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安生:黑车、二次收割、滴灌及其他

2019-03-06 09:50:34  来源: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WARNING:

  请注意,以下内容只谈腐朽堕落反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不谈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谢绝恶意联系。

  读者阅读以下内容,应自觉坚定社会主义理想信念。

  在腐朽堕落反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比如美国,黑车问题很严重。

  私家车和公共交通都不发达,许多城市的火车站(机场)出站口,都有很多黑车。

  这种黑车的宰客技术大同小异。

  一是创造美好预期。这些车都必须坐满员才走,许多乘客不想等,于是揽客就创造预期。本来车上只有一个人,甚至一个人也没有,揽客就敢嚷嚷,还差一个人就走了。反正乘客上车了,总不能随便下车吧。乘客下车,必然要和揽客(黑车车主)冲突。再说,乘客也不清楚,是否还有其他车。

  二是制造焦虑感。揽客往往喜欢喊末班车,最后一班车,下一班一小时以后(或者干脆就没有)……或者,车票马上涨钱,马上涨价……抓紧上车,过这村没这店,苏州过后无艇搭……外地旅客自然会产生焦虑,上还是不上?上,可能吃亏,不上,可能滞留在车站没法落脚。一般人的选择都是上车。

  三是上车以后追加收费。先用上车票价割韭菜,然后用计程收费斩韭除根。乘客以为是一次性买票上车的公交车,实际他们上的是不断追加收费的计程车,他们交的只是起步价。这些车离开车站一段距离以后,就会开始追加收费。诸位刚才交的是上车的钱,后面还有各站的收费。不补交费用,就下车。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乘客一般都会补交车费。当然,实在没钱,也只能含泪下车。作为腾出来以后,车主再去宰其他人。

  

 

  上了黑车就上了贼船,只能任人宰割,是死是活听天由命。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关键是,除了贼船没别的船。

  这些黑车一般都有保护伞,与美国的反动官僚结成利益同盟关系,有时候就是反动官僚的代理人。外地旅客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没有公益性的公共交通,没有当地人(内幕人士)提供消息,两眼一抹黑,基本都会被他们宰一刀。

  解决黑车问题,一点也不难。比如,政府出资为乘客提供最基本的交通服务。但是,这显然与腐朽堕落反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之中最大幅度收割每一个被收割者的基本社会规范相冲突。这些黑车的目的不是解决交通需求,而是为资本谋求最大利润,符合资本的利益。所以,这个问题注定无解。

  对乘客来说,上车还是不上车,是一个问题。不上车,担心票价越来越贵,上车,担心自己交不起将来补交的车费。

  对黑车车主来说,则简单得多,没有什么可以犹豫的,先用票价收割,到一定程度,乘客都上车了,票价收割不动了,就要求乘客补票了。这时,对车主来说,票价高低已经不是值得关注的事情了,或者说,是次要的事情了。车主需要关注的,是怎么样追缴计程票款了。

  其实,对乘客来说,揣测自己上车的一刻票价算不算贵,意义不大。因为将来十有八九还要补票。只考虑眼前的成本,不考虑未来的成本,是不明智的。与其考虑自己现在买不买得起车票,多不如考虑一下,自己将来有没有能力补票。

  在腐朽堕落反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除了贼船一样的黑车,还有多次收割。

  比如美国,周期性发生经济危机。

  每次危机,都是一次财富集中的过程。

  击鼓传花,鼓声停止的一刻,有些人获得利润,有些人背负债务。

  那一刻,背负债务的,有社会中下层,也有华尔街的姓华的。获得利润的,也是如此,有社会中下层和华尔街姓华的(华尔街的华)。

  这样的结果显然不是华尔街愿意看到和能够接受的。

  一般来说,这时,华尔街和代表华尔街利益的反动腐朽的华盛顿政府会启动二次收割,收割漏网之鱼。

  二次收割的理由很冠冕堂皇,救市也好,控制金融风险蔓延也好,避免黑天鹅、灰犀牛事件也好,刺激经济也好,BLABLABLA。最终的效果,一般是让盈利的社会中下层和负债的顶层之间调换关系。

  把你的钱拿来,把我的股权(股票)给你;把你的钱拿来,把我不想还的债券给你;把你的钱拿来,把我卖不掉的商品(房产)给你;把你的钱拿来,把我吹的牛、画的饼给你……股票去库存、债券去库存、房产去库存、梦想大饼去库存……我把一切献给你,你们把钱交出来,然后去为梦想窒息吧……

  许多侥幸逃过第一次浩劫的社会中下层此时此刻也在深深的焦虑之中,这有几方面的因素:一方面经济下行,他们看不到投资方向,一方面他们担心坐吃山空,一方面他们担心华尔街大水漫灌,让自己好不容易跑出来的资金化为泡影。

  为了诱惑社会中下层把钱拿出来,美联储、美国政府往往会暗中积极支持二次收割。比如,原先不许场外配资(借钱炒股),现在允许场外配资。原先严格限制场外配资,现在默默放松场外配资,对场外配资睁一眼、闭一眼。你们都来借钱炒股、买房、买债、买梦想吧,快快乐乐,轻轻松松致富。改变命运的机会不多,有了一定要抓住哦,这盛世给了你们这样的机会,你们要加油鸭,千万不要错过鸭。

  这种情况下,再次收割轻而易举。只要被华尔街操作的媒体积极配合,一面画饼、吹牛,一边制造焦虑情绪,就很容易把他们赶上黑车。出现股市(楼市、债市)暴涨。具体什么暴涨,要看姓华的控制什么,垄断什么,坐庄什么。

  这种暴涨与赌博类似,与实体产业无关,是资本的汇聚过程,是大资本兼并小资本的过程,必然酝酿暴跌。涨得快,跌得快。在某些条件下,经济越萧条,退出实体经济循环的中小资本越多,这种暴涨涨得越快,当然,将来跌得也越快。疯牛之后是狂熊。狂熊有多狂,可以看看1929年。

  当然,如果拉升过猛,二次收割没收干净,不排除还有三次收割,N次收割。斩草除根,割韭刨根,一轮一轮,刨到韭菜根为止。

  

 

  有些中下层死不就范,那也没关系。被华尔街控制的美国联邦和地方政府,有办法让他们把钱拿出来,比如增加房产税,比如增加社保收费。收上来的钱,可以购买华尔街的股票,可以买华尔街的债券,买华尔街的梦想和大饼。你们这些愚蠢的韭菜,敬酒不吃吃罚酒,自己不够聪明、不就范,不主动走华尔街、美联储为你们安排的阳关道,政府只好为你们好,替你做主。

  记住,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必然存在统一的关系。在腐朽堕落反动万恶资本主义国家,政府为资本的利益服务,所谓救市也好,稳定经济也好,政府绝不是拯救普通人,而是拯救因为太贪婪,不慎负债累累的华尔街的人,姓华的。普通人是韭菜,不姓华。

  经过二次收割,财富进一步集中,难免还有一些华尔街的嫡系处于债务之中,没有完全解脱。这时,美联储开始针对他们启动印钞程序。不搞大水漫灌,而是有针对性的“滴灌”。收割不能弥补的部分,靠滴灌解决。

  反过来,汇聚到金字塔尖的货币很难停下来。欠债的姓华的,获得货币以后,首先还债,然后放高利贷或者炒作生活必需品。不欠债的,直接就转移资产、放高利贷、炒作生活必需品了。

  华尔街还可能推出加息的政策。这时,掌握消息,有权制定政策的姓华的早已撤出,转手放高利贷、廉价收购资产再赚一笔。当然,如果没来得及撤出的话,也会有有利于他们的再次收割,或者针对他们之中个别人的“滴灌”。

  相比之下,绝大多数人操作他们的对手盘,因为不掌握主动权,难度系数一下就提高了。

  首先,在击鼓传花停止的那一刻,大多数人已经被深度套牢了。与华尔街的嫡系不同,没有人会拯救他们,他们那时就已经出局了。

  其次,他们要躲过二次收割。这并不容易。他们手中的资金受到失去投资方向、坐吃山空、通货膨胀的多方威胁。

  他们并不知道是二次收割先结束,还是通货膨胀先来临。一般来说,如果二次收割很成功,姓华的之中,负债的那批人大规模削减了债务,美联储大规模滴灌的概率就不大。反之,如果韭菜们死不就范,负债的姓华的无法解脱,那么滴灌完全可以变成猛灌。姓华的债不是债,总能还得上。与之对应,韭菜拿出钱,他们的小钱损失在赌场,不拿出钱,他们的小钱毁灭于通胀。赌还是不赌,这是一个问题。他们往哪跑,华尔街和美联储就往哪打,只要他们不死,华尔街和美联储的机枪,就追着他们扫射。

  再次,他们还要躲过失业和生意破产。社会总需求下降,对劳动力的需求自然下降。对资本的需求,也必然下降。除了工人失业,一部分中小资本家也要失业。生产的兼并,尤其加剧这个趋势。

  有些负债累累的人,以为通货膨胀会拯救他们,让他们的债务负担减轻。他们太幼稚了,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现实之中,更大的可能是工资收入(中小企业利润)基本不变,甚至下降,生活成本暴涨。因为他们控制的资源(劳动力、小规模生产组织能力)高度分散,不好垄断,必须卖出,可替代性强,博弈能力低下,由华尔街的控制的绝大多数人需要购买的资源则恰恰相反。

  除非发生恶性通货膨胀,否则他们的负担减轻的概率并不大。但是,一旦发生恶性通货膨胀,商品循环崩溃,他们也会随之失去基本的收入来源。

  价格重估过程中,他们负担加重的概率和程度,必然远远高于他们获得解脱的概率和程度。

  最后,不出意外的话,还有增加税收和加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跳船是死,不跳船也是死。韭菜存在的意义就是不断为对手盘提供利润,让华尔街姓华的偿还债务完成资本增值。由他们提供的金钱多,就可以少印点钞,他们提供的金钱越少,就多印点钞。至于他们的死活,根本不在华尔街、美联储和财政部的考虑范围内。加息的理由是现成的,正大光明的。极少数人控制大量资金,社会中下层负债累累,必然对应姓华的控制大量信用货币,加上滴灌产生的资金,这些天量资金不会给底层让底层用来偿还债务,改善生活,刺激消费,扩大内需,反而会用来推高物价。社会中下层因为物价疯涨怨声载道的时候,加息就水到渠成了。

  不掌握宏观经济主导权的社会中下层的操作难度之大,可见一斑。对他们来说,要保住自己的财产,与其说需要智慧,不如说需要运气。从个体来说,并不排除他们之中个别人因为狡猾和运气,保住自己的财产,甚至成功成准华家人,但是从整体来说,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注定凶多吉少——因为他们不掌握收割的主动权,一旦失手,也没有美联储为他们滴灌。他们只能承担更高的物价、更少的就业机会和报酬、更高的税收。如果他们之中大多数人负债累累的话,迟早必然承担更多利息。

  经过这一系列的过程,贫富差距迅速分化,枣核型社会也好,金字塔形社会也好,迅速转变为倒图钉社会。由于生产循环加快,农业社会需要二三百年的事情,在工业社会只要几十年就能完成。

  我们的时代,资产阶级时代,却有一个特点:它使阶级对立简单化了。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以前的中间等级的下层,即小工业家、小商人和小食利者,手工业者和农民——所有这些阶级都降落到无产阶级的队伍里来了,有的是因为他们的小资本不足以经营大工业,经不起较大的资本家的竞争;有的是因为他们的手艺已经被新的生产方法弄得不值钱了。无产阶级就是这样从居民的所有阶级中得到补充的。

  工业的进步把统治阶级的整批成员抛到无产阶级队伍里去,或者至少也使他们的生活条件受到威胁。

  第一个阵营人数越来越少,财富越来越多。第二个阵营正相反。

  有人说,这会导致社会动乱。但是,华尔街并不在乎。当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如何?不是也被镇压下去了吗?苏联不在了,没有政府通过共产国际或者其他类似的组织在资本主义国家组织无产者运动了,无产者对抗金融资本的难度急剧上升,劳动者还能怎么样?

  

 

  英国脱欧过程中,大批社会中下层对现状极其不满,他们无力改变自己越来越糟的处境,孤立无援,无处发泄,他们不再相信资本和政府的谎言,选择脱欧——我们要夺回对政治的控制权,你们说欧会很糟,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很糟了,还能更糟吗?(事实证明,他们的处境确实更糟了。)

  但是,脱欧事件对资本的刺激显然还不够。

  何况,公投并不能让无产阶级摆脱被压榨的处境。脱欧事件并不与资本和劳动力的冲突相对应,而是与英国大资产阶级内部矛盾有关,所以,大资产阶级并没有使用武力否决脱欧的结果。反之,如果公决的结果不是脱不脱欧,而是姓社姓资,那么大资产阶级显然会不吝于使用武力,否决公投结果,改变历史走向。

  所以,截至目前,腐朽堕落反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还是奉行小车不倒只管推,财富仍然在加速集中之中。

  如此考虑,美国帝国主义的灭亡未必是指日可待的,却注定是注定发生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