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安生:谋反、谋逆,郭解与某刑满释放人员

2019-03-09 11:04:58  来源: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有人问,腐朽堕落反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的股市是赌场吗?

  胡说八道!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股市不是赌场,股市不是赌场,股市不是赌场。

  那是血流成河的血腥的屠场,是罪恶的地方,是腐朽堕落反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万恶的场所之一。

  有人问,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呢?

  记住,那是农场。

  农场的田野里韭菜茁壮成长,韭菜花飘香。

  除了韭菜,还有小葱、白菜、菠菜、胡萝卜、玉米。

  那是播种希望的田野,那是欣欣向荣的田野,那是丰收的田野,那是等待收割的田野。

  一个是血淋淋大卸八块的屠场,一个是充满绿色生机盎然的农场,这能是一回事儿吗?

  封建年代,最大的罪过是谋反,要诛九族。

  英布起兵,有实锤证据,那就是谋反。

  韩信勾结陈郗,有没有实锤证据不好说,也是谋反。

  司马懿弄倒了曹爽,给曹爽扣个谋反的帽子,然后诛九族。

  次一等是谋逆,也经常灭族。

  董卓擅行废立,专断朝政,是谋逆。

  年羹尧被开列92款大罪,其中:大逆罪5条,欺罔罪9条,僭越罪16条,狂悖罪13条,专擅罪6条。

  魏忠贤也是逆罪。

  逆臣控制实权,掌握其他大臣的富、贵、贫、贱、荣、辱、生、死,把皇帝架空,甚至操纵在股掌之上,自己成为事实上的皇帝。这种行为,同样不能容忍。

  理论上,对皇帝有取而代之的行动,要公开夺权,是谋反;没有取而代之的行动,没有公开夺权,但是侵蚀皇权,危害皇帝的绝对权威,皇帝说了不算权臣(权宦)说了算,是谋逆。

  谋逆是谋反的必要不充分条件。一个人不能同时服从两个权威。关键时刻听说的?听皇帝的,还是听权臣的?这是需要拷问一个问题。

  臣子的权威是皇帝授权的,在一定范围和幅度之内的,皇帝随时可以剥夺的。超过这个范围和幅度,臣子还要扩大你的权威和影响力,而且皇帝控制不住,不能剥夺,那就是谋逆。

  所有的权力的根源,都只能来自一个权威,其他人的权势,都是由这个权威衍生出来,并由这个权威授权的。如果某人的权势不来自这个权威,不必这个权威授权,那么必然生长为另一个权威。如果这个新生权威日益做大,那么必然侵蚀原有的权威,这就如同异形的幼体在宿主的体内生长。最终,两个权威必然发生冲突,要么分疆裂土,要么取而代之,要么斩草除根。

  两个权威,一个要巩固统治,一个要拓展生存空间,发生冲突是迟早的事情。谋逆发展到一定程度,就很容易进化为谋反。

  一般情况下,甭管有没有实锤证据,都是往上靠。能用谋反,不用谋逆,没有证据不重要。曹爽即是如此。

  谋逆也是一样,只要危害到皇权的绝对权威,就能构成谋逆。郭解即是如此。

  

  郭解是武帝年代的民间教父。少年时代行为不轨,盗墓杀人,成年以后,仗义行侠,内心残忍毒辣,在汉代江湖颇有人望,一呼百应。

  大将军卫青曾经替郭解向汉武帝求情。汉武帝说:一个百姓的权势竟能使将军替他说话,这就可见他家不穷。

  卫青是卫子夫的兄弟,汉武帝的舅子,执掌兵权,副国级,大红人。普通百姓能接触到这样的人吗?这样的人能为普通百姓说情吗?这样的人,能为郭解说情,郭解是什么人?也许郭解家贫,但是郭解拥有的权势(影响力),不是一般的部级能比肩的。郭解的权势不来自武帝,却能影响大将军,这让武帝细思恐极。

  卫青不说话,汉武帝还不关注这个人。卫青说话了,立即引起了汉武帝的警惕。

  郭解迁移到关中,关中的贤人豪杰无论从前是否知道郭解,如今听到他的名声,都争着与郭解结为好朋友。众星捧月一般,紧密团结在郭解周围,以实际行动实践N个维护。

  有人冒犯郭解,就有人替郭解把对方杀掉。受害人家属去告状,结果在衙门口遇害。武帝得知以后,下令逮捕郭解。

  郭解逃亡过程中,大批民间豪杰掩护郭解,有些人为了掩护郭解甚至自杀。

  一个儒生说郭解这样的人存在,危害社会稳定。于是,又有人替郭解把这儒生杀了。

  御史大夫公孙弘议曰:“解布衣为任侠行权,以睚眦杀人,解虽弗知,此罪甚於解杀之。当大逆无道。”遂族郭解翁伯。

  对武帝来说,郭解及其集团的核心成员必须死,郭解不死就是权柄下降,汉朝衰亡。

  汉朝政权建立在利益驱动基础上,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套系统之中,伤害性的部分,具体化为当时的法律,触犯法律的人受到惩罚,重者死罪。

  郭解是这套系统的BUG。

  郭解中年以后,金盆洗手,当教父,装太平绅士,手上一点血也没有。所以,人不是郭解杀的。但是,有人自发地为了郭解去杀人,去杀敢于指出郭解有问题的人。有人冒死罪的风险,为郭解出头。为什么?

  因为郭解有极强的权势,为郭解服务的人,可以获得直接或间接的巨大的好处,这种好处甚至足以覆盖杀人带来的被国法追究的风险。

  由于郭解的存在,郭解周边地区,涉及郭解的部分社会规则,变成了顺郭解者生,逆郭解者亡。

  一个社会只有一个权威,有郭解没武帝,郭解说了算,还是武帝说了算?武帝说了不算,汉朝土崩瓦解。

  郭解的存在,破坏了以武帝为核心的汉朝的绝对权威。不仅如此,郭解的权势有不断扩张的趋势。

  如果郭解有政治野心,绝对会成为武帝的一个极大的麻烦。雄才大略的武帝,显然不会给郭解和郭解的效仿者们机会。

  郭解如何具备这样大的权势,不知道。仅凭盗墓的财富、公开的行侠仗义、暗地的心狠手辣,是远远不够在诸多民间豪杰之中脱颖而出的。仗义的屠狗辈有的是,靠仗义出名的教父只有郭解。

  司马迁没有记载郭解发家的细节,留下一个未解之谜,让后人产生无数遐想。

  某刑满释放人员,为我们理解郭解的人生提供了线索。

  此人操纵国有企业,可以点纸成金,让人一夜富贵。据说,由于有这样的能力,此人当年权势鼎盛时期,就是卫青那样的人都有求于他,要见他都要预约排队。

  十余年之中,此人积累大量的人脉和隐私,掌握了操纵他人富贵贫贱的权力,建立了自己的圈子。

  听话,可以让你发财。不听话,可以把你的隐私抖出来。当然,把隐私抖出来是一种实际的威胁,此人并没有实操过。

  这是实锤的擅窃财柄、富贵由己、结党营私,是潜在的盗窃威福,黜陟由己,挟百官于朝廷。

  正常情况下,由于有退休制度,这样的人到点退休,交出国有企业的实际控制权,并不能对政权构成威胁。问题是,此人过了退休年龄,还不肯交出控制国有企业,操纵他人富贵的权力。

  他想操纵到什么时候呢?想一直操纵到死?他想干什么?想建立属于自己的政治集团?

  他的做法一个健康的政权绝对不能忍受的,必然发生冲突。

  相比郭解的处理方式,法制社会讲究证据,讲究罪刑法定,不搞灭族,也不大规模顺藤摸瓜清理余党,斩草除根。

  这是法治社会人道的一面,也是法治社会斩恶不尽的一面。

  所以,此人刑满释放以后,获得无数暗中的支持。这些支持,显然来自当年获得他帮助,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富贵起来的那群人。那群控制经济基础,此人则是那群人的精神领袖。

  郭解生前甚至身后的社会评论,都是郭解如何行侠仗义。显然,这些评论的来源,是那些拥有权势直接或间接受到郭解好处的人,而绝不是那些被郭解及其手下杀掉的受害人及其家属。这就如同教父在意大利移民区口碑甚好,是一位绅士,而不是一位杀人不眨眼的黑帮头子。

  与郭解类似,此人生前、死后,吹捧之声也是不绝于耳。舆论浪潮均与舆论工具有关。舆论工具操纵在谁的手里,是不言自明的。

  此人虽然死了,但是当年他栽培的隐形的圈子仍然存在,不会随他而去。这个圈子将来会不会出现新的教父,会走向何方,不得而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