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光满:特朗普向以色列献“血色戈兰高地”,美国再次沦为“全球公敌”!

2019-03-28 10:35:43  来源:李光满冰点时评  作者:李光满
点击:   评论: (查看)

 

  特朗普对犹太人的忠诚和对以色列的热爱使他一再做出惊世骇俗的举动。2017年12月,特朗普宣布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由此引发全世界愤怒,在联合国大会上受到普遍谴责。现在这一幕再次重现,这一次特朗普向以色列献上的不再是耶路撒冷,而是“血色戈兰高地”,使得美国再次沦为“全球公敌”。

  3月25日,特朗普在会见到访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时与以色列签署宣言,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此前的3月21日,特朗普就曾在推特上称,美国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享有主权。52年过去,美国是时候“完全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享有主权了。这在战略和安全上对以色列和地区稳定都至关重要。特朗普语意的核心,一是“是时候”,二是“完全承认”。三是“对以色列和地区稳定至关重要”。特朗普一定认为,由他来给以色列送这份礼物简直是上天的安排。

  美国由此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的国家,特朗普显然很享受为以色列奉献无数个第一。然而几乎所有阿拉伯国家、世界主要国家和联合国相关法律文件都认为戈兰高地属于叙利亚,美国几乎站在了全世界的对立面。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哈克表示,戈兰高地地位问题一如既往,没有改变。欧盟发言人科斯亚奇克表示,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声明,欧盟仍然不会承认戈兰高地为以色列的一部分。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长盖特表示,阿盟完全支持叙利亚对戈兰高地主权要求。

  俄罗斯外交部发表声明,俄方就戈兰高地的立场一如既往,即这是叙利亚的领土。加拿大外交部发布声明,拒绝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中国外交部表示,国际社会公认戈兰高地是被占领的。联合国安理会曾多次通过决议,要求以色列从戈兰高地撤出。中方反对通过单方面的行为来改变事实,不希望看到地区局势进一步的紧张升级。另外,巴勒斯坦、埃及、土耳其、伊朗、德国、法国、海湾合作委员会等国家和地区组织都对美国的行为予以谴责。

  叙利亚自1941年独立后就对戈兰高地拥有完全主权。1967年6月5日,以色列用6天时间,击败埃及、约旦和叙利亚联军,占领戈兰高地,史称“六日战争”,以色列议会于1981年通过关于戈兰高地地位的法律,单方面宣布以色列拥有对戈兰高地的主权。当然这一单方面行动并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联合国安理会在1967年通过242号决议,1981年通过第497号决议,全都认定以色列非法占领戈兰高地,呼吁以方归还叙利亚。这些年来,围绕戈兰高地的地位和归属问题经历过多次战争和无数次冲突,双方可谓血流成河,戈兰高地一直是国际政治中的一个敏感话题,美国历任总统也都避道而行,直到对犹太人、对以色列有特殊感情的特朗普出任美国总统,才有了两次胆大妄为的行动。

  这让我们想起上一次特朗普与全球为敌的乖张表现。2017年12月18日,联合国安理会就反对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问题进行投票,结果14个国家赞成,一个国家即美国反对,最后这一议案被拥有否决权的美国否决了。随后土耳其等国发起召开联合国紧急大会,就同一议题进行联合国大会表决。12月21日,联合国大会以128个国家赞成、9个国家反对、35个国家弃权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一项决议,认定任何宣称改变耶路撒冷地位的决定和行动“无效”,要求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通过谈判决定耶路撒冷的地位。《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给180多个国家的驻联合国代表发去信件,信中说:“特朗普总统将非常仔细地观看此次投票,并要求我向他报告所有投票反对我们的国家。我们将盯着有关这个问题的每一票。”黑莉还在推特上发文警告说:“明天将有一场表决,批评我们的选择,美国将记下支持该决议国家的名字。”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2017年12月21日在电视讲话中呼吁全世界:“永远不要为了一点美元出卖你们的民主意志。他们怎么称呼美国?民主的摇篮。民主的摇篮现在却试图在世界上寻找能用美元购买的意志。”

  当历史重新上演惊人相似的一幕,我们已经不再感到惊讶,特朗普倒行逆施,逆天而行,赤裸裸地用强权打击公理,用霸权伤害正义,撕下了披在美国身上的皇帝的新衣,体现了美国价值观的虚伪。这里我们要特别注意以下几个核心问题。

  一是特朗普与犹太人之间是什么关系?且不说特朗普的女婿是犹太人,他的女儿也可能加入了犹太教。我们知道犹太财团控制着美国金融和资本,控制着美国大型跨国企业,犹太财团是一个比美国本身力量更加强大的神秘组织,美国几乎所有总统、混迹于政界、商界的大腕都与犹太财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特朗普自然也不例外,向犹太财团表达忠诚、为以色列提供特殊服务是他和他们的神圣责任,哪怕让美国成为“全球公敌”也在所不惜。

  二是特朗普视美国为超级国家,是屹立于“山巅之城”的世界霸主,美国法律高于国际法律和其它国家法律,美国意志高于人类和其它国家意志。这种狂妄和傲慢使得特朗普任意安排其它国家主权、随意分配其它国家领土,不谈判,不讨论,不须经过联合国,不须考虑国际法,不须符合联合国宪章。戈兰高地并不是一块有争议的土地,而是从国际法到联合国决议都已确认属于叙利亚的区域,特朗普站在以色列的立场,直接从地图上将这块领土从叙利亚划给以色列,正是大国沙文主义的行为。

  三是体现了特朗普强权强奸公理、邪恶强奸正义的强盗逻辑,特朗普信奉的是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丛林法则,完全相信“真理在大炮的射程之内”,我强大所以我有理。以色列为什么能够在群狼环伺的中东抢得一块土地建国,并在多次战争中打败阿拉伯联军?靠的是先进的武器装备和美国的支持,靠的就是以大炮赢得真理的理念。特朗普敢于强行抢夺戈兰高地送给以色列也是因为自认为无人能够阻止其行为。然而人在作,天在看,从更大的历史视角和历史跨度观察,你会发现那些以强盗逻辑去征服世界的帝国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都消失在了历史的茫茫尘埃之中。

  四是美国、以色列、沙特阿拉伯是美国在中东存在的铁三角,美国并不在乎沙特是不是一个输出恐怖主义思想和恐怖分子的国家,也并不在乎以色列对巴勒斯坦采取的囚笼政策,而是只关心能不能给美国带来利益。稳定美、以、沙三角关系并使之为美国所用,坚定地打击俄罗斯、伊朗在中东的势力,摧毁任何可能会给以色列带来威胁的国家和政治势力,维护美国在中东的核心利益,是美国的国家战略,从这个角度来说,承认戈兰高地是以色列领土符合美国优先的战略,符合美国国家利益。

  五是中东是一块充满宗教和种族仇杀、笼罩着战争硝烟、带有悲情和宿命的土地。千百年来这块土地上一直浸泡着鲜血、书写着屠杀,任何人都无法拯救这块土地和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自大的特朗普不过是历史上随风而逝的一粒尘埃,自以为是的他不可能改变中东,不可能在中东留下什么,也不能改变以色列的命运,更不能改变犹太人的命运。流浪了2000多年的犹太人或许还会被赶出这块“应许之地”再去流浪2000年。

  以色列的背后是特朗普,特朗普的背后是美国,美国的背后是犹太集团,犹太集团的背后或许还有更大的政治和资本势力,特朗普之所以敢不惜让美国成为“全球公敌”也要承认戈兰高地为以色列领土,不是因为他内心如何强大,而是因为他所代表的国家和利益集团具有的强大的毁灭力量。

  美国承认戈兰高地为以色列领土,并不代表以色列就真的一定能够得到这块土地,但美国的行动将助纣为虐,将给中东这块土地带来更多的流血冲突,带来更多的战争风云,带来更多的苦难、血腥、仇恨。美国终有一天会意识到,特朗普的傲慢和蛮横给美国带来的不仅有利益,更有无休止的负担甚至灾难,美国所失去的将是一个国家最为宝贵的文明和信用,失去了文明和信用,美国也就退化成了一个像索马里海盗一样的野蛮的强盗集团了。

  特朗普向以色列献上“血色戈兰高地”,美国也就再次沦为了“全球公敌”,“全球公敌”乃全球各国、各族之敌人,全人类之敌人,美国将会像落水狗一样受到全球各国的唾骂和杖击,这或许就是美国的最终结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