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武大的赏樱

2019-03-27 16:03:15  来源:当代评话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武汉大学的樱花开了,报道昨天有两名赏樱花的男子与大学保卫发生肢体冲突,看视频,穿着似和服的两男子被四名保卫人员按在地上,有声音大喊:“凭什么打人?”“我穿的是唐装。”据说起因是穿和服不让进入赏樱。

  春暖花开时节,赏武汉大学的樱花连着多年都是新闻,今年又不例外。在武汉大学穿和服赏樱,浓浓的日本味道,是比樱花的味道还要呛得扑过来。

  樱花,是与日本紧紧连在一起的,不知道这一点的,起码不算真正的中国人,虽然不知道樱花是日本国花的人还可以谅解。所以,呵呵,武汉大学的樱花开了就是新闻。

  樱花是一种植物的花,有中国人考证说樱花原产自中国,而且还说植物不分国界,同样还有说,穿衣戴帽,人的自由。还有人说英法联军和八国联军,中国人怎么还穿西服讲英语?回答就是,如果说欧美西方列强曾是虎豹,那么近现代的日本则是最凶残的豺狼,虎豹咬伤过我们民族的肌体,但豺狼的獠牙却长久地刺伤了我们民族体内最深处最敏感的神经。

  中国样子的穿衣戴帽赏樱花,是个人的权利也是自由,但穿得象个日本人去赏樱花,在中国就不能自由,所以穿和服赏樱花就一定刺激中国人的民族感情,刺痛民族苦难的神经。

  其中缘由,还没有忘记近现代民族苦难的中国人,都是知道的,日本给中国制造的民族苦难是所有列强中最惨痛深重的,它是既要占领你的国土还要杀光你的人,是要你亡国灭种,它是咬在中国躯体上下嘴最狠的侵略者,因为它,支那成了恶毒侮辱中国的歹词,膏药旗永远就像那带血的枪刺,旭日旗就像那炸出炮弹黑洞洞的炮口,和服就像那披在喊着“八嘎”身上的兽皮,只要它们出现在中国国土上,出在中国人身上和口中,那民族的伤疤就一定有痉挛般的疼痛,还会伴着脓血淌出来。

  

  美丽的樱花可以赏,但你可以穿今天中国人的日常服装,可以穿各朝代的汉服,可以穿各少数民族的服装,还可以穿西装,穿道袍僧氅,但穿和服,让樱花配和服,用和服配樱花,就是挑衅,是刺目,是用个人的所谓穿衣自由,伤害我们整个民族的感情。

  感情的憎爱,是从不讲究逻辑和类比的。

  凡有民族感情的中国人,决不能接受这种配图。“我穿的是唐装”是在狡辩,这个狡辩反赤裸裸地注脚了它是对我们民族感情的伤害。如果不忌惮这种伤害,又何必狡辩呢?

  樱花本是树,樱花本无辜,但人不是树,人也不无情。近现代的日本不再让樱花单纯是树,樱花也负了其辜。武大日军栽的樱花,必须早已死绝。

  要穿和服念日语去赏樱花的人,不是真正的中国人,或日人遗种,或精日汉奸。只有以中国人的样子赏樱花的人才是中国人,樱花文化也必须是中国的樱花文化,如果不能,倒不如统统砍掉它。

  2019年3月26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