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普宏魁:论世界金融资本的联合及其本质

2019-04-27 18:45:4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普宏魁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一部分  世界金融资本的联合与共济会

  一、围绕经济基础来分析社会,永不过时。

  人类历史,无疑即是一部围绕着经济基础而展开的斗争史。围绕经济基础来分析社会,永不过时。

  因为经济基础即是我们、我们的社会赖以生存与发展的基础。所以,我们都是经济的动物。

  而我们要了解纷繁复杂的人类社会关系,那么,我们就应该紧紧地抓住经济基础、经济关系这条主线不放。

  当然,最直接地讲,人类历史就是一部穷人与富人的斗争史。

  以这个观点为出发点,你可以理解很多人类社会的现象与问题,特别是今天世界的很多现象与问题。

  二、当今的经济是资本万能还是市场万能?

  在市场经济或者说资本主义经济体制下,是资本万能还是市场万能?

  这个问题具有疑惑性。在一定的程度上不存在可比性。而且具有一定的同一性。因为:资本的基本属性首先即是生产资料,是可以市场流通的生产资料。而最具有便捷性的资本即是金融资本——或者说,金融资本是资本的高级形态。

  所以说,资本的万能与市场的万能,在一定的程度上,具有同一性。

  资本作为生产资料的属性制约着生产活动的开展,是生产活动的基础与前提;同时,生产活动又是商品交换的基础与前提,只是这两个环节在这样的情况下已经不能够清楚的分开;而资本的金融化则是市场扩大化的根本要求,在这样的经济形态的基础之上,由是产生了金融经济这种经济形式。

  金融资本已经形成了在全世界范围内的主导市场与经济的最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与生俱来的那种扩张性,必然强有力地冲击国家对于国内市场以及国内经济的有效管控!

  这也是不依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三、从市场的区域性与开放性到世界资本的联合:共济会的形成具有必然

  市场是具有区域性的,而这种区域性正被市场扩大化的力量(主要是市场发展的内在需求以及金融资本的高效与便捷性)以及网络技术、物资运输能力进一步打破。

  因为地理的制约作用,在一定的区域内及一定的时间内,会形成市场的垄断的现象。对于这个问题,国家于是拟制是“反垄断法”加以限制。而资本的高速流动,如境外金融资本(热钱)的大量涌入,会很快地严重地冲击国内的、一个区域的市场的稳定。

  市场的扩张与金融资本的扩张是同步的,甚至可以看作是同一回事。如果没有金融资本的这种经济形式,则这种扩张是不可想象的,也不可能存在。由是,产生了而且必然要产生资本的联合。当然,最便捷与有效的方式还是金融资本的联合。

  这种资本的联合不是单纯的企业的合并与并购。而何新所发现的共济会现象即是一种世界金融资本的跨越国度的联合,所以,从市场经济发展的趋势来看,共济会这种组织的形成具有的必然性

  四、金融集团为何能够主导国家的经济进而影响国家政策的走向?

  在市场自由经济的机制之下,金融资本即是国家中的绝对力量,这种力量就比如封建帝王在国家中的绝对地位与力量一样,所以,这样就形成了资本帝国。

  资本帝国一旦形成,那么在经济上就形成了资本帝国主义这样一种经济形态。

  我们知道,按照马克思的基本观点,“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体现”,那么,我们也应该这样理解:经济主导着政治,这是一个客观的规律。

  当然对于“金融资本主导国家”这句话,我们或许这样更容易于理解: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国家仅仅是富人的管理人民与赚钱的工具”。

  用一句话来来说,这就是彻头彻尾的资本帝国主义了!

  而这,当然是因为:经济是社会存续与发展的前提与基础,所谁掌握了这个基础,各阶级就只有唯其马首是瞻!这个基本原理在资本主义国家中如此,在今天的高度市场化的中国也基本如此!

  第二部分  世界金融资本联合的本质

  一、世界金融资本联合的本质是阶级压迫与阶级斗争的一种极其的重要形式

  按照马克思的基本观点,我们应该这样理解:世界金融资本联合的本质是阶级压迫与阶级斗争的一种极其重要形式,因为世界金融资本不论对一个国家还是扩大到整个世界,它还是以剥削与压迫广大的劳苦大众的目的与任务,实际上也还是掌握经济基础的富人与没有经济基础的穷人之间的剥削、压迫与斗争的国内形式与国际形式。

  由此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所产生了的两大社会阵营之间的斗争!

  当然,两大阵营之间的斗争,表面上只是两类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联会体之间的斗争。

  这种斗争在今天某些人的眼中是十分荒唐与毫无意义的并且是不存在的,这是因为按照这些人的说法,阶级斗争是仅仅局限于国家之内的,是一种以国家为界限的独立的形态存在的。但今天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世界各国的富人阶级进一步的搞起“共济”与联合,狼狈为奸,大有让某些国家的独立形态进一步瓦解的努力!

  当然,也可以说,共济会这样跨国际金融组织是一条暗线的联合,而资本主义国家的联合与社会主义国家的联合的对峙,则是一条明线的斗争。

  所以冷战期间的两大阵营之间的斗争,其实即是世界的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斗争,即表现成为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社会形态之间的斗争。这种斗争形态因为各国的无产阶级的联合与资产阶级的联合,在国家的一定的独立形态之下,呈现出极其复杂的面貌。所以,马克思号召: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

  既然全世界的在资产阶级都联合起来了(这是明的联合,如果是暗的联合,那么就是那个共济会了),那么全世界的无产阶级难道还不应该联合起来共同抗争吗?

  事实进一步表明:明的联合在外在表现上有时会消停甚至解散,但暗线的联合永远地存在着。如今天中国的超级富豪加入了想要进一步掌控世界的世界化的金融资本联合组织——“共济会”!他们要做什么?这应该很清楚。

  二、“世界一体化”进程是经济运动的必然,同时也出于世界金融资本联合组织的蓄意设计

  “世界一体化”进程是经济运动的必然还是出于某些阶级的蓄意设计?

  我看并不是那么简单非此即彼的两条路线的关系。世界经济的融合与相互利用、相互依存,这是存在的、必然的。而强势的世界资本主义强国中的富豪组织与其他国家的富豪组织密切勾结,直接谋求在经济关系中形成对弱势国家的殖民化以及直接颠覆其他国家以使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这却也是真实地存在的更甚严峻的形势。而且,这个世界上的这种危险与争斗从来也就没有平息过。

  “和平与发展是世界的主题”应该说只是短暂地相对地存在过。如苏联解体之后,中国身边的噬人世兽不复存在,冷战与核大战的危机过去同,国际意识形态的斗争势头减弱了,邓小平发现中国发展经济的历史机遇到来了,所以他说了这样的话。

  而今天,我们却又看到这样的严重的现象:全世界大部分国家中的平民阶级,一方面要受到来自于国家的富豪阶级以及官僚集团的剥削与压迫,一方面又要为国外的资本主义集团的利润买单,接受国外的世界的资本主义的剥削与压迫。这样的事情,也从来没有停止过。而努力消除这样的剥削与压迫,则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最崇高的毕生的事业与追求。但很可惜,现在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权中,共产主义理想与信念是日益衰退,所以来自国外的世界的资本主义的阴谋与动机才屡屡的得逞!

  当今的中国有不少官员不与国内金融资本勾结,而出卖国家与人民的利益,能够坚守自己的政治与道德的底线的,少之又少,令人甚忧!值得庆幸的是,这一现象在习总上台之后得到了很大的扭转!

  按照何新的观察,世界金融资本联合的最终目标是推动形成世界的金融政府,并进一步主宰世界!

  三、应该极力警惕中国官僚阶层的腐败以及他们和国内、国际的金融资本密切勾结,损害中国经济的完整与独立的问题

  中国官僚阶层的腐败,在文革时期被称为“当权者的资产阶级化”。想实现自身个人利益最大化的丧失了共产主义立场的官僚阶层,进一步借机权力,搞盗窃与掠夺国家财富,搞出形式种种的腐败,造成严重的民众的愤怒情绪并由此埋伏下社会的动乱种子,国内各种社会矛盾进一步蓄积。同时,也严重地损害中国经济的完整与独立的问题,使国家经济战略安全面临着极大的风险!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