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安生:寡妇门前是非多

2019-03-03 11:05:23  来源: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武二英年早逝,武大主持家业,武家一门,物是人非,武二的英雄气随风而去。

  长期和潘金莲姘居的郑屠,突然暴毙。潘金莲与郑屠的事实婚姻戛然而止,潘金莲成了事实上的寡妇。寡妇门前,自然是非多。

  西门庆和潘金莲在阎婆惜家欢聚一堂,草草收场。

  有人说,潘金莲不知道自己排行老几,野心膨胀。真的吗?明眼人应该不难看出来,潘金莲很清楚自己的斤两,所以想抱西门庆的大腿,以后吃香喝辣。

  潘金莲和西门庆之间不是没有合作的可能。唯一的障碍是潘金莲和西门庆之间互不信任。潘金莲知道西门庆劣迹斑斑,喜欢出尔反尔,所以潘金莲紧握护身匕首不放。西门庆让潘金莲放下匕首,宽衣解带,潘金莲担心西门庆玩SM、爆菊,甚至先奸后杀。

  花酒吃到一半,火锅吃到一半,歌唱到一半,潘金莲、西门庆各回各家。

  一旦西门庆和武大矛盾上升,或者潘金莲的匕首升级为shotgun,西门庆就可能放宽对潘金莲的要求。那时,狗男女勾搭成奸,武大等着喝药吧。

  别以为这种事不可能,西门庆看人下菜碟儿,当年又不是没有对武二装怂的先例?

  

  此时此刻,这种情况下,武大应该不应该主动结束冷暴力,拉拢潘金莲?如果拉拢,以什么价码拉拢?如何防止潘金莲日后和西门庆勾搭成奸,红杏出墙,给自己下药?

  武大要拉拢潘金莲,还要拢住潘金莲,要出什么价码?

  这个价码,很难开吗?不难啊。

  其实就是当年的郑屠包养潘金莲的价码。你把你的匕首扔了,一个女人别整天玩刀弄枪,我罩着你。我不管你的私事,你也别和西门庆眉来眼去。你一个女人独立是不可能的,咱俩一块儿过日子,有事听我的。你钱不够花,我给你,你缺啥,我给你啥。但是,你也要帮我做家务,不许琢磨经济独立,也不许攒私房钱。别没事磨刀霍霍,你不就是缺钱吗?你多干点儿家务,我多给你点零花钱。两个人吃着火锅,唱着歌,快活了很多年。直到郑屠暴毙,潘金莲失去靠山。

  这种条件,潘金莲会答应吗?当初能答应郑屠,今天为什么不能答应武大?武大没钱吗,养不起潘金莲吗?西门庆能给更多吗?武大有西门庆那么多SM,捆绑滴蜡,先奸后杀顺带爆菊的劣迹吗?

  潘金莲不傻,比大多数人都聪明,潘金莲知道,自己说到底是女人,体力永远比不了男人。说潘金莲是疯子、傻子,那是西门庆散布的谣言,为了不让别人睡潘金莲。认为潘金莲是疯子、傻子,最好先反思反思自己多大程度上相信了西门庆。搞笑的是,武大自己为了掩盖自己疏远潘金莲的真实原因,也四处散布潘金莲又疯又傻又泼又浪的闲话。

  不同意也没关系,天下女人有的是,咱俩离婚,我犯不上按月给你零花钱,你也不用打着我老婆的名头。你现在去抱西门庆的大腿,我绝不拦着。有言在先,西门庆占你便宜我绝不出头。西门庆强奸你,先奸后杀,先杀后奸,奸了,杀了,都是你的造化。

  天下女人有的是,不是不能离婚。问题是,明知潘金莲每天和自己同床共枕,随时可能给自己下砒霜,还非要听西门庆的,对潘金莲使用冷暴力,把潘金莲逼得走投无路,投靠西门庆,那就未免太蠢了。

  武大不是没有钱,平时没少给窑子的粉头和西门庆家的李瓶儿花钱,买这买那,以为这是真爱。西门庆一翻脸,教育李瓶儿,武大马上装怂,粉头一哄而散。说到底,武大和郑屠不一样,武大自己的炊饼店的生意,还指着西门庆照应,武大自己还想抱西门庆的大腿。武大生怕自己拉拢潘金莲,惹西门大官人不开心,从此不买自己的炊饼。

  武大看不好自己的家门,却惦记窑子里的粉头和西门庆家的深宅大院的李瓶儿。那些货色,不是武大能搞定的。别的不说,以武大的机动力,三寸丁古树皮,翻得过西门庆家院墙吗?西门庆教育李瓶儿的时候,武大听得西门庆毒打李瓶儿,只能干瞪眼,想护着李瓶儿都护不了,只能隔着院墙喊,别打了,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不利于阳谷县的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了。武大给李瓶儿买的衣服、包、表、鞋、车,全部打水漂。

  所以,也别怪李瓶儿向郑屠的儿子,郑小屠求救,让郑小屠替自己保管私房钱。郑小屠虽然没有郑屠那样五大三粗的一身横肉,但是继承了他爹的传统,对西门庆誓不低头。关键时刻,对西门庆,从来不怂,就是干。实力是一方面,为人是另一方面,关键时刻靠不住,不会有女人和小弟。

  武大一面暗示不能坐视西门庆强奸潘金莲,一面听西门庆的话对潘金莲搞冷暴力,一面默许潘金莲磨刀霍霍,一面放任潘金莲和西门庆眉来眼去。武大说,潘金莲、西门庆,你们不要吵,要好好谈,争取早日握手言和,把酒言欢。武大以为自己很聪明,走钢丝,玩平衡,不知道哪天潘金莲和西门庆就勾搭成奸,自己晚上就喝了潘金莲给的砒霜。潘金莲和西门庆没矛盾了,武大就成了多余的人了。潘金莲和西门庆把酒言欢能聊什么?当然是聊怎么药死武大!

  武大自己没想明白,究竟是抱西门庆大腿,还是想在阳谷县做一个堂堂正正有独立人格的爷们。既离不开西门庆的大腿,又总想取西门庆而代之,触碰西门庆的底线。西门庆一瞪眼,武大马上跪下。武大一边对西门庆低眉顺眼,一边恶狠狠地瞪着围观的吃瓜群众,一边自言自语,你们看什么笑话,我是不想和他动手,和他打起来,对两个人都不好,我怕伤着他,破坏了阳谷县的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武大既有野心又没胆子,关键时刻靠不住,还想称霸阳谷县。

  西门庆对武大看得很清楚,平时高高在上,一边吃武大家便宜的炊饼,一边琢磨怎么弄死武大。关键时刻,敲打武大。武大的炊饼店经营困难的时候,封杀武大的炊饼。武大病重的时候,下砒霜弄死武大。

  

  武大比武二差得远,可惜武二英年早逝。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武二是英雄,武大是庸人。两人虽然基因相近,血缘相通,但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