。无论你是普通网民、时评人还是大牌国际问题专家,能让自己找到哪怕有一点点自豪的地方,当然莫过于在喧嚣中能捕捉到自己的回音。

  2009年,正是美国曝出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特殊时刻,国内朋友非常一致地认为,美国已经陷入衰落,二十一世纪将成为中国世纪。然而,当时的我并不这么认为,坚定下了两个结论:美国并未走向衰落,并且还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主导世界,美国度过困难时刻,便是中国陷入困难之时;二十一世纪,世界将陷入热战几十年,中国无法与美国构成G2,中美热战是世界热战中的主角和主旋律。后来,我努力将自己的整个理念写成了《热战时代》一书。

  起初,本是将书稿交给北京某经济出版社,对方也接受了,由一个姓谢的编辑负责审稿,2009年11月,谢女士已经向我发回她初审过的稿子,让我按要求快速校稿,计划在2010年的图书展销会上展出样书。可惜,12月份的时候,我接到电话,说该书已经不能出版,理由是“会损害中美关系大局”。我再往深里问,她的回应是:领导有话,“中美关系正处于历史最好时期”是官方定位,“中美热战”与这个基调是反向的,不能出版。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官方出版社是不可能出版了,稿子整整搁置了两年。2011年,我又找到了一家小出版社(只能在港澳发行),它答应帮我出版,年底定稿,2012年初成功发行。说实话,因为出版单位影响太小,自己当时并不很认真,校稿质量并不是很高,书中的错别字不少。但是,本人对这本书的内容仍然是非常满意的,不敢说百发百中,至少不会输给主流专家的立场判断。

  热战与冷战的区别,并非炮火战与意态战的区别,是战争全面性和激烈性的区别。冷战时代,两大集团的斗争焦点是意识形态。热战时代,世界各大主体及各国之间的斗争遍布全方位、全要素和全天候,这个“热”体现在整个世界大秩序的历史性转折,包含国家内部急剧变化和各国在世界上扮演角色的急剧变化。

  下面,本人想对《热战时代》一书中的主要脉络进行一下回顾,希望能为读者提供一点如何思考未来的抛砖作用,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基于国家长期安全的“五个包围圈”

  宗教包围圈。这个话题,即便不作展开,大家也能从现实中看到变化,构建这个包围圈的推手不只有美国,还有美国的帮手。无论从数量上看,还是从结构上看,今天的形势都大不同于十年以前,渗透的力度及方式都在呈现新的变化。这个包围圈不同于其它的包围圈,它属于“隐性力量”,时间是它的发酵剂,之后,又能让思想弥漫在持续的时间长河里,它改变的是人性,不只是利益。

  文化包围圈。当时提到六大文化概念及文化渗透方向,包括金钱文化、个性文化、竞争文化、礼节文化、信仰文化和开放文化。着重强调了现代新文化“一日千年”的特性,反对只依靠传统文化参与世界文化竞争的旧观念,必须利用科技文明创新出能影响世界的新文化。书中特别提到,美国以毛泽东为目标,实现其从精神上撕裂中国的目标。

  科技包围圈。本人当时指出了中国在科技领域的两大危情:一是知识产权危情;二是国际标准危情。前者,正是现在美国打压中国的重要选项。后者,中国已经有所突围,但也暴露出来国内缺少整体性战略部署,联想在华为标准问题上的立场就是其中一例,实际情况比这复杂得多。

  金融包围圈。有关这个问题,本人当时讲了三个要点:一是中国金融人才的“美国化”会埋下祸根;二是中国金融模式简单复制美国模式的危险性;三是美国对中国金融市场的打压会以“强权”和“耍赖”的手段推行。

  军事包围圈。这是最敏感的中美关系,也是最危险的包围圈。本人当时讲了以下几点:谍报围剿,太空围剿,协同围剿。“协同围剿”侧重于军事同盟的新发展,美国近几年公开的“印太战略”就是明证。太空围剿更是在短短的十年内就进入到白热化状态,除发达国家以外,很多新兴国家都开始加入到这个竞争之中,未来能更加鲜明地呈现热战状态。

  基于国家主权捍卫的“四大战场”

  东海战场。聚焦为中日钓鱼岛争端。虽然我认为中日友好非常脆弱,但我也认为,中日战争也是灾难事件,尤其是对日本。所以,我当时认为,日本一定会跳出自己的领海思维,转而寻求国际上更大的领海围剿。近两年,日本自太平洋向印度洋进军的行动已经做出了最好的说明。

  南海战场。本人当时有三个重要看法:坚决不支持同东盟国家就南海达成任何协议,因为这样会将南海问题国际化(后来,没有走这条路,有新协议了,会留下重大隐患);建议对南海被侵占岛礁进行“去实事化操作”(政府近年在做);建议对部分有争议岛礁进行“实事化”操作,近几年,中国也在做,并且建设步伐在加快,部分成果已经显现,领海实事化的进程是稳定向前的。

  黄海战场。主要矛盾焦点在韩国,当然,也可能是整个朝鲜半岛,书中都有分析。因为延迟到2011年底才成书,所以,书中对金正恩政权又作了补充预测性分析。现在,再看当年的判断,感觉还是蛮有成就感,没有看错朝鲜第三代人物的掌权能力。要知道,在金正恩刚接手时,国内很多专家都不看好他。(第280页至第281页)

  藏南战场。有很多人不认可印度,认为它的力量永远也不可能强大,不可能成为世界一极。但本人自十年前就坚定认为印度的未来会更有影响力,它的人口效应会逐步体现出来,印度并不是人见人欺的阿三。1962年的中印战争,很多人误认为苏联是印度好战的幕后推手,实际上错了,真正的推手是美国,因为中印打仗的初期,美苏因“古巴导弹危机”陷入对立,苏联不愿意介入到中印争端中来,只是到了后期才略偏印度。印度得到的新武器装备绝大部分来自于美国。

  中印争端的前两次祸起两个帝国:一是英国,给出了非法的“麦克马洪线”,成为中印长期对立的祸根;二是美国,中印战争,美国是重要推手。未来,中印如果因边界发生战争,主要推手仍然会是美国,因为“中美热战”是未来世界的主基调。

  特别有意思的是,本人当时建议政府扩大与尼泊尔政权关系及推进南亚军事存在,现在再看新变化,很多“基地”近几年都在慢慢立起来了。

  基于世界关系的“六大主极”

  毛主席曾提出三个世界理论,2009年,本人提出一个新概念——两个世界。哪两个世界?一是极权国家;二是从权国家。所谓极权国家,就是指支配国际关系大局的重要有影响国家。所谓从权国家,就是在国际关系中必须紧密依靠一个或多个极权国家的普通国家。当时,我认为,未来世界将会有6个极权国家:美国,中国,俄国,欧盟国家联合体,日本,印度。

  近十年,中国人一直在低估日本和印度,未来,恐怕还有很多人处在这个误区中。

  为了构建G6,本人当时提了五个方面的看法和手段:中国需要向世界推介新的文化信仰体系,尤其是毛泽东思想体系;中国需要积累管理世界的物质基础;中国需要准备好管理世界的军事实力;中国需要培养管理世界的政治家;中国需要跟美国积极对抗。

  基于世界经济新秩序的“三大改革”

  世界贸易组织改革。今天,中国政府终于公布了中国版世贸组织改革建议,包含四大领域十二个方面。很有意思,本人当年也提了四个改革原则:一是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的“新国民待遇”准则,强调保护发展中国家;二是非市场主义原则,强调对最落后国家的市场保护;三是资源平等原则,强调市场与资源的平衡保护原则,把科技资源与自然资源进行对等保护;四是领导权平衡原则,强调各大经济体的领导权均衡,尤其是要尊重人口分布和发展水平,保证世贸组织不被大国操纵。十年之后,中国终于提出了自己系统的主张,有点晚,但毕竟走出了第一步,部分内容有相似感。

  世界银行改革。当时我提了三个改革要点:一是行长各大洲轮流制;二是世银管理重大决策投票权改革坚持“双轨投票制”,不只是单独尊重股权权重,而且要尊重各经济体的发展水平权重,向落后经济体倾斜;三是要求世行援助资金由基础设施投资向科技产业投资的方向转变。中国至今没有对世行提出重大改革构想。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整体上讲,我当时有一个判断:如果美元在金融危机期间未受到中国及其它大国的挑战,一旦美国渡过危机,一定会重新吃定其它货币,让人民币国际化步伐变得非常艰难。事实上,后面的趋势正是这样。具体讲,当时还提了四个看法:控制国内资源,不追求高外储;大量买入资源,尤其是稀贵资源;人民币必须以稳定为主,国际化不是短期优先项;努力颠覆现行货币体系,构建新的“国际货币”比推行人民币国际化更好。中国至今仍未对世界货币基金组织提出系统性改革构想。

  总而言之,2008年,是中国挑战美国改革世界三大经济组织的最佳机会,但我们选择了与美国合作,甚至被说成是“救美国”。现在,即便机会没那么好,还是要挑战,还是颠覆美国主导的世界规则,这是中美热点的最主要经济战场。

  基于中国对外合作的“一道一路”

  本人在论述中国与欧洲及世界其它各国进行合作时,强调了两个重要基石:一是同欧洲的全新合作理念,主张建设“中欧高速铁路通道”,将中国的人才资源与欧洲发展进行有效融合(第313页起);二是加强同中亚及中东国家的联合开发,在旧的丝绸之路沿线,用中国的“长城计划”建设新的经济走廊。总结起来讲,也可以表述为“一道一路”。当然,与今天讲的“一带一路”还是有区别的。(第326页到第330页)

  基于国家完全统一的“一大转变”

  有关中国的统一问题,本人有两个方面的观点在国内应该是最早见之于文章或著作:一是“国家统一是国家战略优先项”的观点,本人坚持,没有统一,中国就不能称之为世界大国;二是最先提出中国大陆必须立即将“反独”转向为“促统”,并且列出了统一步骤设想。2009年,马英九执政初期,本人就将其定位为不利于统一大业的缓独派,其后面的行为就是注解。再往后来,本人又列注了“统十条”。

  《热战时代》定稿十年以来,世界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也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两个“变化”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交织热战,交织过程的主角离不开中美。十年之后,美国还没有衰落,中国也没有取代美国,这个结果符合十年前的判断。

  未来十年或更长时间,世界的热战将向何处去?《热战时代Ⅱ》会给出民间版答案。现在,我只希望能找到合适的出版单位。中美贸易战已经否定了“关系处历史最好时期”的说法,真不希望个人的一点新想法再次胎死腹中。(注:本来,有三本稿子发给了出版社,可能又难以通过,半年已过,暂无回应,苦等中,这三本书若不能出版,估计《热战时代Ⅱ》也会很困难)

  回应:

  有人问:中美已经开战,中国必胜的说法成立吗?答:首先,本人支持中国抵制美国的无理要求,但我并不认同“美国血流成河,中国拯救世界”的说法,多看市场数据,才有真实结论;其次,讲美国人和美国盟友已经倒戈也可能不确切,希望大家多了解外部信息,爱国不能是坐在井里看天;最后,有关“中国必胜”的说法,也不宜过早下结论,我坚持认为,人决定方向,不解决这个问题,“为谁而打”的问题就很重要了,按现节奏,结果可能会是两个:一是中途言和;二是僵硬的欢笑。(下文将全面分析贸易战的打法、过程及后果)

  写于2019年5月14日星期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