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光满:俄罗斯出兵干预,美国立法反击,俄美激烈对峙后果到底有多严重?

2019-03-27 12:01:41  来源:李光满冰点时评  作者:李光满
点击:   评论: (查看)

 

  当前委内瑞拉局势日趋复杂,马杜罗已经对反对派展开反击行动。3月21日,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的幕僚长马雷罗在马杜罗政府打击恐怖主义行动中落网。马杜罗称委内瑞拉政府正面对恐怖主义威胁,抓捕行动属于打击恐怖主义的一部分,委内瑞拉国家情报人员根据马雷罗提供的信息,随后又捣毁了一个策划袭击政府的恐怖组织。相信这只是马杜罗针对瓜伊多大规模肃反行动的一个开始。

  此时俄罗斯这个“战斗民族”也不甘沉默和寂寞,在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和2015年出兵叙利亚之后,再次在拉美上演了一出俄美对峙大戏。3月23日,一架安-124和一架伊尔-62抵达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机场,两架飞机搭载了99名俄罗斯军人和35吨物资,由此拉开了俄罗斯军事介入委内瑞拉局势的序幕,俄罗斯称搭乘这两架飞机抵达的俄罗斯军方代表将与委内瑞拉代表磋商军事技术合作事宜。这次进入委内瑞拉的俄罗斯军人虽然数量不多,可能只是为了保护马杜罗的安全,但象征意义极大,给美国造成的心理阴影也很大:俄罗斯再次杀到了美国的腹下。

  委内瑞拉危机本就是美国一手策划的,摧毁与美国为敌的查韦斯及继任者马杜罗政权一直是美国的国家战略,因此美国绝不会对俄罗斯的行动坐视不理。3月26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了一项打击俄罗斯在委内瑞拉影响力的法案,该法案如果在参议院通过并由总统签字后即会生效为法律。该法案要求,自法案生效一个月内,美国国务卿就应当根据这项法律的规定提交打击俄委合作的战略方案,三个月内评估俄罗斯各大能源公司采购雪铁戈公司能源基础设施所带来的潜在威胁,雪铁戈是位于美国境内的委内瑞拉公司。120天内向国会报告莫斯科与加拉加斯安全合作情况及其“对美国和西半球国家构成的潜在威胁”。

  此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曾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举行电话会谈,蓬佩奥表示,只要俄方还在加重委内瑞拉紧张,美国和拉美地区国家就不会袖手旁观。而拉夫罗夫则指出,美国在委内瑞拉组织政变的企图和威胁合法政府的做法是公开干涉该国内政。此前俄总理梅德韦杰夫曾指出,“这非常令人担忧,这表明,’门罗主义’推翻不受欢迎政府的这一路线再次成为美国优先。俄方呼吁所有拉丁美洲朋友,无论目前对马杜罗政府持何种态度,认真思考这一问题。”

  此前美国虽然威胁要对委内瑞拉马杜罗政权采取军事行动,但俄美之间的博弈更多的是在外交层面进行。在联合国安理会审议由俄罗斯和美国分别提交的有关委内瑞拉问题的决议草案时,俄美两国都动用否决权使两份提案未获通过,美国的草案提议在国际监督下委内瑞拉实施新的总统选举,而俄方建议维护该国的独立和主权。

  与此同时,中国在委内瑞拉问题上的立场也逐渐强硬,在委内瑞拉发生大面积停电之后,中国宣布愿意帮助委内瑞拉恢复电力供应,此后美国要求中国接受美国承认的瓜伊多政府代表参加在中国成都举行的美洲开发银行年会,但中国没有同意美国要求,随后美洲开发银行在美国干预下取消了原定于3月28日至31日在成都举行的年会。这清楚表明中国在委内瑞拉问题上的原则立场,这一立场今后很可能还会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机构的运作中出现严重对峙。

  现在美俄在委内瑞拉问题上的紧张博弈已经由外交层面转向军事层面,在俄罗斯军队进入委内瑞拉后,大家比较关注的是,委内瑞拉危机会不会演变成新的“古巴导弹危机”?如果双方都不妥协,美俄会不会在委内瑞拉爆发一场类似于在叙利亚进行的战争,甚至演变成一场核威慑和核对峙?

  委内瑞拉不像靠近俄罗斯本土的叙利亚,委内瑞拉远离俄罗斯本土,地处被美国视为自家后院的南美洲,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对俄罗斯并不利。那俄罗斯为什么还一定要像支持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一样坚定地支持马杜罗政权呢?我以为,俄罗斯的战略目的无非是以下两个,一个是要打破美国在俄罗斯周边布下的重重军事包围,打破以美国为首的国家集团对俄罗斯实施的经济制裁,打破当前俄罗斯所面临的战略困境,是要跳出包围圈,在敌后与敌人周旋,迫使美国对俄罗斯作出战略妥协。另一个是由于委内瑞拉拥有全球最大的石油储量,如果美国控制委内瑞拉、控制委内瑞拉石油资源的战略目的得逞,就完全可能垄断全球的石油价格,那么靠石油维持生存的俄罗斯将不得不受制于美国。因此介入委内瑞拉危机,打破美国对委的控制,就能够在与美国争夺石油价格话语权方面赢得主动。因此俄罗斯是想以四两拔千斤的办法在委内瑞拉打开被动局面,这虽然是一步险棋,但对普京来说,这一次的风险并不比在叙利亚的风险更大。

  长期以来,美国视查韦斯和马杜罗领导的委内瑞拉为眼中钉、肉中刺,出于其国家利益和国家战略考虑,美国一直都在采用各种手段分裂委内瑞拉社会、摧毁委内瑞拉政权。美国这么做主要出于以下几个方面的需要。一是为了在政治上控制整个拉丁美洲。一百多年来,美国一直将整个美洲大陆视为自家后院和自己的势力范围,不允许任何外国势力进入和染指。在美国人眼里,整个美洲都是美国的政治、经济殖民地,任何想要挑战“美洲是美国人的美洲”这一信条的国家都会受到美国的打击。二是出于颜色革命的需要。美国通过各种手段加大对委内瑞拉策反力度,制造金融危机、利用石油价格大幅下跌使委内瑞拉陷入严重的货币和经济危机,然后通过无人机暗杀、扶持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和破坏电力设施等手段摧毁委内瑞拉社会。三是为了控制和掠夺委内瑞拉石油资源。委内瑞拉是世界上石油蕴藏量最多的国家,自委内瑞拉发现超级油田、特别是查韦斯对石油等战略资源实施国有化之后,委内瑞拉就一直受到来自美国的封锁和打击,其目的就是为了最终能够占有和掠夺委内瑞拉的石油资源。四是阻止中国势力进入拉美。由于中国在巴西、委内瑞拉等拉美国家的投资持续扩大,又跟委内瑞拉进行石油战略合作,让美国深感不安,因此不断加大对委内瑞拉的封锁和打击,以便将中国挤出委内瑞拉。五是阻止俄罗斯势力进入拉美。俄罗斯多次派战机和潜艇进入美国东部领空和海域进行战略突击,并在美洲寻找战略基地,以抵消美国对俄罗斯的战略围堵。瓜伊多事件爆发后,委内瑞拉更是成为了美俄斗争的前哨阵地,美国要想赶走俄罗斯就必然要搞垮马杜罗政权。

  对美国来说,绝不能输掉在委内瑞拉的争夺,就像当年美国不惜与苏联打一场核战争也要将苏联赶出古巴一样,美国绝不会允许任何国家染指美洲事务,也绝不会允许任何大国在委内瑞拉部署战略武器,一旦其它国家在美洲实现战略突破,那将使美国丧失对整个美洲的控制。美国的行动首先是以政治颠覆、经济制裁等方式清剿拉丁美洲的左派政权,然后在委内瑞拉搞颜色革命,当美国人培养的反对派瓜伊多宣布为委内瑞拉总统时,美国及其盟国立即予以承认,对美国来说,不费一兵一卒推翻马杜罗政权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美国一面对马杜罗政权进行军事恐吓,一面在委国内破坏电力设施,制造大停电事故,希望打击委内瑞拉民众的抵抗心理,实现和平演变。就在即将大获全胜的关键时刻,俄罗斯军队进入委内瑞拉,直接将枪口抵到了美国的胸口,于是就有美国众议院通过了打击俄罗斯在委内瑞拉影响力的法案出笼。

  当年的古巴导弹危机几乎演变成了一场核战争,最后以美苏双方相互妥协结束。现在俄罗斯是否能够以少量军队化解俄美之间日益危险的双边关系,使俄罗斯走出困境,我以为这要看双方的胆量和智慧,几年前俄罗斯军队进入叙利亚时,也曾出现过这样的疑虑。其实在委瑞内拉问题上,俄罗斯没有任何负担,顶多失败了撤走军队,对俄罗斯没有任何损失,但对美国就不同了,一旦在委瑞内拉与俄罗斯博弈失败,可能会使美国的美洲战略满盘皆输,那时不仅俄罗斯会在美洲站稳脚跟,中国也会拍马进入,抢占地盘,“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即“美洲是美国人的美洲”战略将崩盘。因此对美国来说,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一个派兵干预,一个立法反击,相信这只是美俄爆发激烈冲突的一个开始,美国会不会派军队进入委内瑞拉打击马杜罗政权将是下一步美国如何反击的关键,如果美国也出兵委内瑞拉,则俄美冲突将进一步加剧。

  从前古巴是拉美的一座灯塔,现在委内瑞拉是拉美的一座灯塔,生存或者毁灭,闪耀或者熄灭,注定会成为一个扭转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我们且拭目以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