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王思远:如何说服印度加入“一带一路”?

2019-05-04 11:14:53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王思远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9年4月,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距离2013年倡议的提出已过去五年,秉承着“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一带一路”倡议与沿线国家发展战略相对接,服务国家发展,在国际上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国家认可。

  然而与第一届一样,印度依然缺席“一带一路”峰会。作为“一带一路”的核心地区,南亚地区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其中,马尔代夫、斯里兰卡位于中东和东亚之间的印度洋通道,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一带一路”的六条经济走廊中,中巴经济走廊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都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而从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6年后,“一带一路”在南亚地区的推进则呈现出了不同的特点。

  “一带一路”倡议在南亚的发展

  中巴经济走廊稳步推进,历时五年,收获了一批早期项目。3月20日,国务委员王毅在会见来访的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时表示:“走廊将发挥地区经济增长‘发动机’以及区域一体化‘助推器’的作用。相信在双方共同努力下,走廊的规划和建设将不断完善。成为中巴合作更加亮丽的名片。”

  

  2019年3月19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右)在北京同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左)举行首次中巴外长战略对话后向中外记者表示,中巴经济走廊是新时代中巴合作的标志性工程,也是“一带一路”的重要先行先试项目。图片来源:IC Photo

  而中印孟缅经济走廊则不及各方预期。2017年10月,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联合工作组会议在印度加尔各答重启,但会议没有取得任何积极进展;中国与斯里兰卡,马尔代夫的合作在6年间曲折发展。

  “一带一路”倡议在南亚的曲折发展,源于南亚国家对“一带一路”的态度有所不同。南亚诸国中,巴基斯坦、尼泊尔、孟加拉对“一带一路”倡议持欢迎态度。2016年10月,习近平主席对孟加拉进行了访问,将中孟关系提升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发布的“联合声明”中称孟方赞赏“一带一路”倡议,认为这一倡议将为孟方实现2021年建成中等收入国家和2041年成为发达国家的目标带来重要机遇。孟加拉国正式加入“一带一路”倡议。迄今为止,孟加拉在南亚国家中,从“一带一路”中获得的项目与投资仅次于巴基斯坦。

  尼泊尔总理奥利于2016年3月访华期间正式表示支持“一带一路”倡议,同意对接各自发展战略,制订双边合作规划,在倡议框架下推进重大项目实施。

  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则几多反复。2014年9月,习近平主席首次访问南亚时,马尔代夫方面称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富有远见,完全支持并愿抓住机遇积极参与。而在2018年大选后,亲印的反对派领袖易卜拉欣胜出,新政府的财长易卜拉欣在访印时表示,新政府已经确认许多在建的项目价格虚高,正在审视与中国的交易,以评估债务状况,为中国的投资项目都是在秘密状况下达成的。

  斯里兰卡情况与此类似,2014年9月16日习主席访问斯里兰卡,斯里兰卡政府表示,中斯两国要共同建设海上丝绸之路,这对彼此来讲都是重大的发展机遇,愿意积极支持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而在随后的的大选中,反对派西里塞纳上台,表示要平衡外交政策以避免斯里兰卡过分亲中,中斯合作陷入低谷,直到2016年4月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访华后,中斯合作才重回正轨。

  印度算盘比别国打得都响

  而印度对待“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比较消极。从“一带一路”项目上来看,中印孟缅经济走廊推进趋于停滞,印度以中巴经济走廊通过印巴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侵犯印度主权为由提出反对。在中国与其他南亚国家开展合作时也试图阻挠干涉。印度右翼政治家、学者则多次在《印度教徒报》、《世界报业辛迪加》上撰文,炒作中国与斯里兰卡、马尔代夫等国家的经济合作是在为这些国家设置“债务陷阱”,一定程度上对中国与这些国家的经济合作中施加负面影响。

  从具体政策来看,印度则力图推出自己的区域互联互通计划,掌控南亚互联互通的主导权。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不久,印度政府就提出所谓“季风计划”、“香料之路”等计划,推动印度与其他国家的经贸往来,同时加强与中东、中亚、东南亚国家的互联互通。莫迪政府任内签署建设阿富汗-印度-伊朗“三方运输走廊”协议,开展“国际南北过境走廊”建设,加快印缅泰三方公路项目,加入“阿什哈巴德协议”,可谓在互联互通当面有所作为。

  2018年8月30日-31日,环孟加拉湾多领域经济技术合作倡议第四届峰会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召开。决定起草组织宪章提交下次峰会审议通过、建立常设工作委员会,设立发展基金,以增强秘书处等机构的行政、财务效能。成员国共同签署了建立BIMSTEC电网的谅解备忘录。这些互联互通计划虽未言明针对中国,但是客观上与中方“一带一路”倡议形成了竞争关系。

  印度之所以对“一带一路”倡议持如此态度,背后动机是多方面,多层次的。从双边关系来看,由于边境等相关历史遗留问题,中印之间的“信任赤字”并未得到完全消除。印度一直将中国视为主要的竞争对手。莫迪政府上台后,双方关系更是一波三折。双方在印度加入NSG集团,将“穆罕默德军”头目马哈茂德列入联合国制裁名单等问题上都存在分歧。

  2017年6月18日,印度军队非法越境,进入中国洞朗地区,与中方进行了两个月的对峙、两国关系也一时间遭遇严重困难。2018年4月27日至28日,习近平主席与莫迪总理在武汉进行了非正式会谈,中印关系开始逐步稳定,但距离双方消除信任赤字,提高互信水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地区层面来看,印度是南亚次大陆上最大的国家,也是经济实力最为发达的国家。印度本身也将自己看作“英帝国殖民遗产在南亚的继承者”,将南亚地区视为自己的后院。而实际上,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印度就开始尝试推进以自己为主的南亚一体化。

  1985年12月,南亚七国通过《南亚区域合作宣言》和《南亚区域合作联盟宪章》,正式宣告南亚区域合作联盟的成立。其目的之一就是加强南亚地区各国相互信赖和理解;促进南亚各国在经济、社会、文化和科技领域的合作与支持。

  1997年4月,印度、孟加拉、尼泊尔和不丹四国宣布成立次区域合作组织,命名为“南亚增长四角”。该组织旨在加强四国在在交通和通讯、能源和电力、环境、旅游以及贸易、投资和私营企业合作等领域合作,以推动本地区经济全面发展。

  同年,印度主导成立了孟印斯缅泰经济合作组织(BIMSTEC),旨在加强五国在贸易、投资、通讯、交通、旅游、能源以及渔业资源开发方面的合作。2004年7月,更名为“环孟加拉湾多领域经济技术合作倡议”,简称“环孟倡议”。

  但是由于南亚国家间政治分歧严重、各国经济结构相似,互补性差、高关税和贸易保护主义盛行、区域内基础设施条件较差。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与互联互通一直进展缓慢,相关国际组织与机制不完善。因此,中国与南亚其他国家开展“一带一路”倡议下的经济合作,被印度视为是中国对其“后院”的蚕食,中国在拓展在南亚的影响力,削弱印度在南亚的霸主地位,因此充满警惕。

  而从大国关系层面,印度政府一贯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方针,在大国关系中保持“中立”,与美国、俄罗斯等大国都力图维持良好的外交关系。参加“一带一路”倡议,在印度政府看来可能有损其“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

  基于此,作为南亚的主要大国,印度可以说对“一带一路”倡议持消极甚至反对的态度。而由于印度的消极态度,以及其对周边国家的影响,“一带一路”倡议在南亚地区的推进,尤其是中印孟缅经济走廊的推进较为曲折。

  

  当地时间2019年3月27日,据《印度斯坦时报》消息,印度总理莫迪当地时间周三发表电视演讲并宣布印度已经成功试射反卫星导弹,成为“太空强国”。图片来源:IC Photo

  来自恐怖主义的威胁

  除了印度的消极反应外,安全风险同样是值得我们注意的另一因素。尤其是中巴经济走廊。作为“一带一路”的旗舰项目,中国与巴基斯坦两国政府都对此给予了高度重视。巴基斯坦政府对于“中巴经济走廊”更是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和强烈的合作愿望。2017年12月,巴基斯坦公布了《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其中将规划目标设定为“充分利用本国人口和自然资源以增强工业能力,兼顾区域经济发展,增强人民福祉,促进国内稳定与和平”。中方投资项目更是遍及巴基斯坦全境。

  但是,中巴经济走廊沿线地区恐怖活动形势严峻。各种恐怖组织盘根错节。特别是在俾路支省、信德省和开普省等地区更是恐怖袭击频发。袭击方式以炸弹袭击,武装袭击为主。由于历史遗留问题和国际恐怖主义的影响。极端宗教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塔利班组织为扩展自己的影响,制造了一系列无差别的恐怖袭击。而国际和地区大国在中亚、南亚地区大国的影响,则加剧了恐怖主义在巴国内的消极影响。随着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国际和地区大国在这一地区的博弈则更加激烈,可能会进一步加剧恐怖主义对中巴经济走廊的负面影响。

  2018年11月23日,中国驻卡拉奇总领馆遭到恐怖分子袭击,随后巴基斯坦国内分离主义势力俾路支解放军对此表示负责。为此,巴基斯坦政府和军方持续采取高压态势打击和抑制国内的恐怖主义活动,继续执行国家反恐怖主义行动计划。

  为保障中巴经济走廊项目的安全开展,巴基斯坦宣布成立中巴经济走廊特殊安全部队,专责中巴经济走廊项下项目及中方人员安全。该部队由9个陆军营和6个民兵部队组成,共13700人。瓜达尔港所在的西南部俾路支省将布置更多安保力量,守卫走廊沿线的包括5700名边防军、3000名警察和1000名征募军人。巴海军和边界安保力量将保护瓜达尔港和附近路线。此外,3500多名警察、900名边防军士兵、4100名私家安保人员和740名民兵将保护东部旁遮普省涉及经济走廊的各项工程。

  南亚是“一带一路”倡议中的重要地区,如今,“一带一路”倡议从“大写意”走向了“工笔画”。前方还有一座座山峰需要翻越,还有一个个险滩等待跋涉,目前期望印度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表示理解和支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方一贯谨慎处理中印关系,将中印关系维持在稳定,正常的轨道上,逐步消除两国之间的“信任赤字”,提高两国的互信水平。与此同时,增加两国间的经济、文化、社会层面的合作与交流,夯实两国的合作基础。

  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重视印度对南亚其他国家的影响。借由“一带一路”政策在南亚地区的推进之时,加强与南亚其他国家的互信水平,做好公共外交,消除当地朝野内外对中国“一带一路”的疑虑,提防抹黑中国的“债务陷阱论”和其他言论在当地发酵、扩散。

  2018年2月印度媒体代表团访问孟加拉。为了缓解印度的担忧,孟总理哈西娜女士在会见时说,“印度不需要担心孟加拉国与中国关系的日益发展,我们与北京的合作只是为了经济发展”。这种表达表明了孟加拉政府对“一带一路”倡议和中方的信任,对于维持“一带一路”倡议在南亚的推进是一次良好的示范。

  针对南亚潜在的安全风险,一方面需要注重维护各方利益平衡,加强国际反恐合作,发展多层次的国际反恐合作和海外利益保障机制。另一方面,需要针对不同的恐怖主义根源,开展企业安防教育,加强领保救援工作,建立风险防范机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