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对乔教授文章的评述

2019-03-03 09:29:46  来源:吴铭再评说  作者:南湖小舟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9年2月19、20两日,一篇名为《这是一篇分析世界经济格局最透彻的宏文》的文章,被很多公众号转发,网上也广泛传播。有编者介绍说,“此文是中国著名军旅作家,空军少!将,军事理论家,乔某良将军所做。对全球局势高屋建瓴,解析了世界几大经济体的前世今生,读完茅塞顿开,受益匪浅,值得多看几遍。”

  读了这篇文章,我觉得,这应该不是一个成熟的理论工作者写的文章,我觉得作者缺乏最基本的国际关系、经济金融常识,逻辑上破绽百出,文章事实不清、逻辑混乱,完全谈不上什么“高屋建瓴”。作者的研究态度极不认真,不可容忍、不能原谅。作者对基本历史史实的了解掌握及思考问题的能力,约略相当于当前一个经济学专业本科生,可以说基本上没有思考问题的能力。应该不是著名军事学者、某高等学府的教授乔良的东西。这样的文章,只会让人越来越糊涂,怎么可能让人“茅塞顿开”!

  

  文章很长,现就其错得过于离谱的部分观点加以分析评论。

  一、原文:1944年7月,美国为了从大英帝国手中接过货币霸权,由罗斯福总统推动建立了三个世界体系,一个是政治体系——联合国;一个是贸易体系——关贸总协定,也就是后来的WTO;一个是货币金融体系,也就是布雷顿森林体系。

  布雷顿森林体系按照美国人的愿望,是确立美元的霸权地位。但是实际上经过20多年的实践,从1944年到1971年,整整27年,却并没有真正让美国人拿到霸权。什么东西阻挡了美元的霸权?就是黄金。

  

  评论:这段话表明,作者完全不了解当时历史史实。

  二战结束,世界形成两个阵营,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曾经也称自由阵营;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曾经也称民主阵营。资本主义阵营包括西欧还有亚洲的旧中国、日本、韩国等。但,1949年,中国共产党毛主席领导解放战争,取得伟大胜利,建立了新中国人民政权,并确立了“一边倒”“先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另起炉灶”的对外政治经济战略,确立了中国的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从美苏霸权的阴影之下,死里逃生,为中国的发展壮大、为尔后不久的第三世界经济体系的建立打下了坚实的政治基础。

  就是说,二战结束及其后不久,世界实际上是美苏两分天下、美苏中三分天下的冷战格局。美国形成了霸权,但是,这个霸权仅限于美国对西欧英法等老牌殖民主义国家、旧中国、日本、南韩等局部地区,从地理范围上看,远远不是什么世界霸权,仅是个地区性的霸权。此其一。

  

  其二,美国的霸权,受到了苏联社会主义阵营及后来苏联霸权,还有中国为首的第三世界的重大挑战,也受到其阵营内部英法等国的反制。比如,1952年莫斯科经济会议,英国、法国、西德等国还有日本,违背美国的意志,和中国开展易货贸易。美元因为和美国存储的黄金挂钩,这意味着其美元霸权必然受到其黄金储量的限制,只要其贸易逆差超过一定程度,则盟国必然购买其黄金、减少美国的黄金储量,从而瓦解美元的信用。应该说,美元以黄金为“锚”,这是对美国霸权的限制,表明布雷顿森林体系,还是相对比较公平的。我把货币和黄金挂钩,称作货币的“黄金脚镣”。而资本主义私有生产,必然只能和黄金、白银这类重金属性旧货币挂钩,它没有别的办法维护其信用。而只要货币和黄金挂钩,基于本国货币作为结算货币的霸权,就必然受到黄金储量的限制。(读者读到此处,应该问我,为什么私有生产只能用黄金为类重金属为“锚”,而不能以商品生产为“锚”?如果有人问,我就继续解释。不过,我觉得这是货币常识,兹不赘述。)

  

  其三,应该指出,二战以后,美国建立的涵盖其盟友的霸权,其实并非以其黄金储量为基础,而是以其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和较先进的科技为基础。华尔街的经济金融专家们,急功近利,他们认识不到,从本质上讲,货币,和工农业生产挂钩,远比和所谓黄金储量挂钩,更加有利于控制定价权、结算权,更加有利于称霸。但,华尔街财团置其强大的生产能力、先进的科技能力于不用,而将其霸权建立在黄金储量上,想走金融霸权的路子,其实是经济思维落后的表现。

  其四,美元霸权或者准确地说美国霸权于上世纪70年代初受到致命打击。1970年前后,中国在工农业科技取得迅速发展的基础上,以“广交会”为平台,中国按照“平等协商、互利互惠、互通有无”的原则,大力发展对欧、加、日等各国贸易,并取得了长足进展。但,这些贸易是以美元以外的任何外币结算。这表明,美元并未控制全世界的结算。中国赚取的外汇,一部分用来购买西欧等国家的商品,另外一部分用来购买英法等国的黄金,而这些国家则利用自己对美贸易顺差获得的美元,向美元购买黄金,这样美国的黄金通过西欧流向中国,其黄金储量不断减少,这进一步打击了美元的信用。

  

  对这一段中欧联合,用抛美元、购黄金办法,反击美国霸权的历史,我相信很多人是忽视的。我觉得,很可能,中国在这场中欧联合反击美国霸权的斗争中发挥了领导作用。我搞不清楚的是,这是中、英、法等国有意识、有计划的联合行动,还是中国利用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缺陷而独自进行的反击美国霸权的行动,以及苏联在这场行动中发挥了什么作用。没办法,资料有限,恳请网友提供上世纪60、70年代世界外贸、财经方面的资料,万分感谢。

  但1970年5月春季广交会上,中国要求英法德日等国,使用人民币结算,这应该是人民币国际贸易结算的开始。这个极其重大的历史史实,很多人忽视了。我相信,乔教授肯定不知道。

  

  我没有看到有关苏联在美元霸权瓦解中发挥作用的资料。但推想一下,苏联在社会主义阵营内部的贸易,应该不会用美元结算,苏联对西欧国家的贸易,不知道是不是用美元结算,从美苏争霸的国际环境推测起来,应该不会。

  其五,美国黄金储量不断减少,迫使尼克松政府1971年放弃美元和黄金挂钩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的国际信用归0,美国霸权瓦解,连欧洲的乞丐都拒绝美元,欧洲各国政府、企业对美元更是避之而不及。我想,此时,美元就不可能再是什么“国际结算货币”,更不是什么“世界货币”。

  本质上,阻止美元霸权的,不是其有限的黄金储量,而是中国为首的第三世界、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以及英法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阻击。

  乔良的文章,完全屏蔽了以上历史事实。

  二、原文:到1971年8月,美国人手里的黄金大概还有8800多吨,这时美国人知道有点麻烦了,与此同时有些人还在给美国人制造新的麻烦。比如说法国总统戴高乐,他不相信美元,他找来法国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要他们看一下法国有多少美元储备,得到的答案是大概有22亿—23亿美元。戴高乐说,一分都不剩全部提出来交给美国人,换成黄金拿回来。法国人对美国人的这一击,对其他国家产生了示范效应,其他一些外汇盈余的国家纷纷向美国人表示,我们也不要美元,我们要黄金。这样就逼得美国人无路可走。

  评论:法国总结戴高乐当然是位了不起的政治家。但,他1969年4月底辞职,1970年11月9日去世。而据《参考消息》,中国对欧洲贸易用英镑、法郎、马克等结算、然后用英镑、法郎等外汇购买黄金、欧洲抛弃美元购黄金的举动发生在1970年前后,戴高乐应该发挥了作用。但,后任总统蓬皮杜发挥的作用或许更大。我没有这方面的材料。

  但是,你的这段话给人的感觉,好像1971年法国戴高乐总统把法国的美元全用来购买美国的黄金。其实,这时,戴高乐已经去世了。

  即使普通人犯这种硬伤性的错误,也是不能原谅的、不能容忍的,何况是个著名学者、最高学府的教授。这表明作者对这段历史并没有认真研究。

  

  三、原文:于是,在1971年8月15日,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关闭黄金窗口,美元与黄金脱钩。这就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的开始,也是美国人对世界的一次背信弃义。但是对于整个世界来讲,当时人们还不能完全理清楚头绪。原来我们相信美元是因为美元背后有黄金,美元成为国际流通货币、结算货币、储备货币已经实行了20多年了,人们已经习惯使用美元。

  现在美元突然刹车,它的背后不再有黄金,从理论上讲,它变成了一张纯粹的绿纸,这个时候我们还要使用它吗?你可以不使用它,但在国际间结算时用什么对商品的价值进行衡量?因为货币是价值尺度,所以如果不使用美元,难道还能信任别的货币?比如人民币和卢布之间,俄罗斯人(当时的苏联人)如果不认人民币,我们不认卢布的话,就只能继续拿美元做为我们之间的交换介质。

  评论:请注意这句话,“但是对于整个世界来讲,当时人们还不能完全理清楚头绪。”

  这句话,我不知道乔良先生是依据什么得出来的。

  首先,英国、法国、西德、加拿大等西欧国家和中国的贸易,已经用人民币结算了,所以,有没有美元,对他们的对华贸易没有影响。记住,这个贸易量并不小。所以,中国与英、法、西德、加拿大、日本等资本主义国家的贸易,不存在什么“不能完全理清楚头绪”,也不存在什么“惯性和无奈”的问题。

  其次,中国和第三世界国家之间的贸易,用得着美元吗?中国和第三世界国家不存在“不能完全理清楚头绪”的问题,也不存在什么“惯性和无奈”问题。

  

  第三,苏联社会主义阵营内部的贸易,用得着美元吗?它们用卢布。所以,苏联及其盟友不存在“不能完全理清楚头绪”的问题,也不存在什么“惯性和无奈”问题。

  至于原布雷顿森林体系内国家之间的贸易,我没有资料,不太清楚。想来,在美元信用扫地的情况下,也不那么难解决吧,可以以货易货,或者以人民币、卢布为中间货币确定它们货币之间的汇率。60年前的事,如果找到史料,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

  如果说存在什么“不能完全理清楚头绪”的问题,那也只能是你乔先生你自己的问题,是你自己“不能完全理清楚头绪”。

  倒是有两个最麻烦的问题乔先生没有想到:一是美元在信用扫地的情况下,在和别国贸易时,使用什么货币结算,谁还愿意和美国贸易;二是英法等布雷顿体系内的国家储存的美元怎么办?

  中国、苏联等国及美国的盟友再拒绝美元,那么,美元的日子应该是非常难过的。所以,尼克松死乞白赖到中国来访问。

  总体上可以断定,因为信用破产,70年代是美元最困难的日子。如何重建美元信用而不是建立金融霸权,才是华尔街该考虑的大问题。可是,乔先生的文章完全回避了这个历史上已经发生过的事,给人的感觉美元的霸权一直存在,就是从黄金为信用转为以欧佩克石油为信用的问题。同时,也给人以中国必须接受美元霸权的错误认知。

  

  四、原文:美国人就利用世人的惯性和无奈,在1973年10月迫使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接受了美国人的条件:全球的石油交易必须用美元结算。在此之前,全球的石油交易可以用各种国际流通货币结算,但是从1973年10月以后,一切改变了,欧佩克宣布,必须用美元对全球的石油交易进行结算。

  评论:又胡扯了,这次扯得更没边。世人并不存在这样的“惯性和无奈”。

  “全球的石油交易必须用美元结算”,居然用上了“必须”这样的字眼。这样说极其缺乏常识,欧佩克有这么大权力吗?美国有这么大权力吗?有什么有力让全世界的石油贸易都用美元结算?胡扯到如此地步,简直是下流!!让人不可容忍!作者不但史实常识极度缺乏,也没有遵守最基本的逻辑。

  欧佩克最多只能决定其本组织国家的石油用美元结算,难道还能决定中国石油、苏联石油的出口用美元结算?难道朝鲜、越南、古巴向苏联、中国购买石油还需要用美元结算?荒唐!

  “从1973年10月以后,一切改变了,欧佩克宣布,必须用美元对全球的石油交易进行结算”。这句话,我没有找到出处,我很怀疑其客观性。因为,欧佩克组织国家,很多敌视美国,比如阿尔及利亚、苏丹、利比亚、尼日利亚、委内瑞拉。而且,这些国家当时和中国或者苏联的政经关系相当密切。恐怕,即使对欧佩克组织内部各国的石油出口,是否全部只能用美元结算,也还是值得怀疑。

  记住,从1971年美元信用破产,到1973年美元和沙特等国的石油出口用美元结算,已经三年了。这三年间,没有美元这个“结算货币”,世界贸易也还在进行中,尤其中国,外贸规模在增长。

  再说一下欧佩克石油出口用美元结算对美元霸权的再次形成问题。

  老实说,美国利用当时的中东危机,和沙特等国达成石油出口用美元结算的协议,然后,沙特等国用美元向美国购买武器装备,这对于美元重建国际信用的确发挥了重大作用。

  但是,是不是说美元又确立了自己的“世界霸权”呢?不是。

  道理非常简单。

  当时的世界,区分为苏联阵营,中国为首的第三世界阵营,还有西欧英法等国。苏联是产油大国,石油净出口大国。中国也是石油大国,能够自给自足,且有所出口。法国在阿尔及利亚可以开采石油。那么,美国以武器装备出售为条件,让美元控制欧佩克石油的结算权,这只意味着美元在欧佩克区域重建了信用(还不是霸权,因为欧佩克组织可以抬高油价,美国人并未直接掌握石油定价权,只是部分地掌握了石油出口的美元结算权),当然顺带着也扭转了美元在原布雷顿森林体系内国家的恶劣信用。想想看,原布雷顿森林体系内的国家,因为对美贸易顺差,手里积攒了大量美元,而美元又和黄金脱钩了,那么,这些国家必然拒绝在贸易中使用美元,尤其是对美贸易中拒绝使用美元结算,拒绝美国用美元向其购买商品。但他们手中的美元又花不出去,如同近年的中国一样,那么,这些国家必然对美国形成极大的国际政治、经济、贸易压力。而美国和沙特等欧佩克国家陆续达成其石油贸易用美元结算、所得到的美元向美国购买军火的协议,这意味着原布雷顿森林体系内国家的美元,有了花出去的可能。这是让欧佩克国家作为冤大头,承担美国对原布雷顿森林体系内国家的美元欠债。而美国仅仅取得了欧佩克国家石油出口的(部分)结算权,但没有掌握定价权。欧佩克组织中,多数对美国并不那么友好甚至非常敌视,它们联合起来,抬高油价,弄得手里积攒了大量美元,除了从美国购买军火之外,还绰绰有余,花不出去,积攒在手里,被称为“石油美元”。就是说,布雷顿森林体系未瓦解时,美国鬼子用黄金欺骗了其欧洲盟友;而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之后,美国又用军火欺骗了其中东盟友。

  这样的石油美元,即使是霸权,也不是个世界性的霸权,同样也只是个地区性的霸权,主要地是对中东地区的霸权。这个霸权,对世界其他国家(主要产油国如苏联、中国、法国及其盟友)没有影响。中国、苏联及其友好国家,政治上、经济上,相对独立于美元体系,完全无求于欧佩克的石油、无求于美元。

  所以,不能说美元取得了欧佩克石油出口的部分结算权(还没有完全取得定价权),就意味着又成了世界结算货币,也不能说因此美元成了“世界货币”。如果这样认为,那就完全忽视了卢布、人民币及西欧国家货币作为结算货币的历史事实,忽视了中国为首的第三世界、苏联为首的修正主义集团,也是美国的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

  在这种情况下,你非要认为“美元是世界货币”,那是你甘心受骗、自欺欺人,是你自己的事,和欧佩克石油无关,和欧佩克石油出口用美元结算无关。

  五、原文:这样,美国人在使美元与黄金贵金属脱钩之后又与大宗商品石油挂钩。为什么?因为美国人看的很清楚,你可以不喜欢美元,但你不可以不喜欢能源,你可以不使用美元,但你能不使用石油?任何国家要发展,都要消耗能源,所有国家都需要石油,在这种情况下,你需要石油就等于需要美元,这是美国人非常高明的一招。从1973年开始美元与石油挂钩以后,其实是从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美元就伴随美国开始了一个新的历程。

  评论:同样是不顾历史事实的胡诌。

  应该指出,只有工业化国家,才对石油如此依赖。所以,刚独立的第三世界国家(有的还出口石油),工业化程度不太强的国家,其实对石油的依赖也没有那么严重。即使他们需要石油,在他们缺乏美元外汇的情况下,也可以从苏联、从中国进口,而不是只有欧佩克石油这一条路。

  再次强调,中国、苏联、法国,及其盟友国家,本身有足够的石油,英国在1980年前后也在其北海地区发现了石油,这些国家并不有求于欧佩克,也不必依托美元外汇储备;再说,欧佩克也不是铁板一块,而且,欧佩克总体上是反对霸权主义的。恰恰相反,英法等国吃过美国布雷顿森林体系及美元和黄金脱钩的大亏,它们应该对美元外汇保持高度的警惕。对美元信用毫无警惕的国家,除了后来的某国,应该不多。

  退一万步说,中国直到1990年代中期前,一直不缺石油。美国人“挟欧佩克石油而令天下”,并不能损害中国半分毫。为什么中国要甘心接受美元作为中国外贸结算货币的特权?

  1970年代初,中国和英、法、日本、加拿大等国达成贸易用人民币结算的协议,但,何时终止这个协议,何时把美元作为外贸结算货币,我并不知道,我没找到有关史料。但是,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却不难回答,代表对外贸思路的重大变化,为什么要这样?

  六、原文:20世纪最重要的事件不是别的,不是一战、二战,也不是苏联的解体,20世纪最重要的事件是1971年8月15日美元与黄金脱钩。

  人类真正看到了一个金融帝国的出现,而这个金融帝国把整个人类纳入到它的金融体系之中。实际上所谓美元霸权的建立是从这个时刻开始的。到今天大约40多年的时间。而从这一天之后,我们进入到一个真正的纸币时代,在美元的背后不再有贵金属,它完全以政府的信用做支撑并从全世界获利。简单地说:美国人可以用印刷一张绿纸的方式从全世界获得实物财富。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人类历史上获得财富的方式很多,要么用货币交换,你要么黄金或者白银;要么用战争的方式去掠夺,但是战争的成本非常巨大。而当美元变成一张绿纸出现后,美国获利的成本可以说极其的低廉。

  评论:耸人听闻,自欺欺人。错误认定了“石油美元”的本质,虚拟了“石油美元”及其作用。

  上文已经提到,美元之所以被欧佩克组织接受为结算货币,那是因为美国可以向它们提供军火!从根本上讲,军火才是美元的“信用”或者说锚,而不是沙特等国输出的石油。

  因此,此时的美元,称为“石油美元”并不准确,而应该叫做“军火美元”才符合其实质。如此,美元要想坚挺,就必须:一是扩大美国的军火出口;二是控制军火定价;三是打击其他军火出口国,独占世界军火市场。实际上,从1980年里根政府提出星球大战计划起,美国人一直从以上三点上着手,控制世界经济。如果中国、苏联还有英法等国真的想在世界经济金融斗争中取得一席之地,当然也要从以上三点入手,和美国斗争。但是,我们看到的历史是,1980年之后,中国、苏联均在以上三点上,陆续向美国作出巨大让步。

  1970年代,苏联、中国、法国及其盟友国家,因为在石油、军火方面,完全无求于美国,所以,美元对这些国家仍然建立不了什么霸权。整个70年代,尽管美国依靠欧佩克石油建立了美元的有限国际信用,但远远没有成为霸权。所以,这个十年,美国在苏联进攻面前,基本上是防守性的。

  美国重启其霸权,是里根时期,以“星球大战”计划为标志。真正确立其霸权,是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其做法有:一是诱导中国放弃高技术研发(中国大规模下马高技术研发,即发生在此一时期),因为高技术是抢占市场、控制定价权的关键因素;二是诱导中国抛弃第三世界路线、离间中国与第三世界的关系,让中国不再支持第三世界国家在经济文化上争取独立的革命运动,这样,第三世界这个极大的军火市场就让了出来;三是诱导中国抛弃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不择手段引进外资(主要是美元体系外资)、出口导向、储备外汇,抛弃国际收支平衡原则;四是诱导苏联搞新思维、改革,放弃和美国争霸的战略,这样,苏联控制的世界市场也出让出来了;四是以星球大战为标志,美国人大搞高技术武器研发,抢占世界市场及定价权,抬高军火价格;五是持续离间欧盟,打击欧元的定价和结算能力。

  为什么此时美国有了和苏联争霸的底气。我想可能和中国抛弃第三世界路线、开始拥抱美元霸权有关,在全世界范围内中国由美国的重大竞争对手摇身一变成了美国的盟友,这对美国的支持有多大,简直不可估量。人民币被指责币值高估就发生在此一阶段,中国主动放弃对外贸易用人民币结算,也应该发生在此一时期。

  中国从排斥美元、拒绝外汇、外贸用人民币结算、坚守国际收支平衡,到外贸用美元结算,将美元作为储备货币,中国由美国的斗争对手,变成了一个重大支持者。这样的转变,我想是非常重大的问题,完全不该忽略。但,似乎学术界完全忽略了这个问题。中国的转变,是美国重新称霸的重要支柱。

  乔先生的观点,有意无意为中国接受美元的结算、定价地位捏造了历史事实,掩盖了抛弃人民币结算地位、接受美元的定价和结算地位的重大失误。政治上或许是正确的,但经不起推敲,有故意欺骗之嫌。

  (太长了。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