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俄学者:美欧裂痕源于深层文明危机

2019-03-23 10:51:49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参考消息
点击:   评论: (查看)

俄学者:美欧裂痕源于深层文明危机

  参考消息网3月20日报道 俄罗斯《独立报》3月11日发表俄罗斯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国际研究所文明和伙伴关系中心主任韦尼阿明·波波夫的文章称,西方文明的危机正变得愈加突出,地缘政治平衡可能向东方倾斜。世界面临着只能由各国携手应对的大量挑战,一个能为各国提供社会和经济发展机遇的国际关系体系有望建立。

  文章称,西方文明的危机长期以来一直是政治讨论的共同议题。随着特朗普入主白宫,这些现象变得愈加突出。特朗普在盟友关系上进行了革命性的改变,落实了“美国优先”的口号。这一切导致世界出现某种跨越式变化。似乎人人为己,对如何继续生活没有新的共识。这是一个特殊时期,别指望它会很快结束。

  文章称,起初,许多欧洲人并不相信:备受吹捧的欧洲—大西洋团结会遭到彻底修改,并且需要以某种方式弥补美欧关系的裂痕。如今,许多欧洲大陆的政治家都意识到,这不是一个临时方针,而是华盛顿的长期政策。美国对伊朗核协议、巴黎气候协定和许多其他问题的态度表明了其对盟友利益的忽视。

  文章指出,危机另一个最引人注目的表现在于,美国内部政治斗争确实惊人地尖锐化。与此同时,伦理道德标准急剧下降。在美国报纸上,“道德沦丧”“党派之争”这样的词比比皆是。

  文章认为,这一切都发生在西方道德危机日益严重的背景下。

  文章称,一些评论家意识到,美国道德的可怕堕落“在摧毁真相和抹杀诚实”,这可能会给国家未来造成可怕后果。美国两个主要政党的领导人痴迷于指责对方品德败坏。

  文章认为,欧盟正处于一个特别痛苦的阶段,这不仅仅是因为英国脱欧而彰显出欧洲精英的慌乱无措。在当前情况下,欧洲的团结日益被破坏。

  文章认为,在欧盟国家里,担任最高领导层职位的通常是那些不仅没有战略远见、而且往往只着眼于自私的职业前途的人。例如,英国媒体严厉批评了其国防大臣加文·威廉姆森提出的雄心勃勃的计划。多家报纸写道,在目前的情况下,国防开支应该减少,而不是增加;“一位年轻的保守派政治家因为要求增加军事预算而沦为漫画人物”。《卫报》称,“国防大臣的大脑擅离职守”。

  文章提到,乔治·索罗斯的一篇文章2月11日被刊登在一些欧洲报纸上。索罗斯认为,欧盟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解体。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情绪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西方媒体之上。

  文章还引述《泰晤士报》的预测称,地缘政治平衡可能向东方倾斜。

  文章称,作为西方社会新冲突和争端的见证者,人们要想清楚地认识这些过程的本质,就有必要寻找接触点,因为世界面临着只能由各国携手应对的大量挑战。正如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最近所说,一个能为各国提供社会和经济发展机遇的国际关系体系有望建立。

  延伸阅读一:

  外媒预测:西方治理危机或成2019年“灰犀牛”

  参考消息网12月31日报道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12月22日发表文章称,西方的治理危机或将成为2019年的“灰犀牛”事件。

  文章称,新一年即将到来,随之而来的是关于“黑天鹅”的预测,即那些引发巨大动荡的意外事件。但除“黑天鹅”之外,2019年似乎也会有“灰犀牛”出现。“灰犀牛”原指在造成重大破坏之前,人们习焉不察的经济问题。

  文章指出,在西方,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排外主义、反欧主义、政治内耗、对未来失去信心……这些都已经死灰复燃。人们已经看到英国的“神经质”和巴黎的“黄背心”运动。一些断断续续、含糊不清的演讲在几小时内就能把针对燃料价格的抗议引向举行公民投票的呼声。官员在办公室天天谈及经济和社会的紧迫状态,却拿不出具体的改变措施。

  文章认为,这种局面下的获胜者是极端主义者。疑欧政党明年将参加欧洲议会选举,意图从内部影响欧盟,利用欧盟资源。疑欧势力若第一次在欧洲议会获得多数席位,或将成为一个灾难性的讽刺。

  (2018-12-31 14:59:46)

  延伸阅读二:

  日刊观点:西方民主政治正遭遇危机

  参考消息网12月5日报道 日本《东洋经济》周刊12月1日发表一期题为《民主政治的世界性危机——日本也存在民族主义抬头的问题》的文章称,11月11日,出席一战结束一百周年纪念仪式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演讲中,表达的是对民主政治的恶化正在全球范围内蔓延的强烈担忧。

  欧美民主脆弱四大特征

 

  文章称,欧美的知识界人士相继出版了多部力陈民主政治陷入危机的著作。蒂莫西·斯奈德的《论暴政:从20世纪学到的20个教训》、丹尼尔·齐布拉特的《民主国家如何死亡》等就是其中的代表。在二战后的西欧和北美,民主成为理所当然的制度,但这些书籍为我们敲响警钟,在本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民主已经脆弱不堪。

  文字介绍,上世纪30年代的民主崩溃与今天的情况有很多相似之处。第一,公然对存在人种和文化差异的少数群体实施差别对待和排斥的言行在社会上泛滥;第二,就业形势恶化与贫困人口增加导致人们不再包容,民主社会必不可少的宽容价值观正在崩塌;第三,政治表态充斥着捏造和谎言,被那些“局外人”政治家用来攻击建制派政治家;第四,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导致国际社会陷入动荡。

  日本也面临民主危机

 

  文章指出,民主政治恶化的问题在日本也很严重。文部科学相想要将天皇向臣民颁布的《教育敕语》进行现代化改编,但是没人在乎公民是否有意愿参与。首相和阁僚轻视国会审议,对于在野党的提问也敷衍了事,会场上蔓延着冷嘲热讽的情绪。公职人员的责任意识几近消亡,没有公共机构追究侵吞国有资产和滥用职权等问题。

  文章称,在当代欧美和日本,或许没有出现在野党和新闻机构受到权力干扰而解散,或者公民自由受到政府机构弹压这类极端独裁的情况。但是,在野党遭遇分化愈发弱小,公民因无力感对政治漠不关心,在这样的情形下,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都出现了凭借选举获胜的总统或者执政党在行政机构实现权力集中的独裁的征兆。

  政党和选举制度存在问题

 

  文章认为,化解民主危机没有特效药,只能利用民主主义的内生制度。实际上,美国民主党已经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夺回了对众议院的控制权。从预选开始,民主党就动员了大量选民参与,推举了不少女性和少数族裔候选人。但即便民主党自由派的崛起重新建立起相互制衡的态势,也并不能解决民主政治恶化的问题。至少现阶段,支持特朗普的顽固保守派和民主党之间的对立变得更加尖锐,美国政治的混乱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文章称,20世纪下半叶的稳定的民主政治到底是什么样子?就是一个广泛的中等收入群体,把政治交由精英阶层处理,由他们在一定范围内协调利害关系,实现社会整合。而今,全球化进程的受害者——白人低收入者将希望寄托在特朗普身上,宣扬平等和社会保障的民主党被当成社会主义者遭到排挤。提出经济民主构想的政治势力对分裂的社会采取的修复工作就体现为政党政治。

  (2018-12-05 13:35:22)

  延伸阅读三:

  英历史学家:西方危机不是暂时现象

  参考消息网7月19日报道 德国《明镜》周刊7月14日一期发表文章发表该周刊专访英国历史学家蒂莫西·加顿·阿什后的一篇文章,文章摘编如下,供读者参考:

  美欧关系难复原

 

  《明镜》周刊记者问:加顿·阿什先生,到底还存在西方吗?

  加顿·阿什答:作为历史、文化和价值共同体,西方是存在的。作为地缘政治角色,目前不存在西方。

  问:您说“目前”——您认为西方的危机是暂时现象吗?

  答:我不认为西方作为地缘政治角色已完全成为过去。所有的联系还存在:北约、其他国际组织和经济联系。

  问:您能解释为什么特朗普恰恰选择德国作为敌人吗?

  答:理智的解释——德国的贸易顺差、国防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不足2%、北流天然气管道二线——在很大程度上讲不通。如果默克尔更多讨好特朗普,他发布的推文可能对德国更友好。但他在实质上不会有太大改变。

  问:西方的敌人不仅来自外部,而且也来自内部。什么东西给西方民主带来更大挑战:右翼民粹主义还是亚洲的崛起?

  答:目前更大的危险来自西方内部。

  欧盟分裂危险多

 

  问:再谈谈跨大西洋关系。您说过,西方价值共同体未受损失。事实上,特朗普正在告别西方的一根支柱:多边主义。

  答:包括很多共和党人在内的另一半美国人感到惊慌。让我们等待国会中期选举结果吧。

  问:当我们不再能信任美国时,这对欧洲安全意味着什么?

  答:现在到了欧洲坚持自我的时候了。但如果德国大谈欧洲独立,却又几乎不提高国防预算和发展援助,还对马克龙组建欧洲干预部队的建议犹犹豫豫,那么这就不令人信服。同时,我们还将继续需要美国。当人们观察今天的世界力量关系时,显然单凭欧洲远远不够。

  问:但在特朗普之后,美国在欧洲也将不会再有真正的自己的安全利益。

  答:即使欧洲不再是美国的中心舞台,对美国也依然重要。

  问:您相信欧洲具有坚持自我的能力吗?事实上,欧洲正处于分裂的危险之中。

  答:冷静分析就能确定,我们处于一个欧洲瓦解的时代。我担心,英国脱欧的后果也被低估了。数百年来,英国对欧洲的政策就有一个传统:出现霸权时,英国人就试图去制衡它。按照一般常识,人们都无法排除这种趋势重新出现的可能。如果说英国脱欧后会形成一个以德国和法国为核心的欧洲,同时还有其他出于这样或那样原因而感到不满意的欧盟国家,那么在中期内对英国来说组建新联盟并继续分裂欧盟的诱惑就很大。

  问:柏林有团结欧盟、阻止这一切的力量吗?

  答:单独没有。不管往波兰、匈牙利还是意大利望去,德国在各地都没有盟友。

  政党制度难变革

 

  问:西方各地的老牌政党都陷入危机。需要一次政党制度的变革吗?

  答:在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问题都是,我们的政党制度无法实现必要的突破。英国保持着两党制,但两党本身就是两个党派。美国也完全一样。在荷兰和奥地利,中间偏右的党派尝试对民粹主义者实施拥抱战略,而这最终将使他们得益。在德国,我们看到了政党制度的碎裂,中间偏左和中间偏右的政党因此组成了大联合政府,但也不能良好地运转。

  问:当政党制度不再与社会相适应时,就会发生变化。

  答:是的。但在美国或英国,两党制太强大、太根深蒂固了。要打破它,几乎需要一场革命。

  问:在德国,开放和孤立之间的裂痕横穿各个党派。

  答:这一点确实很有趣。我认为,如果我们想要捍卫自由主义的、温和的欧洲,就需要一种新的混合。马克龙正在尝试这一点,他的运动是爱国的、共和的,但也是欧洲的、市场自由的,同时却又是为了建立一个能够起到保护作用的欧洲。而我们的政党结构让这种混合变得困难。亲欧洲的、开放的、自由主义的政策目前受到了削弱,陷于瘫痪。

  (2018-07-19 11:01:00)

  延伸阅读四:

  英媒文章:美欧社会危机为民粹推波助澜

  参考消息网11月23日报道 英国《卫报》网站11月20日发表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政治社会学家马泰斯·罗德因的文章《为什么民粹主义突然风靡一时?》称,自2016年——英国举行脱欧公投和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那一年——以来,记者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1998年,《卫报》发表了大约300篇含有“民粹主义”或“民粹主义者”这两个词的文章。2015年有大约1000篇文章用到这些词,而一年后这一数字翻了一番,达到近2000篇。

  文章称,这个词日益流行并非偶然。过去20年来,民粹主义政党在欧洲的得票数增加了两倍。它们在11个欧洲国家执政。超过四分之一的欧洲人在上一次选举中把票投给民粹主义者。

  腐败令民粹主义者获益

 

  为什么?这个问题没有简单的答案。最近的学术研究表明,民粹主义态度在整个西方世界都很普遍。许多公民认为,善良的普通民众遭到腐败的上层人士的背叛、忽视或剥削。

  文章称,首先,当一个社会更加个人化,选民更加独立和解放时,选举的波动性往往会更大。这种情况将加大民粹主义态度转化为真正的民粹主义选票的可能性。

  其次,当主流的左翼和右翼政党在意识形态上趋同时,民粹主义者就有了肥沃的土壤。因为这让许多选民很容易相信主流政党其实都是一回事。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法国的国民阵线(现在叫国民联盟)在竞选活动中把中右翼的人民运动联盟(UMP)和中左翼的社会党(PS)的名字合并为UMPS——相当于政治上的双胞胎兄弟。此外,当主流政党趋同时,它们会留下大量空白的意识形态空间,因此往往对较激进公民的担忧无动于衷。

  第三,危机使民粹主义态度更有可能被激活。例如,金融危机使得主流政党很容易受到“上层统治集团”把事情搞砸了的批评。欧洲难民危机则为民粹主义政党的观点提供了证据,统治精英开放了边界却无法应对移民的涌入。

  第四,普遍的腐败会直接使民粹主义者得益。如果事实证明政党高度腐败,那么民众遭到精英阶层剥削的民粹主义说法就会得到公众的广泛支持。举例而言,这正是意大利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情况。一项针对贿赂、裙带关系及其他腐败形式的全国范围的司法调查使得整个政党体系被颠覆。这为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等民粹主义者和联盟的崛起铺平道路。

  滋生环境各有差异

 

  文章还认为,社会政治环境会因地理位置不同而不同——民粹主义亦然。在北欧,成功的民粹主义者主要是激进的右翼民粹主义者。丹麦的人民党、芬兰和瑞典的民主党等政党都把仇外的民族主义观点与民粹主义的信息结合起来。在欧洲这个地区,左翼民粹主义则远没有那么普遍——可能是因为北欧国家强劲的经济和慷慨的福利制度使得激进的左翼民粹主义信息并不那么吸引人。

  南欧看起来就不一样了。在西班牙、意大利和希腊等国,民粹主义并不仅仅是一种激进的右翼现象。这很可能是因为金融危机对这些国家的打击比大多数国家都要大。因此,它们构成了左翼民粹主义信息的完美背景。西班牙的“我们能”党和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等政党把它们的民粹主义与激进的左翼主流意识形态相结合。意大利的五星运动党则把民粹主义与大量不同的意识形态立场结合在一起。

  文章称,西欧与南欧不同,当地的激进左翼民粹主义者并不那么成功。这很可能是因为欧洲这个地区国家的经济要比南欧强得多。当地唯一的例外爱尔兰证明了这一规律。这个国家的经济表现并不太好,因而拥有一个相对成功的激进左翼民粹主义政党——新芬党。

  中东欧国家的情况看起来很不一样。在这个地区,民粹主义通常不是从政治版图的边缘突然冒出来的,而是从中央崛起的。匈牙利的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和波兰的法律与公正党等政党都是以主流政党的身份开始其政治生涯的。只不过后来它们也接受了民粹主义,再后来甚至接受了本土主义。

  文章称,尽管存在上述地区差异,但在整个欧洲,民粹主义的滋生土壤已经变得越来越肥沃,而民粹主义政党收获果实的能力也变得越来越强。

  (2018-11-23 10:54:4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