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关于对金融领域对等开放问题的思考

2019-03-28 07:45:43  来源:立寒秋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外商投资法,已经在2019年的两会上通过了,其内容,我大致看了一下,还不深入。

  此前,有同志关于此《外商投资法》提出了修改性意见,提出“对等开放”原则,我本人对这种修改意见持赞同态度。

  之所以持赞同态度,并不是说我赞同“对等开放”原则,而是我觉得,这个对等开放原则,必然受到相关国家尤其是美国这种资本输出大国的反对,因为,输出资本,并阻止这些资本的回流,是美元霸权的命根子。既然美国反对“对等开放”,那么,中美之间的民族主义意义上的金融斗争,中国可能会有那么一点平台,有那么一个阵地,可能和华尔街国际金融大鳄们斗争。

  关于金融领域,或者说其他市场领域,比如资源、供销、商品生产、科学研究等等所有领域,我本人是反对对外开放的,反对引进外资,反对引进一分钱!贷款,在一定情况下可以考虑,也不宜太多、不能依赖;援助,也不要接受,更不能依赖。贷款、援助,对中国经济发展,我觉得长远地看,都是一种伤害,伤害“独立自主”原则,导致对国际资本的某种很要命的依赖,所以,只可权宜,不可持久;而开放市场、引进外资,则是对中国经济的直接伤害,没有一丝好处。关于这一点,早在《再说引进外资》一文中有明确的论述,兹不赘。

  

  现在,本文专题讲一下,为什么说“对等开放”,对中国的经济、金融,仍然是一种破坏。

  这个世界上的社会制度,按照马克思主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理论,可以分为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种。我理解,这两种社会的根本区别,就是组织生产劳动的方式不一样(算是生产关系吧)。社会主义组织生产劳动的方式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府,发挥共产党人先锋队的作用,以身作则,率先垂范,深入生产劳动一线实践,直接组织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有计划、有组织地展开生产劳动、各种建设、科学研究。人民政府作为生产劳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当然负责用这些劳动者的劳动成果为他们提供医疗、教育、养老等方面的政治和经济保障。就是说,劳动者的各种基本生活保障,其实是自己劳动的成果,而不是谁的施舍。表面上是免费的,宏观上看,其实是自食其力。当然,因为社会主义社会还存在私有制残余,还要严格遵守马克思主义的劳动价值法则,还要坚持按劳分配原则,但在教育、医疗、养老、生育等特殊领域,已经实施了按需分配原则。

  资本主义社会组织生产劳动的办法,是通过资本进行,政府只是为资本组织生产劳动提供制度保证,压制反对资本对生产劳动组织活动的反抗,维护资本组织生产劳动的特权。而资本组织的生产劳动,通过市场的方式,购买劳动者的劳动力,并不负责向劳动者提供教育、医疗、养老等方面的基本保障。而资本主义社会的教育、医疗、养老等方面的保障,也是通过市场向劳动者出售,宏观上看,你不参加到资本组织的生产劳动中、不接受其压榨,你就丧失教育、医疗、养等基本保障,就无法生存。就是说,不管是直接的工农业生产等体力劳动,还是科学研究教育性的脑力劳动,资本要榨取他们的剩余价值,就是基本的教育、医疗、养老等方面的生产生活保障,资本也要榨取劳动人民的血汗。劳动人民在生产劳动阶段创造的剩余价值被资本势力榨取了大部分,余下的小部分用来通过向资本控制的市场购买自己的教育、医疗、养老、生育等保障,又被资本榨走了大部分。所以,劳动人民必然是走向赤贫,资本则越来越富裕。

  

  这里重点讲一下金融在两种社会制度中的地位作用。社会主义的金融,是社会主义经济运行的重要支撑,起到交易媒介、价值尺度,还有排除外部金融势力侵略、保护本国经济健康运行等作用,但也仅仅是这些作用。社会主义社会,并不存在资本主义社会的那种金融家、银行家,社会主义的金融,并不向工农业等生产行业榨取剩余价值!只是为这些行业的运行和发展提供保障。不赢利,是社会主义金融的最突出的特征。当然,鉴于还商品还存在,所以,商品交易也不是一丝利润都不要,一般是低于5%,但贷款和存款的利润,都很低。即使今天,中国已经进行了很大程度的资本主义市场化改革,中国国有金融对实体工业的支持,在注重利润方面,还有一定限制,还保留一些社会主义的特征。比如,发展航天工业,这个行业的直接利润,就不高,很烧钱,但是,不发展这个行业,在世界经济斗争中就没有主导权、就丧失优势,也丧失定价权,但中国金融仍然支持这些行业的发展。就是这少许社会主义的特征,保证了中国工业在某些局部还能较快速地发展,甚至还能有航母、神舟、蛟龙、高铁、5G通信等方面奇迹般的进步。这些许社会主义的残余,是中国优越于资本主义社会的地方。

  

  以上是对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两种社会制度组织生产劳动的方式和金融性质的简要分析。下面谈所谓金融领域“对等开放”问题。

  首先,社会主义国家金融领域之间,不存在对等开放问题。因为金融是对本国经济运行的保证,不在于追求利润,社会主义国家尊重相互的金融主权,不能通过任何方式包括金融方面占人家的便宜、控制人家的经济发展,社会主义国家之间,不应该存在金融输出问题。新中国刚成立特别是抗美援朝之后的中苏关系,苏联对中国工业化的支持,就不是用金融输出的办法,而是直接给予工业项目支援。这当中当然有金融问题,就是人民币和卢布的汇率问题以及商品定价问题,两国本着平等、友好、互助的原则协调解决,中国引进苏联项目,但用中国一些产品的出口平衡中苏贸易,中国产品的定价,由中苏两国商量而定。但,苏联的问题在于,它在对中国提供工业化支持的同时,保留了关键技术,不向中国人交底。关键时刻,苏联以此为要挟,向中国提出损害经济主权、市场主权的条件。我个人认为,苏联的工业支援,应该是其控制盟友、建立自己的世界经济体系的办法。这种办法,对中国用过,对其他国家如埃塞厄比亚也用过:你听我的,你的工业化我就支持;你不听我的,你的工业化马上归零、难以为继。工业化,是二战以后第三世界国家极为渴望的东西,苏联以此作为控制其他国家的手段,也算是非常高明的。

  

  我想强调的是,社会主义国家苏联控制别国经济的主要手段是工业输出,而不是金融输出。中苏之间的经济斗争,在赫鲁晓夫刚一提出建什么联合橡胶园之时,就被毛主席识破并坚决给予拒绝!彼时,中苏之间的经贸往来,因为有平等协商在先,在人民币、卢布汇率方面,还应该是公平的、双方能接受的,应该不存在对中国金融主权的侵害问题。中国金融,是独立的、自成体系的,是人民政权的关键组成部分,而不仅仅是个金融机构,更不是个旨在赢利的企业,对中国经济恢复和以后的迅猛发展提供了强大后盾,这和资本主义的金融完全不同,所以,中国也无法开放这一领域。

  但,资本主义的金融和社会主义的金融,完全不一样。

  资本主义金融,完全是个旨在赢利的私有企业!是不折不扣的企业!资本主义金融,控制了其工农业生产,甚至控制了政权、军队、战争、科研、媒体、舆论、教育、卫生等等全部的国家机器和行业,是资本主义国家真正的主宰者。华尔街,多么厉害,美国人民很清楚,所以,他们发动“占领华尔街”运动,而不是“占领白宫”运动,因为,他们知道,罪恶的主犯是华尔街,而“白宫”只是帮凶。

  

  因为金融业的赢利极其简便,完全是一种骗局,只要印钱,即可随便控制工业、农业、政权,控制社会舆论、思想、意识、心理,那么,有如此权大于天的办法,谁还愿意发展科技、工业、农业、教育、科研?太费事了。所以,金融业的发达,不但对科技、工业、农业、教育、卫生等等重要行业进行控制,而且还会侵蚀破坏这些行业的发展!前不久发生的波音737-MAX8灾难,表明,金融业独大的美国,甚至对科研也非常“吝啬”。可以推测,在金融业畸形发达的大环境、大趋势下,美国人,如果不从中国等国家引进人才、挖走技术、俘虏企业,它本土的科研力量、科研投入、科研成果,会越来越差!它的“综合国力”会越来越弱。我相信,特朗普是看出这个问题了,但他没有任何办法改变这一现状。“让美国再次伟大”,说着容易做着难,那要有二战那种环境,能够从国外弄来技术人才。

  

  在美国金融独大、其他行业萧条的情况下,中国和美国如何对等开放金融?

  美国要求中国开放金融、混合所有制改革,其目的就在于通过金融输出手段,俘虏中国大型工业企业,控制中国科研、收纳中国科技力量,这是一条极为简便的捷径。只要中国开放金融、推动对国有大型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那么,美国人又一次遇到了二战后期、二战后的那种重大机遇,不费一刀一枪,就可以俘虏中国的企业、科技、科研人才力量,使之为华尔街资本服务。这是中国开放金融、开放市场、搞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对美国的重大利好,只要有这个利好,什么贸易战得失输赢,对美国来说已经没有什么重要性了。

  我从来不认为中美贸易战有什么重要性。现在看来,这个判断是非常正确的。似乎,这场声势浩大、暴风骤雨般的贸易战,有些虎头蛇尾,给人的感觉,酷似美帝国主义和国内的官僚买办势力演的一场大戏,目的,无非是掩盖中国完全开放金融、完全开放市场的后果,转移中国人民的注意力。

  一场无关紧要的贸易战,弄得满城风雨,而攸关中国经济生死的完全开放金融、彻底开放市场,却弄得波澜不惊、平平淡淡,演技确很高超。

  完全开放金融、彻底开放市场,也不是没有一丝道理,如果中国金融势力极其强大、工业极其发达,搞一个资本输出、商品输出且有定价权的“金融经济帝国主义”,站在民族主义立场上看,还有点意思。但是,中国政府或者民族资本势力所能控制的金融、工业真的很强大吗?比美国强大吗?比欧洲强大吗?还要看。

  那么,我们要求美国对等开放其金融,会给中国带来什么好处?首先,华尔街不会同意对等开放金融。华尔街要的是其印刷的美元白条,可以向全世界尤其是中国这样的巨大市场输出,以极低价并购中国企业、技术、商品,所以,要求的是中国单方面向全世界主要是美元系资本开放其全部市场、全部金融,不能加以任何限制。这一招,华尔街不折一兵一卒,就完全赢了,特朗普不动声色,就完全赢了。22条、外资投资法以及高层的表态,完全证明了这一点,相信,特朗普总统正在没事偷着乐。

  那么,外商投资法,不是还有“对等开放”这个限制吗?是的,但,这条限制完全形同虚设,没有一丝意义。难道不可以阻挡美元资本吗?不可以。为什么?因为,华尔街财团不光有美元这一种白条,还有日元、韩元、新加坡元、香港港币、台湾岛币等,这些货币或者金融,其实是美元的变种。且不说中国各部门、各省市未必愿意遵守对美元的“对等开放”原则,就算是他们遵守这一原则,那么,美元的其他变种并不在对美元的“对等开放”原则限制之列,华尔街资本大鳄完全可以以日元、韩元、港币、台币、新加坡币的形式进入中国市场,俘虏中国金融、控制中国市场、参与中国国有企业的混改并俘虏中国所有国有大中型企业(美其名曰控股、独资)!对国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哪有什么“增值保值”,分明是主权的陷落。这样的事在本世纪之交全面上演过,导致中国诸多大型工业企业被美元等外资俘虏,今天,还要再次上演。我以前说过,在此种改革开放之下,中国根本不是个什么“经济体”,仅仅是个市场;中国政权成了各路资本(即所谓纳税人)供养的一个看门人,对金融经济问题丧失发了言权。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没有属于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经济,而只是个由全世界资本主要是美系资本(包括日元、韩元、新元、港币、台币等资本)、欧系资本角逐的市场。而中国民族资本,因为人民币金融主权的丧失,将逐渐退出这个市场,消失在世界经济金融斗争的舞台上。

  

  现在,强调优化营商环境,其本质是优化全世界资本角逐中国市场的环境,对中国人民、中华民族,只有破坏,我看不出有什么益处。所以,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不要看到优化营商环境,就觉得自己很受重视,随着外资的大量涌入,你们的苦日子来了,你们沦为农民工的日子来了,或者还不如农民工。

  那么,如果中国坚持对美元的对等开放原则呢?难道华尔街就不会同意中国资本进入美国市场吗?或许会。中国资本进入美国市场,也不能说没有前例。许多中国大型企业在美国上市,有关人士喜笑颜开、欣喜欲狂,好像占了什么便宜,前途一片光明。但是,这些企业在美国上市有什么收获?刘强东美国之行,闹出“丑闻”,股票市值蒸发了多少?就算华尔街不操纵美国股市,允许中国资本控制其波音等公司,但是,波音公司,经过波音737MAX8空难事故,你看这样的公司是不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空壳子?美国,它的工业,尤其是尖端工业,恐怕已经被金融掏空了,中国资本去美国市场,还能得到什么宝贝?占领其轻工业产品销售企业市场,可以吗?不可以,因为,中国轻工业产品出口的定价权,还不在中国企业手中,人民币还没有结算权,美国有足够的手段控制这个定价权、美元结算权,尤其是美元资本大量拥入中国、俘虏中国大中小型轻工企业之后,这个定价权、结算权更加牢固。

  

  再说,美国保险、房地产、支付等金融、半金融企业,政商勾结、势力庞大,中国资本(即使是美元资本)想撼动他们,没那么容易。

  完全抛弃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意识,这是新自由主义最突出特点,也是最适合国际金融资本控制世界经济的办法。现在,中国完全接受了这一种思路,真的把中国市场看作是全世界资本的市场了,看不出一丝保护本土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的意识。龙芯老总胡伟武说,中国企业、中国政府要大力使用龙芯,算是一种自发的市场主权意识,但受到买办经济势力的反对,被指为“反开放”,不知道政府会不会出面支持。

  

  现在说一下西欧市场情况。

  大老总结束了对意大利的访问,现正在法国访问。据说签订了大单,将意国纳入到了“一带一路”之中,从民族主义角度看,算是外交上的一大成果。希望法国之行也能如此。

  作为交换,中国的付出,应该是欢迎意大利、法国向中国投资,这也是《外商投资法》的题中之义。

  就是说,按照新自由主义理论,中国用开放本国市场的办法,换取西欧开放自己的市场,也算是体现了“对等开放”原则。

  如果允许资本自由出入,那么,中国的这种对等开放,我认为,对中国应该是极不利的。原因无他,中国自己的市场远远大于西欧诸国市场之和。我评论市场潜力大小的办法,人口多少、教育程度如何、基础设施情况如何、市场化程度如何、金融化程度如何:

  市场潜力=人口数量×教育程度×基础设施情况×私有化程度/金融化程度

  金融化程度,和市场潜力成反比。美国的金融化程度最高,金融独大,所以,其市场趋小。(这个问题,可以深入讨论一下)

  中国、西欧相比,市场潜力如此悬殊,对等开放,我们不是吃大亏吗?从这个意义上,我反对中国对西欧各国的所谓“对等开放”。

  其他,诸如新加坡、韩国、日本等小国,其市场更小,在金融开放领域,有什么资格我们对等。如新加坡,如果对等开放,我们即使完全控制了其金融,又有多大利?而新加坡只要控制我一个中等城市的金融市场,就获得极大。如果新加坡这样的“大”国享有充分的资本输出权力,比如,和美国那样大的资本输出权力,那么,新加坡就可以控制、殖民全世界经济,难道不是吗?可惜,新加坡金融,只是华尔街金融的分店,居然有资格向中国输出资本。

  

  如此对等开放,无非是全世界的金融资本家联合起来,共同压榨全世界的劳动人民,首先是中国人民,谁让你不保护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

  有人骂我,说我是极左、毛左。其实,我谈的世界贸易和金融问题,强调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直接维护的是民族金融资本、民族资产阶级的利益,还不是中国工人农民等劳动人民的利益,我不明白企业家、小资产阶级为什么漠不关心,可能是眼界所限吧。当然,强调主权、维护民族资本的利益,对维护劳动人民的利益是有益处的,也是维护劳动人民总体、长远利益的前提之一。

  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政府,不是世界金融资本的党和政府,党章上还写着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也是中华民族的先锋队,还不是全世界金融资本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至少应该是中国民族资本、民族资产阶级的党,尤其是国际经济金融贸易斗争舞台上,应该无条件站在中国民族金融资本和民族资产阶级的立场上,至少以维护中华民族的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为当前的首要历史责任。世界资本经济的发展,不是中国共产党的责任,也不是任何一个国家政府的责任。世界金融资本,不是一家人,分多种势力,他们的利益和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甚至中国民族金融资本的利益,是对立的,对世界市场的瓜分、控制方面,是激烈斗争的(有时也会配合),完全不是一回事。

  

  在经济、市场、金融门户洞开无防的情况下,民族金融资本、民族工业资本,首当其冲,以后,不知道多少企业被外资俘虏、屠杀,多少大中小资本家跳楼、跑路,他们该如何保护自己的利益?就是说,在新自由主义泛滥的情况下,在政权彻底抛弃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不保护反而破坏民族资产阶级利益的情况下,民族金融资本、民族资产阶级,如何保护自己?

  我的意见,就是经济金融割据,构建潜在的、隐形的经济市场金融主权。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虽然很难,也不是办不到。

  就是,中国民族金融资本和中国工业、农业等产业资本,结合起来,排除外国金融机构的干扰,自成体系,自己扶持自己,组织工农业生产、科研、教育、医疗等生产劳动和社会保障,建立自己的全国性销售体系,自己按照劳动价值规律,确立自己产品在体系之内供销定价(合理定价),为劳动者提供基本教育、医疗、住房、养老保障,让他们能够承担,同时,这个得到保障的人群,也为中国民族金融和工农业产品提供了广阔的市场,保证了生产、流通、消费的自循环。我相信,龙芯、华为应该赞同。

  我并不是经济学家,我只是思考这些问题,我希望我的想法是错误的,但我的确不能随便放弃我的这些荒谬的想法。我很痛苦。

  请方家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