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赵磊:警惕“谈红色变”

2019-03-05 11:29:42  来源:昆仑策网  作者:赵磊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7).jpg

  2019年1月31日,新华社发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明确指出:

  ——“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

  ——“要坚定理想信念,牢固树立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挺起共产党人的精神脊梁,坚决防止不信马列信鬼神、不信真理信金钱,坚决反对各种歪曲、篡改、否定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思想。”

  ——“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决不允许对党中央阳奉阴违做两面人、搞两面派、搞‘伪忠诚’。”

  《意见》强调,“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要坚定理想信念,牢固树立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挺起共产党人的精神脊梁”。这是理直气壮地倡导红色。

  《意见》强调,要“坚决防止不信马列信鬼神、不信真理信金钱,坚决反对各种歪曲、篡改、否定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思想”。这两个“坚决”有着很强的现实针对性。

  《意见》强调,“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这里的“不得搞”其实有着明确的界定。

  众所周知,红与黑都是颜色,但各自所体现的政治含义却大相径庭。红,是马克思主义的本色;黑,是反马克思主义的底色。这原本不难区分,更没必要讳言。然而之前的一段时间以来,马克思主义的边缘化是不争的事实。在红色逐渐淡化,甚至演变成为杂色的大背景下,很多人已经分不清楚红与黑了。面对各种抹黑辱红甚嚣尘上,不少党内同志担心被人扣上“左”的帽子,以致于在大是大非面前明哲保身,沉默是金,不敢亮剑。

  因此,澄清附着在红与黑上的种种错误观念,确有必要。这是界定“低级红”、“高级黑”的现实语境。

  按理说,黑就是黑,红就是红,何来三六九等之分?比如,那些公开否定马克思主义,公然抹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然攻击红色传统,公然侮辱革命先烈的言行,并不是什么“高级黑”,而是直接了当的“公然黑”。当然,这也不是什么“低级红”——没有丝毫的“红”可言,何来“低级”耶?

  一段时间以来,“公然黑”、“直接黑”极为嚣张,乌烟瘴气,以至于学界将其定义为“历史虚无主义”——恕我直言,这定义书生气有余,而底气不足(这个问题此处暂不讨论)。“公然黑”现在已有收敛,却并未消声匿迹。用鲁迅针对落水狗的话说:

  “殊不知它何尝真是落水,巢窟是早已造好的了,食料是早经储足的了,并且都在租界里”。

  若以为“公然黑”从此洗心革面,那就错了。因为是

  “早已营就三窟,又善于钻谋的,所以不多时,也就依然声势赫奕,作恶又如先前一样。”

  换言之,

  “他日复来,仍旧先咬老实人开手,‘投石下井’,无所不为”。

  正是这为了“他日复来”继续作恶,“公然黑”们不得不像落水狗那样“假装跛脚”,于是摇身一变,成了阳奉阴违的两面人。且看:

  ——嘴上高喊“政治正确”,可是从来也不谈马克思主义。

  ——貌似“有素质”、“有抱负”、“有境界”,可是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已经沦为“不信马列信鬼神”,是丝毫没有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异己分子。

  ——口口声声“政治意识”,可是灵魂深处却无比敌视马克思主义。

  ——身为共产党员,有些还是什么“优秀共产党员”,可是对中共革命建设执政的合法性,早已丧失起码的认可。

  ——“折中,公允,调和,平正之状可掬,悠悠然摆出别个无不偏激,惟独自己得了‘中庸之道’似的脸来”,可是对于马克思主义,对于“红色”,从来不会有起码的“中庸”和“宽容”。

  或问:“因为身份地位,这些阳奉阴违的两面人大多很有迷惑性,那又如何识别其在搞‘低级红’和‘高级黑’呢

  根据我个人的经验,但凡是搞“低级红”、“高级黑”的两面人,几乎一定会表现出如下之典型性状

  对于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敢于向反马克思主义言行亮剑的人们,先扣上“左”或“极左”的帽子,然后施以威胁屏蔽封杀打压。

  什么是“低级红”、“高级黑”?这就是也!

  比如,前两年发生的那场针对王伟光、李慎明同志的舆论围剿,就是鲜活的实例。

  列宁说:

  “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逼得它的敌人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

  因此,那些潜藏在党内“两面人”,是我们尤需警惕的“低级红”和“高级黑”

  最后提个醒。低级的拥护和高级的抹黑,必须禁止。但也要警惕,有人借口“不准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于是禁言一切红色,结果人人“避红唯恐不及”。

  把“不准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搞成“谈红色变”,这不是“高级黑”又是什么呢?

  “一种倾向总是掩盖另一种倾向”,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