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孙锡良:灾难面前的强者心态

2019-04-18 10:39:3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孙锡良:灾难面前的强者心态

  很不幸,巴黎圣母院失火了,这是文化遗产的损失,是法国的灾难。

  历史总往前走,历史遗留物总是会随着时间的前行而作古,迟早而已。从这个意义上讲,不管什么原因,不管多伟大的遗产,消亡本身符合规律,有痛苦,要承受。

  然而,历史遗物是死东西,静态物不宜与民族或国家感情做太多捆绑,特别是不要有“一烧而后快”的非正常复仇心态。烧毁圆明园,得罪中国的是法国曾经的政府,当然也可能包含现任政府,烧毁圆明园的是英法联军,不是巴黎圣母院,任何从圣母院的灾难身上找快感的言行都不是强者心态。

  圆明园的悲剧并不远,那是清朝无能的结果,是侵略者丧心病狂的结果。中国人,有千万种理由对侵略者怀有仇恨,有千万种理由找机会惩罚敌人。但是,没有一条理由支持我们对巴黎圣母院的失火表达快乐,这是无知的快乐,是有悖于文明的快乐。

  主流们早有共识,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超级大国,21世纪是中国世纪。若真如此,大家须理性地问问自己:一个强者,需要用这种心态为历史复仇吗?只能用这种心态为圆明园复仇吗?

  这个世界,对手跟对手的斗争,大概不外乎三种方式:你打我,我打你;你打我,我骂你;你打我,我恨你。

  我们,现在处于什么阶段?还在用什么方式跟对手斗争?

  国人果真有出息,我们该推动精英阶层干点什么?

  

我们是否该主动向侵略列强要回被抢去的文物?

 

  美国人可能表现得绅士一点,近些年,无偿归还了不少抢掠去的文物,欧洲列强表现很糟糕,极少主动归还,不但不归还,还经常公开高价拍卖从中国抢劫去的文物,明目张胆地侮辱中国。

  国人,国人的代表们,我们还无力扣回文物,只能期待有钱人去买回文物,清算过去的强盗还未能付诸实施。有些文物,列强的后人都敢拿到香港拍卖,我们并不敢直接扣回,内心是否还缺一点自信?

  有人怕中国直接扣文物违背国际规则。从强盗那里拿回东西不合法,谁定的规矩?规则,过去都是由强盗定。现在,我们的着力点在哪里?是不是该推动新规则了?是不是该主动索回八国联军的“战利品”了?这比庆幸圣母院火灾这样的感情对冲是否更有正面意义?

  

法国若再支持分裂势力,我们要不要强硬制裁它?

 

  法国,是欧洲国家中最支持中国分裂势力的国家之一,每到关键时刻,它都要拿某些分裂头子做筹码获取订单,2008年,北京奥运火炬在欧洲传递期间,法国是闹得最凶的国家。后来,法国又多次接待了那个老家伙。面对这样的国家,我们是否该予以强硬回击?如果日后它还敢继续给分裂势力以平台,我们是否能拿出强力制裁手段?

  

法国军舰若闯南海,我们能把它直接赶回法国吗?

 

  打着航行自由的幌子,法国经常也到中国南海亮肌肉,说什么在公海里走动。当然,它确实在公海,但目标显然是指向中国。中国能不能在它每次来的时候搞点大动作让它不敢来?象中国这么庞大的经济体,能不能用经济手段将其吓阻?如果底气再足一点,是不是可以直接将南海示威 的法舰一路赶回法国?

  一百多年前,法国人打到了北京,合伙烧了咱们的圆明园,只留下残垣断壁。黄背心运动虽是法国的内部事务,同样也是世界革命者的事。机会来了,向法国输出更彻底的革命思想可以么?

  人与人交往,需要尊重彼此的尊严,国与国交往也一样。不过,任何形式的交往,尊严都只能靠行动,而不是嘴巴,嘴巴上的尊严通常抵消不了灵魂处的孱弱。你想赢得尊严,不一定总是需要正义,只要你能赢,非正义手段也能获取尊严,口头上,你拥有再多的正义,一旦输了,你还是不会有尊严。

  笔者从不反对爱国主义,也不反对适度的民族主义。但是,我反对傻瓜式的民族主义,反对没有实效的爱国主义。圣母院,明明已经烧损了,即使你不同情它,那也用不着当着世人的面做落井下石的表达,假如你自己有种去烧,勇敢承认并标榜一下,那也不愧为民族英雄一个,问题是你并没有那个胆。

  朋友,同志,假如我们真的爱国,假如我们真要激起民族勇气,请鼓励我们的精英代表向曾经侵略过我们的列强发起挑战,从经济上,从贸易上,从军事上。请不要把懦弱表现在文物身上,那太没出息了!如果我们不能用最直接的国家间较量让法国这个豆腐块臣服,对其静物的所有情绪发泄都只能印证国人的虚胖。

  写于2019年4月17日星期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