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杂说洗地

2019-03-01 10:38:56  来源:吴铭再评说  作者:南湖小舟
点击:   评论: (查看)

  洗地这个辞,我是从网上经常看到。开始不理解什么意思,后来,这个词以及这类事见多了,逐渐明白了。

  我看,洗地,通常应该包括两个意思,一个,就是打扫卫生,把弄脏了地方,打扫干净,这样,再有人来看,就以为这很干净,没有发生过脏事。另外一个,其实,是化妆的意思。原来这人、这事很恶心,经过一翻化妆,这事就没有那么恶心了甚至成了一件美事,这要看化妆的后果。我看,洗地,主要是指后者,当然也不排除前者。

  

  如果这世界上的人和事,都很漂亮,那就不存在“洗地”了,如果全世界每个人都是天生丽质,散发着自然的香味,那么,化妆品这个行业,恐怕就消失了,法国香水也卖不掉了。正是因为有些人丑,脸色不好看,而且又改不了,所以,才发明各种化妆品,加以美化。世界上,因为有些人做的事的确很恶劣,又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自己又消除不了或者不便亲自出面或者自己没有时间出面,所以,才有洗地这个行当出现。当然,如果丑人丑事少或者虽然多但也不那么恶劣,再或者如果丑人丑事都是穷光蛋做的,洗地这个行当恐怕也发展不起来,丑人丑事频繁发生而且越来越恶劣且都是一些光鲜的人做的,那么,洗地这个行当就会显得越来越重要,从业者会越来越多,而且洗地的技巧也会越来越高明。于是,他们创造了新的业态。

  按说,洗地这行当,也不是什么新事物,也可以说古已有之,恐怕,中国的这个传统最为历史悠久,应该算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孔夫子名言,为尊者讳,春秋笔法之类,其实,就是洗地的意思。就是说,洗地者这个群体、这人行当,如果要树立一个祖宗牌位的话,那么,这个祖宗,应该就是孔夫子。

  

  孔夫子的洗地,也并不是洗普通人,而是洗“尊者”,如果你有钱,虽然不是什么尊者,也可以雇佣职业洗地人,价格等次有差。按照孔夫子的定义,人须分三六九等,那么,洗地者的层次自然也要分三六九等。专为一等人洗地的,算是一等洗地者,专为二等人洗地者,为二等洗地者。可能,还有专业之别,比如,专洗某一类地。也可以兼职,比如,本职工作是大学教授、媒体人、电视明星,但偶尔做一些洗地工作。当然,无论是什么人,都必须有一定的影响力,形象光明。

  应该没有为九等人洗地的,因为,九等人是不需要洗地的,即使他们做过丑事。九等人的言行,没有谁当回事,丑也好、美也好,反正没有什么影响,不需要洗。再说,他们也雇不起洗地人,所以,九等人的事,只能自己喊冤,他们丑不丑美不美,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既然,丑人丑事,也分三六九等,一等人的一等丑事,需要一等一档洗地者来洗,而一等人的三等丑事,就只需要一等三档洗地者来洗,等次分明。如此,时间久了,就会形成这样一种社会认识,或者说是条件反射:如果是职业洗地者出来说话了,那么,网民、读者马上就条件反射,肯定是其人所说的那个主角又出什么丑事了。如果这个职业洗地者属于一等一档,那么,其所洗的对象肯定是一等人干了一等丑事。

  所以,如果是一等人,即使发生了丑闻,需要人洗地,也要选准洗地职业者。如果犯的是普通丑闻,你找个三流洗地者就可以了,千万不要找一等洗地者。如果你找一等洗地者,那么,读者必然以为你犯的是一流丑事,即使洗地者把你的丑事说得不那么严重也不行。当然,你最好不要和洗地者关系好,至少表面上不要那么好。因为,你老是接触洗地者,就会让网民和读者认为,你是不是已经犯了丑事,或者你即将发生丑闻或者你担心自己曾经的丑闻爆发,才如此巴结洗地者。

  

  不过,事情很复杂,有些洗地者,在为上等人洗地的同时,也会造谣中伤下等人。当然,如果有人出钱,他们也会造谣一等人。所以,作为一等人和职业洗地者接近,也可能是出于怕他们造谣,并不一定是自己有什么丑闻。但是,这也带来一个问题,就是作为一等人你和职业洗地者接近,会被社会认为你们是好朋友,于是,如果这个职业洗地者背叛了你们的友情,那么,他所讲的你的坏话,更容易被人相信。所以,对于职业洗地者,还是少接触为好,如果你是一等人。

  作为洗地者,为了财源广进,同时,又为了使自己显得客观公正,是个好人,不是孔夫子那种为尊者讳的家伙,需要练就大义凛然、刀枪不入、八面玲珑、十面埋伏、千娇百媚、极识时务的本事,就是说,你作为职业洗地者,一出面洗地,就要让刘皇叔看着如关二哥一样义薄云天,让宋徽宗觉得如李师师一样善解人意,让广大知识分子觉得你是孔夫子一样仁善慈祥,让道家觉得顾大局识大体、顺应历史潮流,让佛家觉得你普渡众生,让穆斯林人觉得你崇尚真主,让美国人觉得民主自由法治人权,让我这样的网民觉得,那是爱国主义,还让共产党员觉得还相当符合马克思主义。总之,谁也不得罪,就把地洗得干干净净,不着痕迹。最最重要的是,你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来,你是个洗地老手!老实说,想成为职业洗者,不打通五千年合六万个月传统文化,不打通中西方文化,不打通三教九流加上民主自由法治人权,那是很难做到的。

  

  除了练成以上本领之外,还需要地自己精心打扮一翻,头上戴知识分子面具,脸上刻有高于常人的智商数,左手拿着道家的拂尘,右手敲着木鱼,头上戴着穆斯人常戴的白帽,上身穿西装扎领带……马克思主义香的时候,我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公知最好看的时候,我就是公知;民主自由法治人权最有影响时,我就是人权斗士!爱国主义最受推崇时,我就是爱国主义者……总之,小荷才露尖尖角,洗地名人落上头,既“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又和全世界古今中外保持密切关系。

  

  老实说,这是个本事,想练的人很多,正在练的人也不少,开门营业的也不少,但,我看练到第十重境界的,因为实在是太少了。

  不过,天下事,难不倒职业洗地人。

  为了让自己的事业看起来高大光明雄伟,他们自制、拿来或者改造了很多东西,简直把全世界全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都拿到手了。按照万物皆备于我的原则,改造成类似“大于天”的终极真理,并当作自己的独门武器、法宝。比如,爱国主义与爱国贼,公共知识分子与草根,闭关锁国呀,文化自觉呀,与时俱进,与国际接轨呀,世界潮流呀,人权灯塔呀,民主自由法治人权呀,忠孝义节、礼义廉耻,优秀传统文化呀,政治正确呀,政治不正确呀,顾全大局呀……琳琅满目,应有尽有。他们发明的这些东西,有时相互对立,有时又紧密关联,今天相互关系,明天又相互对立,有时泾渭分明,有时又分不清彼此,有时成对使用,有时单一个体,一切为了方便好用。如用爱国主义不能替有关人等洗地,那就用与时俱进;如果与时俱进不行,那就用民主自由法治人权;如果民主自由法治人权不行,那就改成优秀传统文化,总之,他们有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今天用这个东西为这人这事洗地,明天又用另外一个对立的东西为另外的人另外的事洗地,今天用这个东西给这个人洗地,马上又用相对立的东西给另外的人洗地,他们总能找到适合的东西。

  总之,他们总有理,总是那么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或者语重心长的样子,或者不屑一顾的样子,或者痛心疾首的样子,或者无私无畏的样子,或者其他什么吓人一跳的样子。不管什么样子,总让人觉得他们的样子很好,爱国主义、民主自由法治人权、传统文化、时代潮流、政治正确……,总要符合一样。

  

  洗地的东西,毕竟是洗地的东西,就如抹布一样。一开始,一块新抹布用来擦脸,用一段时间,脏了,就用来擦地板了,再用一段时间,就只能用来擦马桶了。最后,太脏了,不洗了,于是扔掉。在练成技术娴熟的职业洗地人之前,有可能被用来擦马桶这种最脏的活,而干完最脏的活、发挥了最大功效之后,就该被扔掉了。所以,职业洗地人,越是技能完美,越是接近灭亡。这一点,和猪一样,越是长胖、长大,越是近于死亡。

相关文章