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吕景胜:街头总统瓜伊多的失败给中国少数公知的教训

2019-05-10 14:21:23  来源:察网  作者:吕景胜
点击:   评论: (查看)

吕景胜:街头总统瓜伊多的失败给中国少数公知的教训

  5月7日,委内瑞拉最高法院一声令下,除了瓜伊多漏网之外,包括瓜伊多导师洛佩慈在内的200名叛乱分子被全部抓获。其中,70多名躲进外国大使馆的叛乱士兵也没能逃脱,在委内瑞拉的强力要求下,叛军被外国使馆乖乖交出。看来几个月街头闹腾的瓜伊多“民主”闹剧快要收场或寿终正寝。笔者早在4月初的文章中就预判瓜伊多失败,现愿与中国少数公知分享瓜伊多失败的教训。

  1、民主要有民意基础,政治家要真正懂得民意基础。瓜伊多失败的原因之一是民意基础不够,跟着他上街的百姓不是大多数,与委内瑞拉3200万人口相比几千、几万人上街支持你瓜伊多仍是毛毛雨微不足道,大多数人人心思稳希望解决问题。大多数普通百姓希望本国石油资源为本国谋利,少数寡头资本希望石油资源完全开放完全市场化,甚至出卖外国资本、出卖美国资本赚大钱。瓜伊多上位后开放石油资源给美国显然是令委国百姓有所顾忌的。

  搞民主成事的要发动多数人,特别是基层民众。当年及现在的中共是典范,群众路线才有效。中国公知特别不善此道,总是高高在上轻视民众为愚民、暴民、义和团、小粉红、爱国贼。没有民意基础的民主也就是意淫打打嘴炮。中国的主流民意基础是跟着共产党团结奋斗解决问题,在好好过日子中走向民族复兴和崛起。

  2、民主要真正顾及民众和国家利益,不可假民主之名损害民众和国家利益。瓜伊多闹民主协助美国破坏委内瑞拉电力设施多次断电,使急病重病患者无法实施紧急手术死亡17人,其中还有儿童。如此损害国家基础民生施设有违基本政治伦理道德,损害民生利益,草菅人命,失却民心,损害了民主的道义性。上街搞分裂动乱直至政变无益于问题解决只会造成更大灾难和战乱,如果不是现政府控制局面,社会撕裂无序混乱将酿成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等颜色革命及血腥战乱国家利益更加受损,百姓更加遭殃。

  中国饱受分裂战乱之苦,饱受社会动荡及各种“运动”之苦,中国百姓的最大共识是社会稳定,有稳定才有一切,有稳定才能解决问题。中国少数公知要深刻理解中国绝大多数百姓的这种根深蒂固的理念。中国社会最大公约数的共识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解决问题,走向发展,所以推墙沉船的事在中国基本没戏。中国少数公知在有生之年不如多研究些实际问题并解决这些问题。

  3、民主不能携洋自重,携洋自重易成国家分裂局面。瓜伊多背靠美国,携美国以令马杜罗,携外国势力以令本国现任合法总统,这恐怕对任何现代主权国家都是不可能奏效的。尤其委内瑞拉从玻利瓦尔时代就有反美传统。瓜伊多不懂委内瑞拉国情和历史,这一点与中国少数公知一样。

  中国少数公知亲西方,喜欢吹嘘西方对中国的好处及西方模式的普世性。中国百姓心里有本帐,当年你们侵略烧杀奸淫掠夺,然后从中国百姓血汗银两中拿出个零头回中国办教育咋成了百年功勋千秋伟业?难怪有学者问今天我强大了我把你弱小国家烧杀掠抢奸淫侵略之后再给补偿可否?

  中国道路中国人自己选择,携洋自重不灵,当年民国各派军阀就喜欢各自找靠山携洋自重,而今那些死磕律师借民主搞颠覆在法院门口找来托儿撒泼打诨,再找洋人在法院门口拍照,或是各种NGO在幕后鬼蜮魍魉,或直接请洋人跳上前台来王府井秀民主站台-------,都失败了,估计以后成功的概率也不大。在当今信息高速发达、民智高度开启的时代,各国人民有自己判断、比较、选择自己道路的能力和权利,任何人无法强奸民意及剥夺民众选择。

  4、民主不能总上街头,中国民主应该有中国智慧。瓜伊多的街头之战和军人政变也就是短暂的即兴表演和发泄,跟者寥寥,有些还是误认,明白之后纷纷撤退。瓜伊多也承认政变失败是从众不够,可动员的军人有限。街头民主在世界范围基本已臭,名声败坏。想一想这些年来伴我们从青春到壮年一路走来的民主之花、民主之色,阿拉伯之春、红杉军、黄背心、太阳花、栗子花、茉莉花、玫瑰花、紫荆花-------,不少国家风雨泥泞到如今,衰退衰败无尽头。

  前几日在一个网络视频上看到一位已到耄耋之年的法学大佬抱怨中国集会游行示威法审查太严格几乎不给百姓游行示威的权利。笔者理解这位法学大佬的民主情怀,也赞成中国集会游行示威法给予中国公民集会游行示威的权利。但笔者认为集会游行示威法是中国社会减压阀的最后一道防线,能不用就不用,最好不用。因为我国主要是着眼于解决问题,按照我国集会游行示威法规定准备集会游行示威5天前提出申请,如果遇公众游行示威申请时,马上告知政府相关部门,就在三五天内启动应急预案,迅速解决问题,将危机消灭于未然,做劝导工作调节解决问题,劝导公众放弃集会游行示威,将危机切断那将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且最大程度减少社会成本、社会震荡。

  近年几起群众上街游行事件如南京群众为江苏高考名额,安徽教师为奖金发放,退伍军人为就业待遇等等,本来都是可以有机会沟通协调解决问题,官僚主义大患大害是国家治理的痼疾,加强社会沟通,防范社会重大矛盾与风险,构建社会风险矛盾减压阀,完善危机处理机制是今后我国国家治理的重要内容和工作。

  当然对于反对宪法所确定的基本原则的;危害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煽动民族分裂的;有充分根据认定申请举行的集会、游行、示威将直接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集会、游行、示威不予许可,是我国集会游行示威法赋予国家机关的职权,是保障公众、社会、国家最大利益的法律保障,不可动摇,不可侵犯。在中国搞各种花、各种色、各种政变没门,得先问问忠于党和国家的子弟兵、人民警察及绝大多数民众。

  5、民主不是个人权力利益之争,国家民族利益应高于个人权力利益之争。委内瑞拉危机本来有更温和更实效的解决途径,政变平息后委内瑞拉开展的各派政治力量和全体国民的沟通协商,发表意见提出对策显然是一种积极建设性的路径。而瓜伊多鼓动上街、分裂、政变的方式显然是一种消极破坏力量,于国于民无益。如果真正按瓜伊多的路径操作引发进一步社会撕裂、动乱是大概率事件。特别是瓜伊多公开表示希望美国派兵武力干涉委内瑞拉,赤裸裸引外部军事力量侵犯自己祖国实在有点委奸的味道,当年汪精卫、法国投降总理贝当也就干过这等事。委内瑞拉民众得知此消息后纷纷表示要严惩瓜伊多卖国贼。

  瓜伊多也许太在乎自己的权力和春秋大梦,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假民主之名吃相太难看,实在有损民主名声和亵渎民主。政变失败后瓜伊多藏身隐秘,行踪不定,早把当初和抗议民众誓死存亡的承诺抛到了九霄云外了。瓜伊多被抓的导师洛佩兹也痛斥瓜伊多把大家出卖了,“他(瓜伊多)策划了这次活动,只是在活动现场露了一下脸然后就消失了,把大家当了枪使。”

  看来瓜伊多不是真爱民主,如果真爱民主不该胆小如鼠的地躲在地下,鼓动他人当炮灰,事后逃之夭夭,应该学学谭嗣同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少数闹民主的中国死磕律师公知闹民主时也是慷慨激昂,一旦被实锤证据认定颠覆国家政权违法犯罪立刻就怂认罪认错,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民主不是生意,更不是随心所欲的豪赌,分裂动乱的民主将是尸山血海。瓜伊多要是知道个人肆意妄为的权力野心和欲望会带来国家民族的万劫不复,也许他不会如此荒唐幼稚骚操作。政治家要知进退,为国家民族利益着想,如果有解决危机更好的出路和更大的格局,政治家应该自我反省、割舍、退让甚至牺牲奉献。可惜瓜伊多太年轻不懂这些,瓜伊多也不是政治家仅是一个昙花一现的政客。

  希望中国少数公知不要像瓜伊多和此前那些想颠覆政权的死磕律师一样一条道走到黑,撞到南墙才回头,条条大路通民主,中国之路虽崎岖坎坷,但渊源流长行稳致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